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明處的報答

大衛麥因泰

  耶穌,亙古長存的主神,
  因愛我們甘願降卑受羞辱,
  我向你懇求,你的生,
  你的死,你的名,
  耶穌,一切靈魂的主神,
  你的愛勝過千言萬語,
  你的旨意使我們得完全,
  我懇求你自己,我懇求你的名。
              ──羅斯帖(Christina Rossetti)

  除了那些親身經歷的人以外,
  沒有人相信禱告是何等的有能力有果效。
  當我們遇到困境時禱告是一件重大的事。
  我知道每當我迫切祈求時,神垂聽而我必得著所求的。有時神延遲,但祂終會來到。
              ──馬丁路得

  在有需要的時刻我尋求祂;
  祂以生命取代我的死亡;
  安慰取代絕望。
  因此我永遠都要感謝祂。
  跟我一齊來感謝,感謝祂吧,
  把榮耀歸給我們的神!
              ──宿之( J. J. Schutz)

  為了表達個人如何在與神交流中蒙福,希臘教父喜歡用一隻小船和一艘大船繫在一起的圖畫來說明。如果用力拉繩索,大船維持不動,但小船卻因拉動而馬上有反應。顯然的,他們忘了或不明白在力學上「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相等相向的」的原理。大船得到與小船相等的作用力,但因船身大使得移動的果效不明顯。禱告也是如此,其影響力是相互的。如我們所見,有一種是普通恩典下的作用,但也有的是出於信心祈禱的直接答覆。

  若是我們沒有期望祈求能得到回應,則我們對禱告的觀念就完全錯了。特依爾(Trail)說:「沒有人是琱蟈M求的,他們只不過是在碰運氣而已。沒有一件事顯明人對禱告的輕率,比對禱告回應的不關心更顯著。」西比斯(R. Sibbes)寫道:「我們需要天天守望,繼續地祈求;從神的話及應許婸P祂爭辯來堅強我們的祈求,看我們禱告的功效如何。當我們射箭時會去看箭射到哪堨h;當我們差派一艘船出海時,我們會期望著它回航;當我們撒種時,我們會盼望有所收穫……。禱告而不期待回應就如一個無神論者。一個誠懇的基督徒會禱告,等待,依靠神的應許來堅定他的心,永不停止禱告和仰望,直到神以恩典來回應他的祈求。」

  若神延遲祂的回應,當問自己是否我們的祈求合神的旨意。如果覺得是對的話,就應繼續祈求。本格(Bengel)說:「基督徒不應停止祈求,直到天父許可他停止因他已得著他所求的了。」為了得著一件祝福,慕勒禱告了二十九年。他說:「不論是在家園或在國外,在本國或在海外,健康或疾病,不管有多忙,靠著神的幫助,我每天把這件事帶到主面前,至今我仍然沒有得到全部的應允。不管如何,我等候主應允並用十足的信心期待著。過去的二十九年,主使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有耐性有信心的等候祂的祝福,這也激勵我繼續的等下去。我全然相信神已經聽了這懇求,因而使我在得著全部應允前就先讚美祂。最終我將得到有關這件事的全部應允」慕勒在別處繼續提到,「僅僅開始禱告是不夠的,有恰當的禱告還不夠,有一段時間持續禱告也還不夠,我們必須琱薯a,相信地持續禱告直到得著應允。更進一步地說,我們不僅要持續禱告到最後,而且要相信神聽我們並會回答我們的懇求。我們禱告失敗常因著沒有持續禱告直到祝福賜下,或是沒有期待祝福。

  我們不應懷疑,照著神旨意的祈求必蒙垂聽,因我們的信心是基於神的話及靠著基督的名。但有些禱告是我們沒有把握的──因我們不能確定是否神的旨意,如此的禱告好像是空等了。

