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呼召的裝備-心靈的黑夜∼南丁格爾∼

張文亮

  病床是最接近人性真實的地方

  很多人都有同情弱者、看顧病人的愛心,但並沒有像南丁格爾一樣走向護理。南丁格爾對「看顧病人」的體會,比一般人的體會更深刻,她的同情心如同一條看不見的線與護理連結在一起,並逐漸的拉向那個少女時代上帝對她的呼召。歐洲回來之後,南丁格爾四處看顧病人的頻率更增加。這時她寫道:「病床是這世界最接近死亡幽谷的地方,在這婸溘鬙@界一切的庸擾與吵雜,疲憊的生命歇下他的雙翼,靜享谷中幽泉的安息,沒有掙扎,沒有懼怕,未來不是一座難以征服的高山,祇有平靜的走下去。陪一個病人走過這一段路,我有一種深刻的喜悅。」

  有一次,南丁格爾照顧病危的老僕人蓋莉女士(Mrs. Gale)。南丁格爾記下蓋莉女士最後一晚所說的話。南丁格爾寫道:「那天晚上,她想這是最後的時刻了,她要我坐在她的床邊,她對我說:『南丁格爾小姐,請你在我走了以後,給這個床換一個新的枕頭,讓明年睡在這堛漱H舒服一點。』說完之後陷入昏迷,不久又說:『南丁格爾小姐,等一下下樓梯時,要慢慢下去喔!』說完,她才斷氣,她到末了還在顧念別人的需要。」

  南丁格爾接著寫道:「我懷疑這世界有哪一個文學家,能夠寫出這個老僕人死前的光輝?鋼硬筆下的鋼硬字,豈能輕捕生命彩蝶飛去的掠影呢?夜仍如往昔般的寧靜,很多人穿上睡衣,套上睡襪,躺在床上,心中盤算著明日陽光之下,又要操勞什麼。有人抱怨,寒夜下的星辰運轉,單調又無聊。但在這一刻,大地上有成千上萬的人,正在生死一線間徘徊。冷淡的生活似乎比死亡更冰冷,我慢慢懂得為別人禱告,也許祇是幾句祝福的話,一點點的盼望,卻可能是承接美好未來的搖籃。為別人代禱的夜晚上,都是最可愛的。我相信所有的苦難都是有意義的,可是,多麼的奇怪,人到末了才發現,信心是他們最好的朋友。」

  缺乏護理的看護是虐待

  不是所有的病人都是這麼幸運,有如此善體人意的南丁格爾看護。在醫療知識的邊緣,常是病人被人無知虐待的地方。南丁格爾寫道:「有一個病人已經癱了,周圍的人還在給他灌大黃草粉(rhubarb,一種瀉藥),硬要叫他站起來。有一個女人生病了,還有人愚昧的給她吃砷粉,直到她死。缺乏護理知識的看護,是多麼殘忍的事。」為了正確的護理看護,總要有人投身進入護理,但是投身的途徑在哪堙H當時的護士是妓女、罪犯、下級勞工的代名詞,南丁格爾前面的道路彷彿仍然隱藏在大海中。

  決心成為護士

  一八四四年,南丁格爾決心要成為一個護士,她寫道:「我不作文學的女僕,不作音樂的差役,不作哲學的跟隨者,我祇願作上帝的僕人,活著不再為別人的掌聲。不再看自己是一個把生命拿來作藝術展現的浪漫主義者,祇是為了強迫自己爬上一座較高的舞台,像戲仔般的娛樂大眾,卻失去內心深處向上帝的呼籲。我知道,從此活著不再是追尋沈緬心中的快樂,而是為一場爭戰。」不久,她向父母提出要到「沙利斯伯力醫院」(Salisbury Hospital)學習看護。

  這個要求立刻引來家庭革命,與周圍親友的責難。以後五年,母親晝夜的眼淚,是攔阻她前進的洪河;加上父親深夜在樓上自責的嘆氣,幾乎沖毀她最後一道的堅持防衛。母親說:「孩子啊,護士是太勞力的事,不是你的力氣所能負荷。」父親說:「不祇是力氣而已,護士會在醫院堻Q欺侮的,甚至是會被醫生、病人強暴的。上帝怎麼會叫你去做那種事?上帝難道沒有高尚一點的呼召?」有的人罵她:「自私!」有人說她:「神經錯亂!」南丁格爾被下令禁足。走上護理,竟然是那麼難的一件事!

