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作無愧的工人(一)
李慕聖

  前 言

  讀經:

  「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祂的衣裳垂下,遮滿聖殿。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個翅膀。用兩個翅膀遮臉,兩個翅膀遮腳,兩個翅膀飛翔。彼此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充滿全地。因呼喊者的聲音,門檻的根基震動,殿充滿了煙雲。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有一撒拉弗飛到我跟前,手堮陬菗鶿插A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將炭沾我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賽六l-8)

  弟兄姊妹們!神將這段聖經賜給我們,現在我們就來思想以賽亞先知在以賽亞書第六章所見的那個異象。

  以賽亞先知在他一生的事奉中連續服事了四位君王,就是烏西亞王、約坦王、亞哈斯王、希西家王。神一直藉著異象啟示他、光照他、使用他。他代表神講了許多預言,比任何一位先知講的預言又多、又深、又透、又遠,別人都比不上他。所以君王也都願意聽他的話,全國人民也都尊敬他,以他為大先知、為神的僕人、為聖潔的神人、為義人。以賽亞先知是一個了不起的偉大的屬靈人物。

  在以賽亞先知沒有見到這個異象之前,他已經作了許多的工作,也說了不少的預言。從他說的預言可以知道,他屬靈的眼目已經看到永世堙A看到新天新地堨h了。其他的先知都沒有像他那樣有看見、有遠見,沒有像他看得那樣深透。也可以說他對神的奧秘、對神的旨意明白得最清楚。但是他還不懂得什麼叫事奉神,也不清楚什麼叫被神差遣。

  所以神就向他顯現,好叫他知道事奉神的方法和原則,不至於得罪神。當神向他顯現的時候,他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賽六5)

  這是一個看見神的人,這是一個能被神使用,學習事奉神的人。他怎麼能到這個地步,能說這樣的話呢?因為他看見了天上事奉神的模式。撒拉弗是多麼的尊貴啊!除了神,在萬物當中他是尊貴的。但他們在神的寶座面前,用兩個翅膀把臉遮住,用兩個翅膀把腳遮住,還用兩個翅膀隨時準備著聽見神的命令就飛翔。他們不問為什麼,不問什麼緣故,命令一來就迅速傳揚。沒有神的命令就不隨便行動,一直安靜在神的面前。這才叫事奉神啊!

  這使以賽亞懂得了,一個事奉神的人,眼睛是很重要的。眼睛應當定睛在神的身上。眼睛若不能只看見神,就應該將臉遮起來。在以往事奉神的年日中,我的眼睛會看這、會看那、會看環境,也會看自己。看來看去,在心靈的深處就產生一個錯覺,雖然我所講的是神的旨意,百姓們卻一直在反對我,我還能去講嗎?這麼大的困難,我還敢去講嗎?隨時都有被殺的危險,我還敢去傳嗎?看來看去就灰心失望了,就像以利亞一樣起來逃命了。前一天還在迦密山上大顯威風,一個先知對抗並殺了四百五十個巴力先知,並耶洗別所供養事奉亞舍拉的那四百個先知,又能將眾百姓的心挽轉過來。但忽然之間就藏在洞中,成了這樣可憐的光景,為什麼呢?因為他的眼睛太亮了。不是向神太亮,而是向人太亮了。一看環境惡劣、耶洗別又是那麼厲害,就不得不如此躲藏了。

  人為什麼要看環境呢?因為我的性命太寶貝,我的人生太寶貝,我的名譽太寶貝,我的一切都是寶貝的。當你自己寶貝你自己的時候,你就勝不過環境,你也不得不起來,起來不是走路,不是背十字架,而是要逃命了。

  這就說明恩賜和經歷是兩回事。恩賜再大,生命不一定大;恩賜越大,越容易犯罪。犯罪的人不是沒有恩賜;沒有恩賜的人不容易犯罪,他也不敢犯罪,也不會犯大罪。恩賜一大的時候,由於自己肉體的生命太強,而主的生命在堶惜荇z,不知不覺就越過了神的旨意,甚至還用聖經的話為自己搪塞、遮掩,賄賂自己的良心。

  魔鬼從來不願攻擊一個沒有恩賜的人,因為沒有恩賜的人在教會堶掠_的作用不大,在神的國度堶掠_的作用也不大,他所作的工作震動不了魔鬼的陰府,撒但就不怎麼攻擊他。

  魔鬼一看這個人被神重用,有能力、有恩賜、有亮光,對牠不利,對陰府有虧損,牠就不能不用一些方法來攻擊你,把你拉倒。在這件事情上不能把你拉倒,就在那件事情上把你拉倒;今天不能把你拉倒,明天藉人、藉事也要把你拉倒,好叫你不再攻擊牠。

