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持久同在的奧秘

慕安德烈

  序

  在1914年4月的一期《國際宣教評論》中刊有一篇由該刊編輯寫的文章,題目為「宣教士與他的工作」。作者提到他曾發出一本小冊子的問卷,發給多數的宣教士,邀請他們對在這過去一兩年當中,特別引起他們所關注的事,將之寫出並回覆給他。結果有二百三十三件,屬於五十個不同社團宣教士的回覆。這位編輯認為在這些回覆的文件中,可以歸納出宣教士們所思考的一個共同問題,不失為一個凡例;它不會嚴重扭曲宣教士們心中所想的。於是該文作者根據那些回覆,將主要的問題加以鑑定,其結論為:處理個人生活問題最感困難。我的主內弟兄之屬靈激勵的資源。我所需要面對的問題是如何使一般的宣教士成為並維持為屬靈的人,使這個人自身具有更大而不變的屬靈力量。

  另外一位宣教士提及受到世俗的引誘,並且說那是永遠存在的問題:「如何做日常的工作,而又能夠得到足夠的睡眠,又有時間讀經以及最為重要的禱告,這些都是宣教士要常常來對付的最艱難的爭戰。」

  一位卓越的宣教士寫到:「在此地最緊迫的問題如同在國內一般,似乎不能避免過多的活動,以致宣教士們屬靈的生命之泉逐漸枯竭,那種效法主耶穌隱藏而純真生命的耐力,以及向周遭人展示主生命的能力,卻逐漸削弱。」

  一位富有經驗的宣教士則寫到:「在執行宣道當中,最大的難題在於工作同仁之間,要如何使外國人及印度人能持守基督徒的真心和和睦。『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來,……』,唯獨超自然的力量方能做到這一點。」

  另外一件回覆信中說:「只有一項困難,那就是信心問題。我們不相信神在掌管一切,所以才問題重重,正如我們自己嘗試管理教會以及事工。其實那根本不是我們的問題,而是神的問題。我相信,當我們以真正強烈的目光來看什麼是信心生活;其結果,我們就會真正強烈的感到我們的生活充滿了疑惑,教會與個人都是如此。要坦承這是一個實際問題,那麼我們的生命才會有神的同在而光輝起來。」

  當我不只一次的讀這篇文章,仍感難以表達我的感想;同時也不知道如何才能使神的兒女,弟兄與姊妹獲得他們的需求。這些神的兒女,並沒有將自己的生命視為寶貴,而是犧牲一切,將神聖的福音帶給那些來信基督的人。

  有人覺得第一件要做的就是禱告。然而,禱告什麼?從何處開始,而又期待什麼?我們的禱告會打動那些宣教士嗎?有人可能會將那二百三十三封信回覆問卷的信放在他的禱告簿堙A求? 神給我們指導並顯示出我們該想什麼,要求什麼以及希望什麼。

  於是我有了想法;這二百三十三封信證明了有二萬三千三百位散佈在全世界的宣教士,可能有許多人都遭遇同樣的困難以及我們所談及的重擔。他們深切的需要知道在與神持久相交的喜樂與光明當中,如何能保持並被指引的秘訣。於是我們更為熱切的禱告,同時更進一步的想:問題不出在宣教士,而在差派他們出去宣教的教會,那奡N是問題根源之所在。教會並沒有活在充分認識耶穌基督的經驗堙A將耶穌基督視為教會的生命與力量,因那才是支撐教會的使者,並使他們在所有的試煉當中仍能保持平靜。

  在該篇文章的結尾所談到的,就是我們所真正缺少的,其實也是唯一解救的方法,作者說:「我相信,當我們以真正強烈的目光來看什麼是信心生活;其結果,我們就會真正強烈的感到我們的生活充滿了疑惑,教會與個人都是如此。要坦承這是一個實際問題,那麼我們的生命才會有神的同在而光輝起來。」

  然而即使對信心生活的異象,我們也瞭解的不多。當我們真正了解了異象,我們會由於我們的疑惑而感到羞恥,同時也會坦承我們一向活在疑惑的生活堙A未能完全接受耶穌基督對我們所要成就的;則祂的救助也就沒有真正臨到我們。就在昨夜,我們的主清楚的提及祂在地上時,父的生命就在祂堶情A而同一個生命也活在祂的門徒堶情G「你們在我堶情A我也在你們堶情C」這便是信心生活;不僅相信基督為我們而死,赦免了我們的罪,使我們成為父神的兒女,而且祂還內住在我們堶情A使我們持續不斷的與祂相交。這就是當神的一個兒女看到耶穌基督所應許的,看到祂以全能的力量能夠在我們堶惘迄N一切,並顯得實實在在的時候,他就會來理解他的生命每時每刻都在神的保守與指引的能力之中。不管活出這樣的信心以及以全然無助的態度將自己獻給全能的神是多麼困難,但事奉主的,他們不會感到羞愧。在前述中的宣教士之活動過多,反倒成為一種屬靈的激勵;另外持相反的說法,是活動過多,將有礙於生命之泉的流出,這兩種見解都可以得到理解。

