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我如何奉獻投入神醫的職事

約翰.雷克

  沒有人能瞭解,耶穌基督在今日仍為醫治者的這項啟示,對我的一生具有何等大的影響,以及它對我的意義有多大,除非他們先行來瞭解我的處境。

  我是家中十六個子女之一。我們的父母都屬強壯,充滿活力的健康老人。我的母親活到七十五歲,而我父親依然健在,他已七十有七。【譯者按:時間係指作者於二十世紀初寫作該文時而言】

  在我尚未認識以及經歷主耶穌仍為我們的醫治者時,我家已有八人過世。一種致死的怪病如影隨行似的跟著我的家庭。在過去三十二年當中,我家總有人是體弱多病。在這一段漫長的歲月中,我家從未脫離病魔陰影的籠罩。當我回憶我的童年與少年時期,簡直就是一場噩夢;所有的記憶不外乎疾病、醫生、護士、醫院、柩車、葬禮,以及一位備受悲傷打擊的父親,他盡力忘卻不幸,以便幫助家中尚存而需要他關愛的子女。

  當耶穌向我顯示祂是我的醫治者時,我那病了二十二年的哥哥已在垂死當中。父親用去大筆金錢都是為哥哥花在那沒有果效的醫藥上面。我哥哥是腎出血;他只靠造血的食物來維持生命。那些食物能造血,幾乎與他失血同樣快速。我從未知道還有任何人像哥哥那樣受盡煎熬如此之久。

  我的一個姊姊三十四歲,當年由於她左乳長惡性腫瘤而瀕臨死亡。經過一位著名的德國外科醫生卡斯丁操刀,在密西根州底特律城的哈潑醫院動了五次手術,最後還是束手無策,讓她等死。她原來只有一個較大的腫塊,但經過手術,又長出四個小的,一共有五個腫瘤。

  我另外一個姊姊,由於血液的問題,亦在垂死當中。一天一天過去,她的生命之血已近枯乾,直到病入膏肓。

  我已結婚,建立我自己的小家庭。在我婚後不久,曾經跟隨我父家的噩運似乎亦出現我家。我的妻子由於心臟的毛病以及肺結核,也變得虛弱不堪。她的心臟會突然停止跳動而令她陷入昏迷。有時我發現她昏迷在地上,有時候在床上,以致愈發需要用更強烈的藥物刺激以令她的心臟復甦。最後,我們使用硝化甘油劑以刺激她的心臟跳動,每當她經過這樣的折磨,都要陷入半癱瘓狀態達數週之久;這是由於過度刺激心臟所致,醫生們都同意這種說法。

  然而在我家最黑暗的時刻當中,那些醫生都打了退堂鼓,宣稱他們實在無能為力,黑暗與死亡再度徘徊在我的家庭時,一位屬靈傳道人傳講的信息,神的真理一下子將神的光明帶進了我的心中。

  於是我們先將即瀕臨死亡的哥哥帶到位於芝加哥的一間「醫治之家」。在那堙A由傳道人為他按手禱告,結果哥哥立刻得到醫治;他由那張病床起身,行走了四英里返回家中,從此參與父親的生意,同時也成為一位身體最結實的人。

  大喜樂與不可思議的希望遂在我心中由然而生。真真實實的神的醫治大能已清楚的擺在我們眼前。於是我們又迅速安排,將我那患乳癌的姊姊也送到同一間「醫治之家」。我們用擔架將她抬去,參加了醫治大會。在那堙A她心中卻在想:「別人都可能得醫治,因為他們都是那麼善良。他們可能得到醫治,是因他們的善良,而我恐怕是得不到醫治的。」看來,靠她的這種心思是抓不到醫治的。於是竇威牧師放下聖經走到台下,為姊姊禱告。結果,她得到了完完全全的醫治,數日之後,她腫瘤的顏色變得如長統靴一般的黑。一天早上,我探手去摸那腫瘤,並看到它們將脫離乳部;於是我順手一擰,便連根拔掉。一些根部直徑不到一英吋,有一些是比半英吋大一點,還有的細如絲,更細的如髮絲。我們將那些腫瘤都放入酒精堙A由卡斯汀醫生工作的哈潑醫院保存有數年之久。毀損的乳部開始恢復,又再度變成健康而正常的乳房。

