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怎樣才是復興

華理士

  復興是神榮耀的顯現和聖靈大龍的作為。神是復興的神,復興是神對世人的旨意。自從主耶穌基督復活升天後,教會便成為神所命定復興的器皿。本文信息指引我們用信心來到神前,尋求自潔,以禱告預備神拯救膀臂的顯現。

  「從互古到永遠,在神心目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榮耀 祂那最心愛的獨生子——耶穌,因此祂在歷史中預定了某些特別的時刻來成就祂的這個心意。在這些時刻中,祂那全能的力量臨到地上來完成祂對聖子的應許和誓言﹙使耶穌的名得榮耀﹚︰而這些時刻是祂超乎尋常地傾倒祂的靈在地上,使祂的國度更加擴展的時刻;這些日子也是祂特別彰顯祂的權能的日子。」 —約拿單,愛德華

  「神從提慢而來,聖者從巴蘭山臨到。祂的榮光遮蔽諸天,頌讚充滿大地。…祂站立、量了大地;觀看、趕散萬民。永久的山崩裂、長存的嶺塌陷,祂的作為和古時一樣。」﹙哈巴谷三:3﹚

  在歷史中,從來沒有一個時代像今天一樣,需要對「復興」這個詞作詳細的定義。它是如此廣泛地和模糊地被用來指一些屬靈的事物,許多人的觀念因此被混亂,而不知道它真正的意義為何。對一些有偏見的或得到錯誤消息的人,這個詞是和過度的情緒主義及群體的歇斯底里症﹙Mass Hysteria﹚是同義字。我們希望在下面的篇幅中研談的會是對這種對聖靈工作的詆毀有一個充份的解答。另外有些人用這個字來描述一個成功的傳福音的行動。當他們告訴我們,他們的教會「有了一個復興」,我們瞭解他們的意思是,他們那媔i行了一次傳福音的大行動。這種用法的由來或許是因為以往聖靈在很廣潤的地區中工作時,你只要安排一個傳福音行動,就會激起信徒的火熱的心,同時也會得到許多失喪的靈魂。今天的情形或許不是這樣,但無論如何,這樣使用這個詞是錯誤的。

  有些人,堅決她根據「復興」這個字的語源學的分析,使用它來描述信徒個人被聖靈所復甦,而有了更新的生命。如果一個個人或小群體在聖潔方面有快速地成長,並帶來某種祝福,這是他們稱為「復興」的實際意義,即使在事工上只有很小的擴展,他們也說有了「復興」。有另外一些人,他們強調的是某種特定的屬靈經歷,當一個人或一個小群體中的人被聖靈充滿,他們會宣稱他們「得了復興」而並不注意他們是否對他們圈子以外的人有任何積極的屬靈的影響。當然,在真正的復興中,每個信徒都會得到屬靈的復甦,這個觀點是正確的,但就僅僅以此作為「復興」的定義則是錯誤的。

  我們不能到聖經中去找出「復興」這個字的用法為,何,因為聖經中根本沒有提到過,雖然,在聖經中包含有許多復興的典型和例子:並且也表明了所有復興應遵循的原則。但聖經中最近似的經文是「復甦」﹙Revive﹚或「使有生氣,﹙guicken﹚,以及「再興、復甦」﹙reviving﹚,但這幾個字通常是應用在指個人生命的更新,而和我們所將要說的,許多世紀以來所共認的所謂「宗教復興」,並不完全是同義字。如果有人想要描述一些只是在信徒中出現的復甦、更新的工作,他們最好使用和聖經用法相同的字來表達,如「revive」或「reviving」,以便和「revival」有所區別,後者包括前者,並且超過前者。復興「revival」不僅是有一些大型的聚會,也不僅是宗教情緒的興奮。它比聖徒的生命更新,或他們被聖靈充滿還有更豐富的內容。它也不僅是一次靈魂的大收割,我們可以有其中的任何一樣而沒有復興,然而真正的復興卻包括上述的每一項。

  在最好的宣教或佈道行動和真正的復與之間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人採取主動,當然其中或許也會有聖靈的激勵和推動;但在後者中,則完全是神採取主動,人只是配合著行動而已。前者中,所有人和事的組織是出於人的規劃、設計;在後中,一切都是出於神的。我在此處並不是輕視一般的傳福音的事工,或是否認神接納那些在一般福音工作中歸正的許多人成為祂的兒子,但我們一定要弄清楚,這些福音行動並不結構成「復興」。佈道是持續的傳福音的計劃中的一部份,這是教應不斷進行的一項任務,但復興卻是在某些特定的時機和時期才會發生的事情,當然,復興會在一項佈道行動中突然發生,但若真是如此,那是必會出現一些只和復興有關的特徵,也將有一些只屬乎佈道行動的特徵會消失。然而,當復興停滯不出現時,教會必須繼績進行平常的傳福音行動,但是我們需要將這二者的區別弄清楚。

  任何字的意義常是根據它是如何被使用而決定。要為「復興」這個字下定義,我們必需求助於過往時代中那些「屬神的人」,許多世紀以來他們都用這個字來指明相同的意義,一直到現今的世代中,這個字才被用來指一些較次的或範圍較窄的聖靈的工作。有許多保留至今的有關這個主題的著作都確證,復興是神突然地介入屬靈事物的慣例程序之中。它是神在令人敬畏的聖潔和不可抵擋的能力中向人啟示祂自已。它是神如此明顯的工作,因此出於人的特性完全被遮掩而不為人所注意,所有出於人的規劃也都被棄置一旁。在復興中,人退到幕後,因為神包辦了所有舞台上的演出。在復興中,耶和華顯露了祂聖潔的膀臂,並以超乎尋常的驚人能力在聖徒和罪人身上作工。

