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內在之光-喬治.福克斯

戈 登

  前言

  新約時代是一個神直接向人顯現的時代,古時,神只能透過先知向人顯現。世界上的各種宗教沒有神與人相交的說法,他們不知道所拜的是什麼?(徒十八22-23)舊約時猶太人是透過先知來認識神。

  新約時代是神要與人建立直接的關係;使祂作他們的天父,主耶穌作他們的長兄。信徒來到天上之前,他們每一個人在地上就直接在靈婸P復活的耶穌基督相交及認識。如經上所記:「他們不用各人教導自己的鄉鄰和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主;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來八11)

  可惜,教會常因靈性的墮落落入成為「有制度的宗教」,信徒沒有重生,沒有個人與基督的接觸;許多儀式及信仰與聖經不符。英國興起福克斯以「內在之光」的亮光,引導許多真心尋求神的信徒;只憑聖經及聖靈的引導個人直接的尋求救主基督,從祂領受永生。今天這個真理被大多數人忽略,以致許多到教會中尋求真道的人,未找到「生命」的道路,卻落入基督教外表的信仰,浪費了許多寶貴的光陰及恩典。

  福克斯個人靈性的探索,是每一位信徒的榜樣,每一位信徒都該自己走上「靈性探索」的道路,才能得到永生;沒有別人能幫助他找到基督。我們遇見神的經歷只有一個是相同的,這是神智慧的計劃,但原則是一樣的。如認識生命與死亡,神內心的試煉,神直接的啟示,聖經的開啟,屬靈的喜樂,對教會屬靈光景的認識,撒但所製造的黑暗等等。

  喬治.福克斯簡介

  十七世紀初葉英國國教會安立甘國教控制了全國的教會,教會內部的腐敗和從羅馬天主教所承繼過來的好些與聖經不相符合的儀式習慣使許多信徒很不滿意,清教徒教派要求改革,改革派不承認官方教會的權威。神為教會興起二位忠心信徒,即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和福克斯(George Fox)。這二人在歷史戲台上雖扮演著不同角色──前者以政治領袖出現,且實際上統治英國達十年之久(1649-1658);後者為一無財、無勢、無學問、無地位的平民,但憑個人在宗教上的感悟和一種不可搖撼的信心,像許多古先知一樣領受神所賜的使命。不靠任何屬世力量,赤手上陣,向當代的宗教制度,政治權威,以及文化風俗等進攻──可是他們有許多共同點,即二人都是虔誠熱心的基督徒,都不滿意當代徒具形式而內容空虛的宗教,也都在改革與復興宗教的運動上發揮了領導作用。

  喬治.福克斯日誌(1624-1691)
  一生傳揚見證真理,影響千萬人生命的基督忠僕

  壹、靈性追求經歷

  我是在1624年出生於英國萊斯特郡(Leicestershire)杜銳敦(Drayton in the Clay)的。我父親名叫克里斯多夫.福克斯(Christopher Fox)。他以織布為業。他是一個誠實人,有神的道在他堶情C鄰舍都稱他為「忠直的基督徒」(righteous Christer)。我母親也是一位公正的人;她未出嫁前的名字是瑪麗.拉哥,為殉道者之後裔。

  我從幼小即有一種莊重和認真的性格,這在小孩子當中是不多見的;當我看見成年人那種放恣不檢的態度,心堳雂ㄟ矽部A往往默然自許:「當我成年時,我必不像他們那麼放恣。」

  十一歲的時候,我就明白什麼是純潔和正直;因我從小承受教訓,知道怎樣過純潔的生活。神教導我凡事信實;內心方面對神信實,外表方面對人信實;對各事持守是非。神指示我,雖然人們口中充滿欺詐和善變的話,但我必須在凡事上是非守信;發言必謹慎中肯,溫雅動聽;飲食則以有益健康為準,決不放縱;對神所造各物作適當利用,以此榮耀祂的名。被造之物在神旨意中各有用處,我自己亦是在神的旨意中,為那從起初就存在,藉著祂萬物都被支持的道所分別出來,並因此與與萬有相契合。

