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五句節更深的意義

巴特曼

  「法蘭克.巴特曼是個有熱情和深重負擔的人。他的禱告真是能使天敞開,他的信息能使所有屬肉體的人扎心、懊悔。凡是使耶穌基督不能被完全高舉為『一切之主』的障礙物。都成為他勞苦禱告求主除去的對象,也會被他那無畏的筆和舌毫不留情地揭發出來。

  但法蘭克.巴特曼並不只是個代禱者和不屈不撓的復興家,他是個有異象的人--一位先知,他體會到聖靈在復興中的工作後所具有的更深的意義,並且呼喚上帝的子民繼績向那個終極目標前進。他的聲音雖然己沈寂了很久,但如今再一次出現了。下面的信息是巴特曼在一九二五年講的,不久,他就被主接去了。」

  世界是田地,真正的教會是藏在其中的寶貝(參太十三: 44 )--就像果仁藏在果核中。而大公教會--每世代中,有形教會的集合體--也好像那田地,在其中藏著寶貝--真正的奧秘教會(充滿生命的無形教會)。

  但即使這真正的、奧秘的教會所擁有的,也還不及上帝原先計劃要供應的神聖生命和權能,那麼珍貴而豐富。自從早期教會從新約所啟示的純潔和生命中墮落以來,她一直像個冷淡退後的基督徒,從使徒時代的高 中墮落了--然而,她已命定要歸回,進入父家的全備祝福之中。

  我講的是那真正的教會--基督奧秘的身體。它好像那「浪蕩的小兒子」(參路十五: 11~32 ),從父家流萬出去,但自宗教改革開始,逐漸地歸回。從宗教改革到現在,幾乎巳過去了五百年,歸回的路徑是迂迴而漫長的,其中經過了許多幽谷,但也曾登上許多榮耀的頂峰 。而那全能的聖靈卻堅定無情地不斷向前推動運行,恢復那些已失去的,並統率所有事物向著先知偉大的啟示前進,這啟示是關乎基督身體的合一和豐滿--只有一個身體,「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四: 13 )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除非我們瞭解這一點,否則我們就不能和上帝一同向前進,也無法明白在這新約時代的教會歷史中,會有這許多不同的時期、經驗、標準和活動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的基督徒未能與上帝一同往前,也沒能接受祂在啟示的恢復上,所做漸增的開展。其實,那些一度失落的亮光和經歷,現在都巳不斷地回復到真教會中。

  如果,你沒有完全「看見」這一點,或者這和你目前對許多事的想法不同,盼望您能忍耐地看下去。在我說完前,我相信你就會明瞭我的意思;並且,你若真的懂了,它會完全地改愛你的生命,賜給你的禱告和服事一個重要的新力向。

  各樣困難的核心原因

  人的魂一向懶於歸向上帝,自早期教會聖落之後,沒有任何一個世代能在歸向上帝及祂的標準的路上走得很遠。這是真的,人類的錯失或自負不斷地使他以局部而非全部為滿足;但更恨本的真正原因是,人不願付上全部的代價來完全回應、滿足上帝的標準,來完全歸屬於主。

  初代的教會是從「樓房上

  」( Upper room )開始,她的「起初的愛」是新鮮的,領受了聖靈的浸,被上帝所充滿,擁有聖靈諸般的恩典和恩賜,並且百分之百地奉獻給上帝。這是她具有如此權能的秘訣所在。她把一切奉獻給上帝,上帝也將一切賞賜給她。這個原則在所有的時代中都適用的,而且不管對個人或團體而言,都是如此。沒有犧牲獻在祭壇上,就不會有靈火降下來。上帝的火從不降在空的祭壇上。犧牲愈大,靈火愈旺。

  當浪子回家--教會再次百分之百地奉獻給上帝時,我們也會擁有和初代教會同樣的權能,同樣的生命,以及同樣的來自世界的逼迫。我們現在受到這麼少逼迫的原因是,聖靈不能透過我們,把上帝國度中的要求強壓在世人心上。若這樣的狀況真正發生時。人們必定要降服或抗爭,絕對不可能有中立的。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十三: 8 )上帝從不改變,我們卻常常改變。我們很少等候上帝,上帝卻一直在等候我們。聖靈已經賜下;我們仍處在往五旬節之門敞開的時代中。但只有當我們情願、投降和順從的時候,上帝才能作工。是我們把上帝的手綁住了。

