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屬靈生命的階段

俞成華

  基督徒屬靈經歷的過程,常常可以分作幾個階段來說。賓路易師母會將一個基督徒的經歷分作四層:第一叫作重生層,第二叫作復興層,第三叫作十字架的道路層,第四叫作靈戰層。蓋恩夫人在她的書信中,寫到「堶悸犒D路」的時候,也將神使人生命的進步作三個步驟:第一,神用喜樂,享受,使他進步;第二,神藉剝奪使他進步;第三,神用純愛使他進步。她們能敘述生命每一個層次的情形。並且每一層有它的起頭,經過,以及完成。從得救重生起,一直到長大成人,不能一蹴而及的;在其間是需要相當的年日的。但要定規多少年日,卻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為在各人身上都不一樣。有的人一得救,向著神的心就非常的徹底,奉獻也十分絕對,對付自己很猛烈,追求上進很厲害。肯將他和他的一切撇在一邊,只要得著基督作為至寶。這樣的人,好像是特別蒙憐憫的人。他堶採暔F的竅,特別比人開得早,能摸得著屬靈真實的東西。當然在這一班人身上,從重生起到成熟的時期要比較快。要不然,就像哥林多信徒,按他們得救的年齡,本該能領會屬靈的東西,但是保羅說,他們是嬰孩,只能喫奶,不能喫乾糧。他們中間有許多結黨紛爭,以及各樣屬乎肉體的事。保羅對希伯來信徒,也有同樣的責備,若他們學習的工夫,本該作師傅,誰知還得有人將神聖言小學的開端,另教導他們。

  這些信徒都是老不長大的人。所以長大的快慢,就要斷定年日的長短。那些特別蒙憐憫,有勇蜢的心,向著主追求的人,長進就快;那些愛世界,體貼肉體,對屬靈的事隨便的人,長進就慢,就難了。

  現在我按著那些有正常長進的人,將他們的經歷分作四個階段:第一,我稱它為蒙恩的階段;第二,我稱它為內戰的階段;第三,我稱它為降服的階段;第四,我稱它為和諧的階段。這一階段是屬靈生命最高的階段,意思就是這人已經像基督,活著就是基督,已經失去自己,在凡事上與神和諧,一致相同,合一了。

  我想普通的基督徒的靈裡,大半在第一第二的階段中,少數的基督徒在第三階段堙C至於在第四階段堛漱H,我怕真是鳳毛麟角,在全世界的基督徒中間,也不會頂多。所以當我要述說這階段情形的時候,請你們把我當作巴蘭的驢說人的話罷,因為我所說的,不是我所是的,我是遠遠看見而述說的,並不是已經進入了這崇高的生命堙C但是感謝神,好在神許可恩賜的講道。我們知道當教會屬靈生命幼稚時,神許可,神也興起恩賜的講道,讓恩賜講他自己還不是的道。一直等到教會屬靈水準高的時候,神興起職事的講道,就是他所講的是他所是的,是他所知道的,是他所經歷的。現在先說第一階段,就是

  蒙恩的階段

  當人初蒙恩得救的時候,雖然在外面的表現不一定相同,但在堶掄`是得著一個他從來沒有的寶貝-生命,他會一面因著看見自己的罪,大大的自責,悔恨,難過;但另一而因看他所新遇見的救恩,媕Y真是喜樂,有不可言喻的喜樂,有時簡直樂到像瘋子一樣,有時會跳,有時會笑,有時會哭;不懂他的人,就要說,這人瘋了罷!其實在他的堶控o著了至寶。一面看見那麼壞的罪人,罪得赦免。一面又看見神那麼愛他。不止罪得赦免,不下地獄,而且得著了神自己永遠的生命,叫他保險能上天堂,真是希奇得信不過來似的。但是,的確已經有生命在堶情A的確有改變,在堶悸瑤T多了一個東西-生命了。那一種喜樂,可以說是有生以來所沒有的。因為他已遇見神,得著了宇宙中的至寶-永生,怎麼不會喜得像發狂呢?

