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更竭力追求

羅炳森師母

  雖然羅炳森夫婦在底特律和多雷都被神使用,服事也蒙主祝福,但他們並不滿意。他們為著主必然十分忙碌,但他們所看見的果效與他們所作的努力不成比例,也不如主所應許的。羅炳森師母既與她的先生共同負起服事的責任,所以她開始鑒察自己的心,要看看究竟還有什麼留在她身上,以致得不著全備的祝福。

  她求神顯出她的本相來,她要「毫無遮掩」地看見自己,如同祂看見她一般。當她這樣禱告後,一九 0 五年的十二月,神帶領她「拿一張紙,把生活中一切的醜陋、觸目驚心的罪惡、失收和軟弱,明確而清楚地寫在紙上--也就是說用坦白、看上去令人不悅的字彙,寫出每一點來」。藉著這個方法,她得到「很大的幫助」。

  「當然,神不一定要這樣帶領每一個人,」當她寫信給妮蒂提到這個經歷時,這樣補充道:「但這件事使我清清楚楚且誠誠實實地認識了自己。」「一點內省……是一件好事,因為如果一個人要尋求神,必須感覺到自己需要神,也許唯一的方法是好好看一看自己是什麼樣子。如果我們真的看見了,就會發現自己何等需要神使我們活得像樣……當神的鏡子一照時,我們就驕傲不起來了。

  「然後我把這張寫滿了我的罪惡、失敗與軟弱的單子,擺在神面前,告訴祂這就是我卑鄙、可憐、無用、沒什麼價值的生命,是一個完全的失敗,但是我把它交給祂。……我……最後寫下了我的奉獻。

  我祇是與主立了一個約,把自己整個地、無條件地給了祂。……約上我列了所給祂的東西--較弱的身體、淺薄的教育程度、軟弱的屬靈生命、壞脾氣、不謹守的舌頭等。

  「也許你覺得很好笑,但這一次我是很誠實地對付自己,」她給妮蒂寫道:「這並非一種誇獎!」接著又寫道:「如果我們真的估量一下自己究竟給了神什麼,我們會發現其實沒有多少。」

  當她開始看見自己的本相,如同神看見她一般,而且重新把自己奉獻給神以後,在一九 0 五年的十二月十八日,她向神認真地認罪,並迫切地為「奉獻」一事禱告。「我告訴祂,我是如此地軟弱、冷淡而無助,祇不過像一個夜晚啼哭的嬰孩罷了!我無力來到祂面前,也無力真的把自己交給祂;祂必須自己來抓住我,自己來替我負責。」

  「此時,我幾乎沒有什麼禱告的靈,我覺得好像我的話沒有達到祂面前。但實在達到了,祇是我自己覺得好像沒有。……但我實在很認真,我要在祂一切的豐滿堭o到祂手,而此時此地祂就悅納了我。祂當然這樣做了,可是我卻一點這樣的感覺也沒有。

  「而且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反覆地做了一些與我本性相稱的惡事,然而即使通通加起來,在神眼中的我並沒有比以前更壞一些--我是指我的堶情C神不過是容讓一些事情進入我的生活堙A以攪動攪動我堶悸漲礙d,讓我看看我的人性是何等地敗壞、無用!神知道在我身上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削去那自視甚高的稜角,這就是神在我堶惕@工的開始。

  「我們大多數人不能只有一個概念,知道我們是罪人,我們需要看見自己的本相,好好看一看我們的罪孽和不義。如果我們完全把自己交給祂,祂將要把我們所需要的給我們;祂就是讓一些試煉臨到我們,好將我們的軟弱顯給我們看,或是讓我們在某一點上覺得被剝奪、受傷害,而那一點正是不雅觀而需要被割掉的贅疣。

  「所有這些本相,一個接著一個顯露出來,雖然令人氣餒,但也使我開始更竭力追求。有一段時間我很火熱,然後又有一段時間很冷淡--靈性起伏不定。我看不出來神實在已經在為我負責一切。沒有一個人可以給我亮光,叫我知道如何棄絕自己,而聖靈儘可能地從外面來教導我。」

