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認識世界

  壹、對世界的認識

  現在我們要來看關於對付世界的事。這在基督徒開頭的生命經歷中,乃是重要的一個,所以我們要相當仔細的來看牠。

  我們先從聖經的亮光來看,到底罪和世界有何不同?世界是如何形成的?牠的界說是甚麼?牠演變的經過是怎樣?神又是怎樣救我們脫離世界?我們對於這些真理,若有準確的認識,對於對付世界,就容易有準確的經歷了。

一、罪和世界的分別

  人把自己奉獻給神以後,接著要對付的事物,第一就是罪,第二就是世界。罪和世界,都是我們身上的玷污,都是神所憎嫌的,所以都是我們所該對付,所該除去的。不過此二者所給我們的玷污,是有分別的。罪所給我們的玷污,是野蠻的,是粗暴的,也是醜陋的。世界所給我們的玷污,卻是文明的,細雅的,很多時候在人看來還是很好看的。罪對我們的玷污,好比一件白襯衫上,染了大塊的黑墨,或是沾了許多的污泥。世界對我們的玷污,就好比一件白襯衫上,印了花花綠綠的圖案。在一般人看,襯衫上有了污點,那是骯,乃是不該有的;而有了花色,那不是航髒,乃是該有的。但在神看,此二者都是不該有的。祂不要有污點的襯衫,也不要有花色的襯衫,祂只要純白的襯衫。因為污點固然不合於潔白,就是帶顏色的花樣也是破壞純白的。照樣,雖然世界的污點,比罪的污點好看些,但對於純潔的性質,此二者都是玷污的,所以都需要對付。

  罪和世界所給人的侵害,也有很大的分別。罪侵害人,乃是把人玷污了。世界侵害人,卻不僅把人玷污了,更是把人霸佔了。所以,可說罪是玷污人的,世界是霸佔人的。在人身上,這世界的霸佔,比罪的玷污嚴重多了。撒但若單用罪來玷污人,只能叫人受他的敗壞,但他用世界來霸佔人,就把人得著了。這就如一個小孩,原是在他父母看顧之下,天真純潔。若有人來教他撒謊,儉竊,引誘他作許多壞事,就使他純潔的品性,受到玷污和敗壞。但這時他還是在父母的身邊,還是屬於他的父母。等到有一天,那人若更進一步,送他兩件好衣服,就會把他騙去而得著了他,他也就會離開他的父母而失落了。照樣,撒但用罪來玷污人,不過只把人敗壞了,但他用世界來霸佔人,就把人得著了,叫人離開神而失喪了。

  我們在創世記起頭的地方,就能讀出這個分別來。亞當雖然因犯罪而受了敗壞,但他還沒有離開神的面。乃是等到創世記第四章,人在那媯o明了文化,有了世界的時候,人就不只是敗壞的,更是被撒但藉著世界羈佔了,得著了。因此,人就不再屬於神了。

  亞伯拉罕雖然在以妻為妹的事上,一直有軟弱,但那不過是個罪,只玷污他,還不霸佔他,所以他還能作一個事奉神的人,在外邦地還能為人禱告。﹙見創世記十二章下半,並二十章。﹚但是底馬雖然作了保羅的同工,但當他一貪愛了現今的世界,就在神面前沒有用處了,因為他是被世界霸佔去了。﹙見提後四章十節。﹚這樣看來,世界在人身上的侵害,是比罪厲害多了。

  但一般人都是只感覺到罪的侵害,而不感覺到世界的侵害。因為罪是違背道德的,而世界並不違背道德,乃是頂撞神的自己。人堶悼u有道德的觀念,而缺少神的觀念,所以對於違背道德的罪,就有一點認識,能感覺到牠的玷污,而對於頂撞神自己的世界,就沒有認識,也不感覺到牠的霸佔。比方一個人若醉酒,邪蕩,放縱各種私慾,不怕神,也不管人,眾人就都會定罪他,認為這些是不道德的。但一個人若天天吟詩填詞,沉迷在文學堙A全然不想到神的事,也不肯被神得著,眾人反而會稱讚他,並不感覺他是被文學霸佔了。這就是因為人不認識神,沒有神的觀念,所以也就不認識撒但藉著世界所給人的霸佔。