  摩西渴想與眾支派共渡約但河,但耶和華叫他不要再提這件事。(申三26)保羅也三次祈求主除去他身上的刺,但他所得的回應是:「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林後十二9)愛的門徒約翰鼓勵我們為弟兄們的得救禱告,但卻告訴我們有一至死的罪是祈求不通的。(約壹五16)

  西比斯(Sibbes)在他《神聖的默想》一書中提醒我們可以確定:「無論何事是於神的兒女有益的,他們必得著;因為神必傾其所能的幫助他們走天路;因此若是貧窮,羞辱,十字架是於他們有益的,他們必得著;一切必賜下使我們能得著最大的興盛。」

  有時我們在祈求世上的祝福時,我們會感到聖靈特別的幫助,表明這樣的祈求是神所喜悅的。然而我們要很小心分辨是天然的渴求或是聖靈的感動。惟有那些眼目專一,全身明亮的人能分辨什麼是屬肉體的,什麼是屬靈的。下面這摘自《約翰豪威的一生》的片段或許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提醒我們常被忽略的一面:

  「在英國共和政治時期,宗教界流行著一錯誤的觀念,仍被一些虔誠的人士所喜愛,那就是關於特別信心在禱告中的運作。如果一個信徒被引導在禱告奡M求一恩惠,例如孩子的康復和回轉歸主,戰爭的得勝等,只要用非常的熱忱,並強烈地相信他的禱告會蒙應允,就一定會成就。這個觀念被某些人抄作甚至到了斷言是出於神的啟示的程度。克倫威爾(Cromwell)宮廷時期是這些錯誤主張的沃土,甚至護國公自己也深深地相信這點。豪威深深的相信這觀念錯誤的本質和非神聖的傾向。是以在宮廷聽了一篇關乎為該觀念辯護的講道後,豪威良心媊控o下次在克倫威爾面前傳講資訊時一定要揭露這荒謬的想法。他的確這樣做了。克倫威爾在聽這資訊時,顯出不高興的表情,之後是相當的冷靜,但是他們之後再也沒有提到此事。」

  除了這點提醒以外,我們常鼓勵要熱切地懇求。約翰.李文斯頓(John Livingstone)寫道:「禱告之後,我就回想剛才神放在我口中的祈求,將之當作是應許的祝福,然後期待其實現。」托拉第(Augustus Toplady)說得更無保留:「據我所記所信,我可以確實的說,每一個在與神交通中預放在我堶掙鬘G我屬世事物的應許或確據無不實現。就我所知,沒有任何一個是落空的。」這種用來透徹禱告答覆的「祈禱中的特別信心」有時有靈堛滲q處。1839年7月23日禮拜二,一個值得紀念的復興發生在基爾斯(Kilsyth)。關於那時發生的事,奔斯(William Burns)寫道:「我聽到一些基爾斯神的百姓深深渴慕經歷神的同在與更新已經與神摔跤多時了。昨天晚上,他們帶著為靈魂的生產之痛來參加聚會,不僅帶著盼望,而且確信神將很榮耀地顯現。他們之所以這樣確信是因著大而榮耀的耶和華神早在他們心堜韙U了感動。」

  哪些事可成為我們祈禱的負擔呢?馬克斯摩(Maximus)說他只向神只求良善,平安和死時的盼望。我們基督徒可以為我們一切所需的向神祈求,但我們的渴想要被約束,獻上不自私的祈求。主禱文堶悸漪閮D是很適度的──日用的飲食,赦罪,從罪的權勢得釋放。然而這就包括了我們生活和敬虔的各層面了。
麵包,水,磐石堅壘中的避難所是確定會為我們提供的。這是駐兵站和駐兵的禮遇!頓肯(John Duncan)在他《講壇和聖餐》書中告訴我們這樣一個故事:一位女士問他是否需要些餅和酒,他回答說,「若是許可,我只要些餅和水就夠了。」女士說,「那是監獄的待遇。」他回答說,「不!那是駐兵的禮遇:他必居高處;他的保障是磐石的堅壘;他的糧必不缺乏;他的水必不斷絕。」(賽三十三16)神不會讓我們常常過著太過簡陋的生活:神比祂的話更好,祂以合宜的食物來餵養我們;若有時祂使我們挨餓,乃是為使我們的靈性更豐盛。

