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認識至聖者
陶 恕

前言

  真實的宗教是會叫天國向世界挑戰,並且使永世對今世產生影響力。盡管基督的使者藉著神的信息向世人說話,但如貴格會傳道人所說的,他所講的應當是關於他聽眾的「光景」,否則他所說的只是他自己能懂的話。他所傳的信息不僅要有永恆的意義,還必須適合當代,他必須對著他同時代的人說話。

  本書的信息並不是根據這個時代產生的,然而卻是適合這個時代。它是由於教會中多年積弊並且每況愈下的情形而激發出來的。我所指的是一般宗教人士信仰思想中,神的威嚴被人們遺忘。教會已把一度擁有對神那種崇高的意識拋棄,而代以一種低賤,卑劣,完全不值得思想與敬拜的對神意識,它之如此並不是有意的,乃是不知不覺之中,漸漸地喪失了對神的認識,而更可悲的是教會到如今竟不知道有此情形。

  基督徒普遍地接受了對神低賤的想法,這是今天到處罪惡所以狂猖的原因,由於我們的宗教思想中所犯的這類基本錯誤,結果產生了全套新式的基督徒生活哲學。

  由於我們不再仰望神的威嚴,再進而連神的同在和對神的懼怕也失去了,我們已失去了靈媟q拜及安靜崇拜與祂相會的力量。當代的基督教不能產生這樣的基督徒,使其在生命中會羨慕並經歷靈堛漸肮﹛C「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這句話對二十世紀中期繁忙無比卻又十分自信的基督徒來說似乎毫無意義。

  過去的幾百年中,當教會繁榮和宗教力量蓬勃的時期,也是我們仰望神的威嚴失落之時。令人擔心的是,我們所得的大都是外在的,所失的卻是內在的;而真正影響宗教素質的恰是這些內在的因素。所以很可能在許多地方我們所謂興旺,實際是落入廣泛的虧損。

  惟一可以補救的辦法,是找出其原因並依照真理予以糾正。由於對至聖者認識的衰退,給我們帶來許多困苦艱難。對神尊嚴的再認識可以有助於我們解除困難,如果我們對神的概念有錯誤或缺欠,我們內心的態度不會正確,我們道德的行為也不可能健全。如果我們要恢復生命中靈性的能力,就必須開始更準確地思想神。

  為了幫助人對神的尊嚴有更深的認識,我謹將自己對神屬性的恭敬研究寫成書。若基督徒都有研讀奧古斯丁(Augustine)或安聖氏(Anselm)的著作,這本書實在不必寫。但現代基督徒對於那些有靈性的偉大思想家不過只聽到他們的名字。出版商為了盡本分把那些宗教巨著再版,過不久這些書便被放在我們書房中的櫃堙C但是問題就是那些巨著一直是放在書櫃中,當前的宗教氛圍讓人不去讀這些作品,甚至包括受過良好教育的基督徒在內。很明顯,並沒有太多基督徒會去翻閱厚厚的宗教書籍,那會消耗掉無比的精力。這總讓人想起,在學校時被迫去閱讀許多曠世古典名著,最終卻因感到乏味便放棄閱讀它們了。

  因此之故,寫一本像這樣的書可能是有幫助的。本書內容既不是屬於神秘不可知的,也不是專門技術的學問,又因它不是用高雅優美的筆法,乃是用誠心敬拜者的語言表達,相信會有人喜歡讀它。雖然我相信所寫的與純正的基督教神學無衝突,但我並不是為職業神學家而寫,任何渴慕神的人,都可以來閱讀它。

  盼望本書能提升個人的內在信仰;若有人因讀這本書,而開始以敬畏神的態度去默想神,我寫此書的努力也不徒然了。

  第一章 為什麼我們要正確的認識神

哦,耶和華全能的神啊,你不是哲學家和智慧者的神,而是先知和信徒們的神;比這一切都好的是,你是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神。你肯否讓我正當地將你表述呢?