  因此我們不能光活在恩賜堶情A一定要生命大於恩賜才好。恩賜大於生命的人,十有八九都要出問題。我說這話,並不是叫你忽略恩賜和輕視恩賜,而是叫你防備在恩賜運用的時候要注意生命的律,不能把你的恩賜當成生命。不是說你能講聖潔,你就聖潔了;你能講慈愛,你就有慈愛了,完全不一定。恩賜用過以後,你還是你,你的本相一顯出來,還是那樣的卑鄙、那樣的軟弱、那樣的狹窄、那樣的膽怯……,自私自利的心一齊都來了。我們要特別謹慎小心,要知道恩賜是為造就教會、幫助教會的。你若不把自己擺在教會堶情A以為恩賜就是你的生命,你一定要失敗。

  當我們要事奉神的時候,若不接受神的光照,我們就不會事奉神。真正事奉神的人是不會、也不敢隨便亂說話的。要會聽神的話,也聽得懂神的話。不是我們說,而是讓神說:「我可以差遣誰昵?誰肯為我們去呢?」(賽六8) 「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以賽亞這次被主差遣以後所說的預言、所講的道,都是神的旨意。

  我們要求主給我們亮光,不是看見奧秘怎麼樣,不是看見將來怎麼樣,不是看見神對我們的啟示怎麼樣,而是要看我們和神的關係怎麼樣,我們在神面前所站的地位怎麼樣,是不是像撒拉弗那樣存虔誠敬畏的心,恐懼戰兢地站在神面前,用翅膀把臉遮住:「沒有我們的看法,沒有我們的想法,專心聽從主發出的命令。」如果主沒有發命令,我們再有需要,也不隨己意出去;若是主叫我們去的,別人再反對,我們還是要去。為什麼?因為是主的命令,我只不過是一個僕人而已。這樣作才配稱為是神的使者,才配稱為是一個無愧的工人!不能走自己的路,要走神所指引的路,那才能蒙神紀念,蒙神悅納。這樣的人才有真實的見證顯出來。

  現在我們來看,要作一個無愧的工人所應有的條件:

  一、存無虧良心

  讀經:

  「我的神差遣使者,封住獅子的口,叫獅子不傷我;因我在神面前無辜,我在王面前也沒有行過虧損的事。」 (但六22)

  「我因此自己勉勵,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 」(徒二十四16)

  「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二15)

  「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 (太三17)

  「所以耶穌說:『你們舉起人子以後,必知道我是基督,並且知道,我沒有一件事是憑著自己做的。我說這些話,乃是照著父所教訓我的。那差我來的是與我同在,祂沒有撇下我獨自在這堙A因為我常作祂所喜悅的事。』」(約八28-29)

  弟兄們!我們都是蒙神呼召,在各地方被神使用,牧養群羊,帶領教會的工人。

  我們想過沒有,究竟怎麼樣作神的工人,怎麼樣作一個無愧的工人?就如一個人到工廠堻囍W當工人,一定要明白廠方對工人的制度、規矩;在哪一個車間,哪一個部門工作;你的工作是為誰做的;這項工作是怎麼樣做法。我們做屬靈工作也是同樣的道理,只不過一個是屬天的,一個是屬地的。

  我們被神選召到神家堥虓矰u人,這工作是怎麼做法?是為誰做的?是誰叫做的?作工的動機是什麼?當然是要討我們主人的喜歡。這一切都是很重要的。在屬世的團體塈@工,董事長和總經理是工廠的主人。一個工人技術再好,也聰明能幹,若和主人的關係搞不好,他一句話就把你辭掉了。所以必須叫總經理看上你、驗中你、喜歡你,認為你靠得住,才會讓你擔任重要的工作。我們到神家堥荍@神的工人,該怎麼樣討主的喜悅呢?若不能討主的喜悅,你說:「我有本事,我有才幹,我能這樣做,那樣做。」做了半天,主人搖搖頭,不悅納你所做的。你的工作就沒有果效,就沒有價值。一切的勞苦都像肥皂泡一樣統統落空了。

  我們要想蒙主的喜悅,如果沒有一個正確的工作態度,如果不是主叫做的,也不是為主做的,更不是面向主做的,只是一味的為著工作、面向工作,認為只要把工作做好就可以了,這是一種錯誤的光景。我們要記住,工作固然應當忠心去做,但更要明白主人的心意如何!主人不叫做的卻做了,主人不讓管的卻管了,似乎是很好,主人心堳o不愉快,因為僭越了職分,超過了主人的地位。

