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晝夜竭力禱告
邦 茲

  「這繼續不斷職務上的匆忙,與交往上的匆忙,破壞了我的心靈,也可能破壞了我的健康。我巴不得多有更早的靈修時間!我懷疑我已養成一種少作屬靈操練的習慣,例如個人靈修,默想,讀經等。所以我的心靈冰冷,剛硬,荒瘠。我最好每日用二小時或一小時半在靈修上。我過去睡得太遲,以致早上只有匆匆半小時的時間用在自己的心靈上。無疑的,一切偉大的良善的人的經驗,都確定了一件事:若沒有合宜的獨自靈修時間,心靈就要荒瘠軟弱。一切都可能藉祈禱完成──我願稱之為全能的祈禱──為什麼不能?祈禱是全能的,因為它是慈愛與真理之神的定命。既然如此,祈禱吧!祈禱吧!祈禱吧!」
  ──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

  一、靈修與時間

  我們的靈修並不是用時鐘來計算的,但是時間確與它的本質有關。能等候,久留,用力,是在與神相交上很重要的條件。匆忙,無論在什麼事上都是不合宜而有損的,尤其在與神相交上,其損害程度達到可驚的地步。短短的靈修,對於深度的敬虔等於毒瘡。安靜,屬靈的握住,與力量,永遠不會與匆促連在一起。短短的靈修減少屬靈的能力,阻擋屬靈的長進,掘空屬靈的基礎,使屬靈生活的根與花枯萎。它是靈性後退的泉源,浮淺之敬虔的確象:它欺騙人;它使種子腐爛,使樹葉生蟲,使土壤瘦瘠。

  不錯,聖經堶惟珧O載的祈禱是短的,但是那些祈禱者,在神面前有很長的甜美而摔跤的時間。他們藉不多的幾句話得勝,但是其背景卻是長時間的等候。聖經所記載摩西的祈禱雖短,但是他四十晝夜禁食向神作有力的呼求。

  二、晝夜竭力的禱告

   以利亞的祈禱被縮收於短短的記載中,但是無疑的,他與神有長時間的崇高的相交與如火的掙扎,然後才能帶著滿有把握的勇氣對亞哈王說:「這幾年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不下雨。」(王上十七1)聖經中所記載保羅的祈禱是短的,但是他「晝夜竭力禱告」。主禱文是神為了幼稚的嘴唇所留下的祈禱縮影,但是基督耶穌在完成工作後曾多次整夜禱告;祂這樣的禱告,就使祂的工作完美無瑕,使祂的品格表現出神性的豐滿與榮美。

  屬靈的工作是勞苦的工作,人極不願做這樣的工作。真正的祈禱,需要付上高的代價;真誠而強度的注意力,長的時間;這是血肉之體所不喜歡的。只有少數的人具有這樣強健的質素。雖然他曉得表面的工作在人眼前一樣混得過去,但是肯付上這樣高的代價。我們慣於貧窮可憐的祈禱,而覺得不錯──至少它維持一個像樣的嘴臉,使良心平安。但它是麻醉品中最可怕的一種!我們可能輕忽自己的祈禱生活,直到根基傾倒的時候才看清它的危險。匆促的靈修造成脆弱的,纖微的信念,可懷疑的敬虔。與神同在得少,就等於在神的事工上微小。減短祈禱,這使整個屬靈的品格收縮,貧窮,疏懶。

  需要用許多時間神才能充份的流入祈禱者的心靈中,短短的靈修將神的流入之道切斷。需要用許多時間才能獲得神充份的啟示。匆忙將這畫面破壞。

  三、長時間的祈禱

  馬丁亨利(Henry Martyn)惋痛的說:「傳道人缺少靈修性的讀經,祈禱的時間短促,只將時間不停止的用在講章上,這樣就造成了他的心靈與神之間的陌生與距離。」他認為他過去將太多的時間用在公眾面前的職務上,將太少的時間用在與神的會晤上。他深受感動願將時間分別出來,用在禁食與誠懇鄭重的祈禱,其結果顯明於他的記錄中:「今晨得到力量祈禱二小時。」身歷數代帝王的貴爵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說:「我必須用更多的時間獨自靈修。我的生活太過於向外。靈修時間的減少使心靈饑餓,日漸瘦弱無力。」關於他在英國國會中的一次失敗,他說:「讓我記下我的悲傷與恥辱,這一切大概都是因我減少靈修時間而發生的,所以神容我傾跌。」他的救藥是在早晨有更多靈修的時間。

  早晨用更多的時間禱告,會像魔術一樣使許多衰敗的屬靈生活復興,重新得力。早晨用更多的時間祈禱,將要在聖潔敬虔的生活上顯出它的功效。如果我們的祈禱,不是如此短促匆忙,聖潔敬虔的生活就不會如此之難,過這種生活的人也不致如此之少。如果我們留在內室的時間加長加強,基督化的溫柔馨香的性格,就不會如此難尋,而有更多的人可以承受。我們生活的貧窮而不潔,因為我祈禱得低陋。用多量的時間享受內室的豐筵,就會把肥油骨髓帶入我們的生活中。我們能在內室中停留在神面前的程度,就是我們在內室以外與神同在的程度。在內室中匆促的停留是虛幻無益的一件事。我們受到它的蒙蔽,並且在許多事上與屬靈產業的承受上,因它而蒙受損失。久留於內室中,使人受教,獲益,得勝。偉大的勝利常是在神面前偉大等候的結果──等候直到言語用盡。無聲與忍耐的等候終獲冠冕。耶穌基督著重的說:「神的選民晝夜呼籲祂,祂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路十八7)

  祈禱是我們所能做最大的事;為要將它做得好,必須有安靜,時間,盡力等各種條件;不然它就淪為最低陋卑微的一件事。真正的祈禱產生最大的永久效果;假如可憐的祈禱獲得最小的效果。我們不可能真正祈禱得過多;假祈禱則愈少愈好。我們必須重新學習認識祈禱的價值,重入祈禱的學校。沒有其他的事比祈禱需要用更多的時間來學習。如果我們想學會這奇妙的藝術,我們決不能只這堙B那堜漭X一點零碎的時間來祈禱。兒童們可以唱:「與耶穌稍談」(A Little Talk with Jesus),但是我們必須用鐵腕抓住每日最好的時間,用在祈禱上,不然就沒有獲得稱得起祈禱的祈禱。

四、祈禱與傳道

  但是,今天祈禱的人很少。祈禱的威名已經被傳道人所貶損。在匆忙的今日,在電與蒸氣時代的今日,人不肯多用時間祈禱。有的傳道人只將祈禱文讀出或背出,當作他們職務上的一個節目;但是有誰奮起緊握住神?誰像雅各那樣祈禱,直到得到冠冕,被稱為有能力如王子的祈求者?誰像以利亞那樣祈禱,直到自然界中被封起的各種力量被解開,饑荒的土地,像神的園子一樣開花?誰像主耶穌那樣祈禱──在山上整夜禱告?(路六12)使徒們「專心以祈禱為事」,(徒六4)這是最難使傳道人與平信徒去做的一件事。我們有肯奉獻金錢的信徒──其中有人捐得甚多──但是他們不肯「專心以祈禱為事」。沒有這樣的祈禱,他們的金錢可能是咒詛而已。有很多傳道人能講出口若懸河的偉大講章,論及奮興的需要與神國度的擴展;但是很少人願意祈禱。少了它,一切講道與組織就落到連虛空都不如的地步。祈禱已成為過時的,失落的藝術;這一個時代最大的恩人,就是那能使傳道人與信徒重新祈禱的人。

  摘自:祈禱出來的能力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