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為爭戰而生──十架精兵

亞瑟馬太

  亞當在伊甸園舒適生活突然結束的那一天,對他和我們而言,都是個悲哀的日子。雖然亞當被造時,神給了他主權,然而他選擇不順服神,使得一切都改變了。他喪失了超越其他創造物的尊貴地位,成為被罪捆綁的奴隸,按照撒但的條件,作一個為工資勞力的人。亞當不順服的行為,使得他把君王的身份讓給撒但,從那時起,撒但就藉著人的不順服,要求他出售主權,於是撒但就成為「這個世界的王」。
在伊甸園堙A神宣告了古蛇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之間的仇恨;也由於這個原因,對人類而言,生命之律成為戰爭之律,從此以後,欺騙者的惡眼不斷地留意那位後裔到來的跡象,為要設法阻擾將來的打傷牠頭部的那一位。

  神的時候滿足,女人的後裔──永琲漱W帝之子──主耶穌基督降生了;作為地上的人類之子,耶穌不止是被動地遭受撒但的攻擊和煩擾,祂乃是我們救贖的先鋒和統帥,是那位最早的十架精兵。祂自己奮力地走上孤獨的道路,經過死亡的痛苦,到達勝利之境。祂被釘在十字架上的雙足,並不能阻止祂打傷撒但的頭,使其服於祂的腳下;祂被鐵釘刺穿的手,親自拆毀了那企圖阻止祂登升王位的惡勢力。

  耶穌基督現今坐在父神的右邊,享受著尊嚴、榮耀,祂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萬有之首的耶穌基督超越了撒但各種攻擊所到之處;祂在加略山上所完成的事工,現今已完全無懈可擊。撒但所作的任何一件事,再也無法改變那傷及牠頭部的勝利一擊。

  無論如何,那個勝利含有超越惡勢力的意思,如今,要在人類世界中運用這個勝利的,是在地上的教會。因此撒但苦毒的仇恨現在直接向著教會而來,妄想藉著牠身上的肢體同牠的頭向教會發洩積憤。

  牠以真正敵人的特性,積極地要奪取耶穌基督所完成的事工在人們身上產生的影響。牠似火的飛鑣瞄準那些未憑著信心學習與基督站在同一屬天地位,以及未藉著禱告穿戴神全副軍裝,來面對生活的基督徒身上。牠特別專注那些向世界黑暗角落宣揚基督所成就事工之好消息的人。

  由於魔鬼的敵對,讓基督的肢體效法元首精兵形像的工作,便高高地列在聖靈工作的優先次序表上。就信徒而言,「我們在基督堶情A祂在我們堶情v這句話意味著祂對撒但的進攻必須透過我們來表現。因此,我們不再能自由地扮演一般人的角色,好像沒有戰爭似地過日子。

  整本舊約已經描繪出一個精兵的角色。今日我們也藉著與得勝的元首連合,以及在新約中的證言,而確立了這個角色。每一個時代聖徒的歷史就是爭戰的歷史,門徒跟隨主所踏的路徑,就是戰爭之路。

  在這一點上,讓我們問自己一些嚴肅的問題:

  *我是否將神放在魔鬼和教會元首間的仇恨表現出來?
  *或者,我是否透過妥協來求取和解、共存及和平?
  *我是否成為一個甘心被主用的器皿,在祂的爭戰中預備好以為祂所用?
  *我是否留意聖經的教訓堶情A有關屬靈爭戰中我該扮演的角色?

  有人說:「滑鐵廬之役是在伊頓(Eton)的球場上得勝的。」導致拿破崙失敗的根本原因,是在英國伊頓大學的足球場上發展出來的主要原則。如果沒有足球場上的紀律,滑鐵廬之役就會有非常不一樣的結果。學生為學校比賽時,必須學習將個人的意願卑屈在隊長的意願下;他付出一切地參加比賽,是為了這一隊的榮譽,不只是為自己贏得名聲。

  把上述說法改變一下,說:「十字架上的戰爭是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場上得勝的。」──這種說法,可能會被人認為很冒失,然而我是認真的。實際上,如果不從與敵人相遇的角度來看這件事,而從生命原則的觀點來看,也絕對是這樣。

  這位十字架精兵曾經教導祂的門徒應該祈求「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顯而易見的推論是──神在回應祂子民的禱告上,限制了自己某些行動,除非他們禱告,祂將不會有所行動。神可以憑祂的旨意使某些事發生,然而祂等待並鼓勵世人主動尋求那個旨意,然後定意地禱告它的實現。神在地上的旨意,不是從「外面來的」,非常強烈,不顧我們意願地行使出來,相反地,祂已經定意要找到一位會說:「主啊!在任何特定的情況之下,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的代禱者。在找到這個人之前,神縮回祂的手。

  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在歷史上呈現出一個焦點,而神為人類所作的救贖偉工,又在這無限、巨大的行動上成為焦點和高潮。客西馬尼園呈現的生命原則,使救贖事工在地上成功地完成變為可能。因此,讓我們深思這個「無限、巨大的行動」吧!

  走上十架道路的救主,看來是個被動、奉命行事,而非主動的人,祂被捉拿、帶走、鞭苔、吐唾沫,最後被釘在十字架上。祂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一隻被人牽引的祭牲),祂的血流出來」──神的羔羊是一隻在神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及無情之人的惡意之間,被抓到擠壓之地的祭牲。

  但事實上,耶穌在客西馬尼園橄欖樹下鎮定的獨處,顯出祂居於主動的角色。如果說祂在各各他是奉命行事,則祂在客西馬尼園是導演。祂使自己身處於需要忍受禱告爭戰的陣痛中,主動地讓透過祂來成就祂的事工,而不考慮自己所要付出的代價。祂在呻吟、迫切的呼喊和眼淚中表現出波濤洶湧的心境──這是個聯合的戰爭,猛烈地發動攻擊。神的天軍下來幫助祂,然而,這不是他們的戰場,乃是祂自己一個人的戰場。祂的意志在每一點上遭受攻擊,「祂的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

  然而,神的工作用祂自己的方式來完成,祂在天上行使意志的力量。這位首先的十架精兵,在幽暗的客西馬尼園中,出於內心深處的立意,要與神一同使加略山上獻祭發生。當祂禱告的呻吟聲上昇到「願你的旨意成全」時,天父既定的計劃移向羔羊的獻祭上。

  這位十架精兵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場上,僅用一句話就贏得了這場與其性命息息相關的戰爭。在客西馬尼園,整軍備戰的救主跪下,並且「發射砲彈,讓全世界的人都聽到」──「願你的旨意成全」。

  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掙扎,教導我們兩件重要的事──即「降服於神」及「抵擋魔鬼」。神對撒但的戰爭,是透過祂順命的百姓,甘願堅持付出所有代價,主動地抵擋撒但來完成。「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與神同行的人,必定願意禱告。
  他會發現神透過那些捨己的人來爭戰。

  禱告:

  哦!主啊!幫助我接受我是為爭戰而生的事實,我有責任藉著抵擋敵人企圖推翻神旨意的方式,在世上尋求天父旨意的完成。我祈求能從一般人的生活及態度中掙脫出來,成為耶穌基督的精兵。此外,「哦!願膽怯的靈不要來影響戰士的法則──這就是我們的呼召!」

譯自:為爭戰而生(Born for Bat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