  作無愧的工人,首先要知道我是作主的工人,要討主的喜悅。主叫我做什麼,我就把主叫我做的做好;主沒有吩咐我的,即使工作再需要,我也不做,我也不動,我只是單單地仰望主人的面孔。如果真正有需要,我要把需要告訴主,主說:「可以,你去做吧!」我就不惜代價地去做。主若不回答我,我寧肯等候在主的面前也不隨便亂動。甚至我看某個地方需要我去做,若不去做,神的工作就會受損失,這時我也不著急,安靜地伏在神的面前禱告,看這個工作是神叫誰去做,堶捲M楚以後再行動也不遲。神的工作是不會受虧損的,因祂是全知全能的神!有一句屬靈格言說:「不怕你落在主的後邊,就怕你跑在主的前面。」這話說得真有道理。

  我們若跑在主的後邊,還能看到主,還有方向,還有目標;當我們跑到主前面的時候,沒有主引導我們,還往哪媔]呢?沒有目標就會在曠野盲目亂跑,跑錯了道路,自己還不知道,那時受虧損的就是我們自己了。

  作無愧的工人,不在乎我們對道理的熱心怎麼樣,也不在乎恩賜發揮得怎麼樣。這不是說我們不需要恩賜,恩賜是神賜的,當然重要。聖經也說,「你們要切慕屬靈的恩賜。」(林前十四1)我再說,千萬不要把恩賜看得比討主喜悅更重要。我們可以藉著神所賜的恩賜去討主的喜悅,但不能讓恩賜越過了主賜的職位和主的命令,如果這樣,這個恩賜就沒有價值了。雖然在人面前還能博得一些稱讚,但主說:「這不是我叫你做的,你所做的不合我的心意。」那是何等可惜啊!

  我們中國教會,這幾十年所受的虧損在哪堙H就在這一點上面。有些人不是真正存心討神的喜悅,而是藉著恩賜彼此爭戰。早幾年他們為道理爭執的時候,那個讀聖經的心志真是叫人羡慕!從前聖經不大熟悉,為著道理發生爭執了,怎麼辦呢?都要找聖經根據,整天讀,整夜讀,甚至走路也讀,這是很好的事情。可惜出發點不夠十分正確。讀經的目的是幹什麼昵?是為了找出聖經根據來證明「我講的對,你講的錯了。」甚至說:「你是異端,我是正統。」所以聖經是讀了,文字也記在心堣F,道理也懂得了很多,但是教會卻沒有得著造就,沒有把撒但打敗,沒有把陰府的權勢趕出去,沒有把教會帶到復興的地步,反而看見教會的屬靈氣氛越來越消沉,越來越失敗,直到完全落在黑暗堶情C茫茫曠野往何處奔走?這是多麼可惜的事情啊!

  所以我常常說,有人熟讀聖經,他不是要從聖經中找到神的心意,而是要找到幾節聖經作為他發揮恩賜的依據,證明他自己是一個最屬靈、最高尚、最正確的人,真是很可惜。很多時候他會受環境的催促、輿論的催促、情感的催促去羡慕主的工作,熱心為主工作。但工作的結果怎麼樣?工作的目的和動機又是如何呢?他當時不知道,甚至過了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後才發覺是錯誤的。雖然是發覺了,可惜他已經浪費了多少年日,失去了很多神的恩典。

  就說傳福音吧!這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作為一個蒙召的人,不傳福音能行嗎?不行。發熱心傳福音沒有錯吧!沒錯。像我在初蒙召的時候,拼命的傳福音,後來又受了神學的教育,立志要做一個大傳道人,要會講道,要一嗚驚人,要講一堂道下來就有三千人、五千人悔改。這個羡慕的心迫切得很!所以我更拼命的傳,只要有人願意信主耶穌,我就不惜任何代價,花了很多時間東跑西奔。在我所住的那帶地方,幾乎所有的村莊我都跑遍了,但是果效在哪堙H真的果效在哪堙H我在南京市里也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傳福音,單張也不知道發了多少,也可能起到一點作用,但在我的印象中只救了半個靈魂。