  在這時,他很恨罪惡,在這時也厭惡世界,一切世界的榮華,富貴,名利,地位,他看作糞土一般。在這時他願意撇下一切作一個傳道者;並且心婺r慕著,巴不得有一天能為主作一個殉道者。他愛主力心、很單純,除主之外,在天上,在地上,沒有可愛的。在這時禱告,讀經,傳福音是極容易的事,他可以作幾個鐘頭的禱告,而覺得還不夠的。他一天可以讀了數十章聖經,心媮棶Q要讀。他可以一看見罪人,好像沒有別的話似的,一下子就要將神的救恩告訴他。若沒有機會傅福音,有時侯在堶惘n像打飽氣的皮球一般,若不開口,若沒有出路,皮球要作裂似的。哦,真是巴不得將新蒙的恩典,告訴全世界的罪人。他寫信給人,無論是信徒或是罪人,他說話的中心就是他所蒙的恩。這時他真是不好看見基督徒,一看見,一知道這是一位基督徒,他就覺得比遇見一位至親的人還要親,莫明其妙的會愛他。和一位同蒙恩的人談話時,簡直是不計算時候的,最好他的弟兄能夠和他永遠同在,談談談屬靈的。堶戚n主的心,也非常饑渴,一見年長的弟兄,總是有問題問的。對於屬靈的書籍,也非常愛慕,巴不得能購盡天下所有屬靈的書,來讀一個飽。盼望主回來的心也非常的濃厚。因為心媟R主,盼望看見他的榮面,所以十分的盼望主能從天上快快駕雲回來。他的盼望主回來,並不是因為世界逼得他太苦,心埵b那塈銗X路而要主回來。乃是單純的為著愛在十字架上替他流血的主。所以有時候,一面作事,一面仰起頭來看天,一天會多次的這樣仰天看雲,盼望愛主能在此時於雲堿菬ㄐC哦,在這初期蒙恩的

  高潮堙A可以說生命已經達到了最高的山峰了,人雖在地,卻是活在天上了。那時得勝是極容易的事,不得勝好像是更難的。這可以說是人蒙恩後最好的光景。這一種的濃度,在有的人身上很厲害,很強烈,在有的人身上是比較平淡的。

  但是月不能常圓,花也不能常好,這一種的好景,也不能一直的繼續,一直的不改變。有的人也許能持續一二月之久,有的人也許是半年,一年,更長一點的,或許有數年之久,但是總不能一直繼續而不落下來的。下來之後,他就要經歷第二階段的生活了,這階段我稱它為

  內戰的階段

  這就是加拉太五章的肉體與聖靈相爭,聖靈與肉體相爭。這階段的經歷是又長又苦的。許多時候你會想說,還不如不信主時好。不相信主的時候,堶戚佹晱倣R無事,信了主可真是麻煩,心媟Q要作的事,在世界媟Q要追求的東西,常常遭遇一個莫明其妙的東西(其實這東西就是生命)的干涉,反對,叫你不能作你所要作的。本來看看小說,聽聽戲,心堻誑郎w,現在就不行。本來愛愛世界的字晝,古董,心堻誑郎w,現在就不行。那一個莫明其妙的東西要干涉你,(當然有的基督徒的情形是不正常的,已經墮落到一個地步,堶掬雱@麻木了。不要說愛字畫不會感覺,就是看戲也不會感覺。這樣不正常的信徒,與倒斃在曠野中的以色列人一樣,定規不能過得勝的生活,在靈程上無法長進,因為已經落到黑暗堨h了。這些人也不能領會真實屬靈的事。)反對你,使你感覺不平安。你若順服這堶悸熒P覺,你就平安,不然,老是不平安,在這塈A的堶探N開始有內戰。原因是在你媕Y有兩個絕對不同的生命,一個是從亞當來的墮落生命,一個是從神來的聖潔生命。這墮落的生命,是在肉體的媕Y。這聖潔生命,是在聖靈的媕Y,所以聖靈與肉體就永遠是水火不相容。彼此定規相爭,是絕對無調和的。因為在肉體堛漕當生命,也可稱作天然的生命,在伊甸園墮落時,已有從鬼而來的毒放進去。此後人已經不是神初造時候的人。(神看看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世記一章三十一節,當然人也在內。)人已經變作魔鬼的兒子(約八 44 )所以請我們記得,在一個基督徒的堶情A有絕對不同兩個極端的生命:一個是從地獄來的,鬼是他的父親。一個是從天堂來的,神是他的父親。所以你能看見在肉體堛漸糽R是極端敗壞,犯罪,詭詐,污穢的。這生命就是鬼,與鬼的自己沒有兩樣,鬼是如何的壞,這生命也是如何的壞,是不能比鬼好一點的。在聖靈堛漸糽R是極端的聖潔,慈愛,良善,榮耀的。這生命就是神自己的生命,神如何是美善,完全的,這生命也如何是美善完全的,因為這生命就是神。在一個人堶情A有這兩個極端不同的生命,那能不爭戰呢。天然的生命有他的性情,傾向,與愛好,神的生命也有他的性情,傾向,與愛好。前者是傾向於罪惡;並愛世界的;後者是傾向於良善,並愛神的。所以天然生命要彰顯他的性情於罪惡世界時,神的生命就要起來與之相爭。照樣神的生命要彰顯他的性情於良善時,天然的生命也要起來與之相爭。結果內戰時起時停,不得安寧,正像現在的回印不能合作,猶太人與亞拉伯人爭戰一樣,彼此是不能協調的。

