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在基督媮p合而結果子

蓋恩夫人

  神已將我與你在祂的性情媮p合為一。如果在你這一邊將所有的攔阻都除去,你就要看見這神聖的聯合。保羅說:「我們有不少的師傅,但為父的只有一位。」父和我們聯合,是因祂將祂自己的性情分賜給我們。從這一種「交通祂的自己給人」就產生我們屬靈的父親,我們也能將受於祂的生命與能力交通給別人。我們不能常常覺得這能力如何分給別人,幫助別人。在有的人身上是明顯的,而有的不頂明顯。這一個是因接受的人的情形而異的。一切屬靈的恩典與恩賜,有的是更明顯更能覺得的,有的是更屬靈更堶惜ㄓj覺得的,都是因接受的能力而有所不同的。

  當我與你在一塊兒的時候,不過只有一種簡單,看不出的東西,從我這一邊傳達到你那堙C所以你看不見是什麼顯著的果效,這果效並不大,因為你的情形不能接受頂多。並且常常被你的說話打斷了,以致恩典在我這邊游移不前。如果我們有一個長的時間相處而無打叉的事,你就要看見更顯著果效了。這是神的旨意,在我們兩個人中間該有一種完全的心、魂、與思想的交換──就是一種屬靈的交流。當新造在基督堻Q建立之後是該有的。現在,我和你所發生的關係,好像進入大海的一條河,帶著一條小的河共同失去在大海堣@般(腓二1-3)。

  這個真理──是叫屬神的人多結果子的,是藉此交通神的恩典的。──雖然遭人反對,卻是真理。這一種屬靈的交流,好像海流的漲落一般,是天上神靈的秘密,他們高級的神靈,藉此交通給低級的神靈,同等的天使,也有這一種交通。

  在永世的堶情A聖父、聖子將祂們交通給聖徒、天使以及他們彼此間的交通,要成為他們祝福的源頭。神創造人的目的,是要與人交通,就是要將祂「自己」交通給人。祂不能創造比像祂自己更大的東西,天使與聖徒的榮耀,就是神返照的榮光。

  聖徒如果沒有這二種的特質──結果子與互相交通──神的榮光,就無法從他們身上返照出來。今生一切的完全,是根據於天上的完全。人若不像天上的父那樣完全,就沒有一個人是完全的。(人能完全,是因為有分於祂的性情。)(弗三18、四16)

  耶穌基督是我們的父,我們是藉著祂而生的,這生命的性情是永遠的和祂自己一樣,祂將祂的肉給我們吃,就是將祂的自己交通給我們,使我們的生命得著滋養,或者說祂將祂的自己產生在我們堶情C這永生之道,就是人不死的生命。

摘自:蓋恩夫人的信
(Madame Guyon –The Letter of Madame Guy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