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大衛, 布萊納的禱告見證(二)

  六月十四日

  略為感受到與神交通的甜美,並祂的愛吸引的力量。這愛以何等令人讚嘆的方式擄獲靈魂,使一切渴望和熱愛都集中在神身上!

  我獨自分別這一天禁食禱告,為要懇求神引導並祝福我所盼望的大事--即傳福音--並求主回到我身邊,以祂的臉光照我。午前覺得沒有什麼生氣,也缺乏能力。下午將近一半時,神賜我能力,熱烈為我的朋友們迫切代求。夜晚來臨時,主更在禱告中奇妙地臨到我。我想我的靈未曾如此激動。神寶貴的恩典向我敞開,使我覺得全然自由。我為遠方的朋友、為靈魂的招聚、為眾多可憐的靈魂、也為那些分佈各處,我個人認為是神兒女的人懇切禱告。

  從太陽下山前半個小時到夜幕低垂,我是如此的激動,以至汗濕全身。然而我似乎又浪費了一天,什麼也沒做。喔!我親愛的救主為可憐的靈魂流下寶血,但願我也能對他們有更多的憐憫。感受著神的愛和恩典,心情仍然是甜蜜的。我帶著這樣的心情上床,心中思想著神。

  我一生中從未覺得如此熱烈地切慕神。中午,在我個人的靈修當中,我別的什麼也不能作,只在一種甜美的平靜中告訴我親愛的主,我所願的,只有祂自己,只有聖潔;是祂給了我這些願望,也只有祂能賜下我所願的。我似乎未曾如此捨下自己,而完全奉獻給神。這一天中大半的時候,我的心都被神所佔滿。

  傍晚時我盼望著我的靈能開擴,好容納更多的聖潔,以至於它似乎要與我的身體分離。於是我熱切祈求神的祝福;我為一些基督徒朋友在禱告中傾心吐意,更甚於從前,我現在的感覺跟以前在享樂中的感覺不同,更多為神而活,也更加滿意自己的光景。

  八月廿三日

  在私禱中有一段甜美的時光:主靠近我的靈,並以平安和屬天的慰藉充滿我。喔!我的靈嚐了天國的甜美;並為這個世界禱告,祈求它能歸回基督。在思想並盼望神招聚外邦人時,我領受許多的安慰;在為基督徒朋友代禱中,得到極大的幫助。

  八月三十日

  今天早晨覺得頗為舒服;跟朋友們有甜美的交通;心情則嚴肅而平靜;在屋內禱告,有甜蜜的感受。之後,我到另一棟屋子去,單獨為一、兩位親愛的基督徒朋友禱告;我且覺得我恨少能如此深入永恆的世界。我遠遠地航出汪洋大海之中,我的靈歡欣地向死亡海岸的種種邪惡誇勝。

  時間,以及它堶惜@切歡樂的活動和殘酷的失望,在我眼中從來不曾顯得如此微不足道。我的心覺甘甜;我看見自己不算什麼,我的靈熱烈渴想追求神。喔!我看見我對神的虧欠,是我極少想到的!雖然我知道我應該為祂而活,卻未曾有一刻如此。的確,我看見我從未秉持信仰作了什麼。我的靈熱烈地渴慕為神而活。黃昏時,我跟一些基督徒一起唱詩、禱告;在禱告中覺得世界的權勢進入我的靈。之後,我私下又跟一、兩位親愛的信徒一起禱告,有神的同在;在個人的退修中,我謙卑了下來,覺得自己是忘恩的,因為我沒有完全被神佔有。

  十月十九日

  今天早晨以及昨天晚上,我都感覺到我的靈對聖潔有一種甜蜜的渴望。我的心迫切想要抓住完全聖潔的記號,以至於它幾乎要為這樣的渴慕所撕裂。

  (緊接著他對聖潔的熱烈的渴慕之後,是失敗與挫折的告白,幾乎要使讀者感到氣餒,甚至對神那勝過一切的罪的豐盛恩典感到懷疑)

  下面愁慘的怨嘆為他日記的第四個部份作了開場白:

  十一廿六日

  仍然感覺到我極為敗壞,並竭力孤立自己。喔!我實在一無所是,不過是塵土、灰燼!然而,現在有一束明亮的光芒閃進他沮喪的靈魂中:

  十二月十二日 主日

  我傳講馬太福音六章三十三節,頗覺甘甜。會眾表現出熱烈的愛,對我而言,這真是一個甜美的安息日,並且,讚美主,我相信最近內心的衝突,使得我的信仰更加精純和屬靈。

  (經過這短暫的釋放,他很快又陷入新的抑鬱和試探當中,甚至,很可惜的,他退縮,根本不想到外邦人那堨h了,雖然那時他已經被派任,並為這個從上面來的呼召預備好,要整裝出發了。)

  在他到外邦人中間去的路上:整個人極為低落。就如約拿單•愛德華茲說:在旅程的最後一天,「陰霾和憂鬱漫過了他。」

  (二) 初遇印第安人

  下面這部份記載了他抵達印地安人那堛犒磢p。

  一七四三年四月一日

  我騎馬到離史塔克橋約二十哩路,我所關心的印地安人居住的柯諾米克去,就在那堜]宿,睡在麥楷堆上。一整天,我內心經歷了極大的試煉和沮喪,我似乎找不到神可以投靠。

  四月七日

  我的表現和我的工作完全不相稱。我覺得我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服事,也無法在印地安人中間成就任何事。

  四月十日主日

  一大早起床,我出到森林中,禱告並默想好一段時間。上午和下午我都對印地安人講道。一般而言,他們都表現得端靜合宜。有兩、三位顯得對信仰特別關切。我私下跟這幾位談話;其中有一位告訴我說,「自從她第一次聽到我講道,她的心就哭泣了。」

  四月二十日

   

  我把這一天分別出來禁食禱告。我的靈俯伏在神面前,懇求祂賜下恩典;特別是為我在靈堛漱@切過犯,以及內心的沮喪能被洗淨,使我的靈成為聖潔而祈禱。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也竭力數算神在過去這一年中對我所顯的恩惠。因著神的幫助,我得以存活,至今已經二十五歲。當我思及我生命的荒蕪和死寂,便感到靈堥賮h。我甚少為永生神的榮耀而活。我單獨在森林中渡過這一天,並在那埵V神傾吐心意。喔!願神賜我力量,在往後的日子堙A為榮耀祂而活!

  四月三十日

  神的同在是我所願的一切。我住的地方,是最孤單陰鬱的曠野,離阿爾巴尼約十八哩之遙,因為他們認為我最好不要到戴勒瓦河去。我跟一個窮的蘇格蘭人同住,他的妻子幾乎完全不會說英文。

  我的飲食通常是粗糲的臘腸、水煮的玉米、以及在爐灰中烤成的麵包,偶而也有一點肉和奶油。我躺臥的是一小堆稻草,舖在低低架起的木板上,因為我所住的木屋沒有地板。我的工作極其艱難且辛苦;因為我住的地方離我的印地安人很遠,我幾乎每一天都得在狀況極糟的路上徒步一哩半,去而又返。在這個月中,我沒有見過一個英國人。這一切,以及其它同樣不如意的景況隨侍著我。

  至於我在這堿O否成功?還很難講。一般說來,這些印地安人都很善良,對我也很和氣,大致上他們也很注意我的教導,並顯得樂意繼續受教。有兩、三位,我希望,已經有某種程度的信服;但是,在他們中間聖靈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工作,這常令我覺得沮喪。有時我盼望著神為他們和我預備的豐盛祝福;有時我又為愁苦所勝。

  五月十八日

  除了神,我在生活中沒有任何安慰。我沒有屬靈同伴可以傾訴,或吐露我靈堛獐~傷;可以跟我談論天上的事,好使我得安慰,並與我一同禱告。這些印地安人沒有自己的土地,他們住在荷蘭人的領域堙A並經常有被逐出的威脅。荷蘭人一點也不關心這些可憐的印地安人的靈魂;據我所知,他們甚且恨我,因為我向印地安人傳道。

