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補篇 福音使徒孫大信

  孫大信持守著主給他的亮光,傳福音,到了西藏,因此也就犧牲了他的生命。我們盼望從這種犧牲捨命的成功上,在西藏能多多的結些果子。孫大信自從歸主以來,他的目的是要引導西藏歸從基督。從前他曾經到過那閉關自守的西藏一二次,照本書而說,他在西藏已經受過二次危險,幸而能安然的脫離了。

  在這本書《孫大信略傳》出版的幾年之前,他又辭別親友,不憚跋涉山川險阻,去到他所最愛的西藏。這一次自從他投入了那高山峻嶺之後,即從此逝去,自此再沒有人見過他的蹤跡。但現已經得著正式的報告,知道他確實死了。如此,在基督的運動上,就失去了他的蹤影;只是在歷史上,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成績。他有靈性上的特別經歷;雖然他不是一個前進的人,但他的見證確實能夠感動人。

  他是耶穌基督的一位非凡的門徒,完全將自己奉獻於主。無論如何,一提到基督的聖名,他就滿面出現喜樂的光輝。雖然他以作基督人為樂,然而他的面上留有作基督人的苦難傷痕。他是一位最大的奧秘派,也是一位謙卑的人。他和保羅能同樣的說見過了基督,但他決不因此自誇。他是最謙卑的人;雖能叫聽眾恭敬他,但不願人宣傳他聲望。人們都很佩服他、敬愛他,看他是一位聖人。

  他作主的門徒,毫不畏死;他以為基督死而榮耀基督的名為樂的。他現在已經與世長辭了,他的奉獻,常留在我們的心坎堙C基督教會失去了一座柱石,一座能力的塔,確是教會的一個損失。雖然我們不知道他臨死的地點、如何死法,不過神的僕人摩西也是如此的。我們可以相信他的死是得勝的。他脫去了肉身的限制,而享受天國無限的喜樂。

  「我聽見天上有勢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堶惘茼漯漱H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啟十四13)

  關於他死後的消息,有1933年5月11日的《英國週報》(The British Weekly)刊載出來,現在節錄如下:

  「四年以來,終日懸在我們心目中的孫大信的生死問題,現在已經正式證實,他已經死了。我們朋友雖然都存著一分很淡而微的盼望,指望他仍舊在喜瑪拉雅山的深谷中活著,但經印度政府各方面的消息,證明他確實死了;我們只能承認這是一個確實的消息。從此,基督的聖徒為主而殉道的,又增加了一人,因為他完全是為西藏獻上了他自己的生命。

  「我(記者)與孫大信最後一次的見面,是在1925年;他在我動身到戈卡(Kotgarh)之前,他特別跑到新瑪(Simla)來看我。我的印象覺得他那時正是直接的從撒巴杜(Sabathu)痲瘋院中出來。

  「他滿面帶著沉重的病容,十年之前的那種虎虎生氣,現已消沒殆盡。面部上湧現著痛苦,聲音也低弱到幾乎不能聽見。他到了這個地步,然而仍急切的盼望到西藏去。我們又談到北印度信仰的進步;注意,他每一提到他的主人耶穌基督的名,他面上立刻容光煥發,眼中發出奇異的光彩,好像幻見了基督實地站在他面前一般。

  「我們最後一次的見面,我的記憶中留下了兩種深刻的印象,第一就是他的面容,他的面容上面含著無限的痛苦和憂愁,是我從前沒有看見過的。我想他這種痛苦和憂愁,也許是因為許多愚人疑心到他的真誠和純潔問題。這是從旁的一方面聽來的;如果屬實,那就無怪他感覺靈敏的天性,要覺得這種痛苦,比他身上已經受過的各種痛苦還要難受。還有一個印象就是剛才我說過的;我們談話的時候,他的眼睛是向下低垂著,只是每一提到了他的主耶穌基督,立刻他的頭也揚了起來,面容上發出了光輝,尤其是他的眼中,射出了奇異美麗的光彩。

  「史脫克(Samuel Stokes)告訴我,有一次,他同孫大信到山中去,他們所要經過的是喜瑪拉雅山中最險、最劣的一條僻徑,他們翻越了許多險阻。後來到了這最險、最劣的僻徑口上,他們的力量是已經用竭了,氣候十分寒冷,並且大風暴也來了,他們摻扶著走了幾步,就仆倒了。若是沒有行人經過,他們必死無疑,因為他們早已失去了知覺。幸而恰巧有幾位行人從那婺g過,他們將二人從嚴寒的山道上抬到一間茅屋中,救活了他們的生命。

  「史脫克又說了一件關於孫大信的事,也是在喜瑪拉雅山的深山中;他們所要去的地方,必須經過一條小溪;但是在大雨之後,山水爆發,這條小溪,成了一條急湍的河道。他們若要過去,必須等到水落之後;可是孫大信竟走入水中,被急流捲得沉下去了。對岸有幾個山中居民,立刻躍入水中,將孫大信撈救了起來。在這幾乎喪命知覺還沒有恢復的時候,孫大信告訴史脫克說,他沉到水底的時候,他看見了異象,見有天使用手扶持他,將他送到了岸上。我聽見了史脫克的話,就推想到孫大信在半失知覺的時候,他的主觀的內在生覺能力。對岸的人跳入河中去救他,變成了他半失知覺時候異象中的天使。孫大信的異象,和史脫克在岸上親眼所見那些山中居民入水救人的主觀現象,誰能說不是一樣的實在呢?