  這樣人就過著波浪式的生活,肉體強的時候就下去,聖靈強的時候就起來。一下子發脾氣,一下子又認罪。一下子體貼肉體,受世界,一下子又撇下世界去愛神一會兒過天堂的生活,一會兒過地獄的生活。常常嘆息,常常立志,但是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

  指出一點的錯誤

  當我說到這堛漁伬唌A我覺得有一件緊要的事要說,就是人在這埵酗@個大錯誤,這錯誤就是人認不透他肉體是絕對敗壞的。因此他對它-肉體還有盼望,不肯失望。他許多的懊悔,(雖然懊悔是好的)許多的立志,許多改良的方法,不過表明他對肉體尚未失望,尚未棄絕。他想說,我今天雖然失敗,明天總得好好的來一個得勝。但是事實告訴他,離得勝遠遠得很呢。哦,神是要你認識你肉體是絕對敗壞的,你當看透它,以至於完全失望。如果你還沒有被帶到對肉體完全失望時,神只好讓妳繼續失敗,一直等你到山窮水盡,無法自拔而完全絕望時,神的拯救才能來。

  神的拯救與我們的對付

  在內戰的階段堙A我們的經歷可說是夠多的。可以說有各等各樣的失敗,也有許許多多的對付,但是所對付的都是一件一樣的對付,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對付。比方說,妳的肉體是愛世界的東西的,假定說你頂喜愛字畫,有一天你媕Y過不去,不平安。當然你就起首要對付。當你不肯放下時,你也許講一些理由說,愛字畫又不是犯罪,是很高尚的文人雅事,能夠陶冶人的性情脾氣,有甚麼不可呢?但是你只管講你的理,聖靈卻不和你講理(當然聖靈有更高更好的理,是你現在所不懂的。)只給你一個不平安的感覺,一直等到你順服,將這字畫對付了,越徹底越好,你才有平安與喜樂。好,你現在對付掉了,順服了,等一等,你不知不覺地又愛上金石雕刻等東西了。你又覺得,又對付掉了,但再等一等,你又愛上別的古董了。哦,你對付了一百件,還有一百零一件東西會來。到底這原因在那堜O?等一等,我答你,現在讓我再說一些類似的事。有的人愛好的對象是東西,有的人是人,有的人是事情或事業。特別是姊妹們,常常有同性相愛的朋友,但是這個愛,並不是在基督堛滿A而是在肉體堛滿C等到堶採控o這友誼是在肉體堛漁伬唌A她就起來對付,但是,這對付可是比對付東西更難了,東西是死的,你可以任意放下,人是活的,你可以放下她,她還不肯放下你呢。好容易蒙神的憐憫給你放下了一個,等了不久的時候,又和另一位姊妹發生友誼了,並且這友誼又是在肉體堛滿C再一次需要對付,你可以對付十個二十個,但這一個使你落到肉體的友誼堛漁琚A那一種的傾向,那一種力量,那一個慾,仍然在你堶情C

  人的難處

  在對付這類事情上,人的難處,是在只知對付其果,而不知對付其根,只知對付其結果,不知對付其原因。只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不知道病源,來一個基本的對付。我這樣說,並不是看輕這些一件樣的對付,零星的對付,我乃是說,這也是緊要的,因為這樣作可以除去天然生命的寄託,滋養與維持,也是大有益處的。