  八月十五日

  幾乎一整天都費勁要設法取得一些東西,好使我的馬能渡過冬天。一早並沒有多少歡愉;整天身體都極軟弱、也想到我這贏弱的身體很快就會落回塵土;真切地感受到我很快就會進入另一個世界。

  在身體如此虛弱的情況下,沒有合適的食物心是令人沮喪。我被迫要親自,或請人到十或十五哩外的地方買我吃的麵包;即使我能買到一些,有時在我吃到口之前,都已經發霉酸臭了。有時找不到人去買,又到森林中找不到馬可以自己去,一連幾天都沒有得吃;這就是今天的情形;幸好蒙神的恩惠使我有一些印地安人的食物,自己做了一些小餅,煎了來吃。

  然而我在這樣的環境中覺得滿足,並歡然順服神。在禱告中,我覺得非常自由,並為我的景況讚美神,如同我是個國王一般;我也想我已經能在任何景況中知足,讚美神!

  八月廿八日 主日

  頗受一些不敬神的荷蘭人攪擾。他們所談的,都是世上的事物,是我想都不想的。跟這樣的人長久相處真是何等的咒詛!難怪大衛說 「我觀看作惡的,心中憂傷。」但讚美主,沒有任何不潔的東西可以進入天堂。喔!我渴慕那個世界的聖潔!求主預備我將來進那堨h。

  九月十九日

  午時我騎馬到伯利恆去,在那媔ЛD。在禱告及傳講中都有一些幫助。對所有的人,我心中都覺得有一種嚴肅、仁慈、又溫柔的情感,並且渴望聖潔能在這世界上更加興旺。

  九月二十日

  本來想要起身回到我的印地安人那堨h;到了傍晚,我的牙齒劇痛起來,身上因寒冷而發顫;接下來的整個晚上,都無法回復到可以覺得舒服的體溫。整個晚上都極痛苦,到了清晨又發起高燒,全身疼痛不已。

  我感覺到神的恩慈。他讓我在這堙A在我的朋友當中生病,他們都對我非常好。如果我已經先回到我在曠野中的住處,可能已經病死了,因為在那堥S有人可以跟我談話。有的只是一些可憐、粗野、又無知的印地安人。我看見這是苦難中神的憐憫。我幾乎一直躺在床上,直到禮拜五晚上,大半的時候都充滿痛苦;但因著神的恩慈,我並不懼怕死亡。後來我想:那些直到病了才肯回轉向神的人真是何等愚蠢。當然現在還不是要預備進入永恆的時候。禮拜五晚上,我的疼痛似乎突然間消退了。我極其軟弱,幾乎要昏厥;但在接下來的晚上,覺得很舒暢。詩篇一一八章十七節的這些話:「我心不至死,仍要存活」等等,經常在我腦海中打轉,想到我們看重生命的延續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我們可以「傳揚神的良善和恩典。」

  十月廿三日 主日

  一早當我期盼著在神的教會中看見一個榮耀日。心中源湧起安慰;並帶著充滿盼望的力量和勇氣,為這樣一個榮耀日祈禱。午前,默想天堂的榮耀;午後,默想地獄的悲慘以及下到那堨h的危險

  十一月三日

  今天我獨自禁食並禱告,從早上一直到晚上。清晨,我在禱告中得到一些幫助。接著我讀先知以利亞的故事--列王紀上第十七、十八和十九章,以及列王紀下第二和第四章。我的靈跟以利沙一同呼求:「以利亞的神在那堜O?」喔,我渴求更多的信心!我的靈渴慕神,並祈求祂那感動以利亞的靈加倍的感動我。我看見神不改變,仍然是以利亞時代的那一位,我的靈因而有屬天的更新,並得著堅固。

  藉著禱告與神角力,比過去幾個月都要誠摯、熱切、謙卑、密集、並堅定。似乎沒有任何事太難,以至神不能作;沒有任何事太大,以至我不能望期從神那堭o著。好幾個月以來,我已經不再期望能成為神的工具,在這世上對他有特別的服事;一個如此鄙劣的人要為神所用,似乎是全然不可能的。但這個時候,神樂意來復興我心中的盼望。