  迄今,我在6月寫的這篇文章。在《國際宣教評論》7月號刊出了一篇文章,題目為「宣教士的奉獻生活」其內容與我在本文中引述的文章大多不謀而合。

  該文的作者史沫爾小姐,於印度從事宣教工作十六年。曾在愛丁堡的「女子宣教學院」擔任過十年校長。她談到曾與年輕一代在各層領域堛漱j批宣教士有著親切的書信來往。她認為在這些書信中,足可公正的顯示出年輕宣教士的想法,以及在任何特定時間堙A浮現在他們心堛瘧@望:

  「有一個主題,它經常會出現在我的腦海堙A而且有一種緊迫感。很清楚的,這關乎極為嚴肅的思考。或者說,我們發現這深切的關係到整個生活,人際關係以及事奉問題。這也就是關乎奉獻生活的主題。如何能在一天百忙中,在適當的地點,取得安靜的時刻,與神相交;當有了安靜的時刻又如何能善加利用。這是大多數在不同宣教領域堛漕k女宣教士們所渴望思考的問題。許多宣教士的確都很坦白的提及他們身為宣教士的軟弱。在較大範圍宣教的宣教努力與宣教成果比較起來,都是不夠的。他們幾乎將這種情況都歸咎於一個原因──無論是個人還是團體,都沒有能抽出空閒以及適當利用這個空閒與神做每日的靈交。」

  從來信所引述的可以闡明問題之所在:

  「我需要時間來禱告,直到『愛』將我的懶惰,疲倦與罪行燒盡。」

  「我們最大的需要就是來拆除誘惑,在正當的靈堶n盡力去做。而且要從實際工作中抽取一些時間,在安靜中用在等候神的上面。」

  「我所有失敗的根源便是缺乏安靜。我掙扎的想要得著安靜,有時候令我十分絕望。」

  「由於我能好好想想在此地工作的前途,結果我發現到這樣的事實;我實在沒有付出足夠屬靈的代價。我必須要付代價,即使有些工作可以取消。」

  「當我一週接一週的教英文,算數與地理,我很怕會失去異象。難道還能將自己喚醒,在每一門課程堨h期待榮耀與亮光嗎?我肯定那埵竟a耀,假使一個人只要有眼睛來看!」

  「無論男女,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只要瞭解一點現今宣教的處境,沒有人會懷疑:如果宣教的問題存在,那麼解決問題之道就必定在於整個教會的良知……,假如在這些情況或者任何情況下禱告是為一種解決問題的辦法,那必定是唯一的辦法。假使神的目的在於宣教運動,那麼它就會在人們意想不到的經驗婸P每個時刻的事工中,興起打動人心的作用。假如宣教士是正當的代表並介紹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作為救主給所有的有心人,那麼那位宣教士就必須為耶穌所佔有,以致毫無錯誤的將福音的真理傳講給他人。那位宣教士本人必須活出基督的樣式來,做為他所要顯示的那種神祕力量的工具。而今,基督徒的信仰不過是從事崇高事奉的一項預備而已;而那崇高事奉的方式乃是要求這位基督徒要在全然安靜的靈婸P主同住。不過,當我們努力過著一種內在信心生活,但包圍著我們的那些困難卻是公認為極大的。如果要想將這個世界的國度成為我們神基督的國度,那麼毫無疑問的是困難必須誠實的被認知,對待與克服。」

  「倘若在日常固定的生活中,將時間與地點挪出,為了能與神有安靜,不匆忙,又不被打擾的相交;即使這對工作或者下午的休息都要有重大的付出,但即刻的報償便有兩項:

  一、有神的同在,過量的工作會自行解決;

  二、安靜的時刻本身將會成為力量,勇氣與愛心恢復之不斷的資源。」

  有一位十分忙碌的宣教士慣常的說:「我們的主縱不會要我們做過於我們所能負擔的,但也不會不給我們空閒,坐在祂的腳前。」

  (史小姐的這篇文章值得細讀

  在該刊的同一期中,又刊出「宣教士與他的工作」的第二篇文章。談到宣教領域堛瑤悁h問題時,該文首先提及覆信中有關教會的屬靈生活問題。這的確是最根本的問題。教會的活力與火熱,能力與感染性的喜樂都為之闕如。這是我們許多宣教士在覆信中最感憂傷的。正如一封覆信所言:「宣教士最注意到的是基督徒的生活以及較高典型人物的行為,這將是最能吸引與贏得人們相信福音的方法。生活是明顯的擺在那堙A然而喜樂,熱心與生命豐盛的基調正逐漸失去。」

  如同上述的論點常常反覆出現在回信中,它給人一種印象,那是非簡短的摘要所能轉述得明白的。其屬靈工作之重要,教會是有其責任的。該文作者受到如此諸多反映的影響,從而尖苛的指出問題之所在。她反問:是否問題之根本並不在於教會未能進入在基督堛漸糽R之豐盛,以及確實的教導神全備的能力來救贖與拯救?假使那沉重而單調的擔子以及不屬靈,不相信,並異教的傳統從教會的宣教領域堮灠ㄐA那麼教會是不是就不必以更能得勝的福音做為宣教士的後盾?假使整個教會對神都具有堅定而清晰的信心,那麼宣教的形勢就會更為堅定的進展下去。神正如在新約所顯示的,是又真又活的神。在這堙A屬於個人的挑戰;我們似乎將教會在宣教方面的問題之真正所在探測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