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基督徒生命的呼吸

亞瑟馬太

  1970年代的詩歌,很像孟雅各(James Montgomery)在他的禱告讚美詩中,把禱告描寫為「基督徒生命的呼吸」,今日的禱告與聖經及上帝百姓的傳記中那種健康的禱告相比,只是一個病態的、純粹寫實的漫畫而已。

  在僳僳族的富能仁(Fraser)尚未創造宣教士禱告信這個觀念時,還是常常用到這種方法,且從中得到益處。他的價值系統把禱告勇士那一小群人,放在名單上方,他在薩爾溫上河流域(upper Salween River)多山的荒野地區之中工作,這小群人是上帝有效地獲得成果的器皿,甚至雖然他是直接與當地人民接觸的宣教士,他的地位仍然低於那些禱告勇士。當他這樣看禱告時,優先要作的工作,就是收集資料,定期地遞送給在本國能夠藉著禱告使這件事獲勝的人,結果證明他的眼光正確。時至今日,反應遲緩、被撒但捆綁的整個僳僳族村落,突然間對福音熱心起來,他們在燒毀物神的事上尋求他的幫助,並要求他教導他們真理。【註】

  我們現在來看保羅的情形,就可以證明這個因果關係。腓立比基督徒「生命的呼吸」,在一個不可能的情況下帶來完全的改變。他們懇求的管道──「因為我知道,這事藉你們的禱告和耶穌基督之靈的供應」,(腓一19)使保羅得到極大的幫助。他被關在羅馬監獄時,終身的願望和戰略計劃的目標城市在那堜O?必定是透過他在腓立比教會堛漯B友們的禱告,使得外表的不幸轉為祝福。

  這個囚犯確信腓立比基督徒的代禱,會帶來強烈的拯救浪潮,席捲執政官守衛的軍隊嗎?是的,他確信這點,他堅定地說:「我知道,藉著你們的禱告,將使我獲救。」

  這位宣教士已經為他的支援伙伴預備他們所期待的沉重宣教方式,他的信上寫著:「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戰爭,……」,「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我們禱告,上帝會給我們開一個說話的門,……」(弗六12、18、19)在他靈堸n發出來的這些強烈、迫切、熱烈的話語,生動地顯示一連串競爭、掙扎的痛苦、強烈的勞苦、奮鬥──這些事形成了他教導各教會禱告的支柱。

  今日的教會似乎太過看重在直接有接觸的地方行動的果效,這樣作就是隱藏並輕視禱告在爭戰中優先的地位。這個不平衡太過明顯,以致於無法掩飾,仔細看看你的家,及你熟知的教會所發生的事吧!

  婦女服事小組聚會,是否成為比禱告會更大的事呢?弟兄們的早餐會又如何呢?有多少定期參加禱告會的人,熱心地為教會在社區中擴展傳福音的事禱告呢?整個教會生活中,用在專題、活動、及服事上的時間和興趣,與用在禱告上的時間之間有什麼樣的分別呢?如果一個非基督徒要參加我們教會的禱告會,他得到的印象,會是一個只關心彼此的病痛,互通舒適與否的團體嗎?或者,他看到我們是一個充滿活力、關心失喪靈魂得救問題的團體嗎?

  我不能不驚訝於「生命的呼吸」所帶來的事,這不是我們今日所喪失的嗎?我們不是發現各種卓越的技巧仍然毫無能力製造正確果效嗎?我相信要使上帝的事工更強、更快地開展,絕不能與那些充滿著保羅熱切禱告之靈的禱告勇士分開。

  用來恢復平衡,給予禱告優先、正確地位的方法是什麼呢?

  • 我們需要紀律、這個紀律要求我們檢討一下今日生活中的每一層面,如看電視、打電話、赴宴會、娛樂、甚至參加教會活動所花的時間。
  • 我們需要犧牲一些大家所缺乏、也會浪費的「時間」。
  • 我們需要有深切的渴望,以致保羅屬靈摔跤的強度,可以在我切望上帝的目標及我的禱告中加倍。

  有了這種精神,並有了具備資格教導這種禱告的傳道人,(可惜他們似乎愈來愈少了)我們就會開始達到不可能的目標,並奪回「基督徒生命的呼吸」。【註二】

  【註一】:富能仁新傳「山雨」(James O. Fraser)他在雲南山區建立了一個屬靈的教會。
  【註二】:教會與福音的復興是建立在強有力的禱告上,包括個人及團體的禱告。

譯自:為爭戰而生(Born for the Battle-R. Arthur Math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