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犯人之友-獄政改革之父豪爾勒

張文亮

  你猜,
  世界上哪一種人對犯人有最大的影響力?
  警察嗎?
  警察只有在抓到罪犯時,才與犯人有一點接觸。
  法官嗎?
  法官只有在判案時,才看犯人幾眼。
  律師嗎?
  律師在案子了結後,與犯人就沒有關係了。
  記者嗎?
  犯人有新聞價值時,對記者才有價值。
  最能影響犯人,是與犯人日夜相處的
  --監獄管理員。
  但是在豪爾勒改革獄政以前,
  一個人到監獄堙A
  能夠不受傷害走出來,是絕對不可能的。
  當時許多監獄由財主經營,
  能隨意關自己看不順眼的人,
  是豪爾勒廢去私人經營的監獄,
  成立國家獄政司統一管理。
  以前監獄管理員的薪水是由犯人支付,
  許多被法庭宣判無罪的人,
  如果無法支付「開銷費」,仍要關下去。是豪爾勒廢去這惡習,
  讓政府支付監獄管理員薪水。
  豪爾勒向世界呼籲:
  「監獄是『教育』犯人的地方,
  使他們日後能過正常生活。
  為了犯人的身體,要有『監獄醫院』,
  為了犯人的教育,
  要有『監獄修車廠』、『監獄函授學校』,
  為了犯人的心靈,要有『駐監牧師』。」
  這些都是豪爾勒首先提出,
  如今世界上每一個犯人,都因豪爾勒而受惠。

  人情冷暖

  「是的,先生,你必須立刻搬出去!」旅店老闆冷冷地說道。「但是,過去我都按時付房租啊。」豪爾勒(John Howard)一邊咳嗽,一邊回答。」「你再不搬走,我客人都要跑光了。有誰要與一個肺癆病人為鄰呢?」「但是,外面風雪這麼大,請讓我多留幾天,好嗎?」豪爾勒苦苦哀求。「幾天?不行!前幾天你去看醫生時,我已經將你所有行李放在門口了,現在就請便吧!」一七四八年的冬天,冷風似乎咆哮得特別猖狂。豪爾勒提著皮箱,在英國紐寧頓(Stoke Newington)街道上吃力地走著,邊走邊咳。連敲幾家旅舍大門,旅舍老闆一看他咳得那麼厲害,都立刻把門關上。

  豪爾勒無家可歸,後來聽說當地有間收留窮人的旅舍,由多依托里(Mr. Sarah Loidoire)女士經營。豪爾勒托著沉重的步伐,慢慢走向最後一個希望。

  童年老友

  豪爾勒於一七二六年九月二日,生於英國倫敦南部的哈克尼(Hackney)區。豪爾勒的父親是當時非常富有的機械批發商,豪爾勒出生不久,母親就死了。父親因生意太忙,無暇照顧他,就將他寄養在鄉下。再看到父親,已經是十六年後的事了。

  十六歲以前,豪爾勒一直不知道自己來自富有的家庭。他像個沒有享受過親情的孤兒,不幸的童年在他的生命中留下很深的創傷,使得他不愛講話,也不太與人交往。他只有一個朋友叫懷特布雷德(Samuel Whitebread),住在他家隔壁,兩人經常一起玩。三十年後,懷特布雷德成為英國最大的釀酒公司老闆,他公司最主要慈善花費,就是支持豪爾勒的普世獄政改革。當豪爾勒需要人幫他在議會推動獄政法時,懷特布雷德就為老友而去競選議員,選上後全力推動獄政管理制度化。一七七八年六月三十日,終於成功地使英國成立了全世界第一個「獄政司」,宣告私人監獄為非法。當豪爾勒寫出《監獄實況》(The State of Prisons),是懷特布雷德以行商的影響力,將這本冷門書,送到歐洲每一位政治家手中。

  懷特布雷德在死以前,立下一個基金,讓豪爾勒這本書在以後的一百年,能繼續流通下去,以至於後來的刑法學大師羅米里爵士(Ramnel Romilly)、世界第一位女醫生布蕾克威爾(Elizabeth Blackwell)、推行監獄公共衛生的人道主義者弗萊(Elizabeth Fry),醫學大師巴金森(James Parkinson)等人,都深受該書影響。