  罪和世界的界限,也是有分別的。世界的界限,比罪的界限廣闊多了。罪只是指著那些不道德的,違犯神律法的事。世界卻包括一切在神之外的人,事,物。我們不能說所有在神之外的都是罪,但我們能說所有在神之外的,沒有一件不能成為世界。在這麼多世界的事物堶情A,罪不過是其中的一部分。世界包括罪,罪卻不能包括世界。罪不一定是世界,但世界堶惟w規有罪。

  一個人可能犯罪了,而不一定就被世界霸佔了。但凡被世界霸佔的人,卻定規要沾染罪。就如亞當犯罪墮落,只是墮落到罪堶情A還沒有墮落到世界堶情A所以他只是一個被罪敗壞的人,還不是一個被世界霸佔的人。但到了該隱身上,世界就開始了。在該隱的後裔中,有一個人名叫拉麥,他多娶。又兇殺,他就是一個被世界霸佔而又犯罪的人。

  再如亞伯拉罕在迦南地住帳棚的時候,他沒有落到世界堙A就不需要犯罪。等他下到埃及,就是落到世界堨h的時候,就需要撒謊,需要犯罪了。這也是證明罪不一定是世界,但世界堶惟w規包括罪。我們一落到世界奡N沒有法子不犯罪。

  我們看過了這些罪和世界的分別,就知道世界為害的界限比罪更大,牠給人的侵害比罪更重,牠給神的頂撞也比罪更厲害。牠是直接頂撞神的自己,而成為神的對頭。罪不過頂撞神的律法,而違反神的手續,就是義。世界卻是頂撞神的自己,而違反神的性情,就是聖。罪是與神的律法相對的,世界是與神的自己相對的。所以聖經說,人若與世界為友,就是與神為敵了﹙雅四章四節原文。﹚又說,人若愛世界,受父的心就不在他堶惜F,﹙約壹三章十五節。﹚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呼召人來跟從祂,一再看重的要人撒下房屋,田地,弟兄,姐妹,父母,妻子,兒女等等。﹙太十章三十七節,十九章二十九節,可十章二十九節,路十八章二十九節 ﹚這些都是人生堶悸漪G事,也都是世界的代名詞。人若要跟從主,就必須撇下這些世界的東西。因為牠們是霸佔人的。

  罪是人初期的,淺的,頭一步的墮落。世界纔是人末期的,深的,最後的墮落。世界纔是最後的東西,最厲害的東西。許多人只注重勝過罪,但聖經卻更注重勝過世界。﹙約壹五章四節。﹚世界更是我們需要勝過的。所以我們要在生命堛禷i,要更多被神得著,就必須看重的對付我們身上的世界。

二、世界的形成

  世界對神的頂撞,和給人的侵害,是這樣厲害,那麼世界是何時形成的?世界是從何而有的?世界形成的經過又是怎樣?我們從聖經中看見,世界不是一有人類就有的,乃是以後逐漸形成的。人剛被造的時候,只有宇宙,只有天地,只有萬物,並沒有世界。世界是在人墮落以後,因著人失去了神和神在生活上的看顧,纔形成的。我們就要先從人類生活的需要說起。

  平常人說,人生有四大需要,就是衣,食,住,行。其實這還不穀包括人生的一切的需要。從聖經看,人生的需要可分作三大項,就是︰供應,防衛,娛樂。人要維持生存,不只需要各種的供應,就如衣食等等,還需要防衛來保護自己,使自己不受侵害,同時也需要娛樂,使自己愉快喜樂。這三大項,可說就包括了整個人生的需要。

