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我當如何禱告呢

無名的基督徒

  我當如何禱告?對一個基督徒而言,有沒有其他問題比求問神更重要呢?我如何得到主的榮耀?

  當我們讀到基督關於禱告的應許,我們會直覺地想到他可能把太大的能力放在我的手中—不然,我們會匆忙地下結論說,他不可能答應祂的應許吧。因為他說,求「任何事」,「無論是什麼」「凡你們所願意的」,就必給你們成就。

  但是,他在這些應許上加一個條件。他說,我們要奉祂的名求。這是一個條件,也是唯一的條件;我們將在後面,用些話來說明它的含義。

  所以,假若我們求,沒有得著,唯一可能的原因是我們沒有履行這個條件。因此,我們若是祂的真門徒—我們是真誠的—我們必定花代價﹙極大代價﹚為要找出,「奉祂的名求」的意義;我們必定無法安息,除非我們履行了這些條件。讓我們再次安靜且確信地再來讀祂的應許。「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什麼,我必成就,叫父因兒子得榮耀。你們若奉我的名求甚麼,我必成就。」﹙約十四:13—14﹚

  主曾說︰「向來你們沒有奉我的名求甚麼,如今你們求就必得著,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約十六:24﹚這句話,看起來十分新鮮。

  我們的主,五次重復地題到「奉我的名」這個簡單條件。﹙約十四:13、14;十五:16;十六:23、24、26﹚顯然地,這兒包涵著極重要的事。它不只足一個條件—它也是一個應許,一種鼓勵,因為主所吩咐的事,他總能做成的。那麼,什麼是奉祂的名求呢?我們必須出一切的代價來認識它,因為它是一切禱告能力的奧秘,我們的主曾說:「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要迷惑許多人。」﹙太二十四:5﹚祂的意思是說,「有許多人以為他們是奉我的名向天父禱告,其實不過是自欺罷了。」

  「奉主的名求」,是不是僅僅指在我們的禱告末了加一句話說,「我們這些所求的是奉耶穌基督的名」麼?

  許多人顯然地以為這就是它的意義。但是,你不是曾聽過—一些滿了自己定意和自私,在末了加上一句「奉主的名,阿們」的禱告麼?

  神不能答應使徒雅各所說的那些禱告,因為雅各說,「我們這些奉我們主耶穌基督名求的基督徒,是妄求。」﹙雅四:3﹚一個錯誤的祈求是無法因為加上一些神秘的字句而加以改正!

  一個正確的禱告,不何因為少了這幾句話而失敗的。不,決不會!不會因這些字句引起問題的。我們的主所注重的是信心和事實,過於看重某些形式。禱告的主要目的是要榮耀主耶穌。我們奉基督的名祈求「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十四:13﹚弟兄們請聽!我們並不是尋求財富和健康,興旺和成功,安逸和安慰,屬靈或為著自己能夠享受服事上多結的果子;而只是為基督的緣故—為祂的榮耀。讓我們從三個正確的方向來看這個重要的句字「奉我的名」

奉主名的意義

  ﹙一﹚是指著有些事是單單「為著基督的緣故」而行—因為祂救贖的死。那些不相信基督贖罪之死的人,是不能「奉他的名」禱告。他們可以用這些字,但不會有果效的。因為,我們是「靠祂的血稱義」並且「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弗一:7;西一:14﹚今天唯一神教在惡性現代主義名義下攻擊寶血贖罪,就使許多人受欺和陷入網羅—因此,記念基督寶血救贖工作和地位或禱告就成了極重要的事。

  讓我們引用慕迪早期服事的經歷做為實例。有一位異教的法官的太太—這位法官是極其聰明—請求慕迪向她丈夫傳道。於是慕迪和這位法官有一翻的議論,很坦誠的向他傳講。最後慕迪向他說︰「假若你悔改了。就請通知我好嗎?」這位法官諷嘲地回答道:「哦,是的,假若我悔改了,我一定會讓你知道的!」慕迪回去了,依靠禱告的工作。在一年之內,那位法官悔改了。他遵守了他的諾言,告訴慕迪事情的經過。他說:「在我太太參加禱告會的一個晚上,我覺得不舒服和沮喪。我在她返家前上床休息。但我整晚無法入眠。第二天我很早起床,我告訴太太我不吃早餐,自己便到辦公室去。告訴職員們放假一天後,我回到寓所把自己關在堶情C但是我變得更為沮喪。最後,我跪下來求神赦免我的罪,但我不能說「奉耶穌的名」,因為我是一個唯一神教的人,我不相信耶穌的救贖。我在痛苦中不住地禱告說:「神阿,赦免我的罪吧!」但應允並沒有來臨。最後,我在絕望中呼求:「哦,神阿,為耶穌的名赦免我的罪吧!」於是平安便立時臨到。」