  教會歷史中,同樣的事一再發生。每個團體都在恢復的路上前進了一些,然後又偏離了。這是人類墮落的天性造成的,但這是人的失敗,而非上帝。當每件事都顯得枯乾而且死氣沈沈時。我們才會想到要向上帝呼求。其實,這是使上帝能來到我們當中的唯一方法。祂的靈總需要有地方來安置,而唯有空的器皿才能被充滿。

  當我們被自己的想法和做法所充滿,認為自己在屬靈上是富足的而且在各樣的良善和美德上與日俱增,那麼,上帝就不能為我們做什麼。對飢渴的靈魂,每樣苦事嚐起來都是甘甜的。敘利非尼基的婦人。連餅的碎渣嘗起來都覺美好(參可七: 24~30 ),但一向吃得好的孩子。甚至可口的美物都不放在眼裹。他們對著坐在桌子對面的人,互相扔擲食物。就像「以色列的孩子們」(譯註:指以色列人都很幼稚),連「天使的食物」都看不起。

  即使是世上最好的講道者,如果人們不想聽或不接受他的信息,他也沒辦法很釋放地傳講。如果不再有想被充滿的空器皿,膏油自然就不再流通。這常能解釋,為什麼優秀的講道者有時能很釋放的傳講,而在其他的一些時候,卻毫無膏抹。批評、論斷會阻攔膏油從任何講員身上的流出。當油被凍結住時,自然就流不動了。

  起初的一切是怎樣開始

  早期的教會在最初的一段時間內,跑得很好。在她面前的一切阻礙和敵對。都被打倒。但到了第三、四世紀時,他們為了逃避十字架,和世界妥協了。他們將自己出賣給撒旦。墮落退步,一直往下走入「黑暗時代」( Dark Age )之中。他們失去了聖靈的膏抹、恩賜、生命、權能、喜樂……等所有的一切。教會就像那浪子遠離了父家,只好去餵豬。(參路加福音十五章)

  魔鬼發現牠無法用殺戳來消減初代的教會。牠每殺一個墓督徒,就另外生出二個新基督徒。就像以色列的子民,埃及「越發苦害他們,他們越發多起來。越發蔓延。」(出一: 12 )早期的基督徒,彼此爭著要做殉道者。以得冠冕。他們故意地、毫不猶疑地暴露自己的身分,為要得這項獎賞。有人曾說,對人所作的最偉大的呼召,是召他去為一個高貴的目標受苦受難。

  對初代教會而言,「天」是真實的--比地上的事物要真實得多。事實上,他們似乎只為來生而活。他們的渴盼、他們的目標,就是脫離現今這個邪惡的世代。他們唯一所期待的慰藉解脫,就是這個。這一生。終究不過是真正聖徒的煉獄罷了。而它卻是罪人的天堂--他們唯一所有的天堂--這真是令人有說不出的悲哀,但是,榮耀歸給上帝,它是我們唯一經過的地獄!我們是活在敵人的國度之內。敵人時刻都在四圍列隊,猛烈地攻擊我們,但我們在上帝的保守和看顧之下,可以平安地穿過這一生的危難。

  當教會墮落後,毫無疑問的上帝的盼望是能馬上把那冷淡退後如浪子的教會恢復過來;正如在人類墮落後,上帝也必定希望能立刻將他們恢復到原有的狀態和地位上去。但結果並未如此,因為人類墮落的天性太軟弱了。

  當上帝帶領以色列百姓出埃及後,本也是想領他們從加低斯巴尼亞直接進入迦南地。能只是一段短短的旅程,但他們卻使祂的計劃和願望受挫。「他們使以色列的聖者擔憂,限制祂的作為(詩七八: 40 、 41 ,直譯),正如他們以往所常做的一樣。結果是,他們不再前進,而在曠野中「飄流繞行」,直至「他們的屍首都倒在壙野堙C」(民十四: 29 )