  那些不認識你的人會用別的稱呼求告你,他們不敬拜你而拜他們心中所造之物;為此懇求你開啟我們的心,使我們認識你之所是,使我們可以全然愛你,並且配得稱頌你。奉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名而求,阿們!

  對我們最有重要關係的一件事,就是當我們思想到神的時候,我們思想中有什麼樣的想法。

  一、心思與宗教

  人類的歷史可以告訴我們,沒有任何民族的上進會超過他們所信奉的宗教信仰,而人類屬靈歷史昭示沒有哪一個宗教思想能強大過神的思想。信仰的崇拜是純潔或污穢,正在於敬拜者對神理解的是高超或卑下。

  為此之故,擺在教會面前最嚴肅的問題總離不開神自己,而決定任何人前途成敗,不是看他在某時候說什麼或做什麼,乃是看他內心深處對神的想法及認識如何。我們內心有一個隱密的律,傾向要隨著己意造出神的形像。不但個人是如此,由許多基督徒所組成的教會亦是如此。認識一個教會就是看她如何宣講神或對神緘口不談,因為常是「所不說」的比「所說」的更加有力。教會所見證的神遲早為世人所知。【註一】

  那麼,「你覺得神是怎樣的?」如果我們可以提取任何一個人對這問題的完整答案,則可以預測到他將來的屬靈情況。我們可以準確地知道當今最有影響力的宗教領袖們是怎麼想的,某種程度上,也許可以準確地預示教會的未來。

  無疑的,我們頭腦中最偉大的思想就是想到神,而我們最有力的詞彙,都是描述神的。思想與言語是神給滿有祂形像的受造物的恩賜;這些都是和祂緊密相連,而且不可能分開。在神的啟示中最重要的事,就是第一句說的「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約一1)我們說話是因神先說話,在神那婸y言和想法是不能分割的。

  思想中的神和真實存在的神要盡可能的相符,這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信仰所宣稱的,與我們對神的真實想法相比,便不那麼重要了。我們對神真實的想法大概就埋藏於傳統的信仰見解之下,需要智慧和一番功夫才能將其發掘。只有通過痛苦而經久的自我探尋後,我們才能發現自己到底信仰的是怎樣一位神。【註二】

  正確的認識神不僅是系統神學的基礎,也是基督徒實際生活的根底。正確的認識神是根基,敬拜是殿宇;若根基不穩,遲早整座殿宇要倒塌。我相信教義的錯誤,以及不能應用基督教道德到生活中,追根溯源都是因為對神認識有缺陷,或者將神降格。

  我個人認為,即當下二十世紀中期,基督教對神的認識與至高神的尊榮完全相背,並且因此造成許多掛名信徒道德方面的極大災難。

  盡管我們同時面臨屬天和屬世的諸多問題,但它們都沒有比認識神來的重要。與神有關的問題至關重要,包括:神是誰;神是怎樣的一位神?稱為萬物之靈的人,和神有怎樣的關係?

  二、正確信仰與人生

  一個人若對神有正確的信仰,他的千萬個暫時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因為他能立刻看到這些塵世問題不會讓他憂心很久。即使這世上的多重負擔從他身上卸去,塵世的悲苦淒涼一個個接踵而來,但是它們都不能和永生之負擔相比,後者很容易將他壓垮。這永生之重負,就是他對神的義務,包括:用所有的心思意念去愛天父,去完全的順服祂,去合祂心意的敬拜祂,這職責是片刻之間的,又是一生之久的。當他的良知覺察自己沒有做到其中的任何一點,並且從兒時起一直反抗這位天上的至高神,內心自我譴責的壓力便沉重得難以背負。

  福音的功效足以挪開這種內心的重擔,賜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但是人若不感覺到此種罪責的沉重,福音對他就沒有意義;而且除非他看見了神高高在上的異象,他不會開口喊叫禍哉。(賽六5)凡是對神持著低級觀念的人,就是把神所賜的福音破壞了。