  心靈的黑夜

  一八四四到一八四七年,是南丁格爾最痛苦的一段時期。痛苦增加一個人生命的深度,生命的深度又決定工作的實質。在南丁格爾身上,護理絕對不祇是技術,不祇是知識,而是生命極深度的煉淨,如同精金的寶貴。南丁格爾在這個時候寫下了許多的禱告,其中最常出現的一句禱告是:「我的神啊!我的神啊!為什麼忘了我?」她又寫道:「『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這句話,深深的震撼我的心,我想聖經最影響我的是『公義』這個字,我不求上帝這時賜給我喜樂、平安、赦免、榮耀,我祇求上帝的公義成為我最深的良知。」「我知道生命不是一場假日球賽,不是一本賣弄知識的書,不是在學校可以學來的知識,不是沈緬在自責堛熔\水,而是一場與自憐永不止息的戰鬥,是一場與仇敵全力以赴的摔跤。前進的每一吋土地都是角力來的。這場心靈的黑夜讓我知道,我的所呼、所吸、所禱告、所作息,必深深的飲於上帝的能力之泉。白日必定會來的,黑夜中我仍有盼望。啊!上帝的國度必會來到。喔!是的,主啊,不僅是你的救贖來到,也是你的國度來到……。如果是為人的緣故,去用護理服務人,我必定會失望,應該是為上帝的緣故去服務人。」

  扭曲的工作形象堛漱變呼召

  在這場革命堙A南丁格爾沒有與父母、親友吵架,或哭泣,或整天擺一張臭臉。她祇是安靜的等候,「讀可能與護理有關的統計學、醫學、公衛學的書」。在等候的日子堙A為防止失望的毒根潛入心中,滋生苦毒的心思,南丁格爾寫道:「這是一個奇怪的世界,要成為一個幫助病人的人,竟要比祇考慮賺錢成名的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已將人的抉擇僵化。並不是女人不適任護理的工作,而是不適任的女人壟斷護理的工作。一個努力工作的護士,會被視為醫院堛漱”丑A或是企圖巴結醫生的人。這些負面的傳言,影響父母與親友對護理的看法,其實它以藉著改善醫院管理而矯正。當眾人暗諷護士是變相的妓女,卻忽視身為一個真正的護士,將因幫助病人危急時的緊急呼喊,而有一個粗啞的喉嚨,將因工作效率,而犧牲原本滿頭美麗的秀髮。從事護理工作竟是我興奮與淒涼的混合。

  有人勸我,既然已經讀了這麼多醫學、公衛的書,為什麼不直接去當醫生。醫生是醫治人的疾病,護士是照顧病人,與人有更多的接觸,對人更直接的服務。成為護士是上帝對我的呼召、照顧病人是我天父的事業,這不是我的空想,而是實在的託付,我要更努力的裝備自己。」

  護理與人的苦難

  當時成為修女,也可以成為另一種的護理工作者,何況南丁格爾又有上帝的呼召,為什麼不直接加入天主教修會,成為修女呢?南丁格爾看得很深入,她寫道:「護理如果成為一種宣傳宗教的外衣,整個護理的價值會蕩然無存。護理如果依附在宗教的架構下,宗教人士的斷言,會比護理的見解,更早讓病人接受成為最後的權威,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例如當霍亂來臨時,人不能祇依靠宗教人士的祈福避禍,而任憑污水不斷的流入他們的飲用水源。霍亂是一個人不認識環境的結果,護理就是要去認識如何管理好環境的法則。《聖經》說:『萬物是藉著祂造的』。(約一3)人有義務去觀察、分析、統計、研究這些上帝的法則。上帝並不需要人用幾句話去拍祂馬屁;認識祂的法則,也不是隨便的挖一挖,就可以挖到。我祈求上帝,讓我看清產生霍亂的條件是什麼?

  許多不幸,是人忽視上帝的法則。人可以由壞人認識好人,由病人認識保健之道,由反面認識正面,由罪惡的存在認識上帝的純全。這是上帝給人的理性,作出正確的選擇。可惜人常是以宗教為祈福避禍的捷徑。

  藉著上帝的恩典,信仰是重建軟弱的心靈,上帝的法則也是重塑人軟弱感情的正確邏輯。護理必須有上帝的法則,有認識大自然的科學知識,否則面對飢餓的人,護理人員會分辨不清是給了他們麵包,還是石頭?護理是在服事上帝與服事人之間的一個平衡點,正如耶穌的禱告:『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護理是把原來上帝照顧人的旨意,切實的實施在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