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耶穌寶血的能力(四)

慕安得烈

  藉寶血得以潔淨

  「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壹一7)

  我們已經看到寶血最重要的功效是罪得潔淨。

  知道罪得潔淨和有與神和好的信心的結果是罪得赦免。罪得赦免只不過是代表罪人宣告在天上所發生的事,他的心接受寶血成就的功效。

  罪得潔淨並不是寶血唯一的功效。當人藉著信心順從神的靈,明白及享受與神和好豐盛的能力,寶血賜下許多聖經所說的祝福。

  與神和好(挽回祭)第一個功效是罪得潔淨。我們看看神的話怎麼說。我們常常說罪得潔淨只不過是罪得赦免或是罪行得潔淨。然而並不是如此。聖經並沒有說罪債得潔淨。罪得潔淨意思是從罪的污穢中得拯救,而不是說從罪的罪債中得拯救。罪債是關於我們與神的關係,我們為所犯的罪賠償或受懲罰的責任。罪的污穢,正好相反,是指罪在我們心堜珩ㄔ耵漲藕帘M不潔。這是罪得潔淨所作的工作。

  對渴望神豐盛的救恩的每一位信徒,明白聖經有關罪得潔淨的教導,這是非常重要的。

  讓我們來看:

  一、在舊約中罪得潔淨的意義是什麼?
  二、在新約中罪得潔淨的祝福是什麼?
  三、我們如何經歷這祝福的完全喜樂?

  一、在舊約中罪得潔淨的意義

  當摩西按立以色列民來服事神時,神的子民要親近神時有兩個儀式必須遵行。這兩個是獻祭和潔淨的規矩。這兩樣都要遵守,只是形式不同而已。這兩樣都是提醒人他是多麼的有罪,是多麼的不配就近聖潔的神。這兩樣都是預表主耶穌基督恢復人與神交通的救贖。一般只把獻祭視為基督救贖的預表。但希伯來書顯著的提到潔淨是個表象。「諸般洗濯的規矩……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來九9-10)

  我們若能思想一下以色列民的生活,我們將會明白潔淨比獻祭更能提醒人有罪的良心和需要救贖。

  我們必定也可以從這些規矩知道耶穌寶血的能力真正是什麼。

  我們可以以一個重要的潔淨的例子來看。若有人在一個有死人的房子堙A或是摸了死屍或骨頭,他就七天不潔淨。死是罪的懲罰,凡接近死了的人就成了不潔淨了。就須用焚燒了的母牛的灰,照民數記第十九章中的律法做。(比較希伯來書第九章13節)這灰用水調和,用牛膝草灑在不潔的人的身上;那人必須到水堿~了,就在儀式上得了潔淨。

  「不潔淨」,「潔淨」,「得潔淨」,這些是用在有關大痲瘋的醫治上。大痲瘋被描述成活的死人。利未記第十三,十四章,有大痲瘋的人必須要洗身,並必須用先獻祭過的鳥血調和的水灑在身上,七天後再用獻祭過的血灑在身上,就算潔淨。

  默想潔淨的條例,可以教導我們潔淨和獻祭有兩方面的不同。第一點,獻祭和罪有一定的關連,罪必須被潔淨。潔淨比較多是在不是他們自己犯的罪的狀況下,但是是因罪而來的,因此神聖潔的百姓必須承認它是污穢的。第二點,獻祭的時候,獻祭的人本身不需要做什麼。他看著血灑在壇上或是送進聖所;他必須相信這儀式使祂與神和好。但是他自己並不需要做什麼。潔淨的時候,正好相反,主要的是作在那人身上的事。污穢是經由堶悸滲e病或外面的接觸而臨到人身上的。因此照著神所曉喻的必須洗身或灑水在那人身上。

  潔淨是人所能感受或經歷的事。不僅人和神的關係產生改變,他自己的光景也受到改變。獻祭是為他成就了事情;潔淨是在他堶惘迄N了事情。獻祭是和他的罪有關;潔淨是和罪的污穢有關。

  「清潔」,「潔淨」同樣的意思可以在舊約其他的地方找到。大衛在詩篇第五十一篇禱告說,「潔除我的罪」,「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大衛在這堜狴峈漲r是常用在人摸了死屍所用的潔淨。在這狀況下也會用到牛膝草。大衛不僅是求赦免,他認罪說他是在「罪孽堨耵滿v,因此他的本性是有罪的。他禱告求內心被潔淨,「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是他的禱告。後來他也用同樣的話,「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潔淨的意思比赦免強的多。