  三、真認識神與拜偶像

  人心所傾向的諸般罪惡當中,神最憎恨的莫過於拜偶像的罪;因為拜偶像實際上是誹謗神。拜偶像的人在自身之外,隨己意假設神,以此造出自己喜歡的神來代替真實的神,就其本身而言是極大的罪。這個「神」往往是遵照拜偶像者的道德境界所造出,他的想法或污穢或純潔,或殘忍或善良。一顆墮落的心造出的神自然不會和真實的神相似。這是公然嚴重地侮辱至高神。詩篇中耶和華對惡人說:「你行了這些事,我還閉口不言,你想我恰和你們一樣。」(詩五十21)認識主的天使基路伯和撒拉弗,依然在神面前不斷呼喊:「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神耶和華。」(賽六3)

  我們要提防,唯恐我們驕傲的心接受了偶像崇拜錯誤的概念,認為偶像崇拜,只是跪在看得見的木偶面前敬拜它,認為受過教育的文明人不會犯此罪。偶像崇拜的本質是對神的認識不配得祂的名,它發源於心堙A可能並沒有公開的敬拜行為。保羅在聖經中寫著:「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羅一21)

  拜塑造的人像,飛禽走獸的像之後,一系列可恥的行為便從人心媔}始了,偶像崇拜的污水媦Q湧出來的不僅是對神錯誤的看法,還有自我崇拜。偶像崇拜者只是拜自己想像中的偶像,並把他們的偶像當成真實的神。

  對神錯誤的認識會摧毀其信仰或者宗教,以色列人的長久經歷清晰地證明了這點,教會失敗的歷史也確認了這點。教會極需要對神有其崇高的觀念,一旦此種觀念有任何偏差,跟著教會的敬拜和生活道德隨即下滑,當教會放棄對神崇高觀念之時它就開始走下坡路了。

  基督教會失去光芒之前,她所信奉的基本神學觀是出了嚴重問題的,甚至是腐化的。她輕易地給「神是怎樣的?」這個問題一個錯誤的答案,這就是源頭。盡管教會在名義上所信奉的教條是正統的,但在實踐中,教會已經走向歧途。眾多的信徒們開始敬拜非真實的神;這種異端是最危險的,危害也是最致命的。【註三】

  今天基督教會最重大的職責就是淨化和提升對神的認識,予以潔淨,直至這種認識配得神的名,也配得教會的名,這在教會所有的禱告和工作中都應當居首位。我們對下一代基督徒所能做的最大貢獻,就是把我們從古代希伯來人,和初代基督徒所領受的完整崇高觀念,清晰準確的傳給他們。這個貢獻要比藝術或科學所作的任何貢獻都更有價值。

  十八世紀英國的聖詩作者菲力浦.陶德瑞寫道:

  伯特利的神啊,你恩手
  叫百姓得飽足;
  艱苦的旅途上,你恩領
  叫列祖得平安。
  我們的誓言,我們的祈禱,
  呈遞在你恩典的寶座前。
  我們的天父
  是引領後代人生之路的父神。

  譯自:認識至聖者(The Knowledge of The Holy; A. W. Tower)

  【註一】:哥林多教會的失敗是因他們靈命停在屬靈嬰孩的光景中 ──缺少對神改示的教導與長進,未脫離「外邦人虛妄的心思」。(弗四17-19)

  【註二】:每個人屬靈行為,是依據他們對神認識而顯出的外在表現,正如耶穌說:「凡好樹都結好果子,唯獨壞樹結壞果子。」(太七17)

  【註三】:教會是建造在使徒的生命經歷及先知的啟示教導兩個根基上。離開神的啟示,來傳講福音的信息是歷代傳道人失敗的主因,因為他們自己並沒有活出與世俗分別的生活,沒有與別人不同的見證。(弗二20)這是保羅傳道成功的根基。慕勒和戴德生也是一樣。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