  怎麼叫半個靈魂呢?有一天我在一個小佈道所傳福音,有七、八十人來聽福音。講完以後,我說:「你們誰願意信耶穌可以舉手表示。」他們把頭一低,半天沒有一個人舉手。我說:「大家不好意思舉手,只要願意相信,不舉手也可以。凡不願意相信主耶穌的可以走,誰若願意相信,可以留下來我們再談談話。」我的眼睛渴望地看著門口,一個一個的都出去了。出去一個人,我的心就跳一下,像網堛熙蝶|掉一樣難受。到最後竟沒有一個人留下來。我真灰心!我累得滿頭大汗,他們沒有一個人受感動。可是我又一看,見有一個人在牆角蹲著,兩手捂住面孔。我心媟Q:「真感謝主!還有一條小魚啊!」我走過去說:「朋友!你願不願意信耶穌?」他說:「你講得很好,我也願意信耶穌,可是我兩天沒有吃飯了,我妻子和孩子還在路邊等著呢!我沒有辦法給他們飯吃,怎麼辦?」

  他這一講,我就要表現我的熱心和愛心,就領他到我的宿舍堙C那時我也沒有錢,只有一件大衣,我就讓他把那件大衣拿去,對他說:「你去把衣服賣掉去買一些大米,叫你的妻子和孩子過生活。」他抱起了大衣就跑掉了,從此以後再沒有消息,也沒有回應,到現在他得救沒得救我也不知道,所以我稱他為半個靈魂。真是可憐得很啊!

  現在我回想起來,如果那時我多下禱告的功夫,多用聖經的話來校正我自己,多體會神的心意、神的引導、神的感動去傳福音,肯定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但我那時那樣做也不算錯,因為是向主發熱心啊!雖然是向神發熱心,傳得也很好,卻看不見神與我同工的明證,因為不懂得神的心意.就沒有辦法討神的喜悅。

  回想起來,我有很多的失敗,就是因為沒有活在神的面前。我所做的、所行的並不是百分之百是神叫我做的,我所說的也不十分清楚是神叫我說的,所以出現了很多失敗。

  但有些工作,在人看起來真是危險得很!因著順從了聖靈去做,不但沒有危險,反化險為夷,平平安安地過來了。不但我個人平安、教會平安,罪人也蒙了恩典。這叫我看見,不是我能做,而是我順服主就能夠做。我不能講的,只要一順服主就能講出來;我不能行的,只要我順服主就能行出來。這一講一行,人的靈魂受了震動:剛硬的人謙卑下來了;懷疑的人相信了;傷心、絕望、灰心的人得到了安慰,得到了鼓勵。這是人能做的工作嗎?不是人能做的工作,而是神所做的工作。我能夠做嗎?不能,只有神能夠做。所以,凡清楚有神引導的工作才有生命的果效,是今生來世都不會磨滅的。現在我想起來也不能不向神發出感謝說:「主啊!感謝你!你的靈引導我所做的工作真是有奇妙的果效。我雖做了,成績卻不屬於我。」因此,只有明白神的旨意,受主的差遣,被聖靈引導,才能蒙主的悅納,才配稱為是主的真工人。

  這麼多年來,我總認為,專心愛主,要討神的喜悅,做一個聽神命令的人,才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神要得著幾百個工人容易得很!但要揀選一個真正合祂心意、聽祂話語的工人卻是難上加難啊!

  一個初蒙恩的人很容易為主發熱心,慢慢被神用了以後,恩賜一顯明,就心懷大志,野心勃勃了。雖然口口聲聲說要討神的喜歡,卻做不出討神喜悅的事來。這就是神所以不能使用人的一個大難處啊!我們的聰明、才智應該為神用,但是要在神的支配之下、吩咐之下用就好了。若不在神的按排之下用,就會用出亂子來、用出麻煩來,就要替神做謀士了。保羅說:「誰作過祂的謀士呢?」(羅十一34)我們就是喜歡作神的謀士。

  如果我們所求的不是要憑己意把神的工作做好,而是要讓神的心意滿足了,這才是一個好工人。

  我覺得一個人在一生中,如果不做一件虧心事,那就是最大的福氣。特別是進入老年的時候,回憶一下在這一生中良心有沒有虧,如果做過一些虧心的事情,當見主面的時候羞羞愧愧,那是一個最大的痛苦。

  的確,我們作一個人,能在一生當中不做一件有虧的事,不說一句與良心有虧的話,真是難得很!若良心有虧,說話、處事有虧,在年輕的時候不大注意它,血氣方剛的時候不大注意它,工作順利的時候不大注意它,但當你年紀老邁的時候,遭遇一些特別難處的時候,躺在病床上的時候回想起來,這一個比疾病更痛苦,比遭遇更痛苦,比人對你的譭謗攻擊更痛苦……。為什麼呢?因為良心有虧啊!

