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基督徒的生活不是安逸的

陶恕

  當我們在基督徒的生活中更往前且更登高時,我們可預期在一路上曾遇到更大的困難,以及從我們靈魂的敵人而來的加深的敵意。雖然這對基督徒而言很少以生活中的一個事實呈現出來,然而像每一位有經驗的基督徒所知,這是一個非常確實的事實,而且我們須學習如何對付它,否則將遭絆跌而落敗。

  撒旦恨惡真正的基督徒有幾個原因;一個是神愛他,而任何神所愛的人必被魔鬼恨惡。另一個是基督徒身為神的兒女,具有與天父和信心家庭相像的特徵。撒旦古老的妒忌未曾減輕,牠對神的恨惡也絲毫未減少過。任何使牠想起神的人,無須其他理由,就成為牠惡毒仇恨的對象。

  第三個理由是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是曾經從撒旦奴役下逃出的奴隸,而撒旦是不能原諒如此冒犯的人。第四個原因是一個祈禱的基督徒對撒旦的統治是一個經常的威脅。基督徒在世上是一個得釋放的聖潔的叛徒,是能接近神的寶座的人。撒旦永遠不知道危險會從那個方向而來。誰知道什麼時候另一個以利亞,或者另一個但以理會起來?或者一個路德或者一個布斯?誰知道什麼時候一個愛德華滋或一個芬尼,會進入一個城鎮或鄉間,且以宣道及禱告把它完全釋放了?這樣的危險是大得無法忍受,所以撒旦會儘早地來到一個初信的信徒那裡。去攔阻他,免得他變成一個強大可畏的敵手。

  因此初信者是立刻成為魔鬼火箭攻擊的主要目標。撒旦知道除掉一個戰士的最好方法就是在他長大成人之前毀掉他。年輕的摩西絕不被容許長大成為釋放一個國家的解救者。嬰孩耶穌則不敢被容許長大成人,來為世人的罪惡而死。初信者必須早些摧毀,或者至少阻礙他的成長使他日後不會成為真正的難題。

  我不認為撒旦很在意摧毀基督徒的身體。在戰場上因為英勇行為而死的兵士,對其軍隊來說不是一個很大的損失,反而成了國家引以為榮的人物。另一方面,聽到敵人第一聲槍響就逃跑的,不肯或不能作戰的兵士是其家人的羞恥,也是其國家的羞恥。所以一個因信而死的基督徒,對在地上的正義之軍來說不是一個不能挽回的損失,對魔鬼來說也絕非勝利。但是當整體聲稱是信徒的諸團體怯於戰鬥而自滿得不知恥時,敵人臉上必然會漾起冷酷的笑容;而整個基督的教會的面頰上必定會面紅耳赤。

  因此魔鬼對我們基督徒的主要戰略不是殺死我們的身體﹙雖然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身體的死會更適合牠的計畫﹚,而是摧毀我們屬靈爭戰的能力。牠在這方面是作得相當的成功。現今一般的基督徒真是軟弱無力攻擊。這是神知道。他是一個孩子,穿戴著相當多羞怯的甲胃,他是一個有病的小鷹永遠不能展翅高飛;他是一個疲乏的天路客,放棄了旅行而面帶蒼白的微笑,坐著嗅聞他從路上摘來的已枯萎的花,試著得到一些樂趣。

  像這些情況的人是已經被撒旦得手了。撒旦早已對付好了他們。牠藉著錯誤的教導或者不適當的教導,或者一個墮落的教會所引起的巨大氣餒與沮喪,牠成功的削弱了他們的決心,瓦解了他們的信念,且壓制他們起初盼望做一番豐功偉業的衝勁,現在他們不過是一群以錢財來支持宗教機構的人數而已。並且有相當多的牧師滿足於袒任一間充滿了﹙或者四分之一﹚這類屬靈老古董教會有忍耐且面帶微笑監護人。

  如果撒旦如此對付初信者的話,那麼牠是會更厲害地對付那些努力朝著在基督裡更高生活前進的基督徒。聖靈充滿的生活,不像許多人所以為的,是一種平靜安寧愉快的生活。其實可能正相反。

  從一方面來看,它是一段經過強盜出沒之林的天路歷程「從另一方面看,它是與魔鬼進行一場冷酷可怕的爭戰。掙扎總是有的,有時還得與我們自己天性進行白熱戰,在這樣的爭戰中,界線往往是如此的難以辨別,以致幾乎不能測出敵人所在,或者說出那一個衝動是出於聖靈,那一個是出於血氣。

  如果我們單單遵行得勝者基督的道路,我們便會有完全的勝利,但這不是我們現在所思考的。我在這裡要指出的是如果我們要逃避爭戰,我們只有退後,且接受目前一般人所接受的基督徒生活為正常的生活。這正是撒旦所要的。這樣會使我們的力量消失,使我們的成長受阻,且使我們對黑暗的國度不造成傷害。

  妥協會將壓力除去。撒旦不會打擾一個已放棄爭戰的人。但是放棄的代價將是一個死寂滯怠的生活。這是我們這些永恆之子實在不能承受的事。

  摘自:超越的基督徒﹙That Incredible Christian﹚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