  人生這三大需要,在人剛被造出來,還未墮落以前,都是由神負責的。第一,在供應方面,神在造人之前,就把人生所需要的一切都豫備好了。當日在伊甸園堛漕當,有園中各樣果子和菜蔬作食物,有水作飲料,還有空氣,陽光,以及居住的地方等等。這些都是神所給他的供應。

  第二,在防衛方面,也就是保障方面,當初也是由神為人負責。今天人要自防自衛,但在當初,人的防衛,人的保障,乃是神自己。人在神的看顧之下,就能免去一切的侵害和危險。

  第三,在娛樂方面,當初也是神為人負責的。有人以為娛樂是罪,這是錯誤的。人生不能沒有快樂,娛樂就是為著得快樂。創世記三章九節說,「神使各樣的樹從地堛囓X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可見當時伊甸園中那許多樹木,不只有果子好作食物,並且也是悅人眼目,供人欣賞,而使人快樂的。神不只為人豫備了這些叫人快樂的環境,同時神自己也作了人的喜樂。人得著神作了自己的享受,人的喜樂就滿足了。

  所以起初人類的供應,防衛,和娛樂,這三大需要,都是神來為人打算,為人預備。這正像兒女所需要的一切,都是由父母打算豫備。也像一個正當的妻子,她所得以養生的,所賴以保障的,和所得以喜樂的,也都在她丈夫身上。可說丈夫就是她的人生,就是她的一切。照樣,當日在伊甸園中的亞當,也不必為自己擔心甚麼,打算甚麼,預備甚麼,因為一切都有神為他負責。神既這樣負責人生所有的需要,所以也可說神就是人的人生,神就是人的一切。

  可惜人竟犯罪墮落了!結果就被趕出伊甸園。這時人和神的關係,就不正常了。但因著神所豫備皮衣的救贖,人還能不離開神的面,所以還沒有失去神。等到該隱的時候,人更深的墮落了,創世記第四章就記載該隱向神說:「你如今趕逐我離開這地,以致不見你面。」﹙十四節。﹚又說:「於是該隱離開神的面。」﹙十六節。﹚這樣,人就完全離開神的面,而失去了神。

  人這樣失去了神,自然也就失去了神的供應,神的防衛,和神的喜樂。人一失去了神在人生活上的這些看顧,第一就產生出懼怕來,怕沒有供應,怕沒有防衛,怕沒有喜樂。換句話說,就是怕沒有飯喫,怕沒有衣穿,怕受侵害,怕苦悶不樂。同時,人要維持生存,又實在需要這一切,因此人就不得不靠自己的力量,來自造供應,自造防衛,自造娛樂,以應付自己生存的必需。所以從這時候開始,人就有了自造無神的文化。

  這從創世記四章,可以清楚讀出來。那婸﹛A該隱犯罪墮落,失去神之後,從他的後裔中,就產生出人生這三天需要的祖師。這就是拉麥的三個兒子一個名叫雅八,是住帳棚牧養牲畜之人的祖師。帳棚,和牧畜,都是為著人生活的供應,所以是人生活中供應的一面。一個名叫猶八,是一切彈琴吹蕭之人的祖師。彈琴吹蕭,都是為著娛樂,所以是人生活中娛樂的一面。還有一個名叫土八該隱,是打造各樣銅鐵利器之人的祖師。打造銅鐵利器,是為著防衛,所以是人生活中防衛的一面。當時人既有了這三大發明,就可以不需要神,而自養,自衛,自樂了。這些就是人類失去神之後,所產生的文化,也就是人類自造的無神生活。

  當人一有了這些無神生活,撒但立刻就化裝到這些堶情A而利用這些來霸佔人,叫人只顧盡力的謀衣食以自養,造武器以自衛,並發明各種娛樂以自樂。人把這些需要得著了,就又沉緬在其中,而盡情的享受。到這地步,人整個人生,就被這些生活的事,完全霸佔了,人也就完全不顧神和神的旨意了。這就是世界初步的形成。