  這一件事情我們一定要明白。一個事奉神的人,千萬不能做與良心有虧的事情。但以理在王宮堶惆獄糬鞊j,那麼有為,他所做的事竟能感動君王,是什麼原因呢?是他的工作好嗎?本事大嗎?不是的,而是他見證了他的信仰。什麼信仰呢?就是他不能叫他的良心有虧。他雖然聽王的話,為王忠心辦事,但不是為討王的好,因為他是屬耶和華的子民,他要聽神的話,他要敬畏神,他要討神的喜悅,所以才在王面前忠心辦事,毫無虧損。

  就因著他這一顆敬畏神的心,他的生活、工作才與眾人不一樣。雖然人嫉妒他、陷害他、誣賴他,這不要緊,因他的良心不控告他,這是他頂大的福分。人可以在外邊控告他,千萬人都可以控告他,但他的良心不控告他,就是他的大福分了。聖經說,我們的心若不責備我們,就可以向神坦然無懼了。我們首先最怕的就是我們的良心責備我們,因為我們把話講錯了,把事情做錯了,講出來的話不符合實際,雖然別人聽不出來,別人看不出來,但我們的良心在向我們說話,那時候的痛苦是最難忍受的。

  我們中間有很多同工都是為主受過苦,為主被囚過的。當人把你放在被囚之地時,你的第一個思想就是:「主啊!我虧欠弟兄沒有?我虧欠姊妹沒有?我虧欠孩子沒有?我虧欠妻子沒有?」若是有,這是最大的痛苦。因為我說話傷了孩子的心;我對妻子沒有愛心,沒有憐憫,今天我被囚在這堣ㄞ鉞鼎d子一點點的幫助了;我也不能體恤同工的軟弱,我的愛心不夠,我的幫助不夠,這時我想再安慰同工一句話,已經沒有這個自由了……。這堶悸滷惕i,真是巴不得地開口把我吞下去算了。主啊!我是個罪人。今天我所受的是我應當受的,因為我內心有控告。法官沒有控告我,法律沒有控告我,良心卻控告了我,這比受法律的刑罰還要痛苦得多!

  經過一次磨練,對神就更敬畏一點,對人也更加謹慎一點,說話處事不敢隨隨便便了,也不敢感情用事了。為什麼呢?因為堶悸滷惕i真可怕啊!今天是良心的控告,將來到基督台前受審判的時候,不是更可怕嗎?

  話又說回來,雖然說將來的審判是可怕的,只要今天在凡事上都不叫良心控告我們,將來的審判也就無需害怕了。今天因信耶穌,人家打我們,甚至殺我們,只要我們的良心無虧,我們就可以剛強壯膽,將頭一伸,要殺就殺吧!要打就打吧!越打越殺,我們堶捷V有力量。內心堶悸熙o種安然是何等寶貴!何等有力量啊!

  但以理所以不怕,是因為他的良心無虧:「我是神的百姓,事奉神是我的信仰。我雖身在巴比倫,我可以在你的國度中作事情,但是你不叫我禱告不行,因為禱告是我素常的生活。」雖然王的禁令發出來:見有敬拜別神的,就被下在獅子坑堙C但是但以理卻不理這一些,他仍與素常一樣,打開窗戶,面向耶路撒冷禱告神。這不是但以理故意做的虔誠樣子,他沒有這個意思。他不是要做給人看,因為這是他的生活,這是他的信仰。這是什麼信仰呢?敬畏神,心向著神。一天三次雙膝跪在神面前禱告。不管別人的反應怎麼樣,輿論怎麼樣,環境怎麼樣,他內心堶惜w經習慣了和神的交通;他對人沒有做過虧心的事情;他沒有違背王的命令;他對神也是無愧的,他還怕什麼呢?獅子坑算得什麼?他的骨頭可能被獅子咬碎,但他的靈魂會到神那堨h,他當得的理和賞賜都在他神那堙C(賽四十九4)

  因為但以理對神對人都無虧無辜,任何的痛苦都不會把他壓倒,他能勝過獅子坑的試煉,獅子也不能張口咬他。獅子不餓嗎?不是的,因為但以理良心無虧啊!