  這位法官無法來到神面前,除非他依靠主耶穌基督的名。當他奉基督的名進前來時,他立刻得到蒙應允和赦免。是的。「奉主耶穌的名」禱告,就是祈求基督的血所為我們保守—「買贖」—之事物。我們「既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來十:19﹚我們沒有別的入口,得以進入至聖所。

  但是,這不是「奉我名」的全部意義。

  對於「奉基督的名」,我們所最熟悉的比喻是如何用支票從銀行取款。我只能從銀行支取我所存的款項。我不能支取超過我名下所有的。假若我在英國銀行沒有存款,我就無法從其中取款。但,若是一位有錢人,他給我一張有他簽字的銀行支票,要我隨意填上所要的數目。這位有錢人是我的朋友。那麼我將如何呢?我將只滿足目前的需要或要大膽的支取更多呢?我必定不做令我朋友絆倒的事或是使他瞧不起我的事。

  是的,有些人告訴我們,天是我的銀行。神是大銀行家,因為「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雅一:17﹚我們需要一張「支票」來「支取」這無限豐富的寶藏。主耶穌給了我們一張禱告的空白支票。祂說︰「填上我的名字,你的需要必得著。你可以在其上寫上任何數目,祈求『任何東西』和『你所願意的』」。有一位著名的佈道家曾說:「當我在禱告時來到神面前—是來到天上的銀行。我在那兒並沒有存款,投有資金,假若我用自己的名義,必定得不著什麼。但是耶穌基督有無限的存款,祂已賜我特權能用祂的名寫在我的支票上,所以當我禱告時我便能得到一切所求的。在禱告時奉基督的名,不是按我的信用,而是按祂的信用。」

  這是一件大喜的事,也是一件真實的事。

  若是從國家銀行或一些有錢的公司取款,人們可能受試探,盡其所能的領取。但是請記住,我們是來到一位可愛的天父面前支取,我們欠祂太多,祂也全心地愛我們,我們可以隨時到祂面前。我們從天上的銀行領款時,我們最主要的意願是求祂的尊崇和祂的榮耀。我們希望只照祂著祂看為喜悅的去行。有時我們的一些「支票」得到兌現—我們的一些禱告蒙應允—必使祂的名受羞辱,懷疑並使我們受虧損。事實上,祂的資源是無限的,但祂的尊榮可能受虧損。

  從我們的經歷可以告訴我們辯論是不需要的!親愛的讀者,我們不是—不都是—常常試圖任意支取而遭失敗麼?

  有多少人敢說,我們從未「奉耶穌的名」從天上的銀行空手而回呢?我的失敗在那裡呢?我們必是試圖越過祂的旨意。

  現在,我把自己未曾公開的事說出,它是一件十分奇特的事。它發生在大約三十多年前,這件事對我們學習如何禱告,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有一位我非常熟悉的朋友,他是一位很忙碌的人,他為了某一目的要給我一英磅的錢。他請我到他的辦公室,匆忙地寫一張支票給我。他把摺好的支票交給我並說:「請你到銀行兌現好嗎?」當我到達銀行。瞄一下支票上我的名字並沒有看著所寫的數目,便交給職員。那位職員瞇著眼睛說:「這是一筆很大的款子呢」,我笑著說:「一鎊!」職員說:「不,這張寫著『一千鎊』呢,」

  事情就是如此—無疑地,我的朋友他習慣寫大款項的支票,他把「一」鎊,習慣地寫成「一千」鎊了。現在,什麼是我合法的地位呢?這支票是特意寫給我的,若是有些匆忙,也是樂意給我的—為什麼我不領受這禮物呢?為何?但是,我是與一位朋友交往—一位對人慷慨的朋友,我欠他許多恩情。他已經把他的心向我顯明,我知道他的希望和企圖。

  他想給我一英磅,再多的沒有。我知道他的心意,他的「心思」,所以我立刻還他這張寫錯的支票並照著他的意思在合適的時候領得一英磅。這跟捐贈人給我一張空白支票,結果應當是一樣的。他希望我寫上一英磅並且我的信譽就在我如何行了。這件事豈不是給我們上了一課呢?神對我們每個人都有他的旨意,並且除非我們尋求明白祂的旨意,否則我們便會在神認為給我們「一」英磅是最好時,求「一千」英磅了。

  我們在禱告時是來到天父面前—一位可愛的天父面前。我們凡事都是欠祂的。祂吩咐我們來到祂面前,照我們所需要的祈求,祂的資源是無限的。

  但祂提醒我們只要按祂的旨意求這些東西—人為了祂名的榮耀而求。約翰說:「我們若照他的旨意求甚麼,他就聽我們 」﹙約壹五:14﹚所以我們的天父給我們一張空白的支票,留著讓我們填上「任何東西」。但是,祂知道假若我們真正地愛祂,我們絕不填上—絕不求—祂不願我們的東西,因為這些東西對我們是有害的。

  可能,我們大多數人的失敗是在另一方面。神給我們一張空白的支票,要我們求一英鎊—但我們只求一先令!難道我朋友不會因此而受到冒犯嗎?我們求的夠多嗎?我們敢「按祂豐盛的榮耀」求嗎?