  以西結也用同樣的說法,指人的內心必須要有一改變。在以西結書第二十四章11、13節,談到不潔被熔化掉。神說「我潔淨你,你卻不潔淨」,其後談到新的約說「我必用清水灑在你們身上,你們就潔淨了。我要潔淨你們,使你們脫離一切的污穢,棄掉一切的偶像。」(結三十六25)

  瑪拉基談到用火潔淨時也談到相同的話。「他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熬煉他們像金銀一樣;他們就憑公義獻供物給耶和華。」(瑪三3)

  用水,用血,用火潔淨;都是預表新約所用的潔淨──從罪的污穢堭o潔淨得拯救。

  二、在新約中罪得潔淨的祝福

  在新約中常常提到清潔或純潔的心。主說「清心的人有福了!」(太五8)保羅說道「這愛是從清潔的心。」(提前一5)他也提到「無虧的良心」。

  彼得勸勉他的讀者「潔淨了自己的心,以致愛弟兄沒有虛假,就當從心堜憐馱褸磟蛪R」。也用到潔淨這字。

  我們讀到神的子民,「又藉著信潔淨了他們的心」(徒十五9)。

  主耶穌對祂百姓的目的是要「又潔淨我們,特作自己的子民。」(多二14)

  對於我們,我們讀到「我們既有這等應許,就當潔淨自己,除去身體、靈魂一切的污穢。」(林後七1)

  這些經節都教導我們得潔淨是作在內心堙A跟著來的便是赦免。

  在約翰壹書說:「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壹一7)這洗淨並不是指當我們決志的時候所接受赦免的恩典,而是指神的兒女行在光中恩典的功效。我們讀到「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壹一7)這所指的是遠超過第九節的赦免說的。「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潔淨是在赦免之後,是赦免的後果,是信的人心中藉著接受耶穌的寶血的一個內在經驗。

  照著聖經來說,潔淨先是發生在良心得潔淨。「祂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來九14)前面幾節已經談到焚燒母牛的灰灑在不潔淨的人身上,預表人經歷到耶穌基督的寶血。良心不僅能判定我們的行為,也是一個內在的聲音,能見證我們與神以及神與我們的關係。

  當良心被寶血潔淨,就見證我們蒙神喜悅。這寫在希伯來書第十章2節,「因為禮拜的人,良心既被潔淨,就不再覺得有罪了,」藉著聖靈我們得到一內在的經驗,寶血已經完全拯救我們脫離罪債和罪的權勢,使我們在重生的性情塈馴脫離罪的轄制。罪仍住在我們的肉體堙A仍有試探,但是沒有能力管轄我們。良心已被潔淨,神和我們中間沒有一點間隔;我們在完全救贖的能力中仰賴神。被寶血潔淨的良心見證神的喜悅。這喜悅遠超過完全救贖的喜悅。

  良心既被潔淨,心也潔淨了。良心是心的中心。我們讀到「並我們心中天良的虧欠已經灑去」,(來十22)不僅是良心必須潔淨,心也必須潔淨。心包括理智,意志和我們的思想及渴望。藉著基督將自己交於死地所灑的寶血,又進入天上的功效,基督的死和復活永遠有功效。藉著祂和復活的能力,心中的罪慾和傾向被消滅了。

  「耶穌的血也潔淨我們一切的罪」。這包括原罪和本罪。寶血在人心中成就它屬天的能力。在那些寶血完全有功效的信徒生活中,經歷到舊人的能力不再顯現了。藉著寶血,舊人的情慾和慾望被消滅,一切都得潔淨了,聖靈能結出榮耀的果子來。若是有一點失敗,立時得潔淨和恢復。即使是無意識的罪也沒有能力產生任何功效。

  我們已經看了罪債和罪的污穢。清楚明白這事是很重要的。但是在實際的生活堨早怓O不可分的。神藉著寶血是處理整個罪問題的,寶血每次的功用顯示寶血的能力是同時對付罪債和罪的污穢。與神和好和得潔淨總是一起作用的,寶血是永遠有功效的。

  很多人似乎認為寶血是在那堙A若我們再犯了罪,我們可以再轉向寶血得潔淨,但並不是如此。就像泉源總是不停的流,不停的潔淨所流經的地方。寶血的泉源,也是如此,一直對付罪和不潔。「洗除罪惡與污穢」,(亞十三1)永遠生命的永遠的靈藉著寶血一直工作著,信徒的心可以一直在寶血的泉源下得潔淨。

  在舊約時代每一次犯罪都需要寶血的潔淨。在新約時代潔淨是在乎一直長遠活著的主為我們代求。當信心看見且緊緊抓住這個事實,我們的心就可以每一時刻都在寶血的保護和潔淨之下。

