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信心生活之奧秘

查爾斯.川布博士【美國《主日學報》編輯】

  得勝的生活(摘要)

  在我的屬靈生命當中,當我意識到與神的相交很接近時,卻有著極大的波動。有的時候,神似乎與我極為接近,而我的屬靈生命便往深處扎根;但卻不能持久。有時候,在誘惑面前,只由於一個失敗,有時候,屬靈光景是逐漸下沉;結果,最為我驕傲的經歷便頓然消失,而我會發現自己已跌到谷底。

  另外,我察覺到我生命中所欠缺的是在容易犯的過錯面前,總是失敗。我曾迫切的禱告,但慣常的救助未曾臨到。我第三個欠缺便是關係到強有力,而能說服人的屬靈能力;這種能力可使他人的生命有所改變。我從事許多基督教的事工,有時候,做個人的工作,那是事奉當中最難做的;要以一對一的方式與人談話,關乎勸他們信主的問題。在長時間堙A偶而也會看到一點小小的成果,不過實在不多。我未曾看見人們生命有巨大的改變,為了基督而變得火熱。在我看來,我的工作成績應該如此。別人能,我為什麼不能?我憑著以前的那種自信來安慰自己;認為成果不該讓我看到。然而,這種自我安慰並不能使我滿足。有時候,我對基督教的事奉沒有結出任何果子而苦惱萬分。

  過了一些時候,我開始得到啟示,某些我所仰慕的人,他們在基督教的服事中都顯著的得到祝福,而這些人對耶穌基督皆有一套觀念或者意識,是我所沒有的,也是遠遠超過我對基督的任何思維。

  當我起初聽到這種意見,極為反感。別人怎能就對耶穌基督比我有更好的信念呢?難道我不信只要在基督奡N有永生嗎?難道我沒有活在祂的事工堙A而且將我的整個生命奉獻給祂嗎?難道我沒有經常祈求祂的幫助與引導,而且相信活在祂堶惇O我唯一的希望嗎?難道我不是在擁護基督為可能至高無上的這種觀念的主張嗎?由於我主持一項以基督為真神的研討會;在會中,世界一流的聖經學者都來作見證,指出他們個人都相信基督為真神,這時我才深知我需要比過去更要多加事奉神;然而我也需要我不願承認的對基督的新觀念。這種想法一再的回到我的腦海堙C

  當我聽到或讀到某一位傳道人的信息,我就覺得他實在比我有深度;他所使用的那種表明基督的方式是我全然不知的。我感到他在談論一位是我完全不認識的基督。有人說,這是他最為了不起的屬靈資產;以他那永不改變的意識,來認定耶穌基督那實實在在的同在。

  數月後,我在愛丁堡參加『世界宣教會議』。當我聽說郝頓博士將於一個主日下午,對大眾講述基督徒的生命資源,我十分渴望去聽講;希望他能提供給我的一些確實可行的教導,以強化我們基督徒的生命。然而,由他那幾句開場白,便得知我猜錯了。不過,那天他所講的卻使我內心歡喜若狂。他所講的大致是這樣的:「我親愛的朋友們,基督徒生命的資源就是耶穌基督。」他所講的重點就是如此。然而這已足夠了。雖然我還沒有領悟到這一點。後來,當我與郝頓博士私下交談時,他認真而簡單的說:「倘若我們能更大膽的靠著信心,只要踏出一步來仰望基督,那麼祂就可以為我們成就更多的事。」

  在我離開英國之前,再度碰到我所不能理解的想法──一位我所不曾認識的基督。在一篇由威爾斯傳道人所講的信息,主題是:「因我活著就是基督」。這與郝博士所講的是同一主題:基督就是整個的生命,也是唯一的生命。

  大約在八月中旬,一項危機臨到我。那時我正參加一項「青年宣道會議」。在會中,我每天都有工作,一連七天。我深知自己不適合於這項工作。第一天晚上,是由來自印度的歐漢宣道總監主講:「生命之水」。他談到基督的目的如何形成的;祂的目的就是要祂所有的信徒都能成為生命之水的活泉,要不斷的,不可擋的流出以供應他人。他講述在東方有一位年邁的當地小女子,她那不可思議的以見證基督為職事,使我們聽者都為之汗顏。然而,她認耶穌基督才不過一年。

  翌日早上,是主日,我獨自在房埵V神禱告,求祂為我開路。假如對基督的一種觀念是我所沒有的,但卻是我需要有的,求神賜給我。結果,神在祂那長期遭受苦痛、耐心、饒恕以及大愛之下,給了我所求的,祂給了我一位新的基督。一位在概念與意識上是完完全全屬於嶄新的基督,如今已為我所擁有。

  我還是頭一次將新約所論及的「基督在你們堶情v,「基督是我們的生命」,「住在基督堙v,這些經文,視為切切實實蒙恩的事實,而絕非一種圖像。我一向知道基督是我的救主;然而我是將祂看為我「身外」的救主,一位從「外面」來為我做救恩的工作;來幫助我一切我所需要的;來給我能力、力量以及救恩。