  這生活事物的霸佔,起初好像還是零碎而沒有系統的,後來又經過撒但的編組,就成為一個更具體而有系統的世界,因此也就更厲害而有系統的把人霸佔住了。例如喫飯這件事。人在那堣@直注意找飯喫,就已經受到羈估了。但撒但還把喫飯這件事,編組起來,無論是口味,是烹調,是喫法,都有各樣的講究。還有盤碟的配擺,席位的排列,也都有成套的規矩,一定的禮儀。這就叫人不喫飯則已,一喫飯就不得不受到這些的束縛。其他像穿衣,住房,喜喪,職業,娛樂等事,也都被撒但編織成組,有許多花樣,許多講究,成為許多系統,而把人重重纏捆,多方霸佔,使人無法自拔。

  所以簡括說來,世界的形成不外五步︰ 一,人失去了神;二,人有了懼怕的心理,與急切的需要;三,人自造了無神生活;四,撒但的化裝和利用;五,撒但的編組。這五步一齊全了,世界就完全形成了。

三、世界的界說

  我們看過了世界的形成,就容易找出世界的界說。人原是屬於神,活在神手中,一切倚賴於神的。現在撒但編組的世界來代替神,供應人的需要,人就離棄神,倚賴世界,而被世界霸佔了,得著了。所以就意義說:世界就是一切在人身上代替神而霸佔人的。無論是人,是事,是物,不管是善,是惡,是美,是醜,只要是霸佔人,而叫人不顧神,不活在神手中,不倚賴神,,不屬於神的,都是世界。

  就字義說:世界這個詞,原文乃是「科斯莫斯」﹙cosmos﹚意思就是「系統 」或「組織。」我們在前面說過,撒但不只利用人生所需要的人,事,物,來霸佔人,並且更進一步的把這些人,事,物,編組起來,成為一個一個的系統,好更厲害的霸佔人。我們看今日的世界正像一所大學一樣,堥滮]是分作許多的系,像飲食系,服裝系,婚姻系,喪事系,文學系,音樂系,金錢系,名譽系…,等等,真是不勝枚擘。這些加起來就是一所世界大學。人類在這堶情A有的人被這一系繫住了,有的人被那一系繫住了。撒但就是利用這許多人生系統,把人類一個一個的捆綁住,壩佔住,叫人完全離棄神,忘記神,而浮沉在世界中。人自以為是經營享用這些,卻不知早已因著這些,而落在那惡者手中,聽他的擺佈,受他的捉弄了。所以從字義說,世界就是撒但的一個編制,一個系統,一個組織,為要在人身上奪取神的地位,而把人霸佔在其中。這和前面所說世界的意義,正相吻合。

  關於世界的界說,我們還能從聖經中,找出一些講解:

  第一,是「世界」與「世界上的事」的分別。約翰一書二章十五至十七節,說到「世界,」也說到「世界上的事。」十五節說,「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堶惜F。」這給我們看見,世界是與神相對的。十七節原文又說,「這世界上的事,…都要過去,惟獨遵行神旨意的,是永遠長存。」這給我們看見,世界上的事又是與神的旨意相對的。 至於世界上的事所包括的,在十六節把牠分作三類,就是「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總起來說。凡不是從父來的,凡是出於神之外的,凡是從世界來的,都是世界上的事,都是與神的旨意相對相抵的。

  第二,世界和世代的分別。羅馬書十二章二節說:「不要效法…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這堛滿u世界,」原文不是「科斯莫斯,」乃是「愛容,」意思就是「世代。」中文聖經,有時把這兩個字,都譯作「世界。」實在說,這兩個字所指明的東西,是不同的。

  甚麼是世界?甚麼是世代?可說一切在神之外的人,事,物,合起來就叫作世界,而我們眼前所碰到的那一部分世界,就叫作世代。該隱所碰到的一部分世界,就是該隱的世代。亞伯蘭所碰到的一部分世界,就是巴別的世代。你我今天所碰到的一部分世界,就是二十世紀的世代。