  「關於我最愛的朋友的純潔生活,現在我要略說幾句話,作為本文的結束。他的品行,本是放射著靈性的光輝,其中卻有一件更華美的成分,即是那一種逃避聲望的方法,因為他覺得這種聲望是他在靈性上的重負。

  他旅行到西方去的時候,基督教界完全向他開放。教會的大領袖們都邀請他講道,歡迎他到他們的家中,如同招待聖人一般。在印度本國,他的美譽是隨著他的腳跡而走。只是這種聲望使他覺得如同重負一般,極力的逃避,也就成了他屬靈偉大的見證。最後,我們見過面的一次,他也提起過這事,並且說明這種聲望確是一種重負。他對這種聲譽毫無興趣,他的心是完全注意在一個更高的目標上;他始終是決意為基督的緣故,要到他所深愛的西藏去。西藏人雖是一再的想要將他置之死地,然而他仍舊奮勇的前去,要想贏轉他們的愛。

  將來這些事雖記在書上,傳佈到了西藏,我們幾乎不能疑惑將來這些山中居民和中亞細亞的人,也許能了解有一個人背著主耶穌的十字架,準備將愛獻給他們,尤其屬靈偉大的,就是願意為他們捨去生命。」

  「對於這一位為西藏殉道的孫大信,真可以說,『一個人為他的朋友們犧牲生命,沒有比這更大的愛。』」

  以上是安得斯(C. F. Andrews)之報告。

  又《英國週報》5月18日之通訊如下:

  「讀上期貴報(指《英國週報》)安得斯論到孫大信的一段文字,我十分感激,尤其是感謝他為孫大信證明一切事實。他是一位聖賢,有的人竟冤誣他是江湖之流,這是由於西方人不了解東方人的緣故,確實是一件可憐的事。

  「1920年,我從舊金山乘船到澳洲去,湊巧碰見與孫大信同船,這是我一生引為最榮幸的事。這一次的航行確實是可記念的,尤其使我永遠不能忘卻的,乃是這位東方的基督奧秘派的偉大人格。我從來沒有遇見一人如此的叫我聯想到基督。無論怎樣,在他的堶掃T實有些地方表顯基督,叫人無法拒絕──就是外面上也是如此。在他的言語行為上,那種謙卑的靈,叫人不得不想到──不是想到孫大信,乃是想到孫大信全身、全心事奉的主人。這是我第一次遇見他,我所得的印象是出於意想以外的。正碰見我這時候染著小病,是坐的頭等艙位。他卻不然;這種異常的人格,在這船上發射出來,叫人感覺著有些慚愧的意味;因為他的人格中含著靈性上的分量,在那下等船艙外面安詳的步踱著,叫人覺得同著那些平常習於頭等艙位的人雜在一處,十分不安。這種印象至今仍是湧現著在我頭腦中。這一次,在船上有許多機會使我能與這一位屬靈人見面交通,叫我永遠的回憶感謝。他為愛西藏人,冒險去傳道,確實配戴上殉道者的榮冠。」

  以上是英國伍舍司特會艾司福(W. J. Ashford)的通訊。同時,在該報另有一封來函,譯之如下:

  「我第一次看見孫大信,聽他講道,是在1920年;地點是在倫敦聖佐治會堂內。全堂擁擠不堪,人聲轟轟不已。一會兒,孫大信靜悄悄地走上了講台,穿著簡單寬敞的黃衣(凡修道的撒督都穿黃衣),頭上裹著白色(或是米色)的布巾,手上拿著一本小《聖經》。他靜悄悄的走進來,無聲無譁,極其謙卑。頃刻之間就發現了一種物質上的奇蹟;眾人擁擠不安的現象立刻安定了,轟轟的聲音也平靜了,各種不舒服的情形也消沒了,就是一根針落到地上的聲音,也聽得見。眾人的眼光都注視著他。他並沒有開口;我們卻好像已經被移到另一個世界去了,我們好像到了天界。我常常注意,名人當著很大的群眾,僅有物質方面的表現,決沒有這樣的功效。如此肅穆的平靜,好像神聖的掌握捉住我們一樣。你看見了他,就只知道他是一位充滿了基督的人;基督也充滿了他。他簡直是屬於另一世界的;他到這個世界來僅僅是一位暫時旅行的基督人。