  親愛的啊!每當我們不再前進時,我們就會「漂流在曠野中」。當一個人停止向上帝前進,他就會開始繞圈子。就像一個在森林中迷了路的人。不再能筆直地向前走,而是在一個圈圈中往來徘徊。

  早期的教會也是這樣。當他們停止向前進之後,就開始在一個小圈圈中打轉,終於在「黑暗時代」中完全地迷失了。魔鬼發現牠不能藉著逼迫和殺戮夾毀滅教會或攔阻他們前進;因此牠挪開了十字架,將頭銜、職位、榮譽、薪水及各式各樣的津貼、福利提供給他們--於是,他們便因這些而墮落了。(譯註:這些東西未必會使人墮落,在乎人如何面對它們,但天主教確是因這些而墮落。)

  他們不再需要仰望上帝,來給予他們保護和扶持。他們就像以色列的子民,喜歡學效「四圍列國」的模樣,而拒絕讓上帝作他們的主。今天,我們整個龐大的基督教也是這樣。因著人的軟弱和失策,上帝在教會歷史中興起的每個運動,都一再重覆出現這種可悲的結果。

  宗教改革和其後的歷史演變

  從「黑暗時代」中,產生出來那巨大的、政教合一的、聖職制度的、階級制度的羅馬公教,有一段時間,他們甚至掌握了世界上的政治和宗教的大勢。而在每個基督教運動墮落之後,都會發展出同樣的情況,冒牌貨、混雜的巨形怪物都出現了。

  這是馬丁路德所處時代有形教會的狀況。然而,縱然經過那麼長久的黑暗世代,真教會的生命種子仍然潛藏在廣大的群眾中。現在,這種子開始萌芽並且成長--成為(表面)教會中的(真)教會。那墮落的浪子終於開始醒悟過來,想要回家了。教會「餵豬」已餵得夠久了!藉著胡司( Huss )、威克里夫、路德、福克斯( Fox )、衛斯理、達祕( Darby )、慕勒、慕迪、伊文.羅伯、維格士維爾(Wigglesworth )和許多其他人的勞苦努力,如浪子般的教會得以繼續在回家的路上前進。但每一個上帝所能興起並將一度失落的真理與聖靈恩典重新託付與它的團體,或遲或早地都在完全達成目標前停止了。雖然,每個團體通常都前進了很多。並且經歷了巨大、奇妙的祝福,但都不能真正成為基督的身體,或完全回復到初代教會的標準和表現。

  教會一再地從一些因宗派而產生轄制的深淵中爬上來(這些深淵是各種程度的形式主義與屬靈黑暗),卻可能又在一代之內,再次掉入更糟的狀態中;然而總是會有一些新的亮光及對真理和上帝法則的膫解保留下夾,好讓下一個復興的團體能根基於此再往上建造。這其中所有讓人失望的現象,都是「人」的失敗,而非上帝的失敗。每個團體都只能走這麼遠。上帝當然希望能立即使教會恢復她起初的地位和愛,正如祂所期望於每個墮落的基督徒一般;我們若以為上帝的心意不是這樣,那等於是控告上帝喜歡折磨人。但教會絕不該也不會這樣想。

  墮落者並不會在一瞬之間就回到上帝面前,他通常需要經過或多或少的爭戰才能回復,爭戰的程度要依他所違抗的亮光與經歷的多寡而定。初代教會曾擁有偉大而且眾多的「亮光與經歷」。如果完全恢復是很容易的事,那麼墮落也會是非常的容易,幸好,歷史的真相並非如此。

  在這方面,有個律在管制我們,墮落者的信心已經受到破壞,就像個患肺結核的病人。他的肺部組織已被毀壞;即使在氣侯良好,適於休養的有利環境中。要完全恢復健康也是個艱苦的奮鬥。像以色列人那樣回到「低地」(加底斯巴尼亞),就好似病人的病況又再回復原狀一樣。已恢復的墮落者若再跌倒,也走這樣。因此,他必須一直謹慎保守自己遠離只探之地,並在順服中積極前進。

  今天,我們可以回顧歷史。審視自中世紀後教會恢復的路徑上。上帝所興起的各個團體。我們也能看見他們在何處停止不再與上帝一同前進,在何處開始繞圈子。以及在那裡出了差錯,使得他們失去了屬靈的祝福,如同屍首倒斃在曠野,不論路德教派、聖公會、公理會、循理會(衛理公會)、救世軍……等等,都是如此。他們都不再繼績前進了。