  一七三三年,豪爾勒進入一所信仰敬虔的著名小學,豪爾勒後來寫道:「我在這所學校七年,除了被老師不斷羞辱外,沒有學到任何東西。」幸好離開學校以後,豪爾勒遇到一位好老師依米斯(John Eames),才對唸書產生一點興趣。豪爾勒後來寫道:「一個在宗教上敬虔的人,不見得就能教育別人。一個好的教育者要善於表達,明瞭學生進步的情況,有智慧地矯正學生的錯誤,並為學生指出正確目標。」
一七四二年,豪爾勒回到父親家,才發現父親原來是個大企業家。豪爾勒一回到倫敦,立刻擁有自己的房子、管家、馬車夫與僕人,並且擔任父親公司堛滬n職。豪爾勒卻不喜歡這種生活,也不愛做生意,他到附近醫院當學徒。二年後父親逝世,留給他龐大遺產。大部分遺產和公司經營權,豪爾勒任憑親族搶去,只帶著一點存款到歐洲遊學。一七四六年,豪爾勒染上肺病,回到倫敦,所有親戚避不見面。貧病交加的豪爾勒,最後昏倒在多依托里女士的旅舍門口。

  窮人旅舍

  多依托里是一位很有愛心的基督徒,她經營的旅舍被當地人謔稱為「墳場旅舍」,因為她也收容一些瀕臨死亡的流浪漢和窮人,並且悉心照顧他們。

  豪爾勒在多依托里女士的照顧下康復,就向她求婚。多依托里非常驚訝,她自知長得並不好看,而且年紀已五十了,比豪爾勒大二十多歲,於是斷然拒絕,但豪爾勒不放棄,他說:「和你結婚,是我感謝與做人的責任。」一七五○年兩人結為夫婦,一起照顧窮人。四年後,多依托里病逝,豪爾勒寫道:「我看過多少年輕貌美的女孩,但是沒有人能與多依托里的人格與善良相比。」

  妻子死後,豪爾勒把旅舍送給當地一些窮人,出去流浪。在他離開時,城堛漱^丐、窮人、流浪漢揮淚送行。豪爾勒在他富有的親戚眼中是個乞丐,在乞丐眼中,他卻是個國王。豪爾勒有一陣子還住在墳場,與抬棺挖墓的窮人為友。

  在不幸中學到最大益處

  一七五五年,豪爾勒聽說葡萄牙里斯本(Lisbon)大地震,許多人無家可歸。豪爾勒帶著僅存的一點錢,搭船去幫助難民。船航行了幾天,就遇到法國戰艦,整船被俘虜到法國布雷斯特(Brest)監獄。豪爾勒被關了兩個月,他在監獄堣顒索暀ㄕp,不能洗澡,無換洗衣物,沒有乾淨食物,沒有刀叉,沒有床……,他看到許多人被私刑,女性俘虜被強暴。當時英法交惡,豪爾勒也被當作間諜嚴刑逼供。後來兩國交換俘虜,他才被釋放。在別人眼中,豪爾勒有夠窩囊,自身難保還想幫助別人,連回國的船費都得向人借。但豪爾勒事後寫道:「這兩個月的遭遇,是我一生的轉機,使我了解監獄是什麼樣的世界,從此我對被虐待的犯人,感同身受。」

  乞丐王子

  豪爾勒回國後,繼續他的醫學教育。一七五七年,他以清晨露珠溫度的研究,獲選為英國皇家學院會員。一七五八年,他在老友懷特布雷德介紹下,認識李斯(Henrietta Leeds)小姐。李斯來自英國劍橋的上流世家。當李斯與豪爾勒交往,很多人勸阻她,因為「豪爾勒從事全世界最荒謬的事業,照顧窮人與犯人,這是絕對沒有回饋的工作。拿錢資助他,等於把錢倒入水中。」李斯回答:「這正是我最欣賞他的地方。」一七五八年,兩人結婚。

  快樂農莊

  因著妻子的關係,豪爾勒又有錢了,夫妻兩人成立濟貧基金會,建立一座很大的農莊,開放讓窮病老弱者免費居住,還在農莊蓋了一間教堂。他宣布:「只要承諾不醉酒、不賭博、不打架、參加教會,就可以免費租用房子。」豪爾勒在建造農莊時,還在每間房舍,設計建造一個方型台子,以供洗手、洗菜之用。洗濯台(sink)的設施,現在已經是家家必備。豪爾勒沒有讓他的農莊,一開始就定位成基督徒社區,不同宗教的人他都歡迎。豪爾勒說:「我愛所有宗教堛漲n人,更愛把耶穌基督的福音傳給他們。」