  但是,活在一件一樣對付堛漱H,是缺乏一個緊要的知識,就是不知道病根在堶情A是在堶惘陪n求,堶惘頃丑A如果有一天看見病根在堶情A並且受了神一次厲害基本的對付就好了。

  甚麼是基本的對付

  在這埵釣熇堣隤k,一個是消極的,一個是積極的。消極的方法,就是神有一天用強烈的光,光照他,摸著他天然生命強硬的地方,好像雅各的大腿窩被摸一樣。使他稱強的地方,變作較弱了。雅各的腿未被麼摸之先,是極其強壯的,甚至神和他摔咬都失敗了。(這真是在我們堶惘覂曈蚢L聖靈約寫照。)但是等到腿窩被摸腿筋被扭,力量也就因此失去了,萎縮了,便不起來了。此後走路就要一步一拐了,因為腿已經瘸了。照樣,一個人受過神基本對付的,也要如此。有的人在已往發脾氣時,可以大吵大鬧,也許能繼續二三天之久,但是,被摸的人,在遇到不如意事也可以生氣,但當他脾氣要發出來的時候,是一面讓,一面在媕Y萎下去了。堶惆S有勁了。他不知道已往的動到那堨h了。哦,這是十字架在肉體上作過工的記號。這樣的人是蒙福的人,是受過基本對付的人。那麼,這樣的人再有沒有零星對付呢?我說還不能絕對沒有,乃是說少了,並且容易多了,這好像妳看見放在路旁的一段枯樹,有時也長出一些小枝來,但這些枝子長不大,同時也易於枯萎的。

  積極的方法乃是這樣,神因著別人或你自己的禱告:求神按著祂豐盛的榮耀,藉著祂的靈叫你堶悸漱H-靈剛強起來。這堶悸漱H,就是我們的靈,這靈被聖靈充滿就剛強。靈一剛強,就基督的性情從靈媯o出,管治全人,這樣就勝過了天然的性情。比方說,天然的生命是愛世界的,當你被聖靈充滿時,你堶掠繴的性情出來,自然拒絕世界,並且是自然而非勉強的。已往那些燦爛奪目,使你情不自禁的東西,現在變作黯淡無色,失去了吸引你的能力。實在不是東西的本身有甚麼改變,乃是妳的性情改變了。

  我想為看所用二種的方法,讓我說一個比方,好使我們更清楚。比方說,這埵酗@隻天秤,在左邊我放主十本聖經。假定是每本一斤,一共十斤,在右邊有五塊法碼,每塊也是一斤,你立刻看見天秤是往左邊傾斜的。如果你要使這天秤平衡,只有兩個方法,一個是將左邊的聖經拿去五本,使兩沒都是五斤,這天秤立刻平衡。或者在右邊再加上五個法碼,使兩邊都是十斤,這天秤也就平衡。前者是神所用的消極方法,是削弱肉體的力量的。後者是神所用的積極方法,是加強靈的能力的。這兩個都行。在經歷上,有的被前一方法帶領過去的,有的是被後一方法帶領過去的。在此你要知道神是大的,祂帶領人是按著人的需要而作的。但是人是小的,經歷也是少的,常常會將自己個人的經歷放在人的面前,作別人行動的標準,這是錯誤;並且多人落到這一種錯誤堨h。(例如有的人得救時,是痛哭流淚,他就會落到一個錯誤的地步,若看見別人信主時不痛哭流淚,他就要說他沒有得救。例如有的人在得勝某一個弱點時,是大聲呼喊的,他就會落到一種錯誤堨h帶領人說,非大聲呼喊就不行。這絕對是錯的,原因是少和別處弟兄來往交通之故,以致有這一類的錯誤。)

  插進一些話

  為看我所說的消極與積極的方法,在此讓我插進一些話。有時候這兩面的話是很難說的。在我們屬靈的經歷上,和天然界的事物相仿,例如:樹葉子的新陳代謝,到底是老葉子落下給新葉子地位?或者還是新葉子在堶惘酗@種推動的能力,將老葉子推出去呢?七八歲的小孩有換牙的經歷,到底是乳牙先落下給新牙地位,還是新牙有能力將乳牙推落去呢?照樣,在屬靈的經歷上,到底是先有十字架,除去我們魂生命,而給神生命地位呢?或者是神生命發出能力來勝過魂生命呢?(在主的經歷上,是十字架在先,復活在後;在我們身上,是復活在先,十字架在後。)到底那一個是原因?那一個是結果?按著我們的經歷,我個人是相信,是復活的生命在堶控ぜ膜捄M的生命。因為你一得救之後,你就看見每一次天然生命出來時,復活生命總是要干涉,要審判,要定罪,要除去那出於天然的。