  不管是什麼時候,若我們停止向前,而且一再敵擋上帝在我們身上的工作,我們就會像世人一樣被上帝撇棄並且死亡。事實上,當一個運動( movement )停止向前行動( moving )之後,它就不再是個運動--不論聖潔運動、五旬節運動或任何其他的運動,都是這樣。它可能在人數和財富上繼續不斷地有增加,但這未必是上帝的生命與權能的象徵。所有敵基督的運動也能顯示出這兩方面的增長。沒有任何一個運動曾完全恢復成基督的身體,它一旦開始走下坡。就再地無法回頭了。

  神的行動

  我們並不需要就因此而捨棄任何運動。我們所需要的只是和上帝一起向前行動!只要一個運動真是照著上帝的旨意向前行動,我們就和它一起動吧!在教會歷史中的各個運動,雖然也構成上帝真正恢復中的一部分,但它們只是附隨著上帝的一個大行動而發生的。上帝只有「一」個偉大的運動,是我們所有人都應加入的,而且這運動「從未」停止過它的行動。它是歷世歷代以夾,上帝為要救贖這墮落、失喪的世界,並將所有被寶血洗淨的會眾帶入祂永恆的計劃中,所推展的運動。它從創立世界以前羔羊被殺時.就開始了,直到最後一位聖徒平安的回到榮耀的天家時才結束。

  我們必須為整個上帝的國度獻身,而不是只為一些人所喜愛的教派、組織或運動來努力。這是在每個世代中,攔阻我們跟著上帝到達完全恢復之禍源和因由。我們所敬拜的常是某些教義、教派規定的規矩、部分的經歷和祝福,只要它們願意接受更新、調整,和上帝一起前進,都是好的;但如果固守住它們自己,那就變得很不正常,並且只是抓住整體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這些教派(或團體)所持守的,充其量不過是對真理一些不平衡的、誇大的和錯誤的陳述,結果,它們帶給人的通常是捆綁而非祝福。它們破壞了上帝子民彼此間的團契,使他們分門結黨;並使教會被一些人和他們的觀念、他們的標準、他們的領會和意見所束縛。

  我們必須不斷地向前!真理和經歷的最清楚的亮光還沒有來到。我們還在等候著「山上樣式」的完全恢復,就是整個最初代的新約使徒教會所呈現的光景。最大的錯誤是停留在教派的、部分的和不正常的啟示中。我們必須定睛在上帝身上,而非某個團體、某個派別。要遠離分黨的靈,那常是因為過分尊重某人而發生的。但我們只應尋求上帝,為祂的整個計劃和整個教會而努力。

  每個團體遲早都會重覆早期教會的經歷。他們為了逃避十字架,而和世界妥協,接受職位、薪金、頭銜和聖職的權柄。接下夾就是聖職階層的興起,正如早期教會在二、三世紀時所做的一般。

  墮落的教會現在仍處於不正常的狀態中。在它恢復到起初使徒時代基督教墮落前的標準之前,將一直持續這樣的光景。在逐漸恢復的路途中,沒有任何的經歷或啟示本身是完全的,它們都是不正常的,在知識上和經歷上都不完全。直到最後,那完美的整體才能被實現和恢復。

  我們需要根據上帝話語中那完全的、清楚的亮光,來調整我們所有的教義;我們要在完美的、全面的光中,來對所有過去的經歷作查驗和再定義的工作。

  某人曾說,每次改革最美好和最高潮的時候,是在它剛出現之時。教會歷史好像也表現出這種情形,但在同時,真教會卻一直地前進,走向成熟。我講的是「教會中的教會」,果殼內的果仁,而不是外表的運動。正如與上帝同行的個別信徒會逐摲地成熟,教會中的教會同樣也正在逐漸成熟中,到了末期。她將成為完全成熟的教會。她所努力的目標並不只是回復早期教會後來失去的各項優點,而是--在設法恢復初代教會的光景時,她就得以「長大成人」,甚至「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四: 13 )