  舊約中的聖徒和先知的神是位「復興」的神。在以賽亞書六十三章中,以賽亞要以色列民回想神的子民曾如何地悖逆神,使主的聖靈擔憂﹙第十節﹚,也渴盼著神的熱心和大能的作為再次顯現﹙第十五節﹚。當他看著那被外邦人踐踏過的聖殿,他大聲呼求說︰「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震動。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使你敵人知道你的名,使列國在你面前發顫。你曾行我們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時你降臨…。」﹙以賽亞六十四1~3﹚哈巴谷也是這樣,在他那時侯,神的審判已因祂子民的罪而傾倒在他們身上,他為復興懇求說︰「耶和華啊—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在這些年間顯明出來,在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哈巴谷三2﹚然後,在異象中,他知曉了 神對他禱告的答覆;他看見了 神的行動和來臨﹙第三節﹚,祂彰顯了祂的能力和榮耀﹙第三~六節﹚。他看見了古珊的帳棚遭難,當耶和華發憤恨通行大地,出來拯救祂的百姓時﹙第十二、十三節﹚大自然中的一切都因那聖者的臨到而有極大的變動﹙第七、十、十一節﹚。

  在舊約聖經的末了,我們發現神依然藉著祂的僕人瑪拉基向剩下的餘民發出懇求,在那接近午夜中完全黑暗的十一時刻,祂應允祂的子民,如果他們肯付代價,神會賜給他們復興:「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會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敝開天上的倉庫,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瑪三10﹚。或許也會有人提到撒迦利亞、約珥,及許多位其他的先知,他們以復興的應許帶給他們所在的黑暗世代一線光明的希望。在過往的世代中,不知有多少聖徒能見證,在他們的生命中充滿這偉大的期盼—復興所具有的價值,正如詩人大衛的話說︰「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詩二十七13﹚

  在新約中,復興的真正動力可以看得更清楚,我們可以發現它和神傾倒祂的靈在地上有很大關係。在 神所設計作為歷史上教會的生日—使徒行傳第二章所載的五旬節是獨一的一天,並且在那天所發生的引人注目的事件,其中有一些要素是以後從來不會再發生過的。但作為聖靈傾注的樣本,五旬節那天所發生的獨特點只是「它是第一次」。彼得在那值得紀念的一天宣告說︰「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徒二:16﹚要注意的是,彼得在聖靈感動下所說的話,在聖靈引導下,將約珥的預言從「以後,祂將要」﹙珥二28﹚改成「在末後的日子,祂要」。因此這個奇妙的應許是和某一段時間有關,亦即「在那末後的日子」,而不是只在某個特定時刻發生,如五旬節那一天。從彼得所引用的話中,我們可以同樣清楚地看到的是,在那天,約珥的那個豫言只應驗了一部份。很明顯地,會有更多同樣的情況會來到。所有教會歷史的時期都是處在那「末後的日子」,因此, 神樂意在這時期內的某些特定的期間一再地成就這預言。

  在新約中有更多的證據可證明神從沒有打算將聖靈的澆灌限定在歷史上的某一天或某一段期間。路加在使徒行傳十章四十五節描述在該撒利亞所發生的引人注目的事件是一種聖靈恩賜的澆灌。保羅寫給提多的信中用的字句和彼得引用約弭豫言所說的相同︰「聖靈,就是神藉著耶穌基督我們救主,厚厚澆灌在我們身上的。」﹙多三5、6﹚

  真正的復興一貫的特徵是,聖靈大能流傳寬的澆灌和傾注。許許多多次,講道必需被迫停止,因為聽眾都被聖靈擊倒在地,或者是因為講道者的聲音被呼求憐憫的聲音所掩蓋。誰能否認說這些不是聖靈澆灌所產生的現象呢?誰能找到對這些景象更適切的描述,除了路加所說的:「聖靈降在一切聽道的人身上」﹙徒十44﹚?大衛.布納德記錄一七四五年在美洲印地安人中所發生奇妙的聖靈的運行的開始,他說:「神的權能『有如一陣急疾的強力的巨風』降在會眾當中,並且它帶著令人驚異的能力,推倒所有在它前面的人。我站在那兒,很吃驚的看著所產生的影響——幾乎所有的人都受到侵襲,最適切的比喻是:它好像一股不可抵擋的有力的洪流……。幾乎所有的人,不管是什麼年紀,都一起憂愁地被迫彎下腰來,幾乎沒有一個人能抵抗,並且他們都因這意料之外的聖靈行動而驚駭。」

  復興的發生從來是不能以活動、組織、聚會、人的特質、講道來解釋。這些可能包括在或不包括在復興之中、但這些因素並不能解釋所產生的結果。復興在本質上是神將自已作個顯明;它在其中有神臨在的戳記,即使是未重生的及未受洗的都能很快的認出。復興必然要對社會產生衝擊,這是我們可把它和一般情況下聖靈所成就的事工區別出來的方法之一。

—摘自:神顯能力的日子﹙In the day Of the power)﹙Arthur Wallis﹚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