  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健康和舒適,家庭的溫馨,求知的樂趣等,都是我們可以祈求的,神不會拒絕不給我們的,除非祂認為這些需要被剝奪。但若祂回絕我們一再的懇求,拒絕我們的祈求,我們即要像主那樣說:「阿爸父,在你沒有難成的事,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願你的旨意成全。」(可十四36)慕迪常說他全心全意地感謝神,因他許多迫切的禱告沒有得著回應。當我們走完了人生的道路時可以說:「祂所有的應許沒有一件不成就的。」(王上八56)

  當我們祈求屬靈的祝福時絕不會是徒然的。吉爾摩(James Gilmour)寫給一位向他求教的人:「我所知道的過程就是到神面前,告訴他我所需要的。祈求能被獲准擁有。『尋找,就必尋見;祈求就必得著』除了這我別無秘訣。」他又說,「你說要復興,直接到耶穌那婺藗Ⅲ﹛A你會直接得到它。這復興的狀態不是靠你自己的操練,或仰賴別人的幫助,或到英國來有人給你動手術。只要有一位或多位男女尋求祂,耶穌可以並的確會在任何地方做成。『祈求就必得著』,我親愛的弟兄,我已學會蒙福的秘訣就是單單到祂面前,告訴祂你所需要的。」

  一位蘇格蘭的盟約者報導他在一個下午的禱告婸漼了比去年更大的恩典。路特福(Samuel Rutherford)在森林媄咩i了兩天後領受了白石並一新名──「耶穌基督的恩典傳道人」。不知還有多少人是在內屋禱告時領受了進入全新境界的來自天上的洗禮和聖靈火焰舌頭般的見證?所有天上的寶庫都會因信心的呼聲而敞開。

  禱告蒙應允的實例

  禱告者有明證證實禱告蒙垂聽,但他不一定能說服別人蒙垂聽是他向神祈求的結果。請看下面的兩個見證:

  有一位基督徒因兒子掉在河堙A立即一面跳下,一面呼求:「主,求你教我怎樣游泳!」很奇妙的他就好像一位善於游泳的人將他兒子救了起來。

  有一次在田間下了大冰雹,看情形定會造成嚴重的災害,有人跑到本格(Bengel)的房間大聲呼喊:「哎呀,先生,一切都會被毀了,我們會有很大的損失!」只見本格平靜地走到窗前,開了窗戶舉手望天說:「父啊,制止它!」冰雹即刻平息了。

  禱告的報償常常又是那麼明顯,叫人看出祈求與回應之間的關係。讓我們再看一個以倚靠神的應許而創立的慈善機構堛漕證。

  弗蘭克(Dr. Francke)在哈利(Halle)的孤兒院有一次有一個經濟上的需要,他說:「管家來報告說他們需要一筆錢,就是一百英磅也不夠應付當時的需要,而我當時就是連一百個分幣都拿不出來。我叫他中午再來,給我時間向主祈求。中午管家又來,可是神還未供應,我只好叫他晚上再來,那時有一位朋友來訪,我就請他跟我一起禱告,在禱告中我一直為著主對人類的愛和救恩,從創世以來對人類一切的關懷恩愛來讚美高舉祂,我的靈在讚美中被提昇到一個地步充滿了喜樂,以致我對於當時的需要隻字不提。禱告結束我陪朋友到門口,就在那時候,管家站在一邊,另外一邊來了一個人帶給我一百五十英磅來支持我們的工作。」