  永甯O衡量快樂時光的惟一標尺

  一七六五年三月二十七日,李斯難產。雖然生下孩子,四天後卻流血過多而死,這對豪爾勒是極沉重的打擊。豪爾勒夜間在床邊寫下:「親愛的妻子,你的一生是無私的愛、溫柔與善良的流露。喔!我的上帝啊,讓我對妻子思念的深處是你的聖潔。免得我的心情與思緒,離了你恩典的扶持。你過去支持我妻子的信心與耐心,你也能繼續支持我走下去,直到那榮耀之日與她再見面。」

  妻子死後,豪爾勒繼續經營農莊,但是在心靈深處,有個負擔,愈來愈沉重。一七七三年,豪爾勒寫道:「我面臨一個抉擇,是在教會埵釦韟h服事呢?還是投入監獄改革?我和農莊牧師司密斯(Rev. T. Smith)深談後,他支持我進入監獄改革的事奉,並願意不斷為我禱告。」不久,豪爾勒被選上貝勒富(Bedford)郡的郡長,從此有權利參加英國各地法庭的審判,而且能夠合法進入所有監獄。以後十七年,豪爾勒走訪了歐洲各處監獄,至死方休。

  獄政管理學的第一本教科書

  豪爾勒每進一間監獄,就仔細記錄一切。一七七五年,他出版了《監獄實況》一書。書中他大力呼籲兩點:「第一,監獄管理員的薪水應由政府支付,而非犯人。第二,監獄需要有人定期檢查公共衛生。」當時的社會,對豪爾勒的呼籲,非常冷淡,「監獄是懲罰犯人的地方,犯人罪有應得,何需改革?」豪爾勒不灰心,他認為「監獄必須是教育犯人的地方,犯人才得更生」,他四處演講,散發傳單,提出:「每位基督徒每年捐十英鎊,替犯人償付監獄管理員的薪水。」有些監獄管理員,為自己健康的緣故,也支持豪爾勒。一七七六年豪爾勒的老友懷特布雷德進入議院,為獄政管理法努力催生。

  這本書後來被稱為第一本獄政管理教科書,但是剛出版時卻受而各方抵制,因為書中揭露太多黑幕,而且書中對公衛的建議,並非作者專長,加上文筆也不流暢。這時名醫愛肯博士(Dr. Aikin)站出來,為豪爾勒擔保,他堅稱:「公衛的確是改善犯人健康的重要之道。」文學家丹索(Richard Denshaw)也為該書修改文字,並聲稱:「一本影響深遠的書,不能只靠文字優美,而是靠作者生命中的特質。沒有一本依靠文字美的書,能在書架上放一百年。」一流印刷師傅伊利斯先生(Mr. Eyres)也出面:「如果這本書要引起一般人注意,必須印刷精美,我願將此書印成全國最佳的出版品。」

  當時很多人質疑他「掀開黑幕,不過是譁眾取寵。」豪爾勒完全贊同這一質疑,不過他補上一句:「一個人不知解決之道,就不配掀開黑幕。而我知道解決之道。」

  監獄改革法案

  一七七八年六月三十日,是獄政改革的里程碑,獄政法在議會通過。豪爾勒一知道政府願意負責監獄管理員薪水,就再提出:

  1. 禁止監獄管理員私售煙、酒及賭博。
  2. 禁止私人擁有監獄管理權。
  3. 分開男女監獄。
  4. 監獄蓋設浴室、廁所。
  5. 監獄管理員必須是好人,而且乾淨、健康、道德良好。
  6. 成立犯人工作訓練所,並以工作所得賠償所欠之債。
  7. 讓犯人在獄中有自由走動機會。
  8. 犯人每天接受十小時工作訓練,使他們能自立更生,因為無事可做正是犯罪的根源。
  9. 成立「駐監牧師」,因為監獄的目的,在使人真正悔改。
  10. 運送犯人,必須考量人道與尊重。
  11. 政府定期訪問並幫助受刑人家庭。
  12. 監獄管理員之上設有督察,檢查不當刑罰與私刑等。