  在這以後的幾個月堙C羅炳森師母從始至終「更竭力追求」-再沒有比這幾個字更適於形容她的生活了。這是一段迫切祈求的日子,聖靈忠心地教這位肯學習的學生,而她也按著次序,把所學的立即實行出來。

  就在段時間,她的注意力特別被引向聖經中最先記載的那位偉大教師的教訓--登山寶訓(太五 ~ 七章)。她看見了她很熟悉的「八福」那一段話。當她默想有關「有福的」事時,她知道那是一個人的生命堨眸椰釭爾g歷。所以接著發出「我虛心嗎?」這樣一個問題,是很合乎邏輯的事。

  她立刻決心要為「八福」中的每一樣禱告通,正如她以前為「愛」這件事禱告一樣。所以她從第一樣開始禱告: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五: 3 )

  任何一個人開始為這樣一件事認真禱告,而且真正渴望成為虛心的人時,不管他從前對這件事的想法和領會是什麼,他一定會很快發現他需要正確地了解他是在為什麼禱告?神所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呢?羅炳森師母的情形也是如此,她見證道「我開始停下來思索,要明白它究竟是什麼意思?」

  隨著這個問題而來的,很可能是一個完全的倒空--把一個人對這件事預先有的想法放下來,俾能完完全全地仰賴基督自己,以進入這樣的經驗;然後聖靈自己才能照著神國的法則來教導追求主的孩子,因基督在人堶探x權的首要條件就是虛心。

  虛心的秘訣在於成為一無所有,而讓耶穌成為一切。要變成虛心,必須意識到你這個人一無所是、一無所知、一無所能;真正的虛心會使一個人對自己沒什麼好說的,就是把自己完全棄絕給聖靈,而且完全倚靠基督。要變成虛心,就是要有基督的心,讓祂的思想和態度取代自己的天然本性。這是一個包含一切的經驗,同時又那麼簡單,以致一個人很容易領會錯誤或失之交臂。

  當然這幅虛心者的畫像不是很恰當,也不夠完全,但這件事實在無法用人的智慧來理解或描述。誠如有一次羅炳森師母自己所說的:「除非你經歷了它,否則你不會了解的。」

  這樣的經歷也不是單單藉著禱告進入的--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你必須準備經過與這經歷有關的磨坊。」有一次她這樣教導一位渴望虛心的年輕人。那塊磨石會把東西磨得非常非常地碎!那麼碎,以致很少有人願意被磨。

  羅炳森師母繼續不斷地為「虛心」這件事禱告。這幾個月堙A她實在經過了磨坊--神所允許的「就是試煉」、摩擦與傷害。為了使祂的孩子成為完全,這一切都定必須的。

  「我禱告了七個月,然後神要我停止,並告訴我,我已得到了。」(註:作者不知道這事發生的正確時間。羅炳森師母曾提到她是在一九 0 六年十二月得著聖靈的浸,在這之前她已開始禱告,也很可能在這之前就停止了她的禱告。)然而她並不以為「得著了」,因為這不是一種在基督之外而能持守的經驗。喔!不是這樣的,因為「虛心從不會使人覺得他懂一點什麼,或是他能做一點什麼,祇會使他對內住的基督和祂在堶惟珥n作的工有信心。」虛心就是讓基督在人埵V設立祂的個度,所以祂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這段時間她在這所聖靈的學校堙A確實學到一件事--如果一個人要成為貴重、聖潔、合乎主用的器皿,必須要虛心,因為這是從事聖靈的職事最重要的預備。

  她還學到別的事:她發現「虛心」是開啟所有其他「福」的鑰匙,如果一個人為這第一樣「福」禱告通了,其他的幾乎是理所當然地跟著來了。不但如此,它是一道敞開之門,引向基督耶穌堣@切真理的榮耀。

摘自:榮耀的光輝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