  我們內心是何等的激盪,已非言語所能形容!在我們心中滋生了新的信心。假如神能醫治我們垂死的哥哥和姊姊,能將癌症化為烏有,那麼它就能醫治任何病症以及任何人。

  我們還有一個患血液毛病的姊姊亦開始仰望神,尋求醫治。姊姊和姊夫都是虔誠的基督徒。雖然他們向神禱告已有一段時間,似乎尚未蒙神應允。一天夜堙A我接到電話告訴我說,假使我還希望能看到姊姊最後一面,則必須立刻到她的床邊。當我到達她家,我發現死亡已臨到她。她那時已完全失去意識,身體已經冰涼,脈搏也察覺不到。我們的父母都跪在她床邊哭泣,姊夫跪在床腳,亦悲傷欲絕。他們的嬰兒躺在搖籃堙C

  當時,一種從來自我內心向神發出的呼求,達到了神的面前;她不能死,她一定要活過來!我不容許她死亡,基督不是已經為她死了嗎?神醫治的大能不是已經臨到了其他人嗎?那麼她不是也該同樣被醫治嗎?

  我內心的呼喊無法讓別人知道,一種對死亡與疾病的憎惡怨恨之火在我心中被神得勝的靈挑起。神對死亡與疾病的憤怒似乎已佔據了我的心。我發現這樣一件事實──有時候你的心靈抓住了其他人的靈時,他或她便逃脫不了。而今,我的靈不由的抓住了我姊姊的靈。我禱告說:「親愛的主耶穌,求你決不要讓她死。」我在室內來回踱步了一陣子,我的心靈正在呼求;這時要有什麼人對神有信心,我可以要求他來幫助我。於是我想到了一個人,他在這方面大有信心。那就是遠在六百英里外的亞歷山大竇威。於是我給「西聯電報局」打電話,請他們立刻發電報給竇威先生,並請他立刻回電。結果,我不久接到回覆:「仰望神,我正在禱告,她不會死的!」

  那是他信心的力量,經過電報的傳輸,使我內心開始閃亮。於是我禱告說:「惡者必不能得逞,我奉耶穌基督的名,消滅死亡與疾病,她會活的!」

  當我結束我的禱告時,轉頭望見床上的姊姊,發現她的眼睛在轉動;然而,由於我內心過於急切,心想:「那可能是我的錯覺。」

  這時,我發覺姊夫站了起來,躡手躡腳的走到姊姊的床頭。我知道他也看見了姊姊轉動的眼睛,便問:「彼得,你看見什麼了?」

  他回答說:「我想我看到她的眼皮在動。」在那時,姊姊的眼皮還在動!她得到醫治了!

  我妻子的病情,每況愈下,已拖數年之久!她曾遭受到不可言喻的痛苦。然而,她得到了神的醫治。是的,在神的醫治還未臨到我的妻子之前,我確知自己從未曾有神所要求於我的那種奉獻品格。而這種奉獻乃是一個基督徒應該給神的。每天死亡都襲擊著她,直到最後的時刻來到。一位傳道弟兄來到我家,他站在我妻子的床邊,然後轉頭含淚對我說:「你就順命讓你的夫人去吧!」我想到我那嗷嗷待哺的幼兒們;我想到我所深愛,如同愛我自己的妻子,在我心中便燃起火燄。我感到這位傳道人的話羞辱了神,不過,我也有許多事情要學習。

  當我心中起伏翻騰之際,回到家中從壁爐架上拿起我的聖經,將之放到桌上。祈使神將聖經翻到某一頁賜給我;祂能向某一些人顯示他所需要的話語,那麼祂也能對我如此做。聖經正好翻到使徒行傳第十章,而我的目光正好看到第28節:「神怎樣以聖靈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穌,這都是你們知道的。祂周流四方,行善事,醫好凡被魔鬼壓制的人,因為神與祂同在。」

  真如晴天霹靂,這些話語一下子刺透了我的心。「被魔鬼壓制」這麼說來,神並沒有製造疾病,而是耶穌醫治了那些人,並非神讓他們得病!於是我又趕緊翻開耶穌另一些話語,那是在路加福音十三章16節:「況且這女人本是亞伯拉罕的後裔,被撒但捆綁了十六年,不應該在安息日解開她的捆綁嗎?」再一次,耶穌將疾病歸因於魔鬼。於是信心在我心中油然而生;瞭解神話與的智慧於焉開啟。從事傳講耶穌的職事從我心中閃過。我從未像在此刻這樣明瞭耶穌醫治病患的原因。祂是在執行父神的旨意;來除滅魔鬼的作為。(來二14及約壹三8)