  撒但的恐嚇往往是在你良心有虧的時候,牠就能夠把你抓住,叫你失去膽量、失去信心,最後絕望,甚至落在更痛苦的光景堙C

  我們事奉神的人,為主講道也好,為真道爭辯也好,一定要保守良心無虧啊!這一個最重要。保羅說:「我常存無虧的良心。」對神也好,對人也好,如果常存無虧的良心,無論在什麼地方受審判也不害怕,都能夠理直氣壯、剛強壯膽地把真正的信仰表白出來,因為我不是出於惡意,不是出於抵賴,不是為自己辯護,我是本著無虧的良心為我所信的主作見證。我這樣做,不是對你們有意見,不是恨你們,也不是違背法律,因為我沒有什麼雄心大志,我不是要標新立異另發明一個宗教,我不過是為了對得起我所信的神,對得起愛我的主,對得起救我的恩主耶穌。

  這一個無虧的良心真了不得啊!當保羅向亞基帕王作見證的時候,亞基帕王害怕了說:「你想稍微一勸,便叫我作基督徒啊!」保羅說:「無論是少勸,是多勸,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個人,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都要像我一樣,只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鍊。」(徒二十六29) 如果我們能有這樣的心志和認識,那真有福了。那才是一個真正的見證人。

  主耶穌對門徒們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十六15)怎麼傳法呢?就是「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一8) 主沒有說為我做大工作,也沒有說為我辦大事業,……只有說「作我的見證」。

  如果想作主的見證,那麼,這些為主作見證的人,能活出主的見證是最重要的了。世界上的人雖然不相信神,也不相信有神,但是這些為主作見證的人只要往那堣@站,別人看見了這些見證人,就不敢說沒有神啦!他們不得不承認說,神是又真又活的,實實在在的神。他們雖然嘴堣ㄚH有神,但他們的良心堶惜ㄞ鄐˙﹛G「這些見證人的生活行為,證明他們所信的神是真神。」這活出來的見證就定了他們的罪:「你們相信接受主耶穌為自己的救主就蒙恩典;若不接受不承認主就被定罪就滅亡。」就像保羅講的:「感謝神,常率領我們在基督婺堻荂A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因為我們在神面前,無論在得救的人身上,或滅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氣。在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這事誰能當得起呢?」(林後二14-16) 這話說得厲害得很哪!所以我們必須要會作真正的見證人,才能滿足神的心意。

  有時候我們對人有虧,也辜負神,在屬靈的聖工上也有很多虛偽的東西,在人面前也顯出很多的自私自利,為自己的利益而活著,以自己的利益為出發點來為神工作。到了受試煉的時候,我們能感到良心無愧嗎?到了神光照我們的時候,我們能夠坦然無懼嗎?到那時候真是無地自容了。那一個內心的責備、懊悔,真是感到天地之間沒有我們的容身之處了,那是真正最最痛苦的事了。

  基督徒絕對不是不講良心的,不是不講人情的。良心有愧的事決不能做,良心有愧的話決不能講,這是神要試驗我們對神的順服如何!現在我們可以說,世人沒有一個人的良心是沒有愧的,甚至連小孩子也會昧著良心講話。

  但是神的兒女們,特別是神的見證人就應當在這一方面有學習、有造詣,因為我們是存著無愧良心的人。我們傳福音沒有壞的目的,沒有惡意,不是想譭謗人,不是想把人一棍子打死的,我們是用神的愛勸勉人的。這一種愛的力量大得很!比我們講幾篇道理更有能力顯在人的靈魂深處。可惜這樣的見證人不多。很多人光注意道理,光注意工作,把這一個內心的平衡,良心的無愧忽略掉了,所以再工作也看不見果效。雖付了很大代價,卻看不見神的祝福。為什麼呢?因為你帶著有愧的良心做工作,叫神怎麼祝福你呢?

  要作無愧的工人,不能只從工作上著手,更要從內心媯菑漶C我們的心對臨到我們面前的人、事、物擺平沒有,平衡不平衡呢?只要平衡了,工作就好做得多了。你的人際關係保持平衡了,道路就通順了;你和家人的關係保持平衡了,家庭堶探N能保持彼此相愛、同心合意了。同樣,我們做神的工作更必須保持平衡,不能夠有高有低,放在天平堶戚Y顯出虧欠來,那就不行了。把我們說的話語,把我們做的工作,把我們作的見證往天平堶惜@放,如果沒有高低,平平衡衡的就及格了;在人面前,在神面前也都能夠算數了。若是往天平上一放,一面高,一面低,那就可憐了!所以無愧的良心是保持平衡。在事務當中若心不平衡,必會有破口,必會出事故,必會有損失,必會有矛盾發生。我們在生命長進中也必須要注意生命平衡的問題:我們講的話、我們的行事、我們對弟兄姊妹的責備平衡不平衡?我們在傳講神話語的時候心是不是平衡的?還是有偏差的地方?這些都是我們應當省察留意的。

