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論主餐的意義

  「我當日傳給你們的,原是從主領受的,就是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捨有古卷作擘開〕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飯後,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林前十一23-25)

  主耶穌在升天前與十一個門徒在馬可樓上設立餅杯,向門徒宣示十字架救贖的意義,藉祂的血和肉賜給世人永生。後來,保羅從主得啟示吩咐門徒應當如此行為要記念主在十字架的救贖,直等到主再來。
教會在耶路撒冷設立時,信徒聚會時常常擘餅記念主,藉此使他們的生命保守與主餐的連結。我們可以從約翰福音,主耶穌向猶太人的講論中清楚地明白吃主肉和主血的意義。

  「因此,猶太人彼此爭論說,這個人怎能把他的肉,給我們喫呢。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喫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堶情C喫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我的肉真是可喫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喫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堶情A我也常在他堶情C永活的父怎樣差我來,我又因父活著,照樣,喫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著。」

  湯普威廉《約翰福音札記》對此段內容的註釋,使我們有正確的認識:

  「我們不但需要吃祂的肉(就是接受祂那最完善的人性)而且還需要『喝祂的血』。這句話對猶太人和對我們一樣的使人驚異,簡直會使人恐懼。猶太人向來不食動物之血:『你們要心意堅定不可吃血;因為血是生命,不可將血與肉同吃。』(申十二23、利十七14、15)然而猶太人不肯吃祭物之血的理由,正是我們應該喝『人子』之血的理由。血就是生命,是為了奉獻給神而犧牲的生命。

  『肉』與『血』顯然是兩件事,而且必須分別領受。『肉』若失了『血』便是死的。我們接受那為救人而破裂的聖體,使我們的身體成為『耶穌的死』。(林後四10)『血』是在獻祭的時候被澆奠出來獻給神的生命。正像我們使自己的身體成為耶穌的死,照樣我們使自己的生命成為耶穌的復活,以致在祂堶情A我們可以『向罪看自己是死的,向神看自己是活的。』(羅六11)

  『吃人子的肉』和『喝人子的血』不是一樣的意思。前者是接受祂那絕對奉獻自己,犧牲自己的能力。後者是藉著奉獻自己,犧牲自己而接受祂,那使我們勝過死亡而與神聯合的生命。完備的神人交通必須二者具備,因此在聖餐禮中,人若單單接受一種禮物,便與聖禮的真意大不相合,那犧牲自己以至於死的生命,和那由死復活而與上帝合而為一的生命,都是神的恩賜,得不著的人『就沒有生命在他堶情z。然而那接受這恩賜,又將它變為自己的『就有永生』。因為這些恩賜是人生的真正飲食;凡接受而又消化的人『就住在我堶情A我也住在他堶情z。

  這幾句話在基督徒生活的本質和目的,完全的說明出來了。以後在『真葡萄樹』的談話(約十五4)中,這些話還要再提起來。那也是一篇關於聖餐的講話,而且比這一篇說的更清楚些。最要緊的不是一時的『吃』『喝』,而是永久的住在其中;從人與神的交通說,聖餐本身是一個『目的』,然而從表徵方面說,它卻只是一個『工具』。這儀式是一個正常的需要;但那真正重要之處,乃是與神交通。因此約翰故意的將一段顯然與聖餐禮有密切關係的講話與晚餐和聖禮分開記載。『拿起來吃』(聖餐)是虔誠信徒們所不能疏忽的事;然而更重要的事卻是常用『在心靈上以祂為飲食』。

  我們依靠人子為生,是相當於人子依靠天父為生。祂是一位十足的中保。(約十五9、十七18、二十21)只有父是自己的生命源頭;連『聖子』雖然自古與聖父同在,也是受生的,而且是以父為生;祂當然是在萬物之先即由父生成的。我們是造物者所造之物,所以沒有本有的生命;若是我們將聖子之死和祂的復活變為我們的生命,這就是以祂為生。」

  主餐中主耶穌分餅與杯,有二方面意義,在贖罪方面,祂的血流出來為人贖罪,祂的身體為我們釘在十字架上,為我們受了刑罰,醫治我們身體的疾病。在領受祂死而復活生命,我們將在下面說明。

  關於得到基督復活生命,在他的說明中,我們看見幾個重要的意義:

  一、主的肉與血

  主的肉預表主在十字架上身體為我們裂開,及聖靈的大能將祂的生命分賜給信祂的人。這肉就是祂最完善的人性,對神對人絕對奉獻犧牲自己的能力。主的血預表在獻贖罪祭時,被澆奠出來獻給神的生命,及為我們贖罪的寶血。

  二、吃主的肉與喝主的血

  「吃主肉」是接受祂在十字架上破裂的聖體,使我們的身體成為「耶穌的死」,舊人與主同釘,即絕對奉獻自己,犧牲自己的能力。

  「喝主血」是藉奉獻自己,犧牲自己而接受祂,那使我們勝過死亡而與神聯合的生命,真實的信仰才能得到真實的生命。接受主所賜的生命是在於絕對依靠主而活;正如主依靠天父而活。祂如何將自己無條件的奉獻給天父,我們也必須靠祂的生命將自己無條件的奉獻給神。因此,絕對奉獻是進入主生命唯一的道路。這不是說我們憑自己能做到,乃是祂那由死復活的生命,已經藉著聖靈澆灌在我們心堙C(弗一14、羅五1-5)我們若活在賜生命聖靈引導下,才能與主同在,與祂相交,如此必能經歷主復活生命,住在主的愛中。(羅八1-4)

  主設立聖餐不但是立赦罪之約,也是立生命聯合之約。因此,先擘餅給門徒,使他們領受祂絕對奉獻、捨己的生命;再分杯給門徒,使他們將自己奉獻給神,治死我們的舊人與祂的死聯合,(林後四10、羅六5-6)接受祂愛血中的生命,將它變為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