  可惜人們不明白神對生命的安排,對飲食縱恣無度,在自己的貪慾上毫無節制,生活靡爛,貪念污穢事務;凡此種種都使世界陷入於敗壞中;所以我立志逃避這一切。

  一、孤獨的天路客

當我十八歲的那年,有一回在市集上遇見了一位堂弟兄,他名叫布列佛德,是一位信徒。和他同行的另一個信徒,他們邀我一同去喝一樽啤酒。當時我很口渴,就和他們同去了。我喜歡一切好意的人或尋求神旨意的人。當我們每人喝完一杯之後,他們再為彼此的健康乾杯,而且要來了更多的酒。甚至約定誰不願意再喝的就得替其他人付酒費。我心媊控o很難過,自認為信徒的人為什麼會有這樣行為。他們實在使我傷心,因為從來沒有人這樣對待過我,因此我站了起來,從口袋堮野X一個銀幣放在桌上,我說:「既然這樣,我就走啦!」所以我離開了他們,把當天的生意結束後我回到家堙F當夜我不能睡眠,坐臥不安,在主前哭泣禱告。主的話臨到我說:「你看見了年輕人走向虛空,年老人走向死亡;你要離開他們,不論對年青或年老的,都要疏遠。」

  這樣,在神的吩咐之下,1643年7月9日我離開了親人,和所有年老年幼的親人斷絕了關係。我先來到呂特華茲(Lutterworth)住了些時。從那堣S到諾坦普敦(Northampton),也住了些時候;以後到紐波特柏奈爾(Newport Pagnell);小住之後,在1644年6月前往巴奈特(Bernet)。當時我旅行經過許多地方,好些信徒想要和我聯絡;可是我怕見他們,因為他們並不真的持有他們所宣認的信仰。

  二、絕望的試煉

  當我在巴奈特時,一種叫我絕望的試煉向我襲擊。那時我看見了基督是怎樣遭受試煉;我自己真是在大患難中。有時我獨自在房中,有時繞院而等待神的指示。我不明白這些事為什麼會來到我身上。我深自反省,究問自己過去曾否如此,以後我想,可能是因為我斷絕了我的親人,對不起他們。

  這樣,我在追憶過去我所過的一切生活,檢討自己曾經做過什麼錯事沒有;試煉似乎越來越重,幾乎叫我絕望。但當撒但知道了牠對我所施的方法無效之時,牠又張下網羅,誘我犯罪,要以這方法使我絕望。這些事發生在我二十歲時,以後的幾年中情形無大改變,我仍處在嚴重患難中,只渴望能夠擺脫。我向好些牧師請教,希望得到安慰,但從他們我並沒有什麼得著。

  以後我從巴奈特前往倫敦,覓定住處。在那媥D遇了嚴重的痛苦患難。我訪問倫敦好些有名的信徒,發覺他們是一團漆黑,都在黑暗鎖鍊的捆綁之下。我有一位叔叔住在倫敦,他是位浸信會會友──當時浸信會頗多虔誠信徒;可是我無法把我的心意向他們表達,也不能參加他們的團體;因為不論年老年幼,我都看出他們的真面目。

  聖靈向他解釋聖經

  我出生地杜銳敦的牧師,名叫(Nathaniel Stephens)的。常來探望我,我也常去看他;另有一位牧師有時跟他同來,他們尊重我,願意聽我的意見。我也向他們提出問題,和他們互相討論。司提文士牧師曾問我基督為什麼在十字架上呼喊「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為什麼祂說,「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我告訴他,當時全人類的罪和他們的不義及邪惡都壓在祂身上,使祂受傷。從祂作為人的性質上說,祂將擔負眾罪,成為活祭;但從祂的神格上說,祂並不死。祂為眾人死,為每一個人親嘗死的滋味,祂是全世界罪惡的挽回祭。

  我這樣回答,在當時算是對基督蒙難的一種明的解釋。司提文士牧師認為那是很好和很完全的答案,是他從前所不曾聽到的。那時候他常在別人面前稱讚我;可是他往往把我平常的談話作為他主日講道的材料,這使我對他沒有好印象。司提文士牧師以後成為對我大施迫害的一個人。

