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賓路易師母

  假冒的罪

  邪靈能藉假冒生活中惡性情的表現而假冒罪,成熟的信徒應當知道,究竟這表現是從舊天性出來的罪,或是邪靈的表現。邪靈是要欺騙信徒,讓他們認為那些從它們來的是出於信徒自己,因為在不知不覺中給予它們進入權,故而接受了任何從邪靈來的罪之意念,還誤認為是自己的。當信徒認識十字架與他們對罪已死的地位,並且在意誌上實行上不畏縮地拒絕所有知道的罪,如果有“罪的表現”發生,他應當立刻對之采一中立地位,直到他知道其來源,因如果他說是從自己出來的罪而實在不是,他就相信了謊話;如果他承認了這不是自己的罪,而讓仇敵的勢力進入,這勢力就會來驅他陷入他所“承認”的罪中,許多信徒就是這樣的被困在所謂“易犯的罪”中,他們相信是他們的罪,但“向神承認”了也不能脫離。如果他們查究其正確的原因,就能找到因由,才能辨認出這些事實原不屬於自己,並沒有“隱藏了罪”的危機,因無論是何種光景,信徒心中都是希望脫離這罪,不再忍受其麻煩。

  假冒的自責和假冒的幻想

  信徒尖銳地意識到他所恨惡和厭煩的“自我”,但他從未脫離自責、自控和自我失望的黑影,甚至專一聯於基督的死也不能得釋放;或者有一種“自信”不斷推動他落到一些使他羞辱失望的境地。這假人格包圍住堶悸滲u人。然而很少人知道這“假冒的自責”之可能性,但在眾多神兒女中,這確是真正不愉快的事實。

  信徒的心思被這些關於他自己的印象所包圍,他以為具有“活潑的想像力”,或甚至以為是神的異象,自己蒙了神的恩典,特別是當異象是關乎“神的大計劃”,或關於神將要行事的“大異象”!這是以他自己為中心,他是這工作的“特選器皿”!【註】

  許多已過的關乎“復興”的“計劃”和“運動”都是具有這種特點。從“啟示”而來的計劃,結果不過得著少數被網羅住的。在這類的“復興”中,人們離開了他們正常的蒙召,而去跟從一種“為神開創功業”的虛幻啟示,籌算了世界性的計劃,但幾個月內就消散了。這些被騙信徒變成過度極端的虔誠,過分的熱心使他們除了超然領域外,什?也看不見,失去了應付生活上各方面的智慧。所有這些都是邪靈假冒來欺騙信徒,進入他們心思和想像力的大腦神經系統中。

  撒但自己的假冒

  當撒但迫使一個人,不主動或禱告以免違反它心意之事時,它就會假冒成它自己。有時它表面上似乎攻擊自己,只不過是為了掩飾它去達到完全被附受害者的手段,或取得它知道如何得著的更大利益。“懼怕鬼”可以看作從鬼而來,為了通行它的計劃來攔阻神的工作。這種特點是害怕聽到關於鬼和它的作為,心思關閉了關於聖經邪惡勢力的真理,而成為被動的死寂。提起它的名就懼怕,使信徒不能明白關於它的事實。當那些渴求真理的,又被灌註以邪靈臨近的“矛盾”、“疑於雲”、“阻塞”、“黑暗”等等印象,直到他們失去在神之光中的明亮。

  欺騙者努力使神兒女相信它的不存在,以及建議說,只需要單單認識神、聽從神,就能防備仇敵任何的勢力。或恰恰相反,使被騙的信徒看見每一處都是撒但的模仿,以致更深地被騙。

  超然的異象和表顯,是邪靈有效的通路,藉此得著在心思或身體中的立足點,特別是當信徒倚靠和引述這些經歷比神的話語更多。因為邪靈的目的是破壞以神的話語作為生活的根基。經節雖然也會被引用,但只是用以證實經歷,加強對超然表顯的信心,而非對神。這種暗中轉移對神話語的信心,成為對超然表顯的信心,並認為其更可靠。這是惡者的詭計,有經歷的聖徒,極易從被騙信徒中辨認出來。

  假冒的異象

  當邪靈能夠給予異象,就證明它們已經從那人得著地位,無論那人是否基督徒或不信者。那地位不需要是罪,而只要是一種被動的狀態,例如心思、想像力、或其他官能的死寂。這種用被動的“死寂”狀態來得著超然表顯,是那些通靈術者,巫媒、看水晶球者和天眼通術士等類之人所通曉的,他們知道如果心思中有些微動作,就立刻破壞“天眼通”的狀態。

  信徒如果不知道這些主要的原則,就會無意中滿足了邪靈在他身上作工的條件,因為對神事物的錯誤概念以致無知地引起被動狀態。他們會:

  (一)在禱告之時陷在被動的精神狀態中,以為等候神。
  (二)故意使心思停止活動乃是為了得著一些他們相信出乎神的超然表顯。
  (三)在日常生活中實行一種被動的態度,他們以為是順服神的旨意。
  (四)努力去帶進一種除滅自我的狀態,沒有願望、需要、盼望和計劃,他們認為是完全對神降服,他們的意誌已經失去在神堶情C

