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如何答應禱告

無名的基督徒

  完全認識神和祂對待人的作為,對我們而言是絕對辦不到的。因為經上說:「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羅十一33﹚在這一點上,我們不需要為自己憑空出難題。雖然我們可能遇見困惑的事,但因著神的全智全能,禱告必定沒有難處。我們無法測度神的方法,但我們確實知道一些祂應允禱告的方式。

  談論這問題的開始,我們應當知道一件事:對於一般的事物,我們所認誠的不是很有限麼?說起愛迪生,他的知識算是相當淵博了。可是在一九二一年八月時他曾寫道︰「就任何一件事物來講,我們對它的認識都不會超過億分之一。水是甚麼我們不清楚,光是甚麼我們不清楚,重力是甚麼我們不知道,甚麼使雙腿能站立我們不知道,熱是甚麼我們不明白,至於磁力,我們更是一無所知。我們所認識的,只是一大堆的假設而已。」但是,雖然我們不認識它們,卻不會防礙它們對我們的用處!同樣道理,我們對於禱告所知不多,但這一點並不防礙我們來禱告!我們確實知道主有關禱告的教導,我們也知道祂差聖靈來要將一切的事指教我們﹙約十四26﹚那麼!我們要問,神是如何答應禱告呢?

神聖的啟示

  神是向禱告的人敞開祂的心,聖靈也來更新他們的心思。但我們要儆醒提防邪靈和惡天使,因為它們是非常忙碌,為要將壞思想放進我們心中。然而,我們要問說:神和祂的聖天使能將好意念賜給人們麼?關於這事,其實連窮乏軟弱的罪人也能作到,他們也能將意念傳遞給別人。這也是我們寫作的目的!只是白紙上的黑字竟能激勵人心,或使人灰心喪志,或使人坦誠認罪,這真是一件足以令人深思的事。更進一步來看,從人們的眼神和表情也常常能看出他們的心思或意念。到了今天人與人之間思想的傳遞已很普遍,但神能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將祂的意念向我們顯明。去年在諾斯菲德地方有一位講員題到了一個顯著的例子。他說到,約三、四年前一位年老的捕鯨船船長告訴他這故事。

  「許多年前,我從合恩角揚帆出發至人跡罕至的荒涼海域獵鯨。一天我們正直對著強烈的南風航行,整個早上搶風而行,只前進了一點點路程。十一點左右,當我掌舵時突然想到︰「為甚麼讓船頂著風浪前進?」於是我就轉變航向,向北走不再向南行。一個鐘頭後,中午時分。桅頂瞭望台傳來喊聲︰「前面有船」我們看見有四艘救生艇,艇上有十四名船員。他們是十天前船燒毀後。幸存的船員,十天來就一直漂流海上,拼命的求神拯救他們,正巧給我們碰見,救了牠們。若再延遲一天,他們就無法得救。」

  年老的捕鯨船長又說:「我不知你是否信仰宗教,由於我是基督徒,所以每天清早我都禱告,求神使用我來幫助別人。那天的事情,我確信是神把意念放在我心中,我就改了航向,那一個意念總共救了十四個人。」

  神有許多事要說給我們聽,許多意念要放在我們心中。我們太容易忙於祂的工作,而沒有停下來聆聽祂的聲音。禱告就是給神機會向我們說話,顯示祂的旨意。惟願我們的態度常是︰「主,請說,僕人靜聽。」

  在一些禱告中,神把新的想法放在我們所禱告的人心中,作為祂的答應。在一連串「得勝生命」的服事堙A筆者曾在一個下午鼓勵會眾說︰「如果你們真正渴慕過聖潔生活,就當平息爭吵,尋求和睦。」會後,一位女士回家後為此熱切禱告,然後提筆寫信給她姊妹,她們因為意見不同,不來往已有二十年了!誰知就在第二天一早,她就接到她姊妹的來信請求赦免,盼望重歸於好。兩封信先在郵局碰了頭。當這位姊妹為她的姊妹向神禱告時,神就向對方說話,使她渴望和她的姊妹盡釋前嫌。