  背道與恢復

  出埃及記中記載,有「許多閒雜人」和以色列人一同出埃及;同樣的。每次運動都有許多外圍分子及外表形式來支撐住它,但後來這些人及形式卻會因為墮落、貪求.「肉體」的滿足,而將整個運動埋葬掉。我們通常能從運動對參與者所要求的行為規範或信守條文的演變來判斷它演變的過程。人們常會逐漸地不再單以上帝純淨的話、禱告、敬拜、摯愛靈魂和熱心行善為樂,娛樂、節目、音樂會、煽動情緒、雄辯等等都在不知不覺摻雜了進來。這些東西根本不在真正基督教信仰的實質內涵之中,而是「專業化主義」作祟而產生的--純粹是肉體的表現!啊!上帝!求你把我們從各種取代聖靈的肉體事物中解放出來吧!

  現在,大郜分的聚會只能藉持續的宴樂、職業性的佈道和強烈的社交之靈來維持下去。不只是那些老舊的宗派。連五旬節派、聖潔派和超宗派的活動中,也同樣是如此。教會起初的光景--生命本身吸引人並將上帝帶給他們,如今在那兒可以找得到呢?現今的光景不是「新約」要給我們的。它們是不正常的、令人悲傷的。並且限剬了在我們當中的以色列聖者的作為。

  每一個運動都比它前面一個運動更快走到盡頭。就像尼加拉河( Niagara River ),在愈接近瀑布的地方。向下流得愈快。如今是末時了,離道反教之事愈來愈快、愈多也不足為奇!

  從初代教會的墮落中恢復的過程堙A我們爬得愈高,爭戰就愈艱苦。當亞當墮落之後撒旦的力量就橫插入墮落族類和上帝之間。上帝把祂與人同在的座席從地上搬回到天上去。

  因此,當初代教會墮落之後,她又再次將上帝的形象失落了。在新約時代初期,因著信徒團體真正成為聖靈的殿,原本已將這形象恢復了過來。「天空屬靈氣的惡魔」再次橫梗在教會和上帝之間,但這和亞當所遭受的是位在不同的層次上;如今,那浪蕩的教會已從「黑暗時期」中爬上夾,她必須戰勝這些黑暗的權勢,才能回到起初的光景。當我們在朝完全恢復的路上走得愈高,就必須面對著更高層次的邪靈,它們具有更大的屬靈權勢和智謀,因此也必須爭戰得更加辛苦。

  每向前走一步,就需要有更深的預備和更大的屬靈裝備,才能帶來更大程度的恢復。教會在恢復到正常標準及走向完滿的路上,經歷了這麼長久的時間,這絕不是上帝原先的心意。我們總是設法要把目前這些不正常的經歷體悟稱為正常。以遮掩我們的不足。但我們必須看見,自從初代教會墮落之後,所有的一切都變得不正常了。經歷、對真理的領悟……一切的一切--都是不完全、不平衡和不正常的。使徒們過世之後,教會就從不曾完全瞭解任何的真理,並且它們所發現的各種不同的真理和經歷都是不完整的。

  我們未曾完全瞭解這些真理和經歷,就如我們如果對機器沒有整體、全面的瞭解。就不可能正確地、清楚地瞭解細部構造的意義。我們正在逐步、逐步地恢復那整體,但仍未看見那整體- 因此我們常會扭曲或過分強調某個特別的運動所恢復的真理或經歷。我相信你巳領會了我所要表達的觀點,我這樣反覆地申論,是因為這是非常重要的。

  在使徒行傳中記載,新約時代的教會一開始就正常地進入聖靈的豐滿堶情A例如使徒行傳第十章中所載哥尼流家中發生的事就是這樣。救恩的各個層面,可看成是一榮耀、正常整體的許多個部分。但是,從最早的改革者開始,在教會恢復過程中所有不同的運動,都停在他們的那一步,而沒有繼續向著恢復的完全實現走去。他們根據苦部分的和有缺陷的啟示,建立起自己那一夥的標準,以為他們所握有的一部分就是全部所有的。然後,在屬人的自滿中,他們極力辯稱自己擁有一切。

