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與主面對面(三)

賓路易師母

第三章 己的能力和失敗

  血氣能力之失敗

  「他將到四十歲,心中起意去看望他的弟兄以色列人,到了那堙A見他們一個人受冤屈,就護庇他。」(徒七23、24)

  摩西已經揀選定了!但他這樣做,是否已經叫他成為有用的器皿,合乎主用呢?還沒有!還沒有完全順服神,選擇十字架的道路之後,還有功課要學。我們勝過困難來順服主,並揀選十字架的道路的時候,心中平安喜樂,好似我們所要作的工夫,已經完畢了;但是照事實上來說,這不過是我們受神訓練的起頭;因神的大能,只能在一個完全降服神的人的心中下手,做出祂最高的旨意。

  摩西還沒有認識他自己!雖然受過今世一切的學問,說話作事,都有能力,還不夠稱為神手中得力的器皿。

  可惜,可惜!我們處著聖靈時代的信徒,卻不認識自己,也似摩西一樣!

  當我們信靠埃及的智慧、口才,並屬肉體的努力;以為交戰的器具,是屬於血氣,貿然進前工作,像摩西一樣的,勢必慘敗,顯明自己的錯誤。

  摩西自被感動立了志向,一生與基督同受凌辱之後,便有許多事緊緊的臨到他,都是神所安排,使他脫離他所立志要拒絕的生命,這是他內在生命的轉機。

  神所支配的環境,與神在信徒心堜珗B行的,是互相合作,以成祂的美旨!凡是忠心跟隨的人,都有此經驗。若神在我們心中的深處,引領了我們,來選擇十字架的道路,不久我們就要遇見意外的事發生,俾使我們所選擇的實現出來;有時是因著自己的失敗與錯誤,使環境大大的變更。

  「他到了四十歲,心中起意去看望他的弟兄。」這是司提反說摩西的話;起初不過是一個意念,後來變成一個行為,再後卻有不可思議的效果。

  「摩西出去到他兄弟那堙A看見……。」(出二11)他從前難道沒有看見麼?他早已知道他自己與他們是同一種族的;數十年來他雖作法老女兒的兒子,享受埃及一切的快樂,他豈能忘記了神的子民和他們的重擔呢!他記念他們的時候,豈是撲滅這憐憫他們的思想呢!他必定想到神怎樣在許多無辜被害的嬰孩中拯救了他,得免死亡,又想到還有許多人,仍在那堥苦,於是決斷與他們同受苦害;他這樣決斷,在神面前必定經過長時間的思想。

  摩西看見以後,心中大受攪動!我們由司提反的記載中,知道摩西未去看望他的兄弟以前,已經知道自己是以色列民的拯救者;所以當他看見一個以色列人受欺,便幫助他,並打死埃及人。噫,摩西!摩西!這是埃及人的法子,不是從神那堥茠滿C

  摩西打埃及人的舉動,使我們想起彼得在客西馬尼園拔刀的事。彼得的意思是要幫助那只說一言,可命十二營的天使來保護祂的──主耶穌基督。這是描寫現今拔刀為神交戰的人,他們拔刀為主爭戰,他們想錯了。他們忘記主的話說:「動刀的,必定死於刀下」,「我的國若屬於這世界,我的臣僕就要爭戰。」由此觀之,主的臣僕若要爭戰,就是證明他們忘了十字架的道路,沒有主的心靈樣式了。

  以色列民若倚靠摩西的刀得救,他們將永遠不能得救,摩西能把埃及人一個一個的都打死麼。神卻有比這個更妙的法度,我們的眼光太窄小了!我們若肯把我們自己放下,先追求認識主和祂的旨意,祂就要因著我們成就極大的事。

  神的旨意是要藉摩西的手,拯救以色列人;但不是照摩西的法子。現今最大的阻礙,攔阻神作工的,就是摩西自己。神要用許多的時間和忍耐來造就摩西,然後使他成為合用的器皿。

  神第一步,要藉著摩西的失敗來教訓他。當摩西打埃及人的時候,他還以為他的弟兄可以知道是神差他來救他們的!倘摩西所作的是照神的法度,他們或者可以知道是神與他同在。但摩西所作的不是照神的旨意,神怎能為他所作的作見證呢!