  你可能說,為何神不早早就把渴望和睦的心放在她心內?我們可以這麼說,祂早已知道,若是一位姊妹向另一位請求原諒,而另一位不願赦免,事情就行不通了。有一個事實,就是當我們為別人代禱時,就是給神開了一條門路去改變我們所禱告的人。神需要我們的禱告,否則祂不會要求我們禱告。沒多久前,在每週例行的禱告會結束前,有一位敬虔的老姊妹請大家為她的丈夫禱告,他從未到過敬拜神的地方。教會領袖曾建議大家不住的為她丈夫禱告,於是他們獻上最迫切的代禱。現在這位丈夫深愛著妻子,常常來聚會之處看她。就在那天晚上,禱告會尚在進行,他來到聚會中看妻子。神給他一個想法,就是開門進去在屋子堶接平唌A他以前從未這樣做。他坐在靠門的椅子上,手支著頭,不經意聽到一些熱烈的懇求。回家路上他問說:「太太,今晚那些人在為誰禱告呀?」她回答:「哦!是我們一位同工的丈夫。」他說:「真的,我確信他定會得救,神必須答應那樣懇切的禱告。」過了一會兒,他再問︰「他們到底是在為那一位禱告?」她的回答和剛才一樣。到了上狀休息時,他難以入睡,深深的感到自己的罪,於是叫醒他妻子,請她為他禱告。

  這個見證向我們顯示的何等清楚,正當我們禱告時,神就工作!神可以催促那位先生在任何其他時候到禱告會中,但不見得他能從其中得到甚麼。然而我們一但滿心熱切的在神面前為那人禱告時,這一個禱告就要在那可憐的人身上產生極大的影響力。

幫我們成全禱告

  而且,當我們禱告時,神能在服事上幫助我們並堅定我們的決心。因為有許多禱告是我們自己作得到的,只要神賜我們力量就穀了。在一個極冷的冬天,有一位富有的農夫在家庭禱告中禱告求神保守鄰舍免受饑寒。當家庭禱告結束後,他的小孩對他說︰「父親,我想我們不須為那件事麻煩神哪。」「為何不?」他問道。「因為讓他們不受饑寒,在你來說是非常容易的事!」勿庸置疑的,我們若為別人禱告,我們就必會試著去幫助他們。

  有一位初信少年向牧師要求能作一些服事。牧師說:「你有要好的朋友嗎?」 「有啊!」孩子回答說。「他是基督徒嗎?」「不,他不是,跟我以前一樣。」牧師說︰「那你去請他們接受基督作他們的救主好了。」「哦 ,不」這孩子說︰「我決不能作這件事,讓我作些其他的事。」「好吧!」牧師說:「你只要答應我兩件事。就是你不要向他說到有關靈魂的事,其次你得每天兩次為他們悔改禱告。」孩子回答道:「真好,我真高興這樣作。」結果不到兩個禮拜,這孩子衝到牧師家叫道:「牧師,讓我取消我的諾言好嗎?我必須向我的好朋友傳福音。」他開始禱告神,求神賜他作見證的力量。先和神有交通,我們才能與朋友有真實的交通。我確信人們之所以那麼少向別人說到他們的屬靈光景,是因為他們祈禱太少了。

  筆者從未忘記,自己還是十三歲時,曾為海外宣教事工迫切禱告求主感動我們在某日以前能有二十位新的贊助人,結果就在那天晚上結束前,正好有二十位新贊助人,而自己的信心就因著禱告得了堅固。在禱告中,神會給我們一種感受,使我們更熱切的向前,並有超乎尋常的勇氣來接近別人。

為最壞的人禱告

  一位英國的牧師有一次曾向會眾提議,每天為一位最壞的人禱告,然後去告訴他們耶穌的事。會眾只有六位表示願意這樣作。這位牧師回家後開始禱告說︰「主啊!我不願把這擔子留給別的會眾,我要自己來擔。我不清楚那個人最壞,但我要出去找找。」當他出去,就在街口轉角碰見一個臉孔粗暴的人,他問說:「你是這一帶最壞的人嗎?」「不,我不是。」「你能否告訴我那一個最壞麼?」「好吧!我告訴你,你可以沿街走下去,在七號你可以找到他。」

  牧師敲了七號的門進去,問說:「我要找本教區中最壞的人,有人說大概是你吧,是麼?」「誰告訴你,帶他到這兒來,我倒要讓他瞧瞧誰是最壞的人!說來本區有不少人比我還壞呢。」「既然如此,到底誰才是最壞的呢?」「提到他,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就住在那頭巷尾的房子,他真正夠壞的。」於是牧師沿街走去叫門,堶捷ヮ茈R滿自信的聲音「進來!」

  堶悼u有兩個人,一個男人和他的太太。「真對不起,打擾你們。我是附近教堂的牧師,我正在找本區最壞的人,我有事要告訴他。請問你就是最壞的人麼?」這人轉向他妻子說:「蕊絲,你把五分鐘前我對你說的話告訴他吧。」「不要,你自己告訴他。」牧師問:「你們說些甚麼呀?」「好吧,我告訴你,我已經喝了十一個禮拜的酒,一刻沒有停過。我因酒精中毒而失常,又把家中值錢的東西典當一空。不過五分鐘前我對我太太說:『蕊絲,我不能再喝,我要下決心管制自己,否則我會投水自盡。』話才說完,就聽到你敲門,你說得對,那最壞的人就是我,你有甚麼話要對我說呢?」「我來這堿O要告訴你耶穌基督是最偉大的救主。惟獨祂能把最壞的人變成最好的人。祂曾作在我身上,也要作在你身上。」「你想,像我這樣的人,祂能為我作麼?」「我信祂能,只要你跪下來向祂求。」