  這就是宗派主義。並且它們有如許多水壩,攔阻上帝的子民,不能向著上帝豐富祝福的大洋中流去。上帝並不把這由人所定的片面慓準當作一回事--不管是他們的名稱、派別、術語、口號或規範。所有這些郡只足部分的、被扭曲的亮光,並且在主率領著教會向榮耀繼續邁進時,它們反變成完美真理的敵人。

  在海中,每一們新起的浪潮,在向者滿潮前進時。都必須壓過前一們退回的浪潮,才達到它的目僄。教會在走向最終的恢復中。所興起的各個不同的運動也是如此。剛剛退下的這個特別地痛恨和反對那接下來出現的一個。我們真是被魔鬼弄成例等的愚昧!哦,但願我們都能「看見」這一點!不管那些過去的復興和運動是何等的真實和好,一旦上帝量給它們的時間過去了,也只不過是走向最終目標途中的蹣跚而有限的一小步而已。

  讓我們繼續同前進

  上帝只有一個教會,不論是在天上為數眾多的聖徒或是現在在地上的少數聖徒,都屬於同一個教會。在上帝所預定的神聖旨意能夠完全實現之前,仍有許多未得之地需要我們去攻取。我們必須認識整個基督的身體因著我們屬人的自滿自足,即使親自遇見上帝,也認不出是祂。那些敢跟隨上帝一起向著完全的恢復而前進的人,常會被其他人視同魔鬼,而受到抨擊和敵對。不慬路德和天主教問的關係是如此--衛斯理和聖公會( Anglican )之間、卜威廉將軍( William Booth )和循理會(衛理公會)之間……都是如此。今天,同樣的狀況仍然不斷地出現。但是,我所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啊!我們不能逃避,我們必須面對這可悲的事實--墮落的教會還未完全恢復,如浪子般的教會還沒回到父家。我們必須堅決地繼續前進!

  以利亞的雨是從晴朗的空中現出來的。開始時並沒有任何雲彩的跡象--一九 0 六年的五旬節大澆灌也是單憑信心而得到的結果。並且,每次的復興也一定都是這樣的情形。復興是信心的產物,而非憑著眼見。在人墮落的天性中。所能看見的只是無助和絕望。復興和恢復必須是從上帝而來的,必須是自晴朗的天上降下來的。我們是屬地的和屬肉體的,但上帝是個靈,上帝的話就是「靈和生命」,並且不管環境或外在情況如何,只要相信這話,當下就能帶來永活上帝的同在。

  上帝會再次來探訪祂的百姓嗎?為何不會?祂過去既曾確實如此做,將來也一定會再如此行。上帝所居住的天上充滿著五旬節的大能,只等著我們去向祂索取。難道我們不需要再有一次五旬節?當我們願意付上信心順服的代價,我們就能得著。

  「教會」還未完全恢復。沒有一個過去的團體,在衰微之後,還能有信心和異象去感動上帝再降臨在他們中間;如果他們曾如此做,就不致在運動遞延的路徑上散佈出死亡的氣息,他們的屍骨也不致嚗陳在曠野中。他們當中,沒有一個對未來有信心的,他們因著缺乏目標而停止向前。他們當中,也沒有任何一個清楚地走完當走的路。「他們限制了以色列的聖名」,就像我們今天所做的一樣。他們不願付代價,這是問題的所在。但更糟的是,他們根據他們那有缺陷的標準來自我稱義。並敵擋、定罪那些想繼續前進的人,他們今天仍在這樣做。

  當耶穌在地上時,猶太教中的高派教會( high church )所犯的正是這樣的罪。他們不但自己拒絕前進,甘心自居於冷淡落後的狀況中。而且擋住所有想要前進的人。這注定了他們的命運。任何隨從他們腳蹤的宗派、運動或團體都會招來上帝的審判。

  但今日,有一支基甸的軍隊正再一次在形成中。眾人的信心已經復甦並不斷地高漲,上帝另一次的探訪將來臨。但是,只有基甸的軍隊才能將這帶來,也只有基甸的軍隊才會接受它--這必須是一支肯禱告、全然奉獻、過客旅生活的隊伍。那些屬於大群、混雜的人將不在其中,因為他們太多也太屬肉體了(參土七章,指跟隨基甸的人中,不被上帝所接納的三萬一千七百人)。主曾說,會幕中的珍貴膏油「不可倒在人的肉體上」(參出卅: 32 )。上帝常是與外表微小、軟弱的傢伙們同工--那分別為聖、全然奉獻的小群。

