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的意義

哈列斯比

  「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甚麼,我必成就,叫父因兒子得榮耀。」 ( 約十四 13)

  大約在二十年前,我為了求學的緣故,曾往德國作了一次很愉快的旅行。在休假期間,我計劃到瑞士去拜訪一位老人,就是曼尼多夫的側勒耳 (Samuel Zeller in Mannedorf) 。他在沮立克 (Zurich) 湖旁設立一座「心靈療養院」,該院係為了人們需要身靈的休息而設。

  側勒耳無論在性情或靈性方面,都是一個有非常恩賜的人。他有優美的組織才能,經過不斷的努力,設立了一所規模頗大的休養院,照顧那些在精神或身體上的患病者,工作疲乏者以及神經衰弱者。

  他又是一個卓越的演講家。我曾聽過很多有天才的演說家,但我從來沒有見過能比上他的講道者。他可說是達到了真正講道的目的,就是藉著講道把聽眾帶到神面前。當他講道的時候,彷彿一切都消失了,只有我們站在神面前。

  他是一位非凡的牧師。至少我敢說,我從來沒有遇見那一個人像他那樣識透人情,並具有謙和與同情心的。

  還有,他領受了用禱告醫病的非常恩賜。藉著信心的禱告,他幫助了許多的人,使他們從許多身靈的疾病上得著醫治。

  但這些事給我留下的印象還不是最深的。我所獲得的最深刻的印象還是側勒耳的禱告。

  我從來沒有聽過任何人禱告像側勒耳,我這話是真的,並非言過其實。我聽過許多人禱告又熱烈、又衝動,但側勒耳不然,他禱告的時候是很安靜的、相信的。他很認識神,所以他覺得有把握。

  若能叫你的名得榮耀

  我不相信我曾聽見過有誰像側勒耳那樣,多期望神,少期望自己的禱告。他只把所需要的告訴神。他知道其他的事是在神手裡。他的禱告是謙恭而又自然的與神的談話,好像神坐在禮拜堂中的頭排坐位上,而側勒耳就站在祂旁邊。

  當我們聚集早禱的時候,側勒耳有許多事要禱告。首先他為我們的團契禱告,接著他為全院中的老人和病人禱告,最後為那些各地請求他代禱的病人和不幸者禱告。我在那裡逗留的短期間內,這樣請求代禱的信件就有不少,除了瑞典和挪威以外,歐洲各國都有。

  這樣,他每天必得為許多人、許多事禱告。但我聽了他這一切的禱告之後,我不能不對自己說,「他一切的禱告歸納起來,只有一個禱告,就是叫神的名得榮耀。」

  他不以神自己的應許去強迫神作甚麼。側勒耳並不以此種禱告為躲避災難的工具,只是作為榮耀神之名的工具。

  因為這個緣故,他常說:「若是更能榮耀你的名,就叫他仍在病中;但你若願意,求賜他們能力叫他們藉著疾病榮耀你的名。」

  他這樣禱告並非僅為別人,也是為他自己。他作了醫治他人的工具,但自己也患了一種危險的疾病,且隨時可以叫他死亡。他知道他自己是蒙召要藉疾病而榮耀神的。

  目的 -- 榮耀神的名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禱告的目的和意義。我在這裡很榮幸的更加看清了禱告的目的:榮耀神的名。

  我眼上的鱗片脫落以後,我就在新光裡見到了禱告的誤用,禱告的困難,以及在禱告中我們自己所作的努力的地方。

  禱告生活亦與其他生活一樣,有它自己的定律。禱告之基本定律就是:禱告的設立是以榮耀神為目的。禱告是給耶穌以實行救恩之機會的指定方法。藉此祂要使用我們。

  我們要藉著禱告給耶穌以機會,讓祂進入我們的心靈、我們的身體、我們的家庭、我們的四鄰、我們的國家、我們的世界、信徒的團契,以及未得救的人。

  若是我們使用禱告,不是為我們自己和親友奪取利益,或逃避患難和困苦,乃是求主在我們或別人身上榮耀神的名,那麼我們就能見到聖經所記禱告的最堅強最勇敢的應許也成全在我們這軟弱、微小的禱告生活上了。我們也要見到主給我們禱告的答覆,是我們從來未能想到的。

  經上寫著說:「我們若照祂的旨意求甚麼,祂就聽我們。這是我們向祂所存坦然無懼的心。既然知道祂聽我們一切所求的,就知道我們所求於祂的無不得著。」 ( 約壹五 14 、 15)

  使徒約翰從他自己禱告的經驗,以及讀他書信的人的經驗上,建立了這個事實,就是我們若照神的旨意求甚麼,我們在我們求的那一刻就已經得著了。它已立刻從天上被送了下來,並且已經在路上了。當我們求的時候,我們不十分知道它何時到達,但是凡藉著神的靈認識了神的,已經學會了把這事放在神手中,不管答覆的遲早,他總是一樣快樂地生活。

摘自:「禱告」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