  降服的階段

  當人經過了基本的對付後,他就開始進入降服的階段堨h了。經過這一次基本的打擊,或者聖靈充滿,堶悸漱H剛強了,他就頂自然地降服下來,在主的腳前,起首學習作一聽話的人。在此主漸漸地在他堶探x權作主,支配他的一切。可以說天國在屬靈的實際堙A起首建立在這人堶情A他對於主好像婢女注視主母的手一樣,在此學習順服,跟著堶悼糽R之光行走。在此他懂得甚麼叫作「活在今天約亮光堙A」甚麼叫作跟從主而行。他的心思多注意靈的事,過於其他的一切。他學知甚麼叫作體貼靈,甚麼是靈的思念。堶採暔F的眼睛也越過越亮,看見許多已往所沒有看見過的。他認得出甚麼是出於靈,甚麼不是。屬靈的鑒別力越過越強,靈與魂分開的經歷也越過越清楚。奉獻比以前更徹底,愛主的心比前更強烈,(不是在感覺堙A乃是在意志的實際堙C)追求主的心更厲害,真是看萬事如糞土,得基督為至寶。在此他的認識神,不是因為看見神奇妙的創造,也不是因為神所行的神跡,甚至也不是藉著禱告認識神作事的手續。他的認識神,比這些更進步。乃是藉著靈的直覺認識神的自己。認識一位活的內住的神。他不止知道神住在他堶情A他也感覺神的性情彰顯在他堶情C在此他懂得一個極大的奧祕,就是基督在埵茼足陞L榮耀的盼望。頂清楚知道他與神合而為一神在他堶情A他也在神堶情C他能照著堶戛氖I的教訓行事為人。也知道如何住在基督堙C他的心起首寬廣了。許多以前不肯放過的事,他肯了;以前那種斤斤較量的情形過去了。他大了,他能見證神的愛,他知道這愛大到不能再大,也知道神救人的工作好到不能再好,真是像神那麼大,像神那麼好,那麼完全。心堭`充滿著極大的喜樂與平安。他知道這一位無限的神,也要將他拯救到無限埵茈h。他常常恨惡自己,巴不得有極深的治死,以致完全無自己。這樣的人,說話時,常是滿了膏油,能解決饑渴人的需要。神的恩典在他身上是極大的,但是他卻能真的謙卑在神前,覺得自己還是依然不行的,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堶惜ㄣ惘蛝堙C仍然為著自己是戰兢的。有時候人當面稱讚他,高舉他,在此他就學知在心思堜痤斑o些,不敢偷主的榮耀。以前他喜歡神的恩賜,現在他只要愛神自己,認識神自己。以前他喜愛工作,現在他沒有工作的慾,他肯一直做一安靜不出頭的人。他有一個不顧一切要主的心,所以敢問說:「主阿,還有甚麼東西,你要我放下,而我不肯呢?」這樣的問題是許多人所不敢問的,只有徹底要主的人敢問。雖然如此,他還是有許多弱點,他還有偶然的過錯,還有懼怕,就是在愛堶惟|未完全。不夠簡單純潔像嬰孩一樣,還覺得是複雜的。隱藏的己未曾除淨,還不能見證他是絕對無自己的。心媮鷁M要愛神過於自己,但事實上還是愛己過於神,所以他還不能說,愛鄰舍如同自己。他的情形已經是難能可貴的,但是要達到完全的境地,還是很遠。