  「我第二次再看見他的時候,是在衛斯敏(Westminster)禮拜堂中;他和佐衛特(Dr. J. H. Jowett)同在講壇上。這一天雖是天氣很濕冷,但到會的有一千五百人之多。孫大信仍舊穿著黃衣,與前次一樣;他的言辭簡賅、冷靜,並無修飾,亦無表情姿勢;只是心中含有深沉、無慾望的熱情。說話的時候,他有基督一樣智慧柔和的光;我們的心都覺得如在神手中一般。如若全地的教會都能記念這位神的聖者,必定發達;因為他叫千千萬萬的人更加認識主耶穌。我想各地教會都應當記念他。」

  以上是康丁登爵夫人朋納基(P. Bonarjee)的通訊。

  我們在5月25日又得著潘亞薩夫人一段通訊,潘夫人即是本書的原著者,茲將其原文摘譯如下:

  「從1918年以來,我與孫大信已成為很熟悉的朋友,1929年,他就到西藏去了。他允許了我為他作傳記,他親自供給了我許多材料。我們在印度的時候,他常在我們家中作客。1922年,他第二次到歐洲,又到過我們在英國的家。1925年,我們離開印度,他照舊與我們信札往來,表示十分的感情。他剛動身到西藏的時候,他又寄信告訴我們,誰知道這就是他最後的筆跡。

  對於馬哈利喜(Maharisha)的事,我很清楚。孫大信強健的時候常退居靜處,專作默想和禱告的工夫,以達到成聖完全的地步。他兩次到歐洲雖然不改他簡單的常態,但是,一方面雖說對於天性的實驗上得著經歷,而對於健康的意念;在他的信中,常常有希望早脫離世界的思念,希望可以早些與神相見。有了這種心思,所以他決意再到西藏去會見他的一小部份信徒。他感覺到『我應當作那差遣我來者的工。』他的心十分想念西藏的基督人,所以犧牲的意念愈加懇切。

  1929年4月18日的信上寫著說:『我今天起程到西藏去,我知道這行程上的危險和艱難,但我應當順從主的旨意。(徒二十20-24)如若神叫我仍舊平平安安的回來,我立刻就寫信給你,否則,我們就等到神的腳前再會了。』

  「孫大信所說的這些話,和在以前的信中所說的,他必定在六月之前,回轉印度的話,沒有什麼比這些話還要動人。他素來說話極其信實,也非常忠誠,若是我相信他如有失信的可能,我也決不至於寫出這些話來了。

  「最後,自從他沒有回來,又經過了細密的搜尋之後,證明他不能照著他向朋友們宣佈的預定、計劃辦到,想必是他還沒有走到有火車的地方之前,就遭了不幸,並且很快的滅了各種痕跡。」

  另外在6月1日該週報上,又有一段通訊如下:

  「讀了幾次所發表關於孫大信的文字,我也想起潘亞薩夫人書中的幾件奇事。有一次,孫大信在尼泊爾一個小村莊中傳道,引起了本地人的反對,村中的人就將他的手腳縛起來,綁在一棵樹上。他又飢又渴,樹上的果子也無法摘取,於是就暈去了。這樣力竭氣盡的睡了一晚,第二天早晨醒來,不知如何,手腳都鬆了綁,並且有一堆果子在他身邊。

  另有一次,他在叢林中迷失了道路,天色晚了,他走到一條河邊。他正懇切禱告的時候,忽然聽見一個聲音說:『我來幫助你』,同時,就看見一個人從對岸投入水中。這人游水過來,負起孫大信又游到對岸。孫大信看見地上有火,便就著火烘自己的濕衣,那知一回頭,那人早已不見了。

  這二件事和許多其他同類的事,都可說是一種不認識的朋友們暗中相助;也可說是人類中神的天使。只是像下面這段事,那就更為神奇了。

  孫大信有一次經過西藏一片荒僻的地方,村中的人對他極其仇視,因此他無法入村,便在一個山洞中藏身。不多一會兒,便看見許多村人拿著木杖和石頭漸漸逼過來。孫大信覺得命終的時候到了,便禱告將靈魂交給神。村人逼近只差幾步,忽然停住,並且又後退了幾步,彼此喁喁交談。一會兒,他們又上前問孫大信:『那一位身穿白衣站在你身邊,還有許多白衣人圍繞著你的是誰?』……那些村人於是求孫大信到他們家中去。他向村人傳福音,他們都信服了。

  孫大信表顯出主耶穌的愛,所以對於這一類的事,決不以為希奇,必定很簡單的說:『我知道神伸出祂的手拯救了我。』這些事蹟正是告訴我們在福音書和使徒行傳中的許多神蹟關於『不可思議的原因』,都是聖靈運行的結果,是不可以輕易丟棄的。潘亞薩夫人說,凡是與孫大信接觸的人,『沒有不被他那平靜的心和他聖哲的言語所感動。』」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來十二1-2)

 

上一篇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