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中之安靜

哈列斯比

  大致說來我們太著重禱告中的活動了。從禱告的開始一直到末了,我們叨叨不休地與神說話。並且我們似乎覺得若不接連地與神談話,在禱告上便有什麼錯誤或缺少一樣。

  在我們與神對晤的時間,應該日日受神聖光線的治療。但我們不都是這樣。我們與神講許多事情,許多好事情;且不停地講。但一講完--不管講的長或短,就說聲阿們,站起來走了。

  神每天有許多這樣的病人坐在祂的侯診室堙C我們對於我們禱告的時間感覺無多好處,這也就是一個緣故。我們進禱告室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出來的時候還是什麼樣子。無疑地,神看見我們不從我們靈魂的醫生找尋或接受什麼醫病的勸告,就離開祂去,一定覺得很是可惜。

  當我們去與神相會的時候,應如病人求醫一樣,先要受醫生徹底的檢驗,以後要接受他的診治。

  求祂光照

  在你開口以先,當靜默一個相當的時候。使你心靈得著寧靜,真正覺得是獨處一處。當用點時間把你自己從各樣外界的事物中解脫開來,當用點時間讓神為你分歧之心靈的益處奏起禱告的序樂。讓你靈修的態度,聖潔的被動的態度,把那導入永生事物之境的一切門戶打開。在那安靜和神聖的禱告時間,我們也當安靜地讓我們靈魂的大醫生檢驗我們自己一下。我們朋該置身於神聖潔而有力的光前--那是靈性的愛克斯光--經過徹底的檢驗,好確知我們的毛病在那堙C在此時期中我們心靈的每一個角落都置於神恩光之下,我們一切的罪,無論是舊的、新的,都被帶在光中,承認出來,求赦免,並治死。

  假若你在心靈上或良心的深處有什麼痛苦,應當給祂看。假若你覺得那埵陬h苦,良心不平安,卻不知道病在何處時,當讓祂以祂的愛克斯光為你檢驗。當像古時的詩人那麼說: 「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堶惘酗偵繯c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一三九: 23 - 24 )

  這樣,在我們禱告的時候必有所發現。

  你就要看見在你的生活上和心埵酗偵簹F西妨礙你靈性的生命,破壞你在主葡萄園堛漱u作。你必要經驗一個算賬的時候,使你流淚和快樂;但也使你在重回到你的工作的時候,不單帶有新平安和信心,也帶有新的能力。「耶和華的眼目遍查全地,祂要顯大能幫助向祂心存誠實的人。」(代下十六: 9 )

  ◎禱告中之爭戰 哈列斯比

  這是聖靈叫我們服罪的一種工作。安靜禱告的時候,是神與我們展開嚴重談判的一個最好機會。在單獨靜處於神面前時,我們的心靈聽取神的聲音比任何時侯都要清楚。

  看哪,祂談到我們的罪,對我們說到我們最喜愛最易相交的罪。神的兒女雖沒有一個肯與罪公開地締結盟約,但還是與罪締結密約。我們想安慰自己,以為一些擾人的小事不算為罪。我們原諒,自怨,和袒護我們的行為。

  我想像在你禱告的時候聖靈與你談到金錢的問題。你對於金錢曾漸次陷於錯誤的態度中。於是聖靈熱烈地,堅強地與你談到這個問題。

  例如你讀聖經的時候,就發現你讀的聖經一節一節都是對付金錢的問題。你聽道的時候,也發現了同樣的事情。好像世上一切的傳道人都向瑪門宣了不並立的誓。

  當你在禱告中轉向神的時候,事情更變壞了。好像聖靈不願與你談到任何別的事。你雖仍如往常一樣禱告,但聖靈卻安詳地,具有權威地說,「金錢!金錢!金錢!你獻的禱告是空的。神想與你談談你經濟的問題。你若不願談這些,最好不用費力禱告祈求了吧!」

  你記得在你的心靈媯o生過這樣可佈的戰爭嗎?

  你心婸﹛A聖靈的辦法是對的,可是你卻不願意降服。你原諒且維護你的經濟措施。你自己心婸﹛A我並非慳吝,不過是實行節儉罷了。

  當你與神的靈爭鬥得極度緊張的時候,你記得撒但的詭計嗎?他叫你逃避這些控告。於是你改變成為代禱者,你開始為別人禱告起來。人心比萬物都詭詐,這話實在一點不錯!

  禱告的密室就等於是一個浴血的戰場。在這堮i開著厲害的,決定的戰爭。靈魂現時和永遠的命運,就在這堥M定了,靜靜也、單獨地,沒有旁觀者,也沒有旁聽者。

  禱告就是向耶穌打開一個人的心門。 但若是在聖靈給我的良心指明某一事為罪的這一點上,我關閉我的心門,那就是我將耶穌關在我整個的心門以外了。此時縱然我為了要壓抑我良心的不安,免除我心靈的煩擾,繼續向神訴說些我以為是禱告的話,我的禱告實際上早已停止了。

  就在這堙A許多禱告的人在這決戰上失敗了。禱告的靈已撇棄他們,不算他們為真正禱告的人了。

  ◎禱告的靈 哈列斯比

  聖靈在禱告中叫我們服罪,並賜禱告的靈。在禱告中一切的爭戰,必須使我們能達到與禱告的靈同心的地步。因為,照以上所說的,我們禱告中所起的一切困難,只是由於我們不與禱告的靈同心,我們的禱告太容易與禱告的靈發生衝突。這樣,我們就不難瞭解為什麼我們的禱告生活總是覺得麻煩與費力;為什麼得不到效果;為什麼不蒙垂聽。還有,我們也不難瞭解,若是我們的禱告不住的與禱告的靈爭鬥,祂為什麼必然離開我們;結果讓我們整個的禱告生活凋謝死去。因為惟有禱告的靈才能帶領我們進入真實的禱告。

  所以在禱告中我們爭戰的實在目的,就是叫我們變成全然無助無力的人。不單是在身靈的需要上如此,而更重要的是在禱告上也如此,叫我們的禱告實在成為禱告的靈的禱告。至於禱告的內容,無論為現世的事,或靈界的事:為大事,或小事;為自己的好處,或別人的好處都沒有什麼關係,要緊的是我們要在禱告中安靜地等候主,為要聽禱告的靈想叫我們在這特別的時候為什麼事禱告。

  凡在禱告中有經驗的人,都曉得若要安靜地,卑微地聽禱告的靈所說的,就必須不住地,有力地爭戰。

  首先,為要聽從聖靈對於禱告的警告就需要爭戰,誠如耶穌在馬可十四: 38 所說,禱告中包含儆醒與爭戰;因為心靈雖然願意禱告,肉身卻軟弱了。但那留意聽從聖靈催促而去禱告的人,在他與禱告的靈同心禱告不相敵對的時候,也必經驗出來禱告是怎樣一樁快樂的事。

  其次,在我們禱告的時候,要聽禱告的靈講些什麼,也需要爭戰。我們在這點上,最困難的,無疑就是聽祂關於我們罪的習慣所要說的話。還有,當聖靈指示我們當在禱告中記念某人某事時也是需要天天爭戰,天天儆醒的。

  假如我們把這-聽從禱告的靈--作為我們禱告時所不可少的一件事,雖然我們的心常常為世俗的事所充滿,我們還是能夠實在禱告。我們也會看出禱告不是一件遠出於我們能力以外的事,更不是少數人的特權。我們會漸漸知道禱告主要的是一個禱告的靈的問題。

摘自 : 「禱告」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