  在禱告中,我的靈是熱烈的:熱烈地為自己、為基督徒朋友們,也為神的教會角力。並覺得比長久以來更欲看見神的大能感化靈魂。為這段禁食和禱告的時光讚美神!願祂的慈愛永速與我同在。吸引我的靈魂歸向祂。

  十一月十日

  一整天獨自禁食禱告。早晨覺得枯燥、頹廢、憂鬱而氣餒。但不久之後,當我讀到列王紀下十九章,我的靈受感動;特別是讀到十四節後面那一段。我看見神的兒女在痛苦中除了把他們所有的愁苦帶到神面前之外,別無它法。希西家大大的憂愁,於是來到主面前,傾訴一切。我因而看見神的權能,以及我是何等需要這能力;並且誠懇、熱切地呼求祂以能力恩典待我。

  十一月廿九日

  開始學習印地安話。因為沒有足夠的時間隱退而心煩。我真想單獨住在我自己的小茅屋堙A在那塈琤i以花許多時間禱告。

  (隔天他雖然身體軟弱,仍然繼續學印地安話。替他撰傳的人註說,為了學語言,他必須經常冒著顏冬。騎馬經過沒有人煙的森林,來回各二十四哩路。)

  十二月一日

  早晨和晚上我在禱告中都覺得靈堣齞騿A並渴求基督的國度在世上擴展。近來我的靈似乎等候著神來祝福教會。喔二

  !願人對神的信仰大大地復興!

  十二月廿二日

  這天我獨自禁食禱告,並在讀神的話語時看到祂兒女所受的操練和救贖。我相信我的信心經歷了一些操練,也真實地感受到神的能力、恩典和聖潔;並且感受到神是不變的,祂仍然是古時從大苦難中拯救聖徒的那位神。在禱告中,我的靈屢屢因為神的教會和子民而振奮。 「喔!願錫安成為全地的喜悅!」寧可耐性等候神,不要倚賴世上的任何事物。「我的靈,你要等候主」,因為「你的救恩從祂而來。」

  十二月廿九日

  這一天大部份的時間都花在跟朋友交談上,卻得不到多少滿足,因為只有少數人願意談論與神有關的,或是天上的事物。唉!這世上的事物算什麼,豈能滿足靈魂?

  將近夜晚,我回到史塔克橋。在黑暗中我為這樣的退隱感謝神,並願我不要老是活在世界當中,喔!願我能活在「神面前的隱秘處」

  十二月三十一日

  從史塔克橋騎馬回到家中。空氣清新而寧靜,然而卻是從未有過的冷,或幾乎如此。這季節的寒酷幾乎要奪去我的生命,一路上我多有默想。

  一七四四年一月一日 主日

  雖然神使我經過許多痛苦,祂仍然真真實實地以慈愛和恩典待我。祂為我有豐盛的預備,以至在過去十五個月堙A我能捐贈一百磅新英幣幫助有需要的人,這是我現在可以記得的。感謝主,祂直到如今都使用我作祂的管家,來替祂分送一部份的財物。願我永遠記住,我所有的都從神而來。感謝主,祂帶領我經過一切。喔!願我與神一起開始這一年,不管是生是死,都全然要榮耀祂。

  一月十四日

  今天早晨在禱告中享受了一段最莊嚴的時光:我的靈振奮,並得著幫助向神傾訴,為要得恩典,以及我為自己、為我親愛的基督徒朋友們和神的教會所求的一切祝福;並且得以看見那看不見的神。我的靈倚靠祂來成就我一切合祂心意的祈求。我的靈將我自己和神的教會信託給他;倚靠神的能力和恩典。願祂為自己榮耀的緣故,在世上的教會當中行榮耀的事。

  一月廿三日

  我想我從來未曾像現在這樣,在各方面如此順服神,如此向世界死;不論是活著或在死後,都不再有追求聲望及卓越的欲望;我所羨慕的,就是成為聖潔、謙卑,並向著這個世界死在十字架上。

  一月四日

  享受了某種程度的自由和靈的更新;並帶著對教會復興的渴求熱切禱告;我的信心和希望似乎都緊抓著神,為要求他行作我所祈求的,我所求的,是我自己能成為聖潔而神的選民被召聚一起;我的喜樂,是盼望他們們得著成全