  問題的所在是—我們無法明白地「奉祂的名」禱告,除非我們明白了祂對我們的旨意。

  ﹙三﹚但,就是如此也還未說盡「奉我名」禱告的意義。我們都知道什麼是「奉別人的名」求一件事的義意。我們都是非常小心,不讓那些靠不住的人用我們的名,否則他會妄用我的委託並敗壞我們的名。以利沙所信任的僕人,基哈西追趕乃縵時濫用了以利沙的名。他藉著以利沙的名得到財富,但他也從他的惡行得到詛咒。

  受託的職員們常常使用他顧主的名並且攜帶大筆的金錢,好像這些錢是他們自己的。但是,他只有在值得信任時才能如此行。他為他的主人使用這些錢,並不是為他自己。我們所有的錢都是屬於我們的主人,基督耶穌。假若我們運用我們所有的來為著祂的榮耀使用,我們就能奉祂的名得著所需的供應。

  當我去兌支票時,銀行職員只查看客戶的簽名是否真實,我是否是受款人,他並不問我的品德如何。他沒有權利查問我是否配得這筆錢或是否正當使用它。天上的銀行卻不是這樣。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請不要匆匆地讀過。當我來到天上的銀行,奉主耶穌的名支取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時,神是要看我是否配得。不是我「配得」從神支取任何東西—而是因為我不求自己的榮耀和利益,只單單求神的榮耀,才能得著神的恩賜。

  否則,我雖然禱告,卻不能得著。「你們求也得不著,是因為你們妄求,要浪費在你們的宴樂中。」﹙雅四:3﹚

  天上的大銀行家,在我們動機不正時必不給我們兌現。這不是許多人禱告失敗的原因麼?基督的名是顯示在祂的品德上。

奉祂名之真義

  「奉祂的名」禱告是在祂的品德中禱告,如同祂所差遣的使者一樣;就是靠祂的靈禱告和照著祂的旨意禱告;也就是在我們的祈求上有祂的印證,求祂所求的,祈求神幫助我們去行祂所要我們去行的,並且願意我們不為自己的榮耀,只為神的榮耀行事。我們「奉祂的名」禱告時,我們的志趣和目標必需是一致。己和它的目標,欲望必須完全在聖靈管制下,如此我們的意志才能與基督的意志完全和諧。

  我們必須達到聖奧古斯丁的態度才行,他向神呼求說:「哦,主阿,讓我能行你的旨意如同它是我的意願,如此,?方可運用我的意志如同它是?的意志一樣。」

  神的兒女們,如此看來「奉祂的名」禱告,似乎是我們辦不到的事麼?這不是我們主的意思,祂不是愚弄我們!我們的主論到聖靈時,祂說:「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約十四:26﹚我們的救主,顧意我們完全在聖靈管理下,使我們能夠奉基督的名行事。「因為凡被聖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女。」﹙羅八:14﹚並且,只有兒子才能呼叫「我們的天父」

  我們的主說到大數的掃羅時,祂說:「他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那人和君主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徒九:15﹚不是向他們,而是在他的面前。所以,保羅說:「神樂意把祂的兒子啟示在我心堙C」我們不能奉基督的禱告。除非我們在百姓面前宣揚祂的名。只有我們「住在」祂堶情A祂的話才能住在我們堶情C所以我們得到一個結論—除非我們的心是對的,否則禱告一定是錯的。

  基督曾說:「你們若住在我堶情A我的話也住在你們堶情A凡你們所願意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就。」﹙約十五:7﹚

尋求認識祂的旨意

  有三個應許,實際上是同一個—他們是用不同話來說出相同的概念。請看下面三個應許—

  「奉我的名無論求什麼,我心成就。」﹙約十四:13、14﹚

  「凡你們所願意的﹙你們若住在我堶情A我的話也住在你們堶情~,祈求就給你們成就。」﹙約十五:7﹚

  「我們若照祂旨意求什麼,他就聽我們。」﹙約壹五:14﹚

  我們可以用約翰的話做結論,「並且我們一切所求的,就從他得著。因為我們遵守他的命令,行他所喜悅的事。」﹙約壹三:22﹚當我們行祂所吩咐的,祂就行我們所求的事!你聽從神,神必聽你的。若我們遵守住在祂堶悸滷囓鞳A主就賜我們祂國度「代理人的權柄」,這國度就是天國。

