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赫仁護特的教會生活與禱告

  在1722年,辛生鐸夫繼承了祖業,就買下伯佛爾斯杜夫(Berthelsdorf)莊園,並在當地的路德會中安置了“敬虔”傳道人,在那一年他遇見了一位基斯強.大衛,說服了年輕的伯爵關於在摩拉維亞受逼迫的新教徒。這群摩拉維亞人,也被稱為“合一弟兄”Unitas Fratrum,是約翰赫斯(John Huss)在波希米亞(Bohemia)的剩余信徒,自1600年代以來,這些聖徒就不斷的在天主教君王的手下受逼迫,辛生鐸夫提供他的土地作他們的收容所。基斯強.大衛回到波希米亞,把許多人帶到辛生鐸夫的莊園,形成了赫仁護特(Herrnhut)社區,赫仁護特翻譯出來,就是“神的守望”。這社區很快的就增長到三百人左右,但是,由於剛成型的社區中有紛爭和緊張,辛生鐸夫放棄了他法院的席位,而住在弟兄之中成為領袖,設立社區的法規。

  百年禱告聚會和後續的宣教

  1727年5月,移居赫仁護特的人采納了那些章程。同年夏天,辛生鐸夫在捷丹的一個圖書館塈鋮鴗@本摩拉維亞弟兄們的書──銳特規章。經查考發現,早期摩拉維亞教會的規章與赫仁護特最近所采納的極為相似,由此他看出神的手在安排萬事。辛生鐸夫回到赫仁護特後,召集了一次特別擘餅聚會,當會眾屈膝禱告時,他便在主面前公開承認自己的罪,眾人也隨著祈禱,這時聖靈就如聖膏油般流淌。以下是幾位弟兄記述當日(8月13日)的情形:

  基斯強大衛寫道:“我們雖分別從天主教、路德會、改革宗、分離派等各宗各派而來,但卻能溶合為一,這真是個神跡。”

  大衛尼赤曼說:“從那時起,赫仁護特便成了基督活的會幕。”施旁恩伯說:“我們被聖靈同浸在愛。”

  辛生鐸夫總結說:“那天(8月13日),聖靈澆灌在會眾中;那天乃是『赫仁護特的五旬節』。”

  甚至到了晚上,赫仁護特仍顯出神帳幕的光景。所有十六到六十歲的男丁,都在指定的時間守夜,不分尊卑,無一例外。辛生鐸夫寫了一首詩,是給守夜者用以彼此問好的:

  白晝將近夜漸逝,晨星之光照我心,
  誰接這日於二時,並歸尊貴白晝主。
  童女五人五時去,余下五人進婚筵,
  六時過後自由去,人人皆作守望者。

  辛生鐸夫童年時常向祖母傾心吐意,無所不談。當他遇到事情,良心不安時,便與祖母一同禱告,這樣的交通叫他畢生難忘。他覺得赫仁護特的信徒,彼此的關系也該有同樣的情形。因此他按性別、年齡和婚姻狀況,把他們分成小組,各人來在一起聚會、受訓並一同做工。為此辛生鐸夫有如下記述:

  “每組所分的人數雖不多,但都奉主的名聚集,主也與他們同在。他們的交談,出自內心,確無保留,有如赤子坦誠相向。他們又在主堜憐馴璁哄A互相照顧,誠懇守秘,不斷交往,叫各人大得幫助。這樣的小組應慎防松懈,一旦滋生懶散之心,各人應感羞愧,並應改過。”

  “按著他們的性別,每組均有一位弟兄或姊妹受托照顧其余的人。當聚集的時候,他們同讀叫人得造就的書刊、唱詩、禱告或彼此交通。……

  辛生鐸夫也盼望藉這些小組,幫助弟兄姊妹運用主給他們的恩賜和才能。

  “沒有一個人不因別人從主領受了恩賜和恩惠而獲益。他們各人都以自己所得的叫別人得幫助。”

  後來,這些小組組員成了服事主的種子,有些更成為傳教士。

  各種聚會

  赫仁護特教會有各種不同的聚會。辛生鐸夫寶貝個人與主交通,同時也看重聖徒的聚會。他信聖經所說的:一個奉獻歸主的人,不能僅滿足於個人的禱告、讀經、唱詩和與別人交通,還要運用神所給的恩賜來建造基督的教會。

  他們每天最少有三次全體聚會。第一次聚會開始於清晨四時(冬天則開始於五時)。另外兩次則分別在早上和晚上八時。他們一同禱告、讀經、贊美,也有為兒童、老年人和病人另設聚會。他們每天開始於唱詩,也結束於唱詩。

  每逢主日,從早上五時到晚上九時,都能聽見他們贊美的聲音,直到青年人繞著花園唱詩遊行時,一天的贊美才告結束。除此以外,他們還有擘餅聚會,偶而也實行彼此洗腳。

  外人風聞他們在赫仁護特的光景,都被吸引前往參加他們的聚會。為此辛生鐸夫就把主日下午劃分出來,讓會眾與訪客見面,向這些人見證主在他們中間所作的事。許多尋求真理的人,不以別人的報導為滿足,卻願照主耶穌所說“你來看”的訓誨,親臨赫仁護特參觀訪問。

  唱詩是他們教會生活最主要的活動:

  “無論是在陸上或海上,甚至遍及摩拉維亞弟兄們所到之處,時時處處都能聽他們熱情洋溢的歌聲樂韻。他們抓住每一個唱詩的機會;收割的農夫有自己的詩歌,守夜者也在當值時唱詩……。倘有外遊者歸來,或收到在外地傳道者的信件,他們常即興撰寫詩歌,以示慶祝。辛生鐸夫很欣賞自己在赫仁護特所創辦的詩歌班,他們從每次所唱的許多詩歌媬鴷X幾節來,自然就成為晚上繼續聚會的主題。他們又培養背唱的習慣,因為辛生鐸夫認為惟有背唱最能發表個人的經歷。”

  不斷禱告

  同時赫仁護特教會還恢復了愛筵,像早期教會所實行的那樣。某主日在伯佛爾斯杜夫擘餅聚會後,會眾在歸途中自動分成七組,到達赫仁護特後,辛生鐸夫把廚房堛滬鼓咫懇髡U組,使他們能繼續交通。從此,他們便經常有愛筵。愛筵時弟兄姊妹不是單為著吃喝,乃是為著重溫從主所領受的經歷,或更新向主所許的願。

  伯爵特別喜歡和一些與主密切交通的信徒一同聚會,他對他們的情況和心誌都非常了解。伯爵的本意是希望他們能在神面前同心、同靈的贊美、感謝和禱告。他們既有同一個意念,主就給他們看見並嘗到他的美善,好使其他聖徒也得著鼓勵,對主更加熱心,更加認真。

  此外他們還有一個不間斷的禱告聚會。這個聚會開始於1727年8月28日,每天二十四小時接續不斷,直到1827年止,為期一百年之久,而英國的普堶T斯弟兄們正是1827年開始聚會的。不間斷的禱告聚會是這樣開始的,起初,有二十四位弟兄姊妹決意琱[、持續不斷地禱告,從第一天午夜到第二天午夜,一個接一個,或日間或晚上,每人每天花一小時與主交通;為基督的教會和會眾祈求。以後禱告的人數逐漸增加,代禱的範圍也愈來愈廣,禱告的內容包括為教會、小組、個人、傳教士,也包括地方官員,甚至還為全人類代禱。他們從早到晚在主面前不住的祈求,總不停止。

  在赫仁護特沒有狹隘的教區觀念。他們在“禱告日”或“會眾日”聚在一起,聆聽從世界各處弟兄姊妹寄來的通訊,其中有本地或外地的巡回布道者和傳教士的消息。

  他們也有喪事聚會,但會中並沒有憂愁悲哀,反而同唱得勝凱歌。他們還有“每日箴言”,最初是由辛生鐸夫撰寫,從1728年 5月3日開始,每天一段。那天的箴言是:

  愛使他離開天庭,愛叫他離棄寶座,
  為愛我們獻上愛,再以他愛來澆灌。

  移居外地的摩拉維亞信徒多半是從赫仁護特出去的。他們常常兩個兩個的,周遊歐洲各地,尋找看法相同、渴望主的子民合一的信徒與他們建立友誼。摩拉維亞弟兄們在所到之處設立公開的聚會,各人在會中無拘束,單純、喜樂的在主堨瘜q。聚會中不準講怪異的神學,以免造成分裂。

  辛生鐸夫說:“他們只應唱詩、禱告和交通。凡談到經歷基督以外的事,都是有害的。”

  詩 歌

  辛生鐸夫和他的同工們,對後世作出不少貢獻,其中一項就是他們的詩歌和美詩集。

  “即使在德國,辛生鐸夫在寫作詩歌者之中的地位也是至為崇高。從馬丁路德以來,德國有很多人創作聖詩,並且收獲豐碩。”

  辛生鐸夫所寫的最受傳頌的一首詩歌,就是《耶穌的寶血和公義》。

  “這首詩最流行的譯本(節譯本,原本相當長),是衛斯理兄弟所翻的。他們兩位曾譯過十七、十八世紀很多優美的德文聖詩,由於翻得好,所以使基督的教會非常得益,教會在這方面欠了他們的債。十七、十八世紀德國唱詩之風甚盛,致使傑出的作詩者靈感泉湧,摩拉維亞弟兄們率先感激他們,並沒有因為那是當時的風氣而稍加輕視。”

  摩拉維亞弟兄們的詩歌對衛斯理兩兄弟很有啟發,尤其查理衛斯理為然,他繼而寫了很多詩歌。

  路易斯提到詩歌在摩拉維亞弟兄中有重要的地位:

  “詩歌不僅可用於敬拜,更是教導、傳道、安慰、警誡、鼓勵和教會合一的重要憑藉。”

  辛生鐸夫曾說:“在我們的短詩堛滷訄V,比在散文中的更多。”

  摩拉維亞弟兄們在1733年曾說:“我們主要是用詩歌教導孩童。我們發現詩歌有潛移默化之功,可以把最重要的真理成功地灌輸給他們。”

  辛生鐸夫領頭創作詩歌,一生所寫的詩歌超過二千首,第一首在十二歲時寫成,而最後一首則在他死前四天完成。他也竭力成全別人這方面的恩賜。

  “1735年出版的新詩集共有972首,其中有200首以上是辛生鐸夫自己的作品。同時,詩集後有附錄,特別轉錄弟兄們的作品。那是第一本附錄,以後十五年陸續出版了另外十二本附錄。當他發覺哪位弟兄有寫詩歌的恩賜時,就煞費苦心的鼓勵他創作。其中有一項鼓勵的方法,就是把一個主題給幾個人,讓他們作詩,不久後,再召集他們,把作品互相比較。他們這樣交換意見,常有新的啟發,因而寫出很好的詩歌。”

  “1753年,一本新的《德文詩集》面世,共有詩歌2368首,其中有幾百首是辛生鐸夫自己的作品,次年又出版了一千首的附篇。”

摘自:辛生鐸夫小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