  無愧的良心,就是當你捫心自問的時候,堶惆S有高,沒有低,沒有波浪,平平穩穩的,不但平穩還滿了柔和。主耶穌說:「我心堿X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太十一29) 這樣就能得著安息了。

  什麼叫安息呢?就是你的心平靜安穩了。捫心自問,你堶惆S有虧欠。沒有辜負神,對人也沒有虧欠,這是多麼有福啊!內心又平穩又柔和,這樣的人才配事奉神。要做無愧的工人,就是這樣的做法,必須叫你心媯L愧啊!當你心堨倍聾F,不管人對你怎麼樣,你的心總是平靜,這是一個多麼大的福氣啊!因此我們說,堶悸漸郎w就是得勝啊!

  什麼叫得勝呢?不是我有大的恩賜可以得勝,不是我有大的能力、知識、才幹可以得勝……。如果你外面的一切都有了,而你的堶掄椄O忐忑不安,這也不是得勝。有時憑著自己也能在某些事上得勝,但那個得勝的價值不大。環境一過去,工作一過去,你對神的認識也過去了,你仍然處在失敗的地步,這能算是真的得勝嗎?不是,絕對不是。如果一個人不管在什麼樣的環境中,堶掖ㄞ鄎O持平靜安穩,不被任何人、事、物所動搖,這才是真的得勝。這個得勝真是奧秘得很啊!這個能力真是大得很啊!它不但能影響你所在的教會,甚至能改變當時的時代。

  我們知道人類有兩個始祖:亞當是第一代始祖,因人的敗壞,神就用洪水把人類都毀滅掉了,挪亞就成了人類第二代始祖。

  挪亞怎麼能成為第二代始祖呢?他怎麼能夠在那個時代得勝呢?從他的名字就可以明白一個奧秘。「挪亞」這個名字的意義就是「安息」。挪亞就是安息的意思。從表面看,挪亞容易不容易安息呢?真是不容易安息啊!從環境說,人們都在為自己吃喝、嫁娶、建造忙碌,難道挪亞沒有家庭嗎?沒有妻子、老小嗎?這一切挪亞都有,難道他不在為下一代安排安排嗎?這都需要。聖經告訴我們,挪亞是個義人,在當時的世代是個完全人,挪亞與神同行。神對挪亞說:「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你要造一隻方舟,……我要使洪水氾濫在地上。……我卻要與你立約,……保全生命。」(創六13-19)

  從人的觀點看,神說這話真像講故事一樣。是理想?是夢想?怎麼可能呢?若聽神的話,不為自己蓋造房子,不為自己買家?……,把家產都豁上去,買成木頭去做一隻大船,當大洪水來毀滅這個世界的時候可以靠著得救,這是從何談起呢?真像天方夜譚一樣難以想像了。別人都在搞現實主義,為肉體按排打算,你卻不隨現實拼搏,並且說將來神要用洪水毀滅這個世界,哪有那樣大的水呢?山那麼高,能被淹沒嗎?樓房建造得高一點,不就可以了嗎?這不可能吧!從哪媮興ㄓㄔi能。

  但挪亞相信神的話。他是怎麼相信昵?他會安息在主的話上。人真是虛空得很!環境虛空得很!物質變化也虛空得很!主的話是最確定的,是永遠不會改變的。我相信主的話,我就躺在主的話語上面,以主的話為我人生的惟一標準。我的心安息(安頓)下來,我若沒有穿的、沒有住的、沒有吃的、沒有用的,這一切我都不去擔心,因為主是信實的。主既說了,我就相信不會錯,所以挪亞就安息在主的話語上面。

  擺在挪亞面前的有兩件事情:是人的現實是真的?還是主的話是真的?挪亞是站在神這一邊去認識:一切既都是神在掌管著,人的計畫就算不得什麼。中國有句俗話說:「千打算,萬打算,不如神一打算。」千算萬算也算不過神啊!當洪水一來,所有不信的人就落在大患難之中,喪失了性命,而挪亞一家八口卻安息在方舟堶探蝜L了洪水災期。人類因此又重新延續下去了。挪亞就成了人類第二代祖宗,比亞當更榮耀,更美好。

  我常常想,政局變革以前的時代,那也是個大變換的時代,有不少神的僕人被感動、得啟示,就應當即刻放下世界的一切,打破世俗的纏累,不再愛慕世界,不再置買田產,專心愛主才對。可是得勝的有幾個呢?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與世界一同沉淪了。

  為什麼呢?在當時要想過好日子,就必須要置買田地,像今天買樓房、辦家業一樣。沒有田地就是窮人,錢越多,買地越多,做生意賺錢就是為了買地,地越多福氣越大,人生就有保障,別人看重,自己也有享受,這就是一般人的觀念。就是一些信耶穌的人也有此觀念而不聽神的話語。神說,「不要愛世界……。」他們卻說:「不愛世界能行嗎?世人會看不起我們,說我們古怪。」神說:「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三2)他們卻說:「光講道只為主,不買田產不去賺錢還是窮人。」心堣]知道不從世界堶悼X來,是罪惡、是痛苦,要受懲治,但是肉體勝不過啊!