  三、尋求傳道人幫助

  這以後,我又往見一位住在窩立克郡之曼斯特的年老牧師,和他討論關於灰心和誘惑之原因等問題,可是他對我的情形很不瞭解;他勸我吸煙斗和唱詩篇。煙草我不喜歡,而詩篇我也唱不出來,因為我不能唱。他要我再去看他,然後他要告訴我許多事;但當我去了的時候他很生氣,因為我前次說的話激怒了他。他把我的問題和我愁悶憂傷的事告訴他的僕人,並在婢女群中傳播著。這事使我非常的傷心,為什麼我把我的心事向這樣的一個人表達!這讓我看出「他們要安慰人,反叫人愁煩」,這又增加了我的苦悶。我又聽說在坦瓦斯地方有一位富有經驗的牧師。我走了七哩路去訪問他,卻發現他不過是一具空桶。我也風聞一位住在科芬德里的克拉多克醫生,也去拜訪他。我請教他關於灰心和誘惑的原因,和人之陷入於苦悶中的原因。他卻問我,誰是基督的父親和母親。我回答他馬利亞是基督的母親,而祂雖然被稱為約瑟的兒子;卻實在是神的兒子。說話的時候我們在他的花園堥奏菕A園中的小徑本來就很狹窄,當我轉身的時候無意中把腳踏在旁的花床上,這人暴跳如雷,好像他家堨═鶞獐豸l。我們所有的討論到此為止,我帶著憂傷的心回去,比未來之前更加沉重。我看出他們雖想安慰人,卻又叫人愁煩,對我不會有所幫助;因為他們不能了解我的處境。

  以後我往見另一位住在亞賽士敦的一位有名望的牧師。他原想給我一治療,為我放血,可是他們不能從我的手臂或頭部放出一滴血來。雖然他們都盡力嘗試。我的身體似乎已因憂傷愁悶而枯乾了,有時候實在難以忍受,寧願我沒有出生在這世上,或生來便瞎了眼睛,看不見這世上的一切罪惡;或者生下來耳聾,聽不見一切污穢或褻瀆神名的話。

  所謂聖誕節來到的時候,別人都在飲食狂歡,我卻挨戶探訪寡婦,給她們一點錢。有人請我參加婚禮時,我都拒絕了;等過去後我纔去訪問他們;如果他們是貧窮的,我就給他們一賙濟;我自己在經濟上無須連累別人,而且可以給需要的人些微幫助。

  貳、跟隨恩膏的教訓

  一、真信徒及傳道人的啟示

  約略在1646年年頭,當我到科芬德里去走進城門的時候,我內心忽然想到人們所說,所有的基督教徒包括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在內都是信徒;而主開啟了我的心,指示我說:如果他們都是信徒,那麼他們都是從神生的,出死入生;只有這樣的人才是真信徒;許多人都說他們是信徒,其實他們不是。另外有一次,當在某星期日早晨我在野外散步,主啟示我說:光有牛津或劍橋的教育並不足以使人成為基督的牧者,這話叫我心中疑惑,因為當時一般人確是如此相信。但主的啟示使我看清楚了一切,我滿足了,頌讚祂的良善。「牛津或劍橋的資格並不足以使人成為基督的牧者」,這一句話頗使司提文士牧師難堪;那對我是一種啟示,對牧師卻是一種打擊。

  因為我不願意和他們一道去聽牧師講道,處境益覺困難;我寧願獨自帶著聖經去野外或果園堨h。我質問他們:「使徒豈不是告訴信徒他們無須人教導,自有他們所受的恩膏能教導他們?」(約壹二27)雖然他們知道這是聖經中的話,而且是真實的,但他們仍因我之未能屈服,和他們一道去聽牧師講道而不悅。我認為真信徒必須具備另外的條件,也知道牛津或劍橋大學的教育並不足以使人成為基督的牧者。既然如此,我何必從他們?所以我不願意參加他們或其他宗派的團體;只求完全依賴主耶穌基督。