  「世代」這個字的原文「愛容」譯作英文,就是「摩登」或「時髦」﹙modern﹚的意思。所以在以弗所二章二節,中文聖經把這字譯作「風俗。」所以世代的意義,就是摩登,就是時髦,就是風俗,也就是今天顯在我們眼前的世界,也就是世界上的事。羅馬十二章二節,不是用世界。來和神的旨意相對,乃是用世代。來和神的旨意相對。這和約翰一書二章十七節的話,也正吻合。

四、世界的演變

  我們看過了世界的形成,現在再看世界的演變。我們已經說過,世界是形成在該隱墮落遠離神之後。那時,他住在挪得之地,建造了一座以諾城。這是人類在地上所建造的頭一座城,也是人類自造無神文化和生活的開始。人所造的「城」在聖經中,可說是人類自造無神生活的中心和表號。因此城也就是世界的象徵。我們若從聖經中,找出關於城的一條線來,就能藉此認識歷代世界演變的過程了。

第一個世界

  我們若有啟示的眼光,就可以看見,世界在聖經中,共有兩個大段落,也可說共有兩個世界。第一個世界,是開始於該隱所造的以諾城;第二個世界,是開始於洪水以後的巴別城。那第一個世界,從該隱起,逐漸繁榮發展,到了挪亞的時候,就達到最高峰,人類也就完全墮落到世界中。同時,人類也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正如創世記六章十一,十二節所說:「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所以,那時侯人類的地位,完全是落到世界中,人類的光景,完全是敗壞,強暴,充滿了罪惡。這種光景,就帶來了神洪水的審判。神叫洪水氾濫,不只審判了人類所犯的罪惡,也結束了那一個充滿罪惡的世界。所以經過了這次審判,除了挪亞一家八口之外,那第一個世界,就完全被洪水淹滅了,結束了。

  洪水以後,人類又漸漸墮落到世界堣F。到了創世記十一章,人類就開始集體反叛神, 棄絕神和神的名,高舉人自己的名,而建造了巴別城和巴別塔。這是聖經中所記人類所建造的第二座城。這座城更是人類只要自己不要神,只靠自己不靠神的宣告,更是人類自造無神生活的代表,所以這座巴別城就成為人類第二個世界的開始。

第二個世界

  這第二個世界,從巴別城開始,繼續往下發展,就演變出三條線來,就是聖經以後所記載三個地方的城。第一,是巴比倫城;第二,是埃及的城,第三,是所瑪城。第一個世界是混雜的,甚麼都有。第二個世界,就明顯的分出三條線:這三條線,各代表世界的一方面:

  第一條線,是巴比倫城所代表的一面。巴比倫是巴別城以後的名稱。這城堨R滿了偶像和假神,﹙據說當日的巴別城和塔,上面滿了偶像的名字,﹚所以這城是代表世界偶像的一面,也就是偶像的世界。

  巴比倫是在迦勒底地,就是亞伯拉罕出身的本地。﹙創十一章二十七,八節﹚亞伯拉罕和他的先人,住在那地,都是拜偶像的。﹙書二十四章二節。﹚,雖然神把他從那堨l出來,叫他脫離偶像,但他的後裔以後又被擄到那堙A被迫拜偶像。﹙參看但二章。﹚巴比倫總是破壞人對神的敬拜的。乃是巴比倫人毀壞了神的殿,並將神殿中人敬拜神所用的器皿,擄到巴比倫,放在偶像的廟堙C﹙王下二十五章八,九節,十三至十五節;代下三十六章七,十節,十八,九節。﹚這些都是證明,巴比倫在聖經中,乃是代表世界偶像的一面,也就是代表偶像的世界。