  慕勒辦孤兒院,他依靠仰望神的信心是眾多基督徒銘刻在心的。在眾多信心試煉中,有一次是非常困難的。管家告訴他午餐沒有著落,慕勒憑信心吩咐他照常把食具擺上而他自己去禱告,當所有孤兒坐在各自的位上時,等了一陣子還沒有食物上桌,過了半小時有人按鈴,有一輛麵包車送來一車的麵包,剛好供應孩子們的需要。多年後,慕勒回顧此事訴說神的供應時補充道,「這件事惟一的遺憾是午餐比平常延遲了半小時,照我所記得,以前沒有發生過,以後也沒有再發生。」

  奎瑞爾(William Quarrier)每個月都平衡家堛漲洶銆“峞C如果出現問題,他就把同工叫來禱告,隨後所需要的金錢就會進來。在他生命的末了,他見證說他沒有一個時刻是欠債的。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高聲呼喊:「讓垂聽孤兒呼求的神為神吧!

  神垂聽救贖主在地上國度擴展的禱告例子相比之下較少但並不少見。要恰當地來闡明這點有必要把基督教會的歷史寫下來。真的希望這才是本章的開始而不是結尾。在記憶中不知有多少這樣的例子也啟發我們的想像力。

  藉著禱告,一小群無學識的粗人漁夫農民把整個世界反轉過來,將基督的名傳揚遠超過羅馬勢力範圍之外。

  藉著禱告,織帳篷的保羅帶領淫蕩的哥林多人進入純潔與信心堙C「在哥林多神的教會……。他奠定了西方基督教的根基,及在尼祿王的宮廷高舉耶穌的名。」

  在蘇格蘭海洋中那些荒蕪的小島上已被毀壞的監獄使我們想起賽而特宣教士數周數月的禁食禱告,在那個時代堿偽繴贏得了加勒多尼亞人(Caledonia)。

  藉著禱告,馬丁路得與他的同工將真理傳開,如同藉著天使的雙翅飛達到歐洲的每一角落。

  蘇格蘭的荒地,山嶺到如今還見證著盟約的基督與盟約之地的美好相會是出於威爾斯(Welsh),卡傑爾(Cargill), 格斯瑞(Guthrie),布來克德(Blackadder),沛登(Peden),和卡麥榮(Cameron)等人的禱告。

  在加努克承(Gallneukirchen)的大復興前,馬丁.布斯(Martin Boos)日以繼夜地在孤單痛苦中哀求。之後,當他講道時,他的話像火焰燒在乾旱如草的人心中。

  威爾斯的大復興無疑的是羅伯.羅伯斯(Robert Roberts)所講的一篇道所引起的,據說有一百人因聽道而得救。有一天他的朋友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問他從哪堭o來這麼好的道。羅伯斯就帶他到一個小房間說:「這就是我得著那篇講道的地方,整天晚上我在地板上翻轉禱告。

  誠然的,那些帶領人走義路的使用那「全備的禱告」的兵器早晚劬勞。

  搶救靈魂是約瑟.亞林(Joseph Alleine)一生最大的負擔。他經常淩晨四時或更早起身,從四點禱告,默想,唱詩篇直到八點。有時他會暫停教區的事工,而整天在一間空置的屋子或隱秘的地方作這些暗中的操練。

  威廉.格林蕭(William Grimshaw)習慣於冬天五點,夏天四點起床花時間親近神。

  喬治.懷特菲德(George Whitefield)經常整夜默想與禱告,半夜起來為失喪的靈魂祈求。他說:「有時一整天或一個禮拜我臥倒在地上作無聲或有聲的禱告。

  培生(Payson)的傳記告訴我們,「禱告是他生命中首要的事。」他習慣於此也為那些無法進入「用說不出來的歎息」(羅八26)禱告的基督徒感到惋惜。他因長期長時間的屈膝禱告以至於他的膝蓋都把硬地板刻凹陷下去。

  總而言之,在神國堥C一恩典工作的成就都是起始於,發展和完成於禱告。在1905年有人問依凡.羅伯斯(Evan Roberts):「復興的秘訣是什麼?」所得的回答是:「只有祈求就得著。

摘自:隱藏的祈禱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