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教育法(十七)
鮑思高

  重回天堂

  1849年,查理瑪林,當時他只有十五歲,常到青年中心去。有一次生了重病,生命垂危。醫生把病情告訴他的母親,而母親把那不好的消息轉告給她的孩子,並勸他見見鮑思高。

  「請鮑思高來吧。」查理懇求著。

  一個傳遞消息的人前往青年中心,不巧,發現鮑思高到城外去了。那個兒童聽說請不到鮑思高來,真是傷心欲絕。父母立刻再請來另一位神父來聽他臨終認罪。但查理仍然繼續在等待鮑思高來。

  當鮑思高返回杜林城時,聽到了前述這段故事,就立刻去看那小孩。

  「他怎樣啦?」他問那家的僕人。

  「已經死了十或十一個小時了。」那僕人回答說。

  「我想你一定搞錯了,」鮑思高說:「這孩子沒有死,他在睡覺。」

  「神父,」那僕人忍耐地說:「這個房子堜狾釭漱H都相信查理已經死了。連醫生也都已簽署了死亡證明書。」

  「這只是一種誤會。」鮑思高堅持著。

  那人覺得爭辯也沒有用,只好帶著鮑思高到起居室去看那哀傷的母親。

  「神父,」那母親留著眼淚說:「我的小查理一直說要在他上天堂之前先見您一面。」

  「讓我看看他好嗎?」鮑思高說。

  那母親領他進入病房,鮑思高走向那病床,那埵陶\多親戚,也在流淚。那孩童穿著安息者的衣服,身上蓋著一張床單。臉上罩著一層白紗布。

  「讓大家先出去一下好嗎?」他對其他人說:「他的母親和姑姑可以留下來。」這些哭喪的人離開之後,鮑思高把門關上,室內只有一片深沉的寂靜。他的嘴唇微動,唸唸有詞。不一會兒,他做了一些令二個婦人驚訝不止的事兒。他大聲呼喊著:「查理,起來!」

  那母親與姑姑以驚奇的眼光注視著鮑思高,一會兒,開始為她們所看到的渾身發抖了:那屍首竟然開始動了起來!鮑思高神父做了另一件奇怪的事兒,他把油燈關掉,用雙手抓住裹著屍體的布,把它撕成碎片,使那身體不受束縛。然後,掀開那面紗。

  「嗚──」那孩童的嘴唇開始出一陣微弱而持久的嘆息。儼然在長睡之後,查理醒來了,睜開眼睛注視著他的母親。這時候,鮑思高再打開燈光。

  「你為什麼把我穿上這樣的衣服?」查理問道。他轉向床的另一邊,看到了鮑思高,他的眼睛為之一亮。

  「鮑思高神父!鮑思高神父!」他叫著。由於非常興奮,差一點就站了起來。「喔!我多麼盼望著您!多麼需要您!天父給我多麼大的恩惠,甚至於在這個時候派您來看我!」

  鮑思高說:「我現在就是特地為你而來的。」

  「神父,」那孩童說:「我差一點就到地獄去了!兩個星期以前,我和一個不好的朋友犯了罪,而在辦臨終認罪時,又不敢說清楚──喔,我剛剛做了一場惡夢!我夢見我來到了一大堆柴火旁邊,一群惡魔包圍著我。牠們正要把我丟到火焰中的時候,來了一位美麗的貴婦人阻止了牠們。她對我說:『查理,你還有希望,你尚未被定罪!』就在這時候,我聽見您在叫我。哦!鮑思高神父!多麼高興再見到您!請您聽我認罪好嗎?」

  那孩童的母親和姑姑,還在驚訝之餘,明白認罪的意義,也就離開了那房子。她們召集了親戚朋友,向他們述說剛才在病房中所親眼看到的一切。整個屋子為之騷動起來。

  「媽媽!媽媽!」查理大叫,整個屋子可以聽到他的聲音。「鮑思高神父救了我!」

  門開了,眾人蜂擁而上,要親眼看看這個奇蹟。查理興緻勃勃地向眾人描述他在夢中聽見了鮑思高的聲音,醒來以後發現自己穿著死者的衣服。只有鮑思高和少數幾個觀眾(入微的旁觀者)注意到這一個更令人驚奇的細節:查理的身體和用床單蓋著時一樣冰冷!」

  「各位,」鮑思高舉手叫眾人安靜,「天父今天叫我們眾人明白妥當認罪的重要性。」他轉向那孩童說:「查理,現在天堂的大門為你敞開,你要到那堨h呢,還是願意和我們留在這兒?」

  那孩童向四週看了一下,他的眼睛開始湧出淚水。整個屋子又是一片寂靜。

  「鮑思高神父,」他終於說:「我想我寧願到天堂去。」

  在眾目睽睽之下,眾人都幾乎不敢相信他們的眼睛,查理再度靠在枕頭上,閉上眼睛,又重歸冰冷死寂了。

  摘自:《神奇教育家》

  【註】:「好使你們當我們主耶穌同祂眾聖徒來的時候,在我們父神面前心堸磼T,成為聖潔,無可責備。」(帖前三13)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