  三月二日

  這一天大部分的時間都花用作一個有關神的題目。常常禱告,並得享一些幫助。到了傍晚,神樂意在禱告中賜下屬天的甜美。特別是在代禱的職事中。我他,我從未對那些我有理由視為敵人的人,有如此友善和愛的感覺-雖然在那個時候我想到的總是事物最好的一面,以至於我幾乎無法想像在人的靈魂中存有敵意和仇恨之類的事;似乎這世界都必需是友善的。這個時候我為我的敵人禱告,覺得如此自由和愉快,甚至過於我為我自己、或親愛的朋友的禱告。

  三月三日

  早晨花了(我相信)一個小時禱告,覺得火熱而自由,並對人類有最柔和和溫柔的感情。我渴望那些--我有埋出認為是--對我懷有惡意的人,能永遠快樂。即使他們在世上傷害我這麼深,想到能在天上與他們會面仍令人覺得愉快。我並不要求他們認罪,我已經願意與他們和解,並以愛和仁慈待他們。

  喔!這是天堂的記號:願意用仁慈、寬恕和善意的愛來愛全世界;覺得我們的靈埵w詳、溫柔而謙和;沒有任何邪惡的臆測和猜忌,也幾乎不會因為任何因素而對人有什麼惡念,對那些以異樣的眼光看我們的人有單純、坦誠且自由的心。

  對我而言,禱告是如此甜美的操練,我竟不知如何停止,怕的是會失去禱告的靈。我吃喝,一點也不是因為要享受,不過是要維持我的身體,使我能服事祂。沒有為許多親愛的朋友在施恩寶座前特別提名,心中就不覺得滿足;就找所知,許多人遭遇特別的事。

  三月四日 主日

  今天早晨在禱告中享受了昨天早晨一般的火熱,雖然沒有那麼強烈;並如同那時,感覺有一樣的愛心、博愛、寬恕、謙卑、順服、離棄世界、並心神的安寧。我的靈安息在神堶情F並發現我不再需要其它的避難所或朋友。當我的靈這樣倚靠神,似乎所有的事物都與我和平共比,甚至是地上的石頭;但是當我們不能明白且信賴神,一切都截然不同。

  三月十日

  早晨特別覺得向世界及它一切的宴樂死。一切呼召臨到,我已經預備好,且樂意捨棄生命和它一切的安慰;然而那時我仍會覺得擁有一切我所曾擁有過的安慰。生命不過像是一個空虛的泡沫;財富、榮譽和一般生活的宴樂顯得極為乏味。

  我渴望藉著基督的十字架,把自己和這塵世的一切;永遠且全然釘死。不管是在什麼事上,我的靈都甘願順服神對我的計畫;並且我看見,一切臨到我的事,全是為了我最大的好處。即使我必須「行過死蔭的幽谷」,我相信神永不離開我。

  五月八日

  從康乃狄克洲的薩倫啟程,旅行大約四十四哩路,到一個地方叫費希基爾,並宿在那堙C騎在馬上,大部分的時候我都在禱告,求神跟找一同到戴肋瓦去。有時當我單獨行在無名的礦野,一想到我的工作,心就要往下沈;但是又想到神其他的子女「飄流在地面的山岩洞穴堙v,並且亞伯拉罕在他蒙召的時候,就「出去,還不知道往那堨h。」喔!願我能跟隨神!

  八月廿七日

  今天早晨,在我起床不久之後,依然感受到昨晚那種莊嚴的顧念及禱告的靈。下午,我騎馬走了幾哩路,去看是否能為那些可憐的印地安人買到地,好讓他們能住在一起,並方便教導。

  當我騎著馬,心中深覺我的工作又大又難;我的心似乎全然倚靠神的幫助,使我能細心且忠實地使用財物。我有極大的把握,只要主將從黑暗權勢的捆綁中釋放這些可憐的外邦人,必會彰顯祂的膀臂,幫助他們。

  (見一七四五年八月六日的記載,最後主確實彰顯了膀臂。)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