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耶穌家庭的崇拜和禱告

李岱汶

  會堂是他們忙碌活動的生活中心。禱告是居於首位的。每一個人在早晨四點鐘起床之後就到會堂去;不論男女到了那奡N開口大聲做起禱告;喧雜的情況真是難以言語形容的。這種集體的禱告是他們所有的禱告的正常形式。

  我們的訓練和背景使我們覺得集體禱告是混亂的,但他們卻並無這種感覺。人們只要到一個中國學校去參觀,看到了每一個學生用自己的方式朗誦他的功課,便可以明了其情形了。這種方法有許多值得推薦的地方,因為怯懦的可得到鼓舞,思想獲得了明確,以及要求達到了集中。

  大約早晨五點鐘便開始演講或作見證。接著就是另一段“晨更”的禱告時間,可能一直繼續到上午八點鐘;用了早餐,白天的工作就開始了。

  負責人在上午九點鐘的時候再次進行禱告,我也經常參加他們。用膳的時候也是禱告的時間。謝恩的時間可能占一刻鐘。每一個部門也有著他們本身的禱告時間;通常都是集體大聲禱告的。繼續到相當的時間,便由內中的一人,多半是位負責人,單獨作一總結的禱告,從而結束了禱告的階段。

  這樣的功課會不會變成單調乏味的呢?我並不感到如此,別人也沒有這樣的感覺。每個人似乎都感到新鮮。在一天工作完畢後,大家都聚集到會堂去,於是日常的休息和娛樂就開始了。

  禱告是最常見的舉動,我曾向負責人詢問說,大家一齊做著禱告,那豈不造成一片擾亂嗎?他對我的問題感到驚訝,於是反問說:“擾亂了誰呢?”我沒法回答!我再一次發現他們許多人在回答問題時的智慧和確切來。這種現象特別是當他們來應付困難的環境時更為明顯。會堂是終日像工地一樣的在使用中,例如打繩和織布的工作,就是在那堭q早晨一直到他們的晚間聚會前方才停止。我可以說執政者對這個是找不出弱點的,這也證明他們的活動有許多都是跑在前面的。

  日常的生活和工作在馬莊都是被歌聲所聯串著的。詩歌是一種熱情的表現,這種表現是不信主的人永遠不能產生的,大體上也因為這是他們的經驗的一種發揚。我日常都到每一個部門去作巡禮,而我對他們每一部門寫在黑板上的韻詩特別發生興趣。這些歌詞經過潤飾或增訂,然後才把完美的作品加以印刷,準備編入贊美詩集。

  他們的日常思想,他們的箴言,以及他們的經驗,在那詩集中都有著相當的地位。大英百科全書指出,英語的詩歌大約超過了五十萬首。在這兒,我們可以看到一座具體而微的動力站,所有這卷詩集的贊美,鼓舞和禱告,都是從這堻虳l和發揚出來的。一群中國的平民,和我們一樣的充滿了從上頭來的熱情,為了那位替他們受死的主而發出贊美來。在雲南省工作的弗利士先生有一次對我說:“音樂是天上的語言。”誠哉斯言,“當我得到耶穌,我的心就會迸出詩歌來。”他們說:“我們怎能閉口不唱歌呢?”那些曾經忘記了歌唱的心,於是又重新學習到這種秘訣。

  特別的晚間聚會

  我現在想提及一次特別的晚間聚會,它一直存在我記憶堙C

  燈光是美妙的,大家都在工作著,一位負責人正站在講臺上。我獲知這是一次頒獎的典禮,所以擺滿了甜食,以及中國人所喜愛的各種各樣的水果、乾果和糕餅。這些東西都是要在進行開會時吃下去的。他們背詠了幾首詩歌。這雖是經常的小節,但卻大大的難為了我,因為雖有一卷贊美詩在手,但他們並不宣布詩歌的編號。我的同坐者經常都幫著我的忙。“這是第57首”,有人悄聲說,“那是詩篇第三十九篇”。大部份歌詞和曲都是中國人所撰寫的,但也有一些是由著名的英文詩歌翻譯過來的。例如有一首就是查理.衛斯理所作的:“我竟能在我救主的寶血堭o恩??”他們具有一種把詩篇給配上曲譜的驚人才能,這種成就使我想起了蘇格蘭的聖詩來。他們所唱的幾乎都是他們從心堜疻曋|的。

  禱告隨後開始,並且繼續了相當的時候,直到大家的禱告仿佛已歸劃一了,然後由其中的一位結束了禱告的階段。

  主席邀請所有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坐到最前排的座位上。他宣布說待他們領獎以後,就有從別的家庭來的來賓作見證。有的人悄悄的告訴我說,有些當地政府官員也出席參加這次聚會呢。

  主席說:“今晚的頒獎是特殊的,為在夏季的月份堙A蒼蠅曾帶來了很大的麻煩,每一位老年人都曾領到一把蠅拍,現在要請他們把所有捕殺的蒼蠅數目記錄下來,首先三名將獲得獎品。”

   於是老年人都一個一個的站了起來,並且依次報告了他們的數目。我不是唯一對那巨大數字發生驚奇的人,因為有一個官員都站起來說:“你當然不會相信他們所提的數字,你怎能曉得他們說的是老實話呢?”

  顯而易見的這些數字都是真確的,使那些官員吃驚的就是大家都好像相信他們所說的。在私下交談中,那些官員們再次表示了他們的驚異,承認這種情形是不可能在他們自己的會議中出現的。我們又受到一次詢問:“你們怎樣能使他們說老實話呢?”在他們用刑法尚不易得到的結果,這些基督徒何需那樣做呢?

  主席接著發表了一篇短講,論到“生命的基督和真理的基督。”“真理是一位神,”他說。接著就開始作見證;一共有16位,每一位作見證的男女對發言的時間都有絕對的自由。

  那些中國人對於這種情事都是不感厭煩的。聚會是從下午五時開始,見證則自八時半開始。我於淩晨二時返宿舍休息,聚會則在黎明時才告結束。每個人都感覺得重新得力,並且都度過了愉快的時間,雖然第二天的工作並沒有照常進行。我記不清這次是不是紀錄上最長的聚會。在馬莊聚會的事上是享受的,他們“吃”得津津有味,而且始終充滿著熱心。

  睡眠不久就把我心頭的懸念解除,但是我卻始終記住那些說誠實話的老年人,和他們在官員面前的見證。

摘自:耶穌家庭印象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