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聖徒的團契

陶恕(A.W,Tozer)

  「我信聖徒相通」使徒信經。

  這些話語曾於五世紀中葉記載於使徒信經中。

  要了解當時教會中的眾教父們為何要把這句話列入使徒信經(《使徒信經》係主後三二五年教會監督在尼西亞城開會為辯正當時異端,所訂立信仰大綱)中及他們心中確實的負擔;這件事對於近代的聖徒的確是非常困難,也近乎不可能的。然而從使徒行傳這卷書中我們可以找到首次基督徒團契的記載;「於是領受他話的人,就受了洗。那一天,門徒約添了三千人。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使二41-42)

  這是起初使徒的團契,這種型式頗值得每一位真實的基督徒所採取。

  「交通」一詞,雖然已被人所濫用,但它仍是很美及很有意義的字眼。其正確的含意是指一群人在同樣的祝福下共同分享的一種行動及狀態。那麼,聖徒的團契是表示一群同蒙祝福站在相等地位的人們,他們共同親密及友愛地分享某種屬靈的祝福。這種交通必須包括神的教會中的每一個肢體,從五旬節開始至現今的日子及至世代的末了。

  而今,在尚未有這樣的團契以前,他們必須先有一種合一。分享者在感覺裡是整體的合一,超越了組織,國籍、種族或宗派的。這種合一是神聖的,係藉著聖靈的更新而達成的。凡從神生的人是與其他由神家生的人是一體的。就彷彿金子永遠是金子,不論它在何地與以何種型式出現,每塊零星的金塊仍屬於金子真實家庭的分子,它亦由相同的元素所組成。故此每位重生的人係屬於宇宙性的基督徒團契,而且在聖徒的交通裡。

  每一位被救贖的人與其他被救贖的人是在相同的屬靈生命下被生出來的,並且在相同的情況下領受了同一的神聖天性。每一個人因此就成為基督徒團契的一分子,並且每一位分享者均能分享團契中每件喜樂的事。這就是聖徒真實的團契。然而僅有這認識還是不夠的。如果我們要進入這種交通的能力中,我們必須在這真理上操練自己。我們必須對於我們是基督身體中的眾肢體以及古今所有相信基督並承認祂是主之被贖聖徒同為弟兄之事,有實際的思考及禱告。

  我們曾說過聖徒的團契是一種交通,一種藉著蒙了神聖呼召的人們分享些神聖事物。現在,我們要看這些事物是什麼呢?

  首先且最重要的是生命,「即神的生命顯在人身上」,借用亨利史古克(Henry Scougal)的一句話來說:「這生命是一切被賜予及分享事物的根基」。並且這種生命就是神的自己,除此外一無所有。顯然地,除非以生命的分享為首,否則毫無真實基督徒的分享可言。一個組織及一種名稱絕不能成為一個教會。一百人的信徒靠緊密的組織組成一體,絕不可能成為一個教會,其結果不會比十一個沒有生命的人所組成一個足球隊好點。當務之急乃是生命,且永遠是如此。

  使徒的交通也是一種真理的交通。這種交通的範疇必須經常與眾聖徒保持聯繫。真理所帶來交通的範圍是包括了那些承認並接受聖經為一切真理的源頭,及以神的兒子為救主之人的恩典圈子。但是我們對於目前的事實卻不敢加以妥協,有一句諺語說道:「我們在某些方面是各自為首的。每一個人都尋求以自己的方式來討父神的喜悅,並且在自己家裡創造天堂。」對這種說法我們不敢表同情。倘若拒絕或否認神話語的真理,就是使自己與徒的團契隔絕。

  目前,有人會問說:「你所講的是那一種真理?我的屬靈前途是依據浸信會派的真理,或是長老派的真理,還是或英國國教派的真理?或這些教會所有的真理,或與這些教派的真理毫無關係呢?要認識聖徒的團契,我必須相信喀爾文教義,還是亞美尼亞教義?教會的行政工作是採用公眾式,還是主教式?我必須按千禧年,或後千禧年之說法解釋預言嗎?我到底應該相信浸水禮還是點水禮抑或澆水禮呢?」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是簡單的。混淆祇不過是外表的,並不是實際的。

  早期的基督徒,在火煉的逼迫下,到處漂流,有在信心上失去細心指導的機會,所以需要一些「規條」來綜合他們所必須相信的,使他們在長久的爭戰中能站立得住。在此艱困的需要中信條就應運而生。許多時候,使徒信經是人的共知及人所共愛的,且經過若干世紀仍為絕大多數的信徒所恭敬念誦的。上百萬的善良群眾皆承認此信經包括了真理的要點,但並非包括了所有的真理,而是所有真理的核心。它在試驗的日子裡,成為羔羊跟隨者分辨敵我之秘密口令,也藉著口頭的傳誦,使他們緊密地聯在一起。說得更美一點,在使徒的交通中的聖徒所分享的真理,也就是使徒信經中所描繪出的簡便的綱要。

  在那些日子裡,基督教的真理,由於受到諸般烈火的試煉,所以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知道我們所相信的是什麼,及我們需要小心防守的是什麼。然而,在我們努力按著所有基督徒古老的信仰分辨及解釋聖經時,我們應該銘記,一個尋求主的人會藉此信經找著基督寶血的救恩,雖然他對基督教的教義,知道的非常少亦無妨礙。因此,我們必須與那些聽見牧人聲音的每隻羊及願意跟隨祂的人相交。