  這些法案,後來一一被通過。

  豪爾勒不僅在自己國家改革獄政,他還到荷蘭、法國、瑞典、普魯士、俄國等地呼籲。普魯士的王儲亨利(Henry)曾問他:「像你這樣為犯人四處奔波,有何快樂可言?」豪爾勒答道:「盡職就是我的喜樂。」豪爾勒在奧地利時,有人警誡他:「維也納監獄正流行傳染病,你不要進去。」豪爾勒以聖經的話回答:「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上帝與我同在。」義大利軍事當局,久聞豪爾勒的名聲,不讓他去監獄,他就化裝成唱遊詩人,到監獄內彈五弦琴唱歌。在西班牙時,有監獄管理員故意陷害他,「不小心地」把他關入痲瘋病房,豪爾勒寫道:「感謝主,無論在何處,祂賜我一顆平靜的心、安穩的靈。我在那堻Q關兩天,就對痲瘋病人傳了兩天福音。」

  無法止息的為父之痛

  一七八○年,豪爾勒已經成了普世監獄改革的代言人。一七八二年,都柏林大學贈送他榮譽法學博士,豪爾勒演講:「監獄是教育犯人的地方,否則人關得愈久,愈不能分辨是非。很多人認為監獄採用不人道的管理方式,是犯人應得的懲罰。但是不要忘了,人生禍福不定,今天你沒有被關,不保證以後就不會被關。哪一個犯人在年輕的時候,會想到他也有入獄的一天?人人都有犯罪的可能,人人都有勝不過引誘的時候,我相信,監獄是很多人靈性甦醒的起點。監獄設立的目的,是讓犯人明白自己是罪人,不只是法律上的罪,而且是心堻Q罪惡的力量所挾制,這種挾制不是教育、心理與社會所能幫助的領域,但是我相信耶穌基督的救恩,能夠醫治最無藥可救的犯人。監獄改革就是基督的見證,應該有更多肯服事上帝的人,把監獄福音的負擔放在他們心中。監獄是人心的荒漠,是人能夠接觸福音的起點,但是能傳生命之道的人在哪堙H」

  一七八五年,蘇格蘭的愛丁堡大學也贈他榮譽法學博士。但是豪爾勒並不快樂,這時他甚至懷疑自己這麼投入監獄改革,是不是正確的,因為他聽到自己惟一的孩子約翰,成為一個嗑藥與同性戀者,把他的住家,當成男同性戀雜交場。約翰後來染上性病,病毒侵入大腦,成了精神病患。豪爾勒寫道:「我幫助了千萬犯人,卻無法幫助自己惟一的孩子。沒想到我最信任的管家,竟是誘發我孩子進入同性戀的人。」

  春蠶到死絲方盡

  豪爾勒在最沮喪的時候,英國傳來倫敦軍人監獄大暴動,兩百名犯人控制了監獄,軍隊準備攻入監獄,強力掃蕩。豪爾勒要留在自己哀傷中?還是再到外面幫助別人呢?當犯人與軍隊爭執達到頂點,豪爾勒出現在監獄門口,所有犯人一看到他出現,立即放下武器,犯人們知道豪爾勒是站在哪一方的。平息倫敦之亂,很多人想要採訪他,甚至捐錢給他,豪爾勒一概拒絕,他私下寫道:「我幫助別人,免得我被憂傷吞噬。」豪爾勒把約翰交給羅賓遜牧師(Rev. Robert Robinson)看顧,自己又前往莫斯科,因為當時俄國,流行當眾肢解犯人身體為樂。

  豪爾勒再也沒有見到自己的孩子與家鄉老友。一七九○年一月二十日,他死在俄國。死後,人家發現他在日記夾一小箋:「我只有一個期待,就是將我生命最後一口氣,用在我的職責之上。上帝竟然用了一個不配的器皿,在普世犯人的福祉上榮耀祂,如果我死後仍存留什美好的影響,願世人記得那是來自上帝。上帝是我的主,是我的公義和聖潔。我這罪人一生所經歷的,全是祂的赦免和憐恤。末了,我將我的靈魂交在祂的手中。」

  豪爾勒的墓碑上刻著:

  「不管你犯過多大的罪,你是我的朋友。」

  大佈道家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為他寫道:「在我們這個時代,沒有人像豪爾勒遭受這麼多打擊,又能完成如此困難的任務。我認為他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人,因為他那麼軟弱,卻又靠神那麼堅強,他是上帝興起祝福普世的一個器皿。」

  參考書目:

  1. Howard, D. L., John Howard: Prison Reformer. Archer House Inc. New York, 1963.
  2. Moris, A. D. James Parkinson-His Life and Times. Birkhauser. Boston,1989.

摘自:法政捍衛者的憂傷與榮耀
【蒙校園書房應允轉載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