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二十二)
陶 恕(法)聖.伯納德  原著
(美)伯納德.班雷翻譯

  第四十二講

  「王正坐席的時候,我的哪噠香膏發出香味。」(歌一12)新婦並未直接向新郎說話;她是將自己的經歷告訴他人。

  曾經斥責新婦的新郎,看到了她兩腮羞紅,便走出去好讓她跟其他人說話。那些人瞭解主的心意,藉由提起她的諸多恩賜以將她的思緒由悲傷時刻中脫離出來。

  她對斥責的反應態度,乃是一種能使任何長者都會感到滿意。任何人終歸要受到申斥,這是無可奈何的事。然而,「原來我們在許多事上都有過失;……」(雅三2)我有矯正別人行為不當的責任;我沒有保持寂寞的選擇,愛心要求我回應。可是當給予矯正,對方並不欣然接受時,使我很氣餒。當我要幫助某人,結果不如我所願,便使我十分氣惱。有時果效適得其反。握使對方心中不悅,反令他墮入罪中。於是他十分痛恨我。「以色列家卻不肯聽從你」,這位先知解釋說:「因為他們不肯聽從我;……」(結三7)我不是唯一你們所藐視的人。我並非先知或者使徒,然而我卻行使兩者的功能。我是萬分的謙卑「……坐在摩西的位上」,(太二十三2)當然,我也不夠格跟先知、使徒與摩西相比,但由於我的地位,你們應該尊重我。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耶穌都對眾人說:「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太二十三3)

  神說:「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啟三19)當神並未顯出祂的怒氣,祂已經極度憤怒了。「以恩惠待惡人,他仍不學習公義;在正直的地上,他必行事不義,也不注意耶和華的威嚴。」(賽二十六10)忽視了對神敬畏,是不合乎神的心意的。做出這樣的事,遠比神發怒更為可怕。

  當一位母親有一個生病的孩子快要死了,她便哭泣不止。她已做了一切可能挽救她孩子的事,但孩子的病未見起色。假如我其中的一個孩子快死了,儘管我已做了一切我可能救他的事,難道我也不該哭嗎?

  僅僅順服神是不夠的,「你們為主的緣故,要順服人的一切制度,……。」(彼前二13)所要順服的可能是聚會中的長者,或者他所指派的同事。說到這個分兒上,我甚至可以說:你們要聽從你們的同輩以及身份比你們低下的人。基督曾經說:「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太三15)要對身份低下的人,表現關心。讓比你們身份低下的人保有他們的生活方式。要服事年青人,假如你們做了這樣的事,你們就可以如新婦說出同樣的話:「王正坐席的時候,我的哪噠香膏發出香味。」(歌一12)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