  這個可憐的醉漢不僅僅從罪中得了拯救,如今更成為一個發光的基督徒,他帶領了許多醉漢歸向主耶穌基督。

  我們能穀毫無困難的相信神能答應禱告,醫治疾病,賜下雨晴,驅散雲霧,消除困難麼?」

認識神的全知

  我們必須認識,我們的神是無所不知的,祂使醫生能開藥方,食譜或治療的方法,所有醫生的技能都是從神來的。「祂知道我們的本體」 因祂造了它。祂此最聰明的內、外科醫生更多認識我們的身體。祂創造了它,所以祂也能使之復原。

  我們信神願意我們使用醫學技術。我們也相信神奇妙的智慧,能不藉人的手而施行醫治。神的心意是要藉禱告得答應來榮耀祂的聖名。有時候祂看我們的心願是對的,祈求卻是錯的。保羅以為只要肉體上的刺能除去,神就更能穀得到榮耀。神卻不這麼想,祂知道帶著刺比不帶著刺更能造就他,使他成為更好的人,作更好的工。所以神回答他的禱告說:「不-不-不」然後才解說其緣由。

  同樣的,在莫尼加身上也是一樣。她為放蕩的兒子奧古斯丁禱告了多年,奧古斯丁決意離家遠渡重洋去羅馬。莫民情詞迫切求神使他留在她身邊接受熏陶。她去海邊靠近停泊船隻的小教堂整夜禱告。然而黎明來到,她發現船在她禱告時已揚帆遠去!她的懇求未獲允准,可是心願已蒙悅納。因為奧古斯丁在羅馬遇見安波羅斯;安氏引領他信了主。我們何等的得安慰!因為神知道甚麼是最好!

神需要人的同工

  神需要我們的禱告來成就一些事,這一點我們不要以為不合常理。有人說神若真愛我們的話,無論我們祈求與否,祂都會把最好的賜給我們。福斯迪克博士奇妙的指出,神已留下許多事是為祂自己而作的。祂應許撒種並收獲;然而人必須預備土壤、播種、耕耘及收割,以便讓神作成祂的那一份。神供應我們食物和飲水,但祂不能代替我們取用並喫、喝。有些事情,缺了我們,神就沒法子作成。除非我們期望,神就沒法子作某些事。祂並不把真理憑空懸掛,科學的律早已設定,但我們要利用這些定律來得益處和榮耀神,我們就必須一再思考及不斷的實驗。

  除非我們做,神就沒法子作某些事,祂把大理石藏於山中,卻不曾建造一座大教堂。祂將鐵礦蘊藏於大山中,卻未曾製造過一根針或一輛車。這些事是祂留給我們去作,我們必須作我們的分。

  若說神留下許多事讓人來思考及工作,難到就不留下一些非有人的禱告不能成就的事麼?祂已這麼作,所以祂說︰「你們求就必得著」。也有一些事除非我們求,祂就不賜給我們。人和神同工有三種方式,其中最大的就是禱告,有能力的人都是禱告的人,這是沒有例外的。神所賜豐滿的聖靈是僅僅臨到那些禱告的人,而且是由聖靈的運行,使禱告得著答應。每位信徒皆有聖靈住在他堶情A因為「人若沒有基督的靈就不是屬基督的。」但是,有功效的禱告者必須先被 神的靈充滿。

  有一位女宣教士最近寫著說︰「我常聽人說,禱告的海得除非自己完全歸向神他決不向未信主的人傳福音。如果他為神向一個人傳福音而失敗了,他就回到自己房間,在禱告中與神摔跤,直到他看見自己堶惘閉し艡d阻被主使用的事為止。」是的,若我們被神的靈充滿,自然會影響別人歸向主。然而要向著人有能力之先,當先從神得能力。

  總而言之,對你我來說極重要的問題,並不是「神如何答應禱告」而是「我是否真正禱告了?」因著我們的禱告所推助神的能力是何等奇妙!我們是否有一時刻想過任何不討主喜悅的事,我們值得保有這樣的時刻麼?基督徒哪!你們當全然依靠基督,你們就要發現基督是全然真實可靠了。﹙待續﹚

書名。跪著的基督徒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