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工效的禱告 

第一章 禱告的認識

一、有功效禱告的生命
二、禱告蒙應允的條件
三、勝過撒但的得勝者
四、代禱者
五、代禱的能力

第二章 禱告的實行

一、禱告即工作
二、禱告問答
三、禱告中之安靜
四、禁食禱告

第三章 禱告的見證

一、引起大復興的禱告
二、小組聚會的禱告

四、代禱者 豪威爾

  壹、代禱的地位

  聖靈逐漸啟示給豪威爾的中心真理,也是他一生中最主要的服事,就是「代禱」。我們可以在他過去的經驗中看出聖靈如何在各方面對付他,引導他進入這樣的服事。最初是在蘭得諾大會(Lardrindod Convention)中,聖靈完全掌管了他的魂和體;而就在他?明一位患肺病的婦人時,當神借著他的禱告醫治了那位婦人時,他才對代禱的意義有完全清楚的看見。從那時開始,聖靈繼續不斷地帶他取得新的「代禱的地位」(Position of intercession),也不斷地啟示他許多寶貴的真理,使他能明白,並用這些來教導別人,帶領他們在生命上更成熟。我們且在此稍微停止一下對豪威爾一生經歷的?述,讓我們來更詳細的瞭解作個「代禱者」的意義為何,這將會使我們在繼續往下讀時得到更大的幫助。

  神一直在尋找真正的「代禱者」,但他很少找到合他心意的人,這在他借著以賽亞所發出的哀痛感歎中表達得很清楚:「他見無人拯救,無人『代求』,甚為詑異。」(賽五十九16)。他也借著以西結表達出他失望的申訴。「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卻找不著一個。」(結二十二30)

  貳、三面特徵

  或許,一般的信徒會將「代禱」看成某種形式更強烈的禱告。它確實是,但需要強調的是,我們要弄清楚所謂「強烈的」,它的意義是什麼?在一個真實的代禱者身上,會有三方面特別顯著的特徵,這在一般的禱告者身上並不一定會看得到。那就是:認同(identification)、哀痛(agony)和權能(authority)。我們以下將依次解釋這三者的意義為何。

  (一) 認同

  一位代禱者向他所代求的對象們「認同」的最好榜樣,可在救主耶穌身上完全看見。聖經上這樣形容他:「他將命傾倒,以致於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卻擔當多人的罪,又為罪犯『代求』。」(賽五十三12)作為一位神聖的代禱者,他為一個失喪的世界代求,他喝了那盛滿我們各種失喪情景所帶來咒詛的苦杯,直至喝盡了;他也為我們每一個人「代嘗了死的苦味」。要使這成為可能,而且完全實現,他必須也處在我們所處的情況中。因此,他謙卑自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他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服,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和我們一樣。他也為我們的緣故,成為貧窮;最後,他為我們取了罪身的形狀,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他既因受苦得以完全,就取得了成為我們永遠得救根源的地位和職份,也因他完全瞭解我們所遭遇的,所以他能長遠活著為我們祈求,並且借著他在父面前有效的懇求,「凡靠著他進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認同」是代禱者應遵行的第一條法規。他的懇求能發揮效力,是因為他犧牲自己的生命給那些他所代求的對象,他衷心真誠的代替了他們。他將自己完全沉浸在對他們的需要和苦難的關懷中,並且,只要是可能的話,他願意完全受同樣的苦。

  (二) 哀痛

  有另一位「代禱者」(中保),從他,我們看見這項服事應有的「哀痛」的態度;因為他,就是「聖靈」,用「說不出來的歎息為我們禱告」(羅八26)。除了少數幾位願讓他居住在他們的心靈和身體之內的人外,這位目前地上僅有的一位完美的代禱者,找不到可以安置他的負擔的心靈,也找不到他能借著受苦和工作的身體。他只能借著這些少數的人,做他在地上要完成代禱的工作。由於這些人意識到這位住在他們堶悸瘋F是代禱的靈,他們也和他配合而成為代禱者。不僅於此,這些他所呼召的人,他們也真實地經歷耶穌在地上所過的生活。在量上面,或許在許多方面他們不如主耶穌;但在質的方面,他們被召來過和救主在地上同樣方式的生活。