  「我要將水澆灌口渴的人,將河澆灌乾旱之地。」(賽四四: 3 )乾旱是一種渴求雨露滋潤的狀態,在這樣的時刻,人們哭泣求雨降臨。當我們也是這樣地渴慕神,那真是讓人得著鼓舞激勵。「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太五: 6 )在以利亞預言的雨降下之前。曾有過可怕的乾旱。親愛的弟兄啊!雨早已預備好了--當我們真心渴望它時,並且當我們是在接受它的合宜狀況中,就必能得著。

  我們必須要有迦勒和約書亞的靈,一個和世俗大眾有別的靈。他們「另有一個心志,專心跟從主」(民十四: 24 )主因此,他們得以與下一代一同向前,進入迦南。老一輩的以色列會眾都死在曠野,唯有他們二個能在迦南地有分。因著我們前面解襗過的原因,沒有一個運動(若它只是一個運動的話)曾把邁向完全恢復的路徑走完:所以,我們絕不要將自己止限於一個派別或一個運動,或將自己完全顧屬於它的屬物。要單單敬拜耶和華,加入上帝祂那偉大運動的行列,不斷地向前進!

  麼末時近了

  我們已臨近完全恢復的時刻了。上帝再一次強力地要求處在這末後世代的教會和世人,完完全全地遵行祂的旨意和誡命;但撒旦同時也以極大的能力強迫世人順從祂。我們要服事那一位呢?是百分之百地為上帝而活,或是完全屬乎魔鬼--沒有中立區存在。上帝國度和撒旦國度間的致命決戰,它最後、最可怕的頂峰時刻已然臨近。每個人都必需要盡全力為他那一邊而戰。

  一個正常的教會總是百分之百地為著上帝而活,絕不可和仇敵有任何的勾搭、玩情。教會唯一當作的事就是把福音帶給世人並且驅促上帝的子民完全實行祂的命令。她所有的能力和資源都應被用來完成這個目標,因為知道--「然後,末期才來到。」(太廿四: 14 )上帝在等待著教會完成這個使命。

  除非我們能像初代教會那樣的火熱。並百分之百地奉獻,來為救贖萬國及建立一真正的普世教會而勞苦,否則就不能讓上帝心滿意足。祂不會接受任何的代替品或與我們人的觀念和肉體的計劃妥協。唯一所當做的是,完全地委身於祂全備的旨意和祂那偉大、永恆的計劃之中!全心全意地這樣做,可以使我們在審判的大日良心清潔,並在當盡的職責上不被責備。我們早就可以這樣做--如果我們願意的話--但事實上,我們並沒有這樣做。啊!讓我們不要再遲延,而要快快地興起猛攻敵人的大本營,並且誓言絕不縮回我們的劍,直到耶穌再來、全地都歸屬於我們為止!

  我們正向著末後的日子快速地接近。我確信上帝要使教會經過火的試煉,來銷毀一切的渣滓。審判要從上帝的家起首。相信我,只有那百分之百真實的事物才能存留!只是理論上的得救,是無法通過上帝的考驗的。

  我們快要達到這世代終了諸般禍患的最高峰,若非實際地支取、應用福音的大能,就沒有存活的希望。在遍世逼迫的火煉下,不出於上帝的都會被摧毀。上帝只能護衛那些順從祂話語的人。但我們絕不需要懼怕--祂必將得著一個榮耀並且毫無玷污皺紋的教會。可是,最重要的問題是,你、我是否想要成為其中的一分子?宗派主義的、好爭鬥的、自私的及只顧自己的教會,都不能存活。教會必須要回到使徒行傳中所載初代教會所具有的靈中。她必需要屈服於上帝之下,並且強逼自己進入上帝為這最後的時刻所預備的「時代真理」( present truth )之中--否則,她就會在逼迫之火和她自己的血中毀滅。我們的上帝乃是銷化一切的烈火。

  讓我們繼續前進吧!

摘自:「火浪湧來」橄欖基金會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