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對護理的回顧∼南丁格爾

張文亮

  晚年的回顧

  一個女人,沒有丈夫,沒有兒女,沒有什麼家產,五十五年(1856∼1910年)長期的臥病在床,這種人活著有什麼快樂?有什麼意義可言?這個女人就是南丁格爾,她生命中最偉大的地方,不是她為護理革新了什麼,不是她為全世界千萬個病人造福了什麼,而是她默默的走過生命堻o一切的殘缺。對她而言,再好的歌功頌德也無法彌補這些殘缺,再厲害的攻擊誤會,豈能在她的破碎、殘缺上增加什麼損失?

  當南丁格爾逝世時,在她的日記簿中夾著一首詩箴,是一個不知名的作者寫的:

  「曾經真實的做過,
  曾經努力的呼喊過,
  這是正確的工作,
  帶出實際的功效,
  失敗──不自憐,
  成功──不自傲,
  因為這是我的責任。
  如今,我必須由留戀的工作崗位上離開,
  期待獲得賞賜的雙手,
  空空的垂下。
  多少的辯論與懷疑,
  也漸漸的消失無蹤。
  我帶著一顆尋求被上帝稱義的心,
  再踏上那一段從未走過的路。
  什麼是真實的工作?
  不是我的揀選,而是上帝的命定。」
  護理是一條十字架的路

  南丁格爾寫道:「基督教的信仰讓我體會最深的是『上帝啊!我願照著你的意思行』這一個禱告。因此,護理是我跟隨基督走上的一條十字架的道路。」她晚年的時候寫道:「我擔心近代的護理,已經是太多的技術性,太少神聖的呼召。」

  呼召是什麼?一種宗教上的神秘經驗嗎?一種四處無人時的自言自語?一種良心的催促?南丁格爾始終沒有解釋。她寫道:「一個優秀的護士,是三種動機的組合。第一種是『天然的動機』,天生喜歡照顧人,因這動機,可以站在重大手術房,不會因發抖或昏倒而放棄。我不認為『宗教的動機』可以抹煞這種『天然的動機』,把原本不喜歡,因為宗教的緣故,硬講成喜歡。第二種是『專業的動機』,因這動機而願意把一件事情做好,並為此接受更多的教育裝備,即使是在工作上處逆境的時候,仍不斷的自我教育,與人討論。『天然的動機』對於病人的同情,無法取代『專業的動機』;一個人祇強調天然的傾向,不講專業中的訓練,是不負責任的作法。第三種是『宗教的動機』,因這動機,工作不是為著成功,而是為著上帝,自己所做的是與上帝同工,沒有這種心態,護理專業會使人失望,長期下來會使護理人員以愈來愈剛硬的心對待病人。成為一個上好的護理人員必須要有這三個動機。」南丁格爾沒有用自己年輕時所經歷的「上帝的呼召」,要求後來的護理人員仿效,她沒有把個人的經驗套在別人的身上。她一生走過護理的路,回過頭反從人心的「動機」來看護理。

  護理的真諦

  南丁格爾每年都會給「南丁格爾護士學校」的學生一封公開信。晚年時,她在一封公開信上寫道:「護理不祇是一種技術,而是生命,你所做的是你所是的。這種護理對病人的影響,是遠超過護理人員所能想像的。所以護理是什麼?護理是來自上帝的呼召,值得一個人一生的投入。護理人員如果沒有這個天上來的呼召,沒有信仰,護理會成為一種機械式的工作,每天為固定的工作事項匆忙、焦慮,逐漸失去那起初的目的。護理是什麼?護理是一種藝術,幫助人生命健康的法則。

  護理人員最大的偏差是在知識上自滿與驕傲。如果有人自認為是最懂護理的人,那麼他完全不懂護理。護理是一生的學習,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的向前進。護理是什麼?護理是一種倫理、高度的冷靜與責任感。

  三十多年來,我回顧這麼多畢業生,為什麼在一樣的教育訓練下,有些護士做得那麼好,有些卻是那麼差?為什麼有些人的生命是那麼的滿被祝福,有些人卻是一無是處?我發現這種差別的關鍵,在於一個人是否認識自己生命堛熄穢]面。在生命的黑暗面堙A人有自私、欺騙、偏執、鬆散、虛浮、空幻、易怒、縱慾、頹廢、不思長進、自我放棄、自傲而不與他人配合。人必須先認識自己,才能管理自己,管理自己才能管理別人。當我們管理別人而碰到問題時,其實是看到人生命的問題。

  我們的頭腦是很有意思的,因為一個人愈依自己的喜好去思想,他的頭腦就愈不能思想。因此人生的真正標竿不是我們眼目所看的,而是在我們的心中成為一個護士就如同成為軍人,守住一個重要的崗位,我們的敵人就是威脅人生命的病魔與死亡。當我們的總司令需要我們時,我們不能說:『不!為什麼要找我呢?不是還有其他的步兵或炮兵嗎?』當我們的總司令要我們獨自向前搜索時,我們不能說:『不!你沒有看到我的崗位嗎?那種事情不是我這個軍種的人幹的。』……

  我認為一個女人,最難控制的是她的脾氣,而控制脾氣最好的方法,是經常思想什麼是最正確的職責,很多難以控制的脾氣,是來自看不清自己職責的時候。護理不是犧牲,護理並不是浪漫,護理更不是強迫自己,定罪自己,老是以為自己永遠搆不上護理人員的完全形像。我一生是個護士,我的一生是一場學習。我每天做我該做的,我得到過很多的稱讚,其中我最珍惜的一個稱讚是:『你是如何保持這麼清潔的?』除了上帝賜給人的聖潔之外,清潔是一個護士第二個聖潔。清潔是最符合我職責的要求。因此,我不會在與我職責無關的事,有太多情緒上的波動。

  護理是單純的,不為更高的薪水,不淪為一種商業上的交易,在工作上去愛人如己,服事上帝與服事別人。」

摘自:南丁格爾與近代護理
【蒙校園書房應允轉載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