  但在他要帶領一位被揀選的器皿,真正能進入這樣一種代禱的生活以前,他首先必須將這人堶惟狾野X於天然的部份,徹底對付清楚。如對金錢的貪愛、個人的野心、對父母和所愛的朋友們的天然的感情、肉體的嗜欲、對生命本身的喜好。以上所題的這些,都能使一個人,即使他是已悔改歸正的人,活在「他自己」堶情C所以,所有為他個人的舒適或利益的打算,為他自己將來發展的打算,為了他自己那一小撮朋友的打算;這些都必須被釘死在十字架上。這並不是理論上的死,而是真實的將這些都和基督同釘十字架,而只有聖靈,才能使這成為他僕人真實的經歷。這將是一個屬靈生命的轉捩點,但也必須是每天不斷經歷的過程。保羅的見證必須成為我們的:「我已經(並且一直保持著)與基督同釘十字架。」(加二20)我們的自我,必須要從一切錯誤的捆綁中釋放出來,好讓他能成為聖靈能藉以工作的器皿。

  神僕人的榜樣

  在「釘死在十字架上」過程的進行中,真實的代禱開始了。借著給予內在的負擔,借著呼召他在外在行為上順服他的旨意,耶穌基督的靈開始透過他潔淨過的管道,為這失喪的世界活出像他自己那樣的愛和犧牲的生活。我們在理斯.豪威爾身上看見這樣的生活,我們也在聖經中所記載的一些達到屬靈小顛峰的人身上看到這樣的生活。看看摩西,那麼年輕的代禱者,以他的自由意志選擇離開埃及皇宮,而和他那些作奴隸的同族弟兄們「認同」;看看他竟肯陪著他們經過那「被廢棄的、荒蕪的曠野」。再看看,當以色列人因著拜偶像,而使神的憤怒臨到他們,在他們的毀滅已迫在眉睫時,摩西發出了那達到最高峰的代禱。那時,他不僅以他的身體作為替他們代禱的代價,他更將他那不朽的魂獻上:「倘或你肯赦免他們的罪,不然,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出三十二32)他真是作了這個「願將自己作為贖他們的罪的代價」的呼求。

  再看看使徒保羅,他是在新約中最偉大的人物(除主耶穌以外),如同摩西是舊約中最偉大的人物一樣。借著聖靈,在他歸主後的一生年日中,他的身體一直是個活祭,好使外邦人能由他聽到福音。最後,他甚至也將他那不朽的魂奉獻在祭壇上。最特出的一次是,在他剛對羅馬的弟兄姊妹說,他為了沒有什麼能使他和他們與神的愛相隔絕(羅八38)而喜樂;可是不久之後,他接著又說:「有我良心被聖靈感動,給我作見證。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羅九1、3)這是一個有實際行動的代禱者!當聖靈真正在一個被揀選的器皿中活出他的生命時,他將掌管他們的一切,使他們做出一些比一般人眼中的「極端」還過份的行動。這些行動是出於他的熱愛,為要警告並拯救失喪的靈魂。

  以賽亞,這位出身于貴族的先知,為要警告以色列人,必須「露身赤腳而行」三年。(賽二十2)我們幾乎不能相信會有這樣的事,但事實真是如此!何西阿必須要娶一位元妓女,來顯示給他的同胞知道,他們的天父願意再接納他那充滿屬靈淫亂罪惡的新婦。神不容許耶利米結婚,是要警告以色列人,若他們不悔改,將面臨被擄監禁的恐怖和悲劇。神不許以西結為他妻子的死亡流任何一滴眼淚,他遭遇他眼目所喜愛的被取去(結二十四16)的不幸事件,是要警告以色列人,若他們不悔改,也會遭遇同樣的慘事。我們可以繼續舉出許多人列在這張表上。每一位神所曾大大使用的器皿,在神所量給他的範圍內,都是個代禱者。衛斯理為冷淡退後的英國禱告;布斯將軍為落魄流蕩的人禱告;戴德生為中國禱告;施達德則為了尚未聽聞福音的世界禱告。