  可是,我現在所知道的較為深刻。我終於瞭解耶穌基督實際上是在我堶情A祂已成為我整個的生命,(除掉我抵擋祂的那部份),我的靈、魂、體都是屬於祂的。這不是比祂做我的救助者更好嗎?有祂,耶穌基督,神的獨生子,做為我自己的生命。

  這亦即是說,我永遠都不需要來求祂幫助我,好像祂是祂,我是我。其實,祂是在我堶情A同我,透過我,來做祂的工,以達成祂的願望。我的身體是屬於祂的,我的魂是祂的,我的意志是祂的,我的靈是祂的。事實上,我就是祂的一部分。祂一切要我說的就是:「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C」這也就是我如何為我自己體會出來的:有一得勝的生命,那也就是耶穌基督的生命,那也可能是我們的生命;只要我們來求。如果我們讓祂──也就是無條件將自己奉獻給祂;我們的意願聽從祂的意願,使祂成為我們生命的基督。以及我們的救主──讓祂進來,佔有我們,用祂自己淹沒我們,是的,用祂自己充滿我們,「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弗三19)

  那麼結果會怎麼樣?是這種經驗僅僅給了我對基督一種嶄新知性的觀念,比我以前所具有的更為重要,更為令我滿足嗎?如果僅此這些,那麼我對各位就沒有多少可以講述的了。不是這樣的,從那一刻起,到如今,在我的堶掩P外面,意味著巨大而根本的改變了我的生命。「若有人在基督堙v,你們知道,「他就是新造的人」。

  我在前面所提及的我的三點大缺點,如今都已奇蹟的改正而補上了。

  第一,與神有一種持續的愛,是我有生以來,與前所理解完全不同的。耶穌基督不允許在我屬靈的生命當中,再有那種可怕的起伏不定的情況發生。

  第二,像過去那易犯的罪,常使我窒息敗落。而今,我經常能勝過。不過我仍有尚未為基督所佔有的區域;對於這一點,我比以前更為知曉難忍。不過那舊有而又常令人作嘔並損壞我心思意念的那種失敗,已被耶穌基督除去了;而今,我永遠有信心來相信。

  第三,在服事中的屬靈結果,使我能分享許多屬天的喜樂,這是我從前不知道在地上是可能有的。有幾位我最親近的朋友,他們大多數都是成熟的基督徒,他們的生命完全被基督施以巨大的改變,從而他們以新的方式仰賴祂,並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他們。

  其中有兩位,是母與子。兒子是年輕的生意人,二十五歲。另外還有一位是費城許多大商場之一的總經理,他讓耶穌基督透過他,以一種新的方式來在他的許多同事及售貨員生命中動善工。這位白髮蒼蒼,已年逾七旬,卻在他的生命中找到了許多平安與在禱告中的喜樂。這是他在很久以前就已放棄,認為是不可能的事。

  生命中,確實充滿了耶穌基督樂意而且能夠透過任何人為他人做成善工的確據,只要這個人順服內住在他堶戚C穌基督的意願。

  耶穌基督並不要做我們的救助者;祂乃是要成為我們的生命。祂不要我們為祂做工;祂乃是要我們讓祂透過我們做祂的工,使用我們為祂的器皿,如同我們使用鉛筆來書寫一樣。

  我們的生命不僅是耶穌基督的,而事實上就是基督。如此,我們的生命才能是一個得勝的生命,因為祂永不失敗。不過我們要記得:一個生命不能得勝,除非它服事。而服事也不過是一小部分生命要來得勝。倘若我們真正進入生命,而那生命的喜樂就是基督。如果我們不能習慣的,不斷的,就像一個生命的特性那樣,結出果子來,否則我們的得勝將會少之又少。

  因此,接受基督作為我們生命豐盛的條件似乎有三點。當然,這都是在完全認罪,接受基督作為我們個人的救主,從罪行、權勢以及我們受罪的影響中拯救出來之後的事。

  第一,要絕對的,無條件的將自己的「所是」與「所有」都交託給耶穌基督,我們的主。
  第二,要求神將基督所充滿的給予我們,作為我們的生命。
  第三,然後,相信神已經做成我們所求的──並非將會做,而是已經做成了。在這第三階段,我們所能依靠的乃是那種無聲息的信心。信心必須是在完全沒有感覺或者確據之下來相信神。因為神的話比祂話語的確據要來得更安全,更美好,更為確切。

  要記得:耶穌基督祂本身比祂的祝福更為美好;比權能、勝利或者祂交付的事奉亦更為美好。基督創造屬靈的能力,但基督比那能力更好。耶穌基督是神的最好的。基督是神,所以我們有這最好的。我們可以擁有基督,將我們的自我完全放棄,交付給祂。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們,乃是基督在我們堶惇△菕C因此,你們願意接受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