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治服老我(二)
∼約書亞戰勝三十一個王∼

宣 信


   (五)求己榮

  這與前面自滿是正相反的。“求己榮”是求別人的贊成,而不是自己以為滿足。他可能在自己眼中看為微小。卻因此要在別人眼中討到喜悅。尊貴的婦人,不賴自己的打扮求地位,她們平時的裝飾是很簡單的。社會上的一些明星蜂蝶們因為沒有真正偉大的尊貴,才用許多美麗的裝飾,來使人註目。自求榮耀好像是小肥皂泡,因自己本來是小的,而希望吹大一樣。虛華的婦女,若是就其原本的大小看她,就沒有比她更小的了。

  真正奉獻了的人,他否認這一切,他是隨時感覺到自己的無能,知道他是因完全依賴神,才得到一切所有的。所以他以神的美麗蔽臉,披帶他公義的袍子,常在他懷中說到:“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C”

   (六)自恃

  這是自恃生活中一種依賴自己的智慧,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公義的信心,就是西門彼得也上了他的當。“眾人雖然為你的緣故跌倒,我卻永不跌倒”,這就是自恃的人,他深信他自己的意見是對的,他依靠自己的見解;他藐視那些說尋求神指示和聖靈感動的人。若要在基督埵酗O量,這樣的心意也必死掉。自恃的人,必須先走上失敗的路,對於自己破產了,才能如同彼得學會依靠神。或者像雅各傷了腿上的筋,才依靠神的力量往前走。

   (七)自覺過敏

  這是一種常常想到自己的心。自己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是過份的思想。一切的思想與感覺都含有畏懼,或怕羞。甚至對自己的身體各部亦有過敏的感覺。時時註意自己的呼吸,自己的脈搏,自己的熱度,自己的衛生,時常抱著憂愁的狀態,一切的自然性都失掉了。好像自己帶上鎖練,步步拉著向前行走,這是何等可怕的捆綁。神要我們有小孩子的自由,他的舉動是沒有思慮的,是完全美麗的自由。神不要我們看見我們面目上的光,不要我們感覺到我們聖潔的動作,不要我們註意每一次的獻祭服務。他要我們看見他的時候,可以向我們說:“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我渴了你們給我喝。”神要我們那樣無我的回答說:“我們什?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我們怎樣能夠脫離自己註意自己的性情呢?就是要進入更高的感覺,時時感覺有主的同在,就是有了超過自己的目的,為神為別人生活,時時感覺他在我們堶惇△菕A也是為我們活著。這樣就有了最美最甘甜的動機。

   (八)自覺自己重要

  這是一種可厭的毛病,而且是很普遍的。有人在自己的態度和行為上,甚至在街上行走,都顯出這樣的毛病來。看見他們的時候,似乎使人要冒昧的向他們追問:“先生!對不起,你果然是一位有名的大人物嗎?”這樣的態度並不與真正的偉大並行,就是在許多普通的人物身上,也能顯露,因為他們缺少真的尊貴,於是裝模作樣添上許多人為的矯偽。這乃是真誠的基徒所厭煩的。人有了聖潔謙讓的心就必在自己的態度上顯露出來。真的謙卑並不是時時想著自己缺點,乃是完全不想自己的。熟了的麥穗,是按照自己的重量垂下頭來。

   (九)自賤

  有人非常的感覺到自己的缺點和無力甚至使他們不能工作,他們怕刊登自己的名字,若請他們坐在講臺上,他們就面紅耳赤的退避,若請他們為主作一件事;他總是推辭自己無能為力,處處都是自己。一個誠實順服的心,可使一個人成為無名的,不感覺到自己,他的名字已經奉獻給基督了,他若要用就讓他拿去用。或美名或惡名,他不介意;他沒有才幹作工,但基督要用他,他就完全依賴基督的裝備和供給,勇敢的去做。因為一切的力量,都是由神而來的。