  (三) 權能

  但是,代禱不只是聖靈和我們分擔他對罪惡的沉重負擔。也不僅是他借著我們活出像耶穌一般的為失喪的世界犧牲的生活;它更是聖靈要將天父豐盛的恩典賜給世人的方法。如因一位代禱者真的能「認同」和「哀痛」,他也必然能認識代禱的「權能」。這是麥種和收成的定律:一粒麥子若是落在地堣F,就要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代禱並不是擔當別人罪惡的報應。從古至今,只有一位能擔當世界上所有人的罪債,那就是主耶穌——神的獨生子。但代禱者是如此地認同於被代禱者的痛苦來禱告,這使得他能在神面前得著一個特別的地位。他能推動神的手。他甚至能使神改變他的心意。他禱告常能得到他所求的目標;或者,更正確的說法是,聖靈借著他的代禱來完成他原定的計畫和心意。因此,摩西因著代禱,成為以色列的拯救者,使他們免於毀滅。我們也不需有任何懷疑,保羅為神的選民的至高無上的代禱,使他得著他那時代從神而來的最偉大的啟示——就是全世界的人都要聽聞福音、外邦人得救的數目將要滿足,以及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羅十、十一)。並且,我的代禱也使得神能將這些事付諸實現。

  得到「代禱的地位」

  豪威爾先生常說到「得到某種代禱的地位」,這項真理在他一生中許多事件中都很明顯的實際印證過。這是被許多人實際經驗過的事實。當代價付出之後,當行為上的順服達到完全的地步時,當內心和神的摔跤,以及呻吟者的祈求也到達完滿的程度,然後,便會有「主的話被賜下來」。這時,這軟弱的器皿就被聖靈披上權能的外袍,而說出能釋放人的話語,「偉大的工作」也就藉此得以成就。不僅於此,這位代禱者也從此得到一個為神這項恩典(使罪人悔改或神醫等)代求的地位。當然,這種恩典的代求還是要在每個案例中尋求聖靈直接的引導,才能運用得合適並實際發生果效。豪威爾先生常提到這一點,而慕勒先生對此所慣用的片語則是——「進入信心的恩典」(entering the grace of faith),以使和「接受信心的恩賜」(receiving the gifts of faith)作區分。他這樣說的意思是,當我們以一般的方式禱告時,我們會期望神因著他的良善「可能」會給我們所求的事物。如果他真給了我們,我們會為此喜樂,這是他給我們的禮物。但我們並沒有權威或權柄說:「任何時候,當我們為這樣的事禱告時,都能得到所要的結果。」一般方式的禱告是所謂「信心的恩賜」,只是偶而出現而已。但是,當一位代禱者在某個領域內得著代禱地位,那麼他便進入了「信心的恩典」;沿著那特定的路線,神那無可限量的恩典的海向他敞開,任他支取,這是所謂的「代禱的地位」。

  慕 勒

  豪威爾先生以喬治.慕勒的經驗為例來解釋。慕勒先生從未在為病人禱告上取得代禱的地位。他一生中只有一次,神使他所禱告的病人痊癒;另有一次,他為另一個病人禱告,但那人卻沒有得到醫治。然而慕勒先生說,這並不是他在禱告上的失敗,而是他並未曾在為病人禱告上得到一個「代禱的地位」,因此前面提到的一個病人因他的禱告而痊癒,只是一個「信心的恩賜」的表現,它並不表示這樣的情況必然會重複出現。但在另一方面,他在為孤兒的禱告上,則從神那兒得到一個「代禱的地位」。他總是預備為他們的利益首先受苦——如果除了一位以外,其他人都能得到食物,他一定毫不遲疑的要求做那一位挨餓者。因此,在這個領域內的供應,神委託他並保守他負責來看顧孤兒,使所有的需要經常都能得到滿足。在這方面,神寶藏的門永遠是向他開放,因此,他能取用他所有的需要。

  布朗哈德

  相對的,在德國的布朗哈德(Blumhardt)牧師,卻是一位得到為病人禱告的代禱地位的人。在他開始和邪靈爭戰後,他用了超過十八個月的時間來禱告禁食,才得到最後的勝利。許多人提出對他的不滿,說他忽略了他作牧師的職責,而將時間都花在為病人禱告上。但他回答說,「主耶穌曾給我們半夜為朋友借三個餅的比喻,雖然看起來那人所做的似乎不值得。」所以,他要繼續為病人敲天上的門,終於,他禱告通了。於是神打開了天窗,傾倒下他的恩典。他不只使數以百計的病人得到祝福,他也因此提高了教會屬靈的水準。在他得到最後勝利之後,他得到了通往寶座的一個快捷方式。經常的,當要求他為病人禱告的信來了之後,他只要仰望神一會兒,就能知曉神的旨意是否要醫治他們。別人所遭受的苦難的折磨對他而言也是如此的痛苦,因此使他為他們所作的禱告就像為自己懇求一般,這才是真正的「代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