  我心想:「魔鬼的作為就是要毀滅我妻子的性命。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命令你立刻停止,因為基督已為我們而死,『祂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太八17)

  我們決定在早上九點半鐘,大家準時為我的妻子康復禱告。我打電話及發電報給朋友們,請他們在這一時刻參與禱告。在九點半,我跪在垂死妻子的床邊,向那又真又活的神禱告,結果神的大能臨到我妻子,使她從頭到腳全身都感到悸動。她的癱瘓已康復;她的心臟已轉為正常;她的咳嗽已經停止;她的呼吸已現均勻;她的體溫亦恢復正常。神的能力貫穿她全身,彷彿血液在血管堿y通一般。當我在禱告,聽到她口中發出聲音,而聲音卻不像過去那樣微弱,乃是強大而清晰,她呼喊著說:「讚美神!我得醫治了!」她已掀開被子,轉身下床。

  參與我們禱告的朋友在聖誕節期間相會。多年來,還是首次在我們雷克家族中沒有一個病人,大家在一起享受聖誕大餐。

  那是多麼美好的一天!我永生難忘!當神的大能激盪我們的心思意念,由於我的妻子得著醫治,對神的喜悅佔據了我們的心。消息傳遍全城,全州,全國。報紙都在討論我妻子病癒的事;我家成了諮詢中心。人們長途跋涉,來到我家看望我妻子。與她交談。來自各地的詢問書信,亦如雪片飛來。

  一種新的亮光在我們心中出現。我們的教會不遺餘力的教導我們:奇蹟的時代已過。就因為相信這種說法,我家的八名成員,就這樣的讓他們死去。而今,真理之光在我們心中閃亮;我們早已看的清清楚楚那種教導乃是謊言,那謊言無疑是魔鬼創造的。可是教會卻賣力的將之當為真理來宣揚,從而剝奪了透過耶穌基督寶血所給予我們的正當產業。

  人們來到我們家,他們說:「神既然醫治了你們,自然也會醫治我們,為我們禱告吧。」我們可以說是被迫來為陌生人禱告的。可是神卻應允了我們的代禱;許多人多得到了醫治。自從那時,在其後數年當中,每一天神都答應我們的禱告。得到了醫治的人,並不是二個三個、數百或數千人,而是上萬的人。由於我已奉獻我的生命給神,所以日以繼夜的來從事神醫的服事。

  就在合適的時間,神呼召我去南非;在那堙A我見證了可說自從使徒時代以來還未曾見過的神醫之大能。已受洗的基督徒又受了聖靈的洗禮,在神的全能之下出發,來宣揚基督耶穌的名。他們為病人按手禱告,病人便得醫治。虧缺了神榮耀的罪人,見證了神醫的大能,歡呼喜悅,都將自己奉獻來事奉神。情況彷彿回到了耶穌在世時代。「在那城堙A就大有歡喜。」(徒八8)乃至那個國家也是如此。

  最後,神帶領我返回美國,在西部華盛頓州的斯波堪市事奉。在那堙A每週要服事兩百到五百名病人。由於到處都呈現神醫的大能,所以整個城市充滿了一片讚美神的聲音。人們從近自一英里,或遠自五千英里來尋求神醫。有的人寫信,有的人拍電報,還有人從半個地球之外來電報,請求為他們禱告。而神也全都仁慈的應允了我們的祈求。全美國的牧師與教會,在當時都看到這一盛況,雖然在教會方面仍在教導會眾說,奇蹟的日子僅屬於使徒時代。這一說法絕對是謊言妄語。神醫治的大能,在今日是為信實的人而行,如同當年耶穌在地上所行的一樣。「因為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羅十一29)耶穌基督今日仍是醫治者。

  (與本文類似的一篇文章曾刊於1918年3月3日,斯波堪市《發言人評論》中)

  神如何差遣我去非洲

  當我在孩童時代,就曾計畫去非洲。自從那時,我就一直渴望能達成這願望。

  有一天,我出門幫助一個打零工的孩子,來幫他拉那橫切的大鋸。我們是要把一棵橡樹鋸掉,正當我做這件事時,神的聖靈向我說話:「去印地安納州的印地安納波里斯市,準備一場冬季佈道大會,找一處大禮堂。然後在春天,你會去非洲。」聖靈的啟示,此後都一一應驗。