  和諧的階段

  當人的生命達到降服的階段後,天天學習跟隨主,追求討主的喜歡,現在是時間的問題了。只要人一直忠心活在今天的亮光堙A行在生命的光中。更失去他的自己在神的堶情A他就要漸漸地進入和諧的階段堙C和諧兩個字是音樂中的一個名詞,意思就是兩種以上的樂器同奏的時候,發出相同或相諧的聲音。是一致的,是合一的,是不雜,也不亂的。與神和諧,意思就是這一個人在各樣的事上,與神相同,與神一致,與神合一。因為他經過多年的學習認識主,跟隨主而行,他的魂一直受主生命的薰陶;灌注,滲入魂就更新而改變。因為他所受的是基督生命的薰陶,所以他就改變像基督。在此他能獨立地出主張,獨立地發表意見,獨立地有好惡,而同時他的主張,也就是神的主張;他的意見,也就是神的意見;他的好惡,也就是神的好惡。因為他已經失去天然的生命,或者說他天然的生命是死透了。神的生命已經建立在他堶情A他已改變像基督(天然生命受打擊的時候,是神要打破這瓦器,一直等到拆毀到一塊石頭也不留在石頭上時,-徹底的破碎,人死透了。神的生命也就完全被建立在人堶情A此時瓦器變作寶貝。)所以他能在凡事上與神和諧,與神合一,與神一致。他和神是二而一 ,一而二的。我們能說在他的魂堙A有神調在他的堶情A發展了基督的性格(第二個性格。)你沒有看見過龕間的牆壁麼?本來是白色的,後來一直受煙煤的薰染,變作黑了,這人也受了基督生命的薰染,變作像基督了。

  在這堙A讓我說一個比方給你們聽:我曾聽見國民政府堶惘酗@位要人,同時他是一位出名的書法家。他有一位外甥,也能作書,並且學的就是他的字。經過了多年的學習,這外甥寫的字竟然與娘舅一樣了。後來有人請求這位要人的墨寶時,他就讓他的外甥來給他們寫,寫就了,署上他的名,承認是他為的。在和諧階段堛漱H,也是如此。雖然主張是出於人的,但是神說是我的主張,意見是出於人的,但是神說是我的意見。你看哥林多前書七章,對於守童身的事,保羅說,沒有主的命令,但是他說,既蒙主憐恤,能作忠心的人,就把自己的意見告訴你們,到末了他說,我想自己是被神的靈感動了。你看上文明明說沒有主的命令,但這堣S說是被聖靈感動了,又是出於神的靈的,神又在這堜蚖{這一個人的意見。所以有弟兄說,林前七章是人生命最高的一章。哦,這是一位能被神承認的人。舊約堛獐祕銵A新約堛澈O羅,是神特別能承認的人。哦,這樣的人不多呀!

  為要更使人清楚的緣故,讓我再說一個比方:我們都知道學習拉琴的事。在初學的時候,頭是一切的主。手是一直跟著頭的意思的。雖然緊繞的跟著,但是拉起來總是生疏不好聽,等到學了五年,十年之後,頭可以想別的事情,而手卻自動的能拉,並且拉得出很悅耳的調兒來,這沒有別的,就是因為手學熟了。在和諧階段的生命堙A也就是手學熟了的一回事。所以在降服階段時,人是跟隨神而行的,現在神能放心,讓他與祂同行了。降服階段時,是主作主,我作僕人的。現在主讓我作主了。同時主又肯承認還是祂作主。本來是基督的生命從他身上活出來,(此時魂是表達基督生命的器皿,身體是彰顯基督生命的工具。)現在是他活出基督的生命來。本來主是主體,現在主讓人作主體。這樣的人的情形,已經達到生命的最高階段,在他堶捧R已經完全,也沒有懼怕,絕對單純像小孩一樣。他無責備,也無願望,他極平安,也極安靜,絕不與環境相爭,苦樂對他一樣是甘甜的。他已經沒有自己。他覺得神是,神是一切。除神之外,他無所有,也無所是。他像一滴水已經失去在大海堶情A神與他,他與神,變作一個了。這個就是屬靈生命最高的階段。這一個也是我們最崇高的拯救,也是我曾說過的,瓦器變作了寶貝。這一個才算得數是神的傑作,才像神的工作。當然在這堜珨〞滿A還是指著今生的事,是指著魂的改變像主,將來有一天,我們的身體也要改變和祂-主榮耀的身體相似(腓三 21 )

再申明:請弟兄姊妹注意,說到靈命最高的階段時,千萬莫想講的人已經到了那階段的生命了,沒有,他還需要神更大的憐憫。他不過好像站在高山上,遠遠望見前面的路,而說這條路的終點是如此如此的,並非他已到了目的地,所以能說所經過的經歷。他像巴蘭的驢一樣,曾一次說過人的話,但牠卻不是人。照樣,摸著最高的經歷時,他所說的並非他所是的。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