  只有少數相信神話語的人,看穿了世界,看見了升天的道路,就願意放下田產.背起十字架跟從主。窮就窮吧!追求過一個禱告主、事奉主的生活。人看他們是瘋子,是愚拙人,是信耶穌信迷了,甚至說他們所信的是一個錯誤的信仰,是異端。但是他們堶悸器D,禱告禱告堶探N平安了,因著堶悸漸郎w,就不去求這一些虛榮名利,更不去求這一些物質性的產業,而只追求存到天上的產業了。

  有人還笑話他們說:「你們信的是什麼主?是什麼耶穌呢?」弟兄姊妹也說:「你們太糊塗了!我們信耶穌也可以發財致富,你們倒丟棄一切了,這樣誰還敢信耶穌呢?」面對這些事實,就要看我們是以什麼為中心了。以世界為中心,就得罪神、就失敗、就軟弱,心中就起伏不定。以神為中心,就得勝、就討神的喜悅,心中就安息。我們應把自己擺在神的旨意當中,該放棄的就放棄,該破產的就破產,該丟掉的就丟掉,只要神與我們同在,有了神的話比什麼都好,比得著天下萬物都要好,這時才能真正享受主所賜的平安。

  弟兄姊妹們!要記住,我們寧願要堶悸漸郎w,也不要所謂外面的福分。有兒有女不是福分;有產有業也不是福分,也不是真的享受;官職再高也不是真的榮耀。我要與主同在,與主交通,要讓主的安息在我堶情A我對神無虧,對人也沒有什麼貪求,這是我人生最大的目標、意義和價值。這真是享受,還是時代的見證,因它能把時代轉變過來,使人的心也甦醒過來。

  我還要說,基督徒若不能從現實生活中認識主,不能經驗主,這個信仰真太空洞了!光唱高調,所起作用不大;對人的見證力量也不大、感化力量也不大。拿今天的話說:說服的力量也不大,因為講的是道理。你沒有把你是怎麼認識神的,是怎麼經歷神的生命講出來,別人心奡N不服氣,這是因為我們常常活在虧欠當中啊!

  掃羅往大馬色去捉拿信徒歸案的時候,神呼召他。神怎麼呼召他呢?從天上有大光四面照著他。東西南北四面都有光照。在神的光照下,他見不到陰影了。一個人活在神的光堶惇O沒有陰影的,人找不出你的毛病來。他們可以誣告你,可以胡說你不講公理,不講公義,但他們不能說你是罪人,因為你堶惆S有陰暗面,在神面前、在人面前都是存著無愧的良心啊!

  主耶穌在回答大祭司的時候說:「我從來是明明地對世人說話,我常在會堂和殿堙A就是猶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訓人,我在暗地堥癡S有說什麼。你為什麼問我呢?可以問那聽見的人,我對他們說的是什麼;我所說的,他們都知道。」(約十八20-21) 耶穌這樣大膽的作見證,我們敢不敢說:「我沒有做一件不好的事情,也沒有一件事是憑著我自己做的:我的信仰是正大光明的,我在人面前也沒有做過虧欠人的事情。」這個見證我們作不出來。雖然作不出來,我們仍要向這方面追求,要達到這個地步。我說話行事不是隨隨便便,我有神管理我。你可以隨便講話,但我有主在我堶情A我的主不許可,我不敢隨便講話。這樣,我們的靈性就不能不起變化。

  所以我們要做一個事奉神的人,作神無愧的工人,要懂得什麼叫無愧。你堶掄晹雪\,怎麼成為一個好的工人呢?要從話語方面、從生活行為方面、在家庭堶情B在同事當中、在親戚鄰居當中,都應當常存一顆無愧的良心,不要對任何人有愧。沒有陰影,沒有皺紋,用我們的見證來榮耀神。否則當良心控告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感到痛苦極了,就失去了見證的能力。 (續)

 

上一篇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