  我們有時希奇我們所要幫助的人,為何不接待我們。我們知道神已選召我們,並告訴我們說:祂要用我們的手拯救靈魂。有了這些內心與神來往的經歷,我們照神指示的出去作工,自然心中以為他們必接納我們,並信神是藉著我們來拯救他們的;那知事實卻大大不同!神允許我們暫用我們自己的法度,好叫我們失敗後多認識自己。

  出埃及記第二章告訴我們說:「摩西左右觀看,見沒有人,就把埃及人打死了,藏在沙土堙C」(出二12)這個舉動,不能與神所作的相稱。神從來沒有這樣作工,也不叫祂的兒女這樣作;這與他們蒙的屬天呼召不相稱。神引領以色列民出埃及的時候,乃用祂伸出來的膀臂,與祂榮耀的權能,以致埃及人俯伏在地說:「請你去吧!」

  我們為神作工之前,或作工之後,倘需「左右觀望」,好似有所畏懼。願我們在此小心,在救人靈魂的事上,不要以神的名義向人捐錢以救人的靈魂,這是與神光榮的名字不相稱。

  摩西事後必定覺悟他所作的不妥當!那天晚上,他要睡的時候,難道他不想到,依他的法度,以色列人將永遠不能得救麼?照樣,我們也可以得著亮光。我們雖然「努力掙扎」,人的靈魂仍然被罪惡和世界所捆綁;所有的掙扎,也不過似用一小匙,來舀空洋海的水嗎?或者有人反對此言說:「我們將袖手旁觀,不作一事,任他們捆綁麼?」我奉主的名說:「是的。」但,我們要先與神同心,同行,然後與祂同工,不可離開祂。

  神與摩西合起來,才能救以色列人出埃及;倘只有摩西一人,必永不為功!

  「第二日他出去,見有兩個希伯來人爭鬥,就對那欺負人的說;你為什麼打你同族的人呢?那人說:誰立你作我們的首領,和審判官呢?難道你要殺我,像殺那埃及人麼?摩西便懼怕。」(出二13、14)神藉他們的話,刺透摩西的心!他們──就是摩西想要幫助的人──的話,把摩西的錯誤,形容得更貼切,更有力了。人們這樣真實的話,雖然不好聽,倘我們肯虛心接納,我們就要將自己的生命重新交給神,求祂修理;以後就不再給人有譏笑的機會了。從來沒有一個人不顧人言孤詣獨行的人,可得與神同登高嶺,平眺萬里之日。

  摩西打埃及人的事,在他想要幫助的兄弟眼中看來,是如以上所說的!倘摩西肯審察他自己的行為,摩西必大大覺悟。這個欺負族人的希伯來人,不能分別他自己的行為,與摩西的行為!他的行為是一個平常的爭鬥,摩西的行為卻是出於高尚的心意,要拯救那受欺壓的,這個無知的希伯來人,竟把這兩事都看為平常的爭鬥了!

  但是,神的子女阿,我們也不要怪他們的無知!我們的行為,雖然係基於公義,但在他人看起來,卻是帶著世界和肉體的氣味!「不可叫你的善,被人毀謗」;「各樣惡事,(類似於惡的)要禁戒不作」:要注意在人前行正直光明的事。

  「誰立你作我們的審判官呢?」這句話正在摩西叫他兄弟和好的時候,入了他的耳中,這是何等的失敗呢?我們要感謝主,使我們看見我們的失敗,及早醒悟,倘若仍舊糊塗,曠廢時日,直到立在審判台前,那時因不能為真理作美好的見證,要受大虧損,不更可惜嗎?

  摩西受了教訓,便害怕起來,逃往米甸曠野,寄居那地,作一個客旅。先前他選定了,甘心樂意要走十架的道路,受苦害損失與凌辱,現今在兩日的當中,因他自己的錯誤,竟成了一個流蕩的人。

  要尋求主的面

  摩西所經歷的事,與我們的經驗,很有相彷的地方。可惜我們空費了許多年日,為神作工,沒有能力;我們想要幫助的人,反不接待我們。「誰立你作我們的首領?」不時也進入我們的耳中。我們不可怪他們,乃要尋求神的亮光,找出我們自己有何失敗的原因。好叫神能造就我們,作為榮耀的器皿,合乎主用。(續)

摘自:與主面對面
(Face to Face – Jessie Penn Lew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