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世界大復興

  這個壯大運動的起頭,是在一千八百九十八年芝加哥城穆迪聖經學院堥C禮拜六晚九至十點鐘的祈禱會。這小團契慢慢的達到三百人的數目。他們懇切的求 神賜一大奮興。叨雷博士那樣的為這事懇求,有一次甚至同幾個人繼續的祈求直到禮拜日的早晨。他有一早晨得了 神的感動,特別求主派他周遊環球傳福音。他開始祈禱的時候並沒有想要這樣獻身,但是祈禱之後就深深地覺得,主已經聽了他的祈求。

  一個穫拜之內 神的應允忽然顯明。他本堂的祈禱會完了時,有兩位不認識的人進而來,奉奧大利亞 Menlbourne 城各教會的名義,來歡迎他領聯合大會。他們奉派出來已經數月,要找一個相當的人,領他們舉行一個前進運動。他們深覺得叨雷博主就是 神為他們所安腓的人。叨雷博士歡然允許他們。到一千九百零二年四月他同雅查理先生( Mr.Alexander )在奧大利亞開會。這只是環球大奮興會中的第一回。

  從起初的時候 神就祝福他們所做的工。有時侯竟有一萬五千人要擁進那大會場堨h,不過它只可以容八千人。四個禮拜的大會還沒完畢,已有八千人立志信主。他們所講的就是最老而常新的福音。目前常有人說將來的奮興必來自一個新的福音。各時代都曾有人這樣預言。但是每次的奮興總證明那是錯誤的說法。 每次的奮興仍舊是趨向十字架,仍舊是注重基督的寶血,仍舊承認聖靈的地位。叨雷博士很清楚地發表他的信經:「我宣講四條大真理。我宣講全部聖經,一樣也不棄掉。我宣講基督耶穌的血有救人的大能,我講聖靈的位格。我講祈禱的能力。」

  雅查理先生與叨雷博士同工,實在像散克與穆迪一樣。雅先生的面貌滿有救恩快樂的光輝。他有非常能力使他所領的唱詩班大發熱心的榮耀 神。他的歌唱又彷彿將眾人高舉,翔翔於太空。那一首「榮耀」的歌聲如同野火舖滿全地。所以他們二人不拘往那堨h,都有歌聲為先鋒。總共六個月的工夫,他們從這城到那城,沿路常有 神的人與他們同行,以至全地都聽了福音。奧大利亞的教會從此又得著聖潔的完美。

  在這樣快樂的人民中又另外撒了些種子,得到更豐盛的收成。叨雷博士曾著一本關於祈禱的書。書中用了一句「要禱告透了」的話。他說祈禱如同在大山中鑽洞一樣。我確實地曉得我們在這頭鑽, 神就在那一頭做工。本著信心迫切的祈求,和 神對我們的大愛,一到兩端接觸時,就是 神的大能力開了門。某城有一位女士念了這本書,大受這句話的感動。立時把朋友請來組織小祈禱團。要一心禱告透澈。這運動很快的普遍起來了。(莫爾本)城中立時就有了一千七百這樣切心祈禱的團契。這女士不久到英國去,在克西克( Keswick )大會講論這些祈禱團契。英國和愛爾蘭立時倣效這榜樣。到一千九百零四年全球有三萬信徒,每日的禱告是說:「主阿,求你奮興你的工作。」這確實是威爾斯在一千九百零五年奮興的動力和秘訣。在英,美兩國的屬靈運動,以及印度和中華所得像五旬節那樣的奮興,最大原因都在於這些祈禱團。

  英國的復興

  英國的教會聽見奧大利亞奮興的好消息,就急忙請叨雷博士到那堨h領會。順路在即停了一下,那堣]照樣的有好結果。有許多人歸主,並且西宣教主多得祈禱的精神。某會有兩個女佈道員,聽了叨雷博士的講論,得了火熱的祈禱心,回到她們的工作區。這火熱的心就傳染了他們所服務的本地人民。因此到一千九百零五年教角新添了的人故有八千。

  英國所開的會實在和穆迪散克二人當日所做的工相同。利物浦的功效特別的好。那最大的會堂仍是容不下赴會的人,於是不得不開兩次的會。人人都是如饑似渴的追求 神的道。有的在堂外冒雨等候一點鐘,盼望能有機會可以進去聽道。有人對他們說,「禮拜堂滿了,你們為甚麼不回去呢?」有一女子答道:「先生,我們等著或者堶惘閉し簼倒的人。」「那麼你不是要人昏倒嗎?」她答道:「不要,但是有時確有人昏倒,我們就可得他們的坐位」。