  第二條線,是埃及的城所代表的一面。埃及是富庶之地;有尼羅河的灌溉,不只食糧有餘,﹙參看創四十二章一,二節 ﹚且有各樣的口味,﹙參看民十一章五節,﹚所以埃及的城是代表世界生活享受的一面。聖經中所記神的子民幾次下埃及,都是解決生活問題,﹙參看創十二章十節,四十二章三節,四十五章九至十一節,十八節,﹚就是一個證明。另一方面,神的子民一下到埃及去謀生活,就必落到埃及的權勢之下,要為埃及作苦工,作奴隸。﹙參看出一章十一至十四節。﹚所以埃及的城又是代表世界生活權勢之下勞苦為奴的一面。總括的說,埃及的城就是代表生活,權勢,勞苦為奴的世界。

  第三條線,是所多瑪城所代表的一面。聖經論到所多瑪,總是說到牠的罪惡。﹙參看創十三章十三節,十八章二十節,十九章十三節。﹚所以所多瑪城乃是代表世界罪惡的一面,也就是代表罪惡的世界。

  這三個地方的城,就是代表第二個世界的三方面,圍繞在神的子民所該站住的地位—迦南—的四周,如同陷阱,要把他們陷在其中。他們一不小心,接受了試探,就會落到所多瑪所代表的罪惡世界堙A而沾染許多世界的污穢。這就是羅得下到所多瑪的故事。或是他們經不起試煉,有了軟弱,就會下到埃及所代表的生活,權勢,勞苦為奴的世界堙A專為生活奔忙,作了生活的奴隸,受了世界的轄制。這就是亞伯拉罕,和以色列人下埃及的故事。至於他們再回到巴比倫去拜偶像,雖好像不容易,但在他們極軟弱的時候,也會被擄到巴比倫所代表的偶像世界堙A去事奉鬼魔。這就是以色列國衰敗了,而被擄到巴比倫的故事。

世界的三方面

  世界的這三方面界,或說這三方面的世界,都是與神為敵,破壞神為祂自己所得著的人。以色列人,是神從世人中所分別出來,歸為祂自己用的。但他們總是脫不開這三方面世界的敗壞。他們不是下到埃及的世界求幫助,﹙賽三十章一至四節,三十一章一節,﹚就是變成所多瑪世界的樣子,﹙賽一章十節,三章九節;結十六章四十六節,四十九節;啟十一章八節﹚甚至被擄到巴比倫的偶像世界堙A而失去了對神的敬拜和事奉。﹙代下三十六章十四至二十節。﹚今日這三方面的世界,也是同樣的敗壞了主為祂自己所選召出的教會。你看!今日的教會,豈不也是投靠埃及世界的勢力?豈不也是有了所多瑪世界的罪惡?甚至豈不也是被擄到巴比倫的偶像世界堙A而滿有這世界的偶像?今日的羅馬教,尤其是這樣!

  這三個地方的城,所代表第二個世界的三方面,要一直並行著演變下去,最後就成為啟示錄十七,十八章的大巴比倫城。那城—就是那時的世界的中心和代表—要變本加厲,盡其所能的,與神為仇,陷害神的子民。牠是第二個世界發展的最高峰,也是第二個世界的總歸結。所以就帶來主降臨的審判,而被主用烈火焚燒。這次的審判,是與挪亞時代洪水的審判,遙遙相對的。洪水的審判,是結束第一個世界,這次的審判,是結束第二個世界。所以主在馬太二十四章三十七至三十九節,就把挪亞的日子,和祂的日子作一對比。那大巴比倫城的結束也就是世界最終的結局。

  我們從這兩個世界演變的過程,能以看出,撒但總是一直用世界來壩佔人,得著人,而破壞神的旨意,使神不能達到祂在人身上的目的。他先用罪把亞當玷污了,接著就逐步再用世界來霸佔亞當的後裔。到挪亞的時候,整個亞當的後裔,就是受造的族類,就都陷在世界堙A而被撒但完全得去了,於是撒但這羈佔人的工作,就得著了初步的成功。以後那個世界雖經過神洪水的審判,而被神毀滅了,但等到挪亞的後裔生養繁多了,撒但又來鼓動人建造巴別城,而集體反叛神。這樣,人類就又更深的陷在世界堙A而被撒但得去了。