  在基督裡的初信者,他們並沒有充分的時間學習許多基督徒的真理。那些很不幸地在傳教士疏於傳講神的話的教會中長大的貧窮信徒,他們的光景是與初信的信徒情況是一樣的。他們的信心僅僅是抓住了一些小部份的真理,他們的「分享」也僅必須限於他們所擁有的那一小部份。然而,最重要的是,他們所享用的這一點點,卻也是真實的真理。可能他們所有的只不過是一句「基督耶穌來到世界為要拯救罪人」;這句話這一點點而已。但是如果他們行在這基本的真理的光中,就不再需要別的就能使他們能進入這種有福的境界,並使他們成為使徒交通中真實肢體了。

  其次,真實基督徒的團契,應包括神同在的分享。這並不僅是有詩意的事情而已,而是新約聖經裡很明顯的教訓。神已經藉著祂兒子的本身將祂自己給了我們,就如經上所說:「無論在那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神在其所創造的宇宙中充滿了祂的同在,這同在使得所有神的聖徒,無論是在天上的或在地上的同時都能有分於祂「真正的同在」。不論他們身在何處,祂的同在對他們乃是神豐滿的顯現。

  我不太相信聖經教導我們,地上的聖徒與天上的聖徒之間有交通的可能性。然而,雖然他們不可能有交通,但他們是確實地能有團契。死亡不能拆散任何信徒在基督身體上的地位。正如在人們的身體上每一個肢體皆由同一的血液所滋養,因而可立即得到生命的供應及聯合成為完整的有機體;同樣地,基督的身體中復蘇的靈亦流通過每一個肢體供應生命及聯合成為一體。我們基督徒眾弟兄姊妹早已突破我們肉身的視野的限制,進入宇宙性的交通裡。教會祇有一個,不論醒著或睡著,藉著合一的生命而永存的。

  關於聖徒團契的教訓,最重要的是在於它對於基督徒生活實際的影響。我們對天上聖徒的情形知道的很少;但我知道地上聖徒的光景,也可以知道,並且,可以多多的認識。我們這些新教徒不相信(因為聖經並無如此教導)在我們以前已經回到天上的聖徒,可能受到如今存留在地上聖徒禱告或勞苦的影響。我們所特別關心的而不是那些已經蒙神賜福且眼見天上快樂的眾聖徒。而是那些如今遭遇艱難逼迫,努力邁向神聖城的天路客旅。我們是彼此相屬的每一個人,屬靈的爭戰就是,或者應該是所有其他的人所樂意關心的。

  我們應該為擴大我們的心胸來禱告,以便能容納所有神的子民們,不論他們的種族,膚色或教會系統。所以我們應該實際思想,認定我們自己是蒙了祝福之家中的一肢體;同時應該努力禱告,去愛及寶貴從父神所生的每一肢體。

  我認為,我們也應該儘可能地試著熟知在我們以前的時代,現今已歸入天上被贖族類中那些善良及聖潔的肢體。令人可悲的是,當神在祂的預備中為我們提供了許多以前聖潔及有恩賜的徒,好使我們得到豐富的心靈財寶,但我們卻拘泥於注意自己屬靈年日的光景中。把我們的閱讀僅限於今日或近期少數較喜愛的作者中,這不但限制了我們的水平,並且嚴重地轄制了我們的心靈。

  一些歷代所存留下來的偉大且具有高度屬靈價值的經典之著,無疑已受到近代福音運動特徵的影響,已經破壞了我們的屬靈胃口,縮小了我們的心靈。

  有許多前代的水井,正等候我們再去打開。例如奧古斯丁(Augustine),他可引領我們感覺到,神超越的尊嚴,以矯正當今許多基督徒中隨便的靈。克蘭寧的伯納(Bernarcl of cluny)可向我們歌唱「耶路撒冷黃金城」及「永恆安息日的安息」以致使得這世上令人可悲的歡樂顯得俗不可耐。李查.若雷(Richonal Relle)可指示我們逃避「錢財的富裕」,「女人的諂媚」,「及青年人的美夢」等。使我們得以持續地認識 神與我們親密的關係,並且讓我們得著一顆「火熱、馨香及歌頌」的心靈。特斯帝更(Tersteegen)要向我們低訴「神隱藏的愛」及「可畏的顯現」,直到我們的心一直「活在祂面前」,並且「從裡面俯伏地敬拜祂」。在我們眼前可愛的聖法蘭西斯(St,Francis)伸出他愛的膀臂環抱著太陽及月亮,樹木及雨水,鳥兒及走獸,在他屬靈奉獻純潔的狂歡中為著牠們全體而感謝神。

  但是誰又能完成眾聖徒的青史呢?對他們而言我們真是大大地感到虧欠,因為我們對他們了解的太少了。這些人中有先知及使徒,殉道士及賜教者,學者及譯者,詩人及作曲家,教師及傳福音者。不下有千萬次,當我們先祖的信心點燃在那些純潔無名人們的心中時,他們便使得純正的信仰再活現在他們的年代中,但如今信心之火卻在全地顯得暗淡無光了。

  他們屬於我們,包括他們每一個人。並且我們也屬於他們。他們與我們所有被救贖之兒女們,不分年齡或地域,都要包括在這基督宇宙性的交通裡面,並且,一同組成「尊君的祭司,聖潔的國度,獨特的子民。」(英譯)。共同享受廣大及有福之聖徒的團契。

  摘自︰人——神的居所(Man The Dewlling Place of God)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