  在孩童當中特別有 神的恩惠工作。他們所最愛的是「日光歌」( Sunbeam Song )。許多小孩因為認識主耶穌而將主的光帶到黑暗愁慘的家庭。有一個小女兒寫信給叨雷博士說:「在聖誕日我唱你們的一首讚美詩。我母親醉酒回來,家堣]沒有甚麼吃的。我想我不能做別的事,只有求主賜一大奮興,並向我賜宏恩的天父唱歌。」這小孩實在早已學會了先知哈巴谷之歌的意義。除歌唱外他們在每次的大會多用下面這句話:「你要與 神和好」。這話是印在小紙片上,各處向人散放。有許多人因這句話大受感動,得了救恩。

  在巴明翰( Birmingham )結果最大。三十日之內竟有八千人得救。街上的電車,汽車有時成為談道所。講道的是那樣為人的靈魂著急,犯罪的又是那樣的煩悶不安,都是顯而易見的事。還有令人注意的是一足球全隊的隊員哦得救了。此外值得提及的事是雅先生在巴明翰遇到將要為他配偶的卡不瑞女士( Miss Cabdury )這女士用她美善的精神來幫助二位佈道員。雅夫人即是「攜帶新約聯盟」的創辦人。

  ( Pocket Testament League )。她在全世界佈道的工作上已成功了一種靈活的力量。

  威爾斯( Wales )的大會很有價值,因這會在威爾斯的大奮興之前。他們在可福德( Cardirf )用了一個月。此處立了一大會堂,可以容七千人。眾人對於所講之道起先沒有反應。但以後一被 神的人點著,他們的熱心就無限量。論到最有大影響的會可算在威爾斯南部,為牧師們所開的大會。許多的牧師將所得的福氣,帶回到自己的教會中,為以後羅伯次( Roberls )的工作預備人的心。

  在倫敦

  最後而最大的福氣還是降在倫敦。一千九百零五年,由該城佈道會的請求,他們在那堨峇F五個月,即從二月至六月,向這大城的人宣傳救恩。他們的組織非常完善。有四千人加入唱詩班。每次開會總有一千人到會唱歌。「功用有分別, 神卻是一位,在眾人堶措B行一切的事。」這次在英國實在證明了這句話。他們在威爾斯時不用一點組織的方法。聖靈那時越過一切界限。將許多人一齊掃進天國。但是在倫敦,同是這一位聖靈卻運用那些按祈禱所訂的計劃,組織,成就了一樣美好的工,也是一樣真實的常存的。

  第一次聚會,叨雷博士講了:「不做基督徒的代價」之後,就有數百人起立認耶穌為救主。其中有英國貴族當中的一位。這會有許多奇異的大事成就。就如有一個著名的演唱者也悔改了。他承認雖然他引別人快樂,他本人卻是倫敦城最苦的一個人。他現在把自己的天分獻給主,成為一個快樂有能力的佈道員。在奧大利亞所用的那「榮耀詩歌」,在倫敦也是一樣約有大功效。 神藉著讚美詩感動了許多人。

  請看一赴會的人描寫眼見的情況:「經題就是約翰三章十六節。叨雷博士用了三刻鐘,最迫切的勸大眾向 神的愛投降,並順從基督。言辭中沒有修飾,沒有任何花言巧語。他沒有用甚麼好聽的比喻,也沒有用幽默的話。但,是從頭至尾使人佩服,使人並深受感動。結語很突兀,略作簡短的禱告,就請人立志。安靜了約一會兒就有一個人起立。叨雷博士說:「願神祝福你」。忽然在大廳埵U處有人站起來。有獨自起來的,有三個同時起來的。在幾分鐘內,叨雷博士繼續不斷的說:「願 神祝福你、和你--你,--你,--和你,先生」大家在 神面前安靜的時候,雅先生就唱一節讚美詩。他唱的時候有許多人淚流滿面。他唱的是:「試看他手,他足與頭,憂愁慈愛和血並流,愁愛可曾如此相接,荊棘可曾化作冕硫。」

  赴會大眾還坐著時,叨雷博士特請祂起立的人向前來,明明的向眾人承認主耶穌。這是一件難做的事。但是不久就有許多的青年,老人,和兒童,魚貫而來到講台前面。這誠然是驚人的大奇跡。幾分鐘之內就有二百五十個人,還繞那講台,並站在講台兩邊和中央的來路堙A成十架形,轉身向眾人同聲說:「我已經接受耶穌做我的救主,我的王。」有人估計叨雷博士和雅先生四年環球大佈道的成績,在英美印度各地共有十萬人以上信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