  這就是神的大能,祂以多種方式顯示。信心和能力可以引你去完成那似乎不可能的事。在我到達印地安納波里斯市之後,已佈道多時。有一天,我的一位佈道老伙伴跟我說:「約翰,如果我們要在春天去非洲,那麼現在是該為路費禱告的時候了。」

  我回答說:「湯姆,從新年過後,我就開始禱告了,可是還沒有從神那堜峈怚籉韝H得到回應。」

  他說:「約翰,沒有關係,你告訴我,路費一共需要多少錢。」

  我說:「兩千元。」

  他說:「約翰,好,我們現在就禱告。」

  於是我們就跪在湯姆的床邊禱告。我聽見他禱告說:「主耶穌阿!你曾告訴我,在四天後,你要送那筆錢嗎?」過了一會兒,湯姆拍了拍我的背後說:「約翰,不要再禱告了,主耶穌告訴我,祂會有這筆錢,並且在四天後,就會送達到這堙C」

  四天後,湯姆從郵局回來,拿到一封信,信中附有四張五百元的支票。信上寫道:「我正在加州孟羅維亞城的銀行堙A有聲音向我說:『寄給湯姆.海茲默豪茲兩千元。』湯姆,這筆錢都是你的,任憑神的旨意要你怎樣花用。」

  於是我們出去,買了我們的船票,我只有一點點錢。湯姆固然買了船票,可是當你攜帶妻子,還有七個孩子,除了船費之外,還有許多花費。然而,依照我們的習慣;不告訴任何人我們的需求是多少,但卻告訴主耶穌。因此,最後連我那一點小錢也花光了。

  當我付了運送公司的費用之後,口袋堨u剩一元五角。當火車正開離印地安納波里斯時,我的秘書由窗口投進一張兩元的鈔票;這樣一來,我的全部現鈔共有三元五角。可是跟我們離印城北上的同夥中有一位女士,她的火車票買到底特律,我需要十塊錢為她再買一張從底特律到她目的地北密西根的車票。在駛往底特律的火車上,我對內人說:「珍,我正需要十塊錢為溫妮買一張車票。」於是,我與內人又為這件事禱告。我們的火車八點鐘抵達底特律。當火車進站時,我哥哥及已婚的姐姐都在站台那堭筍搷畯怴F在她們當中,還有一位年輕的主內弟兄傑姆,他那時還是大學生;他拉著我的胳臂,走向月台另一邊,然後他說:「約翰,希望你別不高興,我是要給你這一點錢。」他給了我的是一張十元的鈔票。我謝謝他,便給溫妮買了她的車票。

  我口袋堣揭酗T元五角錢,我們要在加拿大紐布侖茲維克上船。於是我買了些牛肉,豆類的罐頭等等,還剩下一元五角。當我們最後上船時,身上的現金只有一元兩角五分。我又給船上餐廳服務生以及船艙服務生小費各五角。當我們的輪船抵達英國時,我身上尚有兩角五分錢。我們在利物浦停了五天,但由於我們買的是通票,旅館的費用已包括在船票堣F。

  我隨同我們這一夥人是於1908年5月15日抵達南非。在我登岸之前,要先向南非的移民部繳上一百二十五元的費用。而這時,我連一分錢也沒有了。當我站在等候繳錢的隊伍堙A想等待機會以便向移民官員說明我的困境時,突然一個男人輕拍我的肩膀,將我叫出隊伍,給了一張二百元的旅行支票,並且跟我說:「我受聖靈感動,給你這筆錢來幫助你的工作。」

  當我們到達約翰尼斯堡,我和我的家人無處可投宿,我們在這個國家道道地地是陌生人。沒有朋友或熟人,然而,我們抵達約翰尼斯堡之後,便有一位女士在那奡M找一個帶有七個孩子的美國宣教士。她對我們說:「噢!就是你們這家人。主耶穌差派我來接你們,同時我要送給你們一處房舍。」當日下午三點,我們全家已安坐在一座有傢俱的農舍之中,神供應我們一個家。這就是我們初抵非洲的情景。

  主耶穌從不要基督徒做效倣者。他們是祂的骨中骨、血中血、肉中肉、魂中魂、靈中靈。因此,祂永遠是神之子的救主、贖主,而我們要與主聯合,成為一靈。(見弗五30;林前六17)