  哦,這是何等奇妙的事!我們應該迫切地尋求認識祂的「心意」,祂的願望和祂的旨意!我們中間若有人因著自私而失去這測不透的豐富時,他將要何等驚愕呢!我們知道神的旨意對我們是上好的。我們知道祂渴望祝福,賜福與我們。我們知道,若隨從我們自己的意思,絕對是對我們有害的,並且對我們所愛的人也是有害的。我們知道離開祂旨意的道路,必使我們遭災難。哦神的孩子們,為何我們不能完全投靠祂呢?現在我們再次面對聖潔生活的問題。我們極清楚地看見,我們的救主呼召我們來禱告,簡單說來就是聖潔號角的呼召。「你們要聖潔!」因人非聖潔就不能見神並禱告就沒有果效。

  當我們承認,我們「從未得著禱告的答應」,我們不是被神,祂的應許定罪或禱告的能力定罪,而是被我們自己定罪。再沒有一件事比禱告更試煉一個人的屬靈光景。當一個人從事禱告時,他會很快發現自己在神面前所站的地位。

  除非我們過著得勝的生活,我們是不能真正地「奉基督的名」禱告,我們的禱告生活必是軟弱,間歇和常常沒有果效的。

  再者「奉祂的名」必須是「照祂的旨意」。可是,我們能知道祂的旨意麼?當然能夠。保羅不是說︰「你們當以基督的心為心。」﹙腓二:5﹚他也大膽地說:「你們是有基督的心了。」﹙林前二:16﹚那麼,我們怎能知道神的旨意呢?

  我們必需記住「耶和華的秘密與敬畏祂的人同在」﹙詩二十五:14﹚

  頭一步,除非我們願意明白祂的旨意和願意遵行祂的旨意,我們就不能期望神向我們啟示神祂旨意。知道神的旨意和遵行這旨意必須是一致的。我們很容易想要知道神的旨意,然後再決定我們要順從否。這種態度是可悲的。主說:「人若立志遵著祂的旨意行,就必曉得這教訓。」﹙約七:17﹚

  神在聖靈中藉祂的話啟示祂的旨意。從祂話語的應許中,我可以明白祂的旨意。

  舉例來說,我可以明確地祈求智慧,因為祂的話說:「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神,主就必賜給他。」﹙雅一:5﹚我們無法成為會禱告的人,除非我們查考神的話,從其中尋找祂對我們的旨意。

  而且。神的聖靈是禱告者最大的幫助。請再看保羅所說奇妙的說明:「況且我們的較弱有聖靈幫助,因我們不曉得禱告什麼或如何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神的百姓祈求。」﹙羅八:26、27;威末斯譯本﹚

  這是何等令人安慰的話!若禱告者的無知和無助,使他們投靠聖靈,那定是有福的事。主耶穌的名是可稱頌的!我們對於禱告是無可推辭的。我們必須禱告;也能夠禱告。

  請記住,我們的天父承諾要賜聖靈給求神的人﹙路十一:13﹚—並且也要將其他「好東西」給他們。﹙太七:11﹚

  神的孩子們,你們常常禱告嗎?無疑的,你是時常禱告,在禱告中常因自己的軟弱和鬆馳感到為難。但是,你曾否真正地奉祂的名禱告過嗎?

  在我們失敗且不知「禱告什麼」或「如何禱告」時,所應許的聖靈就要成為我們的幫助者。

  全心歸向基督不是大有功效麼?一半一半的基督徒對神和人都少有用途。神不能用他,人對他也無能為力,不過以他為假冒為善者而已。只要有一個罪留在我們生活中立刻使我們成為無用的人,剝奪了我們的喜樂且使我們失去禱告的能力。

  親愛的弟兄們,我們已重新看見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榮耀了。祂樂意並且等候將祂的榮耀和恩典分賜給我們。祂樂意使我們成為祝福的導管。難道我們不該在誠心和誠實中敬拜神並向祂殷切呼求說:「主阿,我當作甚麼?」﹙徒二十二︰10﹚並且在祂大能力中遵行祂旨意麼?

  保羅曾經向天祈禱說:「我當作甚麼?」他得到的答案是什麼呢?請聽!他勸勉各處信徒的話就是他所得到的答案,這也該是我們的答案︰「所以既是蒙愛的…就要在憐憫,恩慈,謙虛,溫柔,忍耐。…在這一切之外,要存著愛心…又要叫基督的平安在你們心裡作主…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的存在心裡。無論作甚麼,或說話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穌的名,藉著他感謝父神。」﹙西三:12一17﹚

  只有我們無論做什麼都是奉祂的名時,祂才能在我們奉祂的名無論求什麼時,答應我們的禱告。﹙待續﹚

摘自:跪著的基督徒﹙The Kneeling Christion﹚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