  二、神不住人手所造的殿

  另外有一次我得了啟示,那創造世界的神是不住人手所造的殿堂中。起初我覺得這話很新奇,因為牧師和一般人都把殿宇或禮拜堂稱為莊嚴的地方,聖所和神的殿。但是神明明白白的指示我,祂不住在這些人手所造的殿中,卻住在人的心中。因為使徒保羅和司提反都見證神並不居住在人手所造的殿中,甚至祂所命令建造的耶路撒冷殿也不例外,因為祂已結束了那預表的時代;唯獨祂的子民才是祂的殿,而祂住在他們當中。

  這一啟示是當我從田野走向某親戚家的時候得到的,我一進門他們就告訴我那位司提文士牧師已來過了,他告訴他們說道:他害怕見我,因為我在追隨新的亮光。我自覺可笑,知道神已經指示我關於他和他的弟兄們的事;可是我並沒有向親戚們說出,因為他們雖然比牧師更有眼光,但仍舊去聽他們講道,並且因為我不願同去而憂愁。但我把聖經中的話告訴他們,指出在心人中有所受的恩膏,足以教導他們,主必親自教導祂的子民(來一1)。

  關於啟示錄所記載的事我也曾得到重要的指示;當我提起這些事時,牧師們和信徒都說啟示錄是一本密封著的書,不願我加以討論。我告訴他們基督可以揭開書上的印,而這些事和我們是很靠近的;因為聖經中的書信是寫給古時的聖徒的,而《啟示錄》卻是討論將來的事。

  這事以後我遇著了一派人,他們主張女人是沒有靈魂的,並不比雌鵝高尚。我譴責他們的這種謬論,指出他們的錯誤,因為馬利亞明明說過:「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

  來到另外一個地方,我遇見了相信夢景的另一派人,我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不能分別夢的種類,必將陷入於混亂之中。因為有三種夢:事務繁雜使人多夢;魔鬼在黑暗中以夢誘人;還有就是神在夢中對人說話。這些人以後都明白了,終於成為朋友會的會友。

  三、在心靈黑夜中得聖經啟示

  雖然我曾得到了許多重要的啟示,可是嚴重的困難和誘惑也時常向我襲擊,所以白天的時候我盼望黑夜,黑夜時我盼望白天;我在患難中所得的啟示使我能夠像大衛所說說的:「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我所得的啟示替我解答了許多問題;也解答了聖經中的疑問;因為我得到許多關於聖經的啟示。當我在患難的時候,某一個困難也使我明白另一個困難的意義。

  四、與虔誠信徒相交

  約略在1647年年初,神的靈感動我,叫我前往德被郡(Derbyshire),在那媢J見許多熱心的朋友,和他們討論許多問題。以後又到畢克(Peak)地方,遇見更多熱心的朋友,也有些是虛幻狂妄的人。我的遊行也經過勒斯特郡的一些地方,從那媔i入諾定昂郡,途中曾遇見一些虔誠的信徒,有一個婦人名叫伊莉莎白胡敦(Elizabeth Hooton)最為虔誠。我和他們多次聚會討論。這一時期我內心仍極苦悶,常常處在嚴重的試煉中。

  我時常禁食,單獨在野外步行許多時候。又常身帶著聖經,獨自坐在寂靜的樹林中,一直到深夜;也常常在深夜懷著憂傷的心情獨自散步。當主的靈開始在我心中工作的這一時期,我實在是一個憂傷的人。
在這時期我從未參加任何宗教團體,只把自己奉獻給主,我斷絕了邪惡的友伴,離開了我的父母親人,隨著主的指引,像旅客一般到處遊行;所到之處,租用一間房子,停留時間的長短不定。我不敢在一個地方停留過久,因為無論是信徒非信徒,我都害怕與他們接觸,免得我這軟弱的年青人,因和他們來往多了而受不良影響。為著這緣故,我總是遠離他們,只求天上的智慧和從神來的知識,避免外界的影響,專務倚靠神。