  信徒無知地形成巫媒狀態

  信徒不知不覺地形成了巫媒狀態,讓邪靈大得利益。邪靈小心地行事,避免作任何活動使他的眼睛睜開,保持在他無疑問地接受的範圍中。它們會假冒主耶穌,用一特別方式向他出現,對某人是“新郎”,對某人是坐在寶座上,是在大榮耀中來臨。它們並且會假冒信徒親人中的死者,因為它們在那死者生活時觀看過,知道他的一切,故它們可以給予極多“證據”來欺騙信徒。

  異象可以出自三種來源:

  (一) 從神來的;
  (二) 人的幻像和病中的幻覺;
  (三) 從撒但來的虛假的。

  從邪靈來的異象,也包括從外面超然進入心思和想像中的任何事物。例如“未來”的可怕景象、閃電般射入的發光的經文;“運動”廣傳的“異象”,所有都是假冒聖靈和想像力正常健康的活動。教會就是這樣常因信徒倚據一些“經文”來決定事物,而不是根據神話語的正誤原則,導致分裂。

  察驗異象的來源

  除因疾病而來的“異象”外,要辨別異象是屬神或撒但,需倚靠對神話語及神在他兒女中的作為的基本原則之認識。簡述如下:

  (一)任何形式的超然“異象”,如果需要精神死寂的狀態,或當信徒在這種形態中來臨的,都不能說是出於神。

  (二)所有聖靈的榮耀異象,都是在心思完全運用,每一官能清醒明白時賜下的。與邪靈作工所需狀態剛剛相反。

  (三)所有從神來的都與聖經所表明的神作為的定律相合:但如“普世性運動”中眾多的人集合,與基督教會生長定律不調和:

  (1)麥子(約十二24)
  (2)基督十架之律(賽五十三10)
  (3)基督的經歷
  (4)保羅的經歷(林前四6、13)
  (5)小群(路十二32)
  (6)末世的預言(提前四1、3、六20)

  許多信徒離開了他的“麥子生長”的道路,被撒但的“普世”得人的異象所擄去,撒但兇恨地不住的敵對耶穌基督的真果子,這些果子因與主耶穌聯合,將要打破毒蛇的頭。魔鬼的目的是要延遲神聖種子的誕生和長大。(約三35、賽六10)為此,它會助長任何信徒表面工作,知道不會摸它的國,也不會促進基督要得勝的種子完全長成到寶座生命。

  信徒在這世代結束之時的安全道路,是以堅定的信心,用聖經話語作聖靈的劍,刺開所有黑暗勢力的阻擋和詭計,一直堅持到底。

  夢的假冒

  所有的夢和異象都可以根據它們的來源而分成三類:

  (一) 神的,
  (二) 人的,
  (三) 鬼的。

  辨認是根據那人的情景和神與鬼的作為之不同原則。

  如果那人是有任何程度的被附,就在晚上的夢都不能肯定說是出乎天然原因或“神的交通”,而不過是白天心思中的“異象”在晚上出現,都是邪靈的假冒。

  頭腦的被動是邪靈攙入心思的重要條件。晚上頭腦是被動的,當白天心思的活動攔阻它們,但晚上睡眠的被動狀態中它們大有機會。

  信徒正在對抗被附,要重新得著他們精神官能的正常活動時,可以“拒絕”這些邪靈在晚上的顯現,如同拒絕它們在白天的作為一樣肯定,那?到了時候會發現它們完全停止。

  那些在信徒正常情景中發生的夢,如果:

  (一) 沒有“被附”,

  (二) 當那些天然的原因真正存在,而並不是作為邪靈對它們的工作之掩飾時,就可認作是天然的。除了人的光景以外,分辨夢的來源之原則是:

  (1) 屬神的,藉夢的意義和特別的價值,(創三十七5-7、太一20、二12)作夢者保持正常、安舒、寧靜、有理性、有開明清醒的心思。

  (2) 屬邪靈的“奧秘的”、昏昧的、虛空的、愚蠢的、使那人驕傲、迷惑、混亂和無理性。

  邪靈在晚上的呈現,通常引起早晨心思的遲鈍和靈的沈重。邪靈藉心思在睡眠中的被動來影響全人,使睡眠不恢復疲勞。正常的睡眠更新和加力給官能與整個系統。大部分的失眠都是邪靈造成,藉那人的工作過度狀態來掩飾它們的攻擊。

  已經對超然世界敞開的信徒,應當特別用禱告來保衛睡眠,堅決抵擋邪靈在這方面的任何潛入。

  許多人說“主叫醒我”,相信在半清醒狀態中的“啟示”,當心思和意誌只是半靈活地去辨認所給予他們的“引導”和“啟示”。讓這些信徒去註意他們順服這“夜晚”啟示的結果,他們就會發現仇敵欺騙工作的痕跡,而他們的信心常是根據晨更所得的奇妙的經歷,或者相反地被邪靈明顯的控告、建議、攻擊和爭戰所動搖,而不是智慧地信靠不改變的神對屬他的人是慈愛和誠實的。

  所有仇敵在晚上的工作都是可停止的,只要認識是它的而堅決地奉主名拒絕,並推翻所有以前因這類作為而交出的地位。(完)

摘自:聖徒的爭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