得勝者

  撒但既這樣把亞當的子孫,也就是一切受造的族類,都得去了,神在他們身上的目的就沒法達到了。所以神只好放棄這受造的族類,另外選召出一個亞伯拉罕來,使他的後裔繁多,像天上的眾星,地上的塵沙,而成為一班神所選召的族類,好讓神在他們身上,能完成祂在受造的族類身上,所未完成的心願。可是撒但仍是不停的作工,他仍是用世界來作奪取人,霸佔人的工作,使神的目的在祂所選召的人身上也沒法達到。

  舊約的記載,給我們看見,這蒙召族類多次的墮落,都是墮落到撒但所用以霸佔人的世界堙C像亞伯拉罕蒙神帶進迦南以後,又墮落到埃及去。以後整個以色列人軟弱的時候,也是墮落到埃及生活權勢的世界堨h。再後以色列或墮落失敗到極點,就被擄到巴比倫偶像的世界去。最後到了啟示錄十七,十八章,神的選民又墮落到那代表世界集大成的大巴比倫去了。大巴比倫,就是蒙召族類最終墮落,而受到撒但最厲害的敗壞和霸佔的地方。

  在這世界的演變中,雖然撒但用世界,把大部分神為祂自己所豫備的人,都霸估去了,但仍有少數的得勝者,沒有被世界霸佔去,乃是站在從世界堻Q神分別出來的地位上,一直以帳棚和祭壇,向著那作世界表號和中心的城,作相反的見證。所以在聖經中,不只有城的一條線說出世界的演變,也有帳棚的一條線,說出一班得勝者與世界相反的見證。

  但得勝者何時失敗了,這帳棚的見證,和祭壇的事奉,也就失去了。當亞伯拉罕軟弱失敗的時候,他就下到埃及去。他一到了埃及,帳棚沒有了;祭壇也沒有了;與世界相反的見證沒有了,對神的事奉也沒有了。等他一離開埃及,回到迦南,帳棚和祭壇就又恢復了,見證和事奉也就都恢復了。

  同時那與亞伯拉罕一同來到迦南地的羅得,原來也和亞伯拉罕一同住在帳棚堙A後來他離開亞伯拉罕,漸漸挪移帳棚,直到所多瑪城。他一住到所多瑪城堙A帳棚就沒有了,見證也沒有了。

  以後整個以色列人都墮落到埃及的世界堙A他們終日所作的就是「燒磚造城。」沒有見證,也沒有事奉。等到他們一蒙拯救,出了埃及,到了曠野,就有了帳棚的生活,也有了祭壇的事奉。那時甚至神也和他們一同住在帳棚—帳幕—堙C那時他們的帳棚,乃是與埃及的城相對。

  等到以色列人進了迦南,就有耶路撒冷作他們居住的中心。這耶路撒冷,是那將來作神永遠帳幕之新耶路撒冷的一個小影,乃是與巴比倫城相對的。耶路撒冷總是對著巴比倫的,巴比倫也總是反著耶路撒冷的。當以色列人失敗到極點的時候,巴比倫就來毀壞耶路撒冷。等以色列人中有了得勝者的時候,他們就向著耶路撒冷,﹙但六章十節,﹚而恢復耶路撒冷。﹙尼三章。﹚

  到了新約末了,,一邊有大巴比倫城的毀滅,一邊就是新耶路撒冷城的從天降下。這新耶路撒冷城,在聖經中也稱作「神的帳幕,」也就是帳棚。所以到最終,我們還是看見,象徵得勝者生活的帳棚,同著那代表世界的城,作相反的見證。

  「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堶惜F。」——約壹二15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