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自述(三)

愛德華滋

  一七三七年,我為著健康,有一次騎馬到林間去,照著平常的習慣,從馬上下來,到了一個幽靜處,一邊散步,一邊對神默想禱告。忽然有一個非常的異象出現,我看見神人間的中保神子的榮耀,和祂偉大、完全、純潔、美妙的恩典與愛,以及祂謙卑溫柔的俯就。這種寧靜甜蜜的恩典,也顯得非常偉大超過諸天。基督無法形容的優美崇高,足吞一切思想和概念……這種情形,照我所能計算的,持績約有一點鐘之久,大部分的時候,我是眼淚直流,大聲號哭。我心中感到一種無法形容的迫切熱望,想要把自己倒空消滅,躺在塵埃,只讓基督把我充滿;我要以聖潔和純全的愛去愛祂,信靠祂,生活在祂堶情A一生跟從祂,服事祂;靠祂的神聖純潔,使我得以完全純潔成聖。另外有幾次,我也看見同樣的異象,產生同樣的效果。

  有許多次,我感覺到三位一體的神聖靈,使人成聖的光榮,和他將神聖的生命和亮光灌輸人心靈中的聖潔工作。神在聖靈的運行中,表現他乃是神聖的榮光和美妙無窮的源頭,能以十足充沛滿足人的靈魂;又能美妙的發出來,好像燦爛的太陽美妙的發散光線給與生命一樣。我有時感覺到神的道崇高優美,這就是生命的道,生命的亮光,和給人生命的優美甜蜜之道。我如饑如渴地羨慕神的道,來充滿我的心。

罪人中的罪魁

  自我居留此鎮以來,我對自己的罪惡,心中常感到悲苦,常大聲號哭,有時哭得很久,甚至我只得把自己關起來。我認識自己的邪惡和心術的敗壞,遠勝過於蒙恩悔改之前。我常覺得,神若究察罪孽,那麼,我在造世以來人類中,乃是最大的罪人,不免下最低一層的地獄。每逢有人到我面前來談到他們靈魂的事,表示他們的罪惡深重,簡直同魔鬼一樣,我總是想到他們的這種說法,太不足以表明我的邪惡。

  我久已看到我的邪惡,似乎是完全無法形容,出於人想像之外的,有如泰山壓頂,洪水淹身一般,我對我的罪,不知如何說,只好說是無量的罪上加無量的罪,無量的罪上乘無量的罪。這些年來,我心中和口中都念到:「無量的罪加無量的罪…無量的罪加無量的罪!」每逢我察看我的內心,想到自己的罪惡時,我就覺得我的罪像無底坑,深過地獄。若不是因有大耶和華的豐富和榮耀所無窮高舉的白白恩典,祂用威嚴的權能和至高的榮耀所伸出來的恩典與權能的膀臂,我認為我的罪就要使我降到地獄底下的地獄;其底遠非任何視線所能及,而只有神至高恩典的眼睛纔能看到。然而我以為我對罪的認識,仍然是太輕微渺小了;我很驚訝,我沒有更認識自己的罪。我確實知道,我太不認識自己的罪,每逢我為自己的罪痛哭幾場之後,我知道我的痛悔對於我的罪並無補益。

  我近來渴望有一個憂傷痛悔的心,願意俯伏在神的面前;當我祈求謙卑之心時,我不忍想到自己並不此別的信徒更謙卑一點。我覺得別人所達到的謙卑,也許與他們相適合,然而我若不作人類中最謙卑的人,我就是卑鄙的抬高了自己。別人說他們渴望自己「卑賤到塵土」,那對他們也許是恰當的說法;但我總想到,我當「在神的面前俯伏卑下到無限的地步」,而這句話在我的祈禱中,常自然而然的說出來。當我幼年作基督徒,我對心中無窮的邪惡,驕傲,欺騙,偽善是如何愚昧無知,至今每一念及,猶有餘痛。

  我近來較比以往,更認識我須絕對依靠神的恩典、能力和善意;而且更覺得靠自己的義,乃是一件可怕的事。我若因想到自己有甚麼嘉言懿行和仁心義舉,便沾沾自喜起來,我覺得那是可惡可厭的。然而,我如今較此往日更深刻感到有驕傲自義之心,這感覺叫我大為苦惱,我看見那條蛇,在我周圍,繼續舉起它的頭來。

  雖然我以為在第一次蒙恩悔改以後的兩三年中,在若干方面比起如今來,我是一個較好的基督徒,並且更常有歡喜愉快的生活;不過近年來我卻能更充分恆常地認識神的至上權,而且更以此為樂,並更認識基督為福音所啟示的中保而有的榮耀。特別是在一個星期六晚上,我發現福音的優美超乎一切道理之上,叫我不能不自言自語說︰「這乃是我所選揀的亮光,我所選揀的道理。」而且論到基督說:「這乃是我所選揀的先知。」我那時覺得,跟從基督,領受祂的教訓與光照,蒙祂訓誨,學習祂,生活在祂堶情A有說不出來的甜蜜。在另一個星期六晚上﹙一七三九年一月﹚,我深深感到盡本分行事,作所當作的事,而且符合神的聖旨,那是何等美妙蒙福的事;這感覺使我大聲哭號,而且哭得很久,只好把房門緊閉。我不得不叫道:「凡作神眼中看為正的事的人,是何等有福阿!他們真是蒙福的,他們是快樂的人!」同時,我心中大受感動,認為神管理世界,按照祂自己的美意規定萬事那是何等妥當適宜的事;我心中快樂,因為神統治了世界,祂的旨意成全了。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