  五、偶而有一些屬靈喜樂

  我的試練和痛苦雖然如此深重,可是也有中斷的時候,有些時候我會得到了一種屬靈的喜樂,好像在亞伯拉罕的胸懷一樣。

  我無法說明所受的痛苦是何等深重,也無法述說神在我痛苦中所賜的憐恤。當我在極大的痛苦之中時,神對我的靈魂所施永恆的慈愛是可稱頌的!當我的痛苦越重,祂的慈愛是越深。神啊,你使果園成為荒蕪之地,使荒蕪之地成為果園;你使人卑下,使人高升;你殺傷,你賜生命;榮耀的神阿,一切的尊榮都屬於你!聖靈所賜關於你的知識是生命,而屬肉體的知識是死亡(申上十二39)。

  一但有了屬肉體的知識時,遂產生自大自是之心,以不知為知。世界對於有關先知和使徒的話所知道的,都是屬肉體的知識;他們當中有些背離真道,離棄了先知和使徒們的真生命,只採取他們所說的話,即聖經的形式,而不是聖經的生命和靈性。因此這些人在混亂中過活,並為肉體安排,放縱私慾,並非以基督的能力和聖靈來成就祂的律法和命令。對於後者他們認為不能遵行,對於前者他們卻勇往直前。

  參、啟示基督是一切

  當我對他們和一切人都不再存希望之時,我就完全沒有外來的幫助,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噢!這時我就聽到一個聲音說:「有一耶穌基督,祂能滿足你的需要。」我的心因聽到聲音而歡喜跳動。

  以後主使我明白為何世界上沒有能夠滿足我的需要的;就是說要我把一切的榮耀歸於祂。因為人類都處在罪惡之下,在不信的黑暗中,正如我自己一樣;我們必須以那位用祂的光照亮我們,施恩典、信心和能力的主耶穌基督為大。所以當神動工的時候,誰能阻擾祂的作為呢?這是我從經驗所得知的(弗四15-16)。

  一、看見神無限的愛

  我倚賴主的願望越益增強,我更熱切的盼望只在神和基督堶情A不藉任何人或任何作品的幫助而得的純潔知識。因為我雖然讀那講論基督和神的聖經,但我之得以認識祂,是由於啟示,是按照那有開啟鑰匙的祂所安排,按照生命之父以祂的靈吸引我歸向於祂的愛子的程度。以後神慈祥地引領我,讓我看到祂的愛,這愛是無窮無盡的,永恆的,超越凡人所具有的,或從歷史書所能得到的所有知識。而這愛又叫我看清楚自己在還沒有得到祂以前的真面目。

  我怕接觸所有的有伴,因為由於神的愛,我既看見了自己,也看清了他們。我沒有和任何人來往、不論是牧師、信徒或自立派的人,只和基督交通;祂有鑰匙,祂為我開啟光明和生命之門。我怕見一切俗世論客,不願聽他們的議論,因為我從他們看到的無非是腐敗,以及在腐敗重壓之下的生命。

  二、信心的絕望

  當我深深陷入於黑暗中的時候,我不能相信有一天我可以克服它;我的愁煩苦痛和試煉誘惑是那麼的深重,使我相信我必歸於絕望。但當基督指示我祂也受到同一魔鬼試探,祂如何戰勝魔鬼,擊打牠的頭;藉著祂以及祂的能力、光輝、恩典和聖靈,我亦必能克制惡魔,我對祂就有完全信賴。所以當我處在黑暗中,既無希望又沒信心的時候,是祂給我啟示。祂既光照我,就賜給我信仰的亮光和盼望,就是那啟示在我心堛睿╮F祂賜給我祂的聖靈和恩典,叫我在軟弱和跌倒之時找到滿足。這樣當我陷入於最深刻的痛苦及試煉中,主以祂的仁慈保守我。

  我原來有兩種願望;其一為倚賴人,從人的方面求取幫助和力量;另一個是倚賴神──那位創造主,和祂的兒子耶穌基督;我看出這個世界不能給我有任何益處。縱使我有了帝王的享受,這一切也都是虛空的;因為除了神藉著祂自己的能力外,沒有其他力量可以給我安慰。另有一次我看見神的大愛,心中充滿著對這無窮之愛的頌讚。(續)

註:若有心看全文請參看《嚮往聖潔所遺落的十字架》網頁:
www.hallvworthington.com/chinese/trad/tc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