  三、我們如何經歷這祝福的完全喜樂

  任何一個人藉著信心獲得基督寶血代贖的功勞,亦都有份於寶血潔淨的功效。但由於很多原因,經歷寶血能力的潔淨並不太完全。因此很重要的是要明白在什麼情況下可以經歷這榮耀祝福的完全喜樂。

  (一)需要知道

  很多人認為罪得赦免是我們藉著寶血所得的一切。他們只求這一件,所以除了這一件外就沒有得到更多的了。

  神的聖靈在聖經中對寶血的功效使用不同的字,能開始看到這點是蒙福的。然後我們就會去查考這些字的特殊意思。每一位想要知道主要藉著潔淨這個字教導我們的,仔細的比較聖經所有用到這字的地方,每一處談到潔淨的事件。他會很快感覺到對信徒來說潔淨含有比除罪債更豐盛的應許。他會知道藉著洗得潔淨能除掉污穢,雖然他不能完滿的解釋這事怎麼發生的,但他會深信他能藉著寶血潔淨罪得到蒙福的內在功效。知道這個事實是經歷這祝福的第一步。

  (二)必須要渴慕

  我們要小心的是我們基督教太喜歡把主要給我們在世上生活的八福推遲成來世的經歷。「清心的人蒙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

  我們不太體認到清心是每個神的兒女的特徵,這是與神交通,享受祂的救恩的必須條件。太少內在的渴慕在凡事上討神喜悅。罪和罪的污穢太少成為我們的煩惱了。

  神的話帶著蒙福的應許臨到我們會激勵我們的渴慕。要相信基督的寶血會潔淨我們所有的罪。你若學會讓寶血在你堶惕@工,寶血會為你成就大事。你不渴慕每時刻都經歷寶血潔淨的功效嗎?雖然在你敗壞的本性堙A你的良心常常控告你有許多的污穢,但這寶血已為你保留的。但願你對這祝福的渴慕得到激勵。來試試讓信實神的應許成就在你身上──潔淨一切的不義。

  ?(三)願意使你脫離一切不潔

  罪使世上的一切和我們的本性都污穢了。若不能完全的脫離不潔,放棄不潔,就不得潔淨。「不要沾不潔的物」是神對祂選民的命令。我必須體認到所有環繞我的環境都是不潔的。

  當將我的朋友,我的財物,我的靈都交給神,使我藉著寶血在每一個方面都得潔淨,使我的靈,魂和體所有的活動都藉著寶血經歷完全的潔淨。

  人若是有所保留,不論是多小的保留,就不能得到全部的祝福。人若肯付全部的代價,使全人都浸於寶血堙A就會完全的明白「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這句話。

  (四)運用在寶血的能力堛澈H心

  不是藉著我們的信心使寶血有功效。不是的,寶血永遠是保有能力和功效的,但是我們的不信關上了我們的心門,阻礙了寶血的工作。信心只是除去不信的攔阻,把我們的心門打開,使復活主的神聖的大能賜下寶血。

  是的,讓我們相信藉著寶血有潔淨的能力。

  你或許看過在草堆堛漪u源。從草堆旁邊的路上,灰塵時常落在靠近路邊的草上,在泉源的水清新潔淨的噴灑堙A沒有灰塵,一切都是青翠清新的。照樣的,基督的寶血帶著祝福不停的在信徒身上作工,信徒藉著信心擁有它。人藉著信心把自己交給主,相信這事必成就,就必得到寶血的祝福。

  寶血之屬天或屬靈的功效是每時刻都真的能夠經歷到的。寶血的能力使我總是住在寶血的泉源堙A總是住在主的愛堙C

  相信的人,來吧,我懇求你,來證實一下耶穌的寶血能使你的心從所有的罪中得潔淨。

  你知道疲乏的行路人沐浴在清新的水流堿O多麼的快樂,跳入水堨h經歷水的清涼,潔淨和使人有力的功效。藉著信心向上舉目,看那不停的水流從天上流到地上。這是聖靈蒙福的能力,藉著這些,耶穌寶血的能力流向世人,醫治和潔淨他們。啊!使你自己也在這水流堙A只要相信這話,「耶穌的寶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這話神聖的意義遠超你所想像的。相信主耶穌要在寶血媦銌b你,成就祂能力的應許在你身上。靠著祂的寶血從罪堭o潔淨,這是你可確定每天享受的祝福。(續)

譯自:寶血的能力(Power of the Blood -Andrew Murr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