   (十)自辯

  這就是為自己的權利隨時辯白的老我,若有人得罪了他,他就馬上去報復,他總是隨時向人討自己所應得的恭敬,雖然不多要求,但總是為自己爭權利。他對於自己沒有過高的觀念,他不要求人過份的誇獎他,但是在他自己所以為應該得的,他總是要人給他,這樣的利己心,還是大眾所欽佩的,也是經常所有的,但是這與耶穌基督的心正好是相反。主耶穌既是道成肉身,就是否認自己一切的權利。他是與神同等,卻不以這事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神若要把你帶到這一個地步,他可以很容易的使你虛己,拿去一切的名譽,還有許多人也必等著幫你的忙,但是最好像主耶穌一樣自己卑微,不等別人使我們卑微,主耶穌謙卑的精意,就是他將天上,一切的權利都獻上了,他來到世界也將世界上一切的權利都獻上了,他一生的目的,就是獻上一切,甚至獻上了他的性命。

  你若沒有獻上自己,所最喜愛的權利,那?你就還沒有開始走那奉獻的路,你當將你的權利放在他的手中如同榮耀的投資。你每奉獻一件,他就為你記在賬上,等到末了,可以連本帶利付給你。許多的益處在今生可以享受了,但是最大的享受,就是在永遠的榮耀堙C我相信我現在在生活和工作上所享受的福氣,大多數是因為人論我所說的壞話,也是因為神叫我樂意的讓他們這樣說:“由他咒罵吧,因為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因我今日被這人咒罵就施恩與我。”(撒下十六11、12)

   (十一)敏感

  這是一種最痛苦的利己心情。當我在印度的時候,我拾到一根很美麗蔓延在地上的細藤,我以為將它夾在我的記事本中,是很可愛的。我把它拿起來的時候,忽然葉子都不見了,手中只剩下一根細藤。那藤子是很硬的,我就自言自語說:“我的小植物到那堨h了呢?”我往地下看,那些別的枝子都是滿有它們的葉子,我更詳細的看手中所拿的一條,它就是我從地上拾起來的,但是那一些葉子都合起來了,緊緊的貼在那一條枝上,我彎腰用手摸那些在地上的葉子,它們也就一樣的不見了。我就說:“唉!這小植物實在是過份的敏感了。”我就回想到一些人,他們原來笑顏逐開,但是遇到了什?事情是他們所不愛的,使他們謙卑了,他們馬上就辯論,成了枯乾無生命的硬條,沒有人願意與他們來往了;他們好像忽然變成了埃及國的乾屍,可以放在玻璃櫃中了,這是為什?原因呢?完全是因為老我。“愛你律法的人,大得平安,什?都不能使他們絆腳。”願主將我們帶到這一個地步,並將我們保留在這堙A屬靈的生活,可以到那無我的地步。主基督教我合一到了這一個地步,“那惡者也就無法相害”。

   (十二)自觀

  有人只知道從自己的立場往外看,他們總關心任何事物對他們有什?影響。你當然看見了你的一方面,但你若肯看你弟兄那一面,若肯相信另外還有一方面的理由,就必減少無數的刺激,並別人無數的誤會。“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要把自己放在弟兄的立場上,要思想他的環境,看法。你若有他的情緒,他的眼光,若站在他的立場,你便有如何的思想呢?你就必希奇你的看法是怎樣的改變了。這不過是無我聖潔上的初步。

   (十三)內觀

  過份的自省,也是一種老我的表現,可以使我們靈中受大痛苦,吃大虧。有正當的自省,也有錯誤的自省,只有神可以真正的鑒察我們。我們自己去省察自己,就很容易的在那老我的墳墓堶情A中了他的臭毒。就是保羅也曾說:“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得因此稱義,但判斷我的乃是主。”(林前四3-4)讓我們誠實的將我們的事交托給神說:“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堶惘酗?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一三九23-24)讓我們如此行在主堙A依靠他,求他將我們當看見的,叫我們看清楚,誠心的相信。“若在什?事上存別樣的心,神也必如此指示”我們。(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