  有一天,在克魯穆斯多普市(距約翰尼斯堡城約五十公里)的德瓦勒拉斯家中作客,有一個男人跑遍南非,拖著中暑的身子,頭腦也是昏昏然的來到德弟兄家。他原來是身患癌症,一處一處緊跟我們,想盡辦法來碰見我。他來到德弟兄家,自我介紹,原來也是德弟兄家的朋友。過了片刻,一個六歲的女孩,她原是靠近我坐著,由房內這邊走到那邊,爬到那個男人的膝上,然後將手按在那人臉部的腫瘤上禱告;當那女孩按手在那男人頭上,他立刻站起來說:「噢!我頭腦堛漱@團火已經消失。」我親眼看見,那男人臉上的腫瘤逐漸萎縮,以致慢慢消失。大約三十分鐘後,腫瘤完全消失無蹤,傷口雖然仍在,但數日之後,完全康復。他的思想亦回復正常。

  能力歸與神。最單純的人能觸摸到神,並能活在神的同在與祂的能力之中。

  有一天晚上,我在禮拜堂堙A一位大約十六或十八歲的年輕女孩,名叫希爾達。突然被聖靈充滿。她走上講台,站在我身旁,我即刻知道,神已給了這女孩信息。她開始以一種我不懂的言語來歌頌讚美神。當她禱告時,她做出的姿態像是一位回教的祭司。在禮拜堂的最後面,我看到我認識的一位回教青年。他顯出萬分喜樂之情,開始穿過走道慢慢走向台前,這時沒有人阻擋他,他在台前以極度詫異的目光,望著那位女孩的臉。

  當她講完信息,我問那印度青年:「她說了些什麼?」

  那青年回答說:「噢!她說的是我的語言。」

  我說:「那麼她說了些什麼呢?」於是那印度青年走上講台,站在我身旁,將那女孩所講的主要內容說給大家聽。「她說救恩是來自神,為了要拯救世人,耶穌基督身為神,卻降世為人;人不能拯救別人,穆罕默德與其他人同樣是人,因此沒有能力由罪中拯救他人。然而耶穌基督是神,祂有能力將祂的聖靈賜給我們,從而使我們像神。」

  有一位美國女宣教士在南非一間教會傳道,為期一週。一天,在晚上聚會開始之前,她把我喚到辦公室,告訴我說,她有一個兒子住在美國愛荷華州。她剛接到她兒媳來信說到她丈夫,就是女宣教士的兒子,是一所學院的教授,目前健康情況不佳,可說每下愈況。看來像是患了肺結核,遂被迫放棄教職。他身體異常軟弱,瀕於死亡邊緣。

  於是我又回到大堂,正當我們要禱告時,我走向講台另一端,要求那位女宣教士將她兒媳的信交給我。我手上拿著信,跪下來禱告。並邀請會眾同心為那位教授能蒙神醫治禱告。這時,我的靈魂似乎上升到神那堙A對四周的環境已完全沒有意識。此刻,我是站在那位住在愛荷華州的教授家堙C這媔Z離南非的約翰尼斯堡約有萬哩之遙。那位生病的男士正坐在燒煤球的爐子旁邊,他膝上坐著一個大約有兩歲的男孩。我仔細打量那人,並在心中自揣:「儘管你的面孔冷峻,沒有絲毫屬靈的生命,然而你對你兒子的這份摯愛卻是被神救贖的一種特質。」此刻,他的太太正坐在餐桌的另一端在閱讀雜誌。我觀察這位夫人,我對自己說:「當那個男人娶到妳,就是娶了一個悍婦。」

  我站在那男人椅子後面,按手在他頭上,默默為他禱告,求? 神把醫治的的果效賜給他,使他完全康復,使他能會祝福這個世界,而他母親的心也可以得到安慰。

  在這樣的一個狀況下,我全然不知我已回到現實。霎那間,我回過神來,知道我是在教會的講台上跪著,出聲的在禱告,而? 神的靈大大的澆灌在會眾身上。

  大約六週後,我得到的消息說,那年輕人身體已痊癒,他的康復開始於某日,正巧就是我們大家為他禱告的那天。

【註】:

  「醫治坊」──雷克與他部分技術人員──他如此稱呼他們──他在華盛頓州斯波堪城所創立的神醫學院院內。雷克所租賃的這座古老房舍已成為名聞世界的「醫治坊」。在這堙A至少有十萬人得到醫治,並仍有案可查。

摘自:約翰.雷克──生平第二十五章,信息,勇敢及信心
(John G Lake;Kenneth Gopeland Public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