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的教師(三)
邦 茲

  四、聖徒詩歌

  邦茲花了許多時間禱告,是非凡的禱告戰士;邦茲博覽群書,屬靈知識淵博,是卓越的作家;邦茲下工夫讀聖經,是滿有亮光的布道家。不但如此,邦茲喜愛唱聖詩,喜愛贊美及在靈媟q拜神。

  海恩斯是監理會的布道家,又是監理會高等學府亞斯貝立學院的校長。由於他是邦茲帶領得救,他作見證說,他從邦茲所唱古典屬靈詩歌,得到很大的幫助。

  海恩斯憶述堙A具體地列出邦茲最喜愛的三首聖詩。

  邦茲喜愛唱的詩歌《耶穌此名何等芬芳》(How Sweet The Name of Jesus Sounds),是寫著名詩歌《奇異恩典》的作者約翰.牛頓寫的,我們從其內容可窺視邦茲喜愛此詩的內心世界。

  約翰.牛頓於1779年作此首聖詩,根據雅歌第一章3節“你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寫成。

  耶穌此名何等芬芳,
  在蒙恩人耳中!
  撫他憂悶,醫他悲傷,
  並且驅他驚恐。

  約翰.牛頓一生一世都忘不了主耶穌對他的奇妙恩典,正如他所作的《奇異恩典》所表達的。在他臨終彌留時,他說:“我如今什?都記不起了,但有兩件事是我終身無法忘記的,一是我是一個大罪人,一是基督是位大救主。”正如約翰.牛頓這首詩《耶穌此名何等芬芳》第四節所歌頌的:

  耶穌──救主、牧者、良朋,
  先知、祭司、君王;
  道路、真理、生命、元首,
  接納我們歌頌。

  邦茲喜愛歌唱第二首聖詩是斯天耐的《救主耶穌在寶座上》(Majestic Sweetness Sits Enthroned)。斯天耐生於1727年,卒於1795年,在十八世紀的英國,在那時代中,是英國福音派布道家中,最傑出的和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除此之外,斯天耐在家庭中,或在私人生活中,是眾多信徒的榜樣,他總是把基督擺在第一位,他總是註目基督。他恆切禱告,晝夜與神同行,並且滿有恩典,不記仇,總是寬恕別人。

  斯天耐撰寫的《救主耶穌在寶座上》,原來有九節,英文詩集濃縮為六節。根據雅歌第三章10-16節,斯天耐某次在倫敦的教堂講道,題目是“祂是千萬人中的第一人”,或是“超越的基督”。講完道斯天耐作了此詩。這媔錄下第一節:

  救主耶穌在寶座上,
  祂名“莊嚴甘甜”;
  祂頭今戴榮耀冠冕,
  祂口流露恩典,
  祂口流露恩典。

  海恩斯為邦茲作見證說,邦茲最喜歡的第三首聖詩,是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所作的《願我常有頌主之心》(O,for a Heart to Praise My God)。

  詩歌是根據詩篇第五十一篇10節“神阿,求主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堶戚奐s有正直的靈”而寫成。

  詩人查理.衛斯理經歷聖靈管教和更新之後,以自然、單純、感恩的心,歌頌主耶穌為我們流血,完成了救贖,並感謝主耶穌所賜的白白的恩典。這媬下第一節:

  願我常有頌主之心,
  此心離罪自由,
  此心常念救主寶血,
  為我白白傾流!

  邦茲於1890年9月20日,在《基督徒論壇》發表《詩歌》(Hymns)。

  在《詩歌》中邦茲說出,在監理會教堂所沿用的詩集,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培訓信徒有關循道宗敬虔生活的教導和經歷;其次才是從詩句中汲取其屬靈養料。邦茲又說,即使聖詩的韻律從我們的耳畔消失,聖詩的佳句內容所帶來的屬靈真理,仍應存留在我們的思想中和生命堙C

  邦茲又述及聖詩與教會復興的關係:

  “今日我們所需要的復興,先決的條件是詩集使用的恢復,恢復歌唱一些經典的聖詩,這些塵封的詩歌目前已被束之高閣。我不反對採用一些詩集以外的詩歌,這些短詩不少是應時之作,受感而作,是上稱的佳作;但這些短詩絕不是用來取代數百年來,歷代許多信徒曾從之得著幫助的經典詩作。”

  邦茲還以一定的篇幅提醒讀者,循道宗的創辦人之一──查理.衛斯理,便是一位卓越的詩人。查理.衛斯理已被眾教會普遍地接受,已經跨越了宗派的界限,如今在世界各地,查理.衛斯理的詩歌被譯成各國文字,在基督教許多的詩集中被廣泛採用。

  贊美神與宗教音樂的區分

  邦茲把宗教音樂和對神的贊美,區分得非常清晰。邦茲說上述兩者是迥然不同的。他說,有些所標榜的基督教音樂,可以是造詣很高的音樂,在旋律上非常優美,在演奏上無瑕可擊,在素質上非常雋雅,但往往沒有一絲毫對神的贊美。

  贊美神是高舉神,將榮耀歸給神,以神為我們的題目,為我們的中心。這是由詩人個人屬靈經歷所發表出來。如同詩篇作者一樣,查理.衛斯理的詩歌是他經歷的發表。

  以弗所書第五章所題到的贊美,是信徒進到聖靈充滿屬靈境界後的表現,不是人工的模仿。(弗五18-19)

  音樂家往往註重自己的音樂天分和天才,著重於表現自己,把演藝和觀眾的歡迎程度放在最重要的地位。他們甚至把神擺在一邊,完全忽略了神。

  邦茲引用歌羅西書第三章16節的經文:“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的存在心堙A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互相勸戒,心被恩感,歌頌神。”

  邦茲接著說:

  “從這節經文,看到唯有神的話語豐豐富富地存在心堙A才有真正的詩歌從堶掠n發出來、流露出來、泛濫出來。神的話語存在心堙A成為動人的、甦醒人心的、屬天音樂的源泉。當恩典豐豐滿滿地存在心堙A才能以詩歌表達出來。當神的愛和恩典感動我們的心靈時,天上的音韻帶著美感,以詩歌對神敬拜,對神發出贊美,讓神得著榮耀。贊美的對象是神,是為著基督的榮耀;贊美不是為了對音樂的喜愛,不是為了一己感官的享受,不是把榮耀歸給樂隊,或其他演奏者。更不是為了博取會眾的歡心,乃是為了討主的喜悅。讓所有的人們都萬眾一心地贊美神。敬拜贊美是理所當然的,是本份的。敬拜贊美完全是為了榮耀神。”(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