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的教師(四)
邦 茲

  第五章 為真理爭戰

  神建造教會的原則是建立在聖經所啟示的真理上,即保羅在以弗所書所說:「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弗二20)這是指新約書信的根基。然而二千年來,神在教會不斷地興起屬靈的先知,為教會眾聖徒講解聖經所啟示的真理,也為真道而爭戰。「你要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提前六12)

  律師出身的邦茲,他在傳福音和傳道真理上都能嚴格持定真理,不稍偏離,這是舊約與新約先知所具備的共同性格。

  一、新神學的興起

   美國南北戰爭結束之後,特別在1870年至1890年間,在美國南方的監理會,自由主義思潮泛濫,許多神學院的教授和教堂的牧師、傳道人提倡所謂的「新神學」(New Theology)。一些神學家甚至質疑聖經的可靠性和真實性。結果是理性和膚淺實驗經歷代替了神的啟示和指導,取代了聖經的地位。空洞的教義,取代了個人悔改、與世俗分別、過聖潔生活的經歷。因此,產生新神學的追隨者,缺少基督的生命的信徒。

  從1890年後,邦茲在全國性《基督徒論壇》編輯的崗位上,運用自己的文字工作的職位和才能,抗禦新神學的思潮。他為了維護真理,捍衛神的道,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在邦茲的眼中看來,新神學貶低基督的地位,褻瀆和侮慢了神,是可咒可詛的,這些是保羅所說「別的福音」,是永遠被定罪的。(加一7-8)邦茲從講台上,以及從《基督徒論壇》上,催促信徒們要懇切禱告,祈求神復興祂的教會。

  1890年12月6日,邦茲在《基督徒論壇》發表了《復興》(Revival)一文。文章說:「復興是教會應有的情況,復興顯示了神的同在,證明了三位一體的神的存在,彰顯了神的權能。在復興中,教會必須供應純正和帶著權能的神的話語。信徒在靈性的成長上必須符合神的法則,而禱告的靈,必須是復興的成功因素,禱告會帶下聖靈的同在。真正的教會復興,必定傳揚神純正的話語,透過禱告,強有力的禱告,使復興持續下去。」

  二、世俗化的荒涼

  美國南北戰爭後,社會工業化,財富加增而帶來世俗化生活。邦茲看到一些監理會的傳道人,變成自由主義者,離開衛斯理兄弟所強調聖潔的生活,變成世俗化,深感痛心。邦茲認為,所有的弊病,都歸咎於這些人貪愛金錢和世界。邦茲引述約翰.衛斯理離世前在倫敦所說的,若有一天循道派荒涼、退後的話,一定是因著貪愛錢財的緣故。這正如保羅在提摩太後書所說:「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提後三2)這適合當時的美國。

  當時的美國,國民日漸富裕、舒適,許多人世俗化,互相吹捧,以花言巧語互相諂諛。約翰.衛斯理教導的聖潔生活,被許多傳道人和信徒忘得一乾二淨,置之腦後。他們認為往年的勸勉和教導迂腐過時,不適用於現代科學文明的社會。邦茲認為:墮落和頹廢的牧師、傳道人,是整個監理會走下坡和離開主的主要原因。

  在神智慧安排下,邦茲從聖路易來到納什維爾,在《基督徒論壇》擔任編輯,他的主要任務,就是藉這全國性的刊物為武器,根據聖經的教訓,以精準透亮的文章,來捍衛純正的基督教信仰。

  三、憑信心傳道

  1893年美國田納西州監理會年會上,為傳道人傳福音方式起了爭論。當時會督認為傳道人不應該離開教堂,到各處巡迴傳福音。

  當時有一位最出名的傳道人撒母耳.鍾斯,他與邦茲有同樣的經歷。他出身律師,也加入南方聯盟軍隊,內戰結束後,因酗酒失業,在一次復興運動中重生得救。得救後,他被呼召出來傳福音。

  邦茲本人一直注重旅行佈道,巡迴傳福音。他看到自己所景仰的傳道人鍾斯的離開,心中甚為不安。

  鍾斯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佈道家,特別是他傳福音時,帶領了許多人信主,在美國南方許多地方的教會,因之得著復興。從1880年到1892年,他都得到會督支持,可以支薪從事巡迴佈道。

  鍾斯基於神的呼召和信心,在年會中當場告別辭職,仍然照著神給他的負擔繼續傳道,並沒有加入別的教派。

  邦茲在心靈上受盡折磨之際,他來到神的寶座前,向神禱告,求神指示他如何處理他在監理會的人事關係。禱告之後,堶惘麥n音要他安靜下來,他不敢輕舉妄動,以免作出不合乎神旨意的決定。就這樣,他一直安靜等候,整整等候了一年,到1894年,田納西州監理會新一年度的年會召開時,大會採取了更加強硬的立場,堅決反對在監理會內部,存有不受規範的福音派,隨意巡迴、無固定住所、到處傳福音的傳道方式。

  年會的決定使邦茲無轉寰的餘地,他堅信傳福音是神付託的神聖使命。他在1859年,被神呼召,分別為聖,也是為了傳福音,引人歸向基督,而神當年也大大使用邦茲。在南北戰爭時期,以及戰後在富蘭克林,他在南方的現役軍人和復員軍人中,看到了福音豐碩的果子,看到復興的景象。邦茲又回憶,不論他在雪爾馬(Selma)教會,或者是在聖路易斯(St. Louis)教會,他盡其職責傳揚福音時,看到神明顯的祝福。同樣地,這幾年來,不論是在《聖號易論壇》,或者是在納什維爾的《基督徒論壇》,他都在編輯工作之餘,投入傳福音工作,他看出這樣做,實在討神的喜悅,因為傳福音時大有果效。

  邦茲向年會辭去《基督徒論壇》的編輯職位,為要不受限制地傳福音。1894年5月邦茲一辭職,即刻失去了薪金、津貼和退休金。考慮到他要照顧妻子和五個孩子的生活,他付出的代價實在沉重。除此之外,邦茲這位天路的旅客,沒有自己的房子和其他不動產,除神以外,他真是一無所有。

  邦茲的妻子哈蒂特此時對他非常忠心和支持;她自己是被神呼召來服事神,因此,她一直支持丈夫挽救人靈魂的福音事工。不過,她仍不得不對邦茲說,你現在脫離了監理會,打算如何餵養我們一家七口。邦茲的答覆很簡單果斷,他引用了列王紀上第十七章4-6節神的話來回答:「如果我們行在神的旨意中,在我們缺乏時,烏鴉會飛來餵養我們。」

  第六章 信心傳道及造就教會

  神所使用的器皿都是在信心上接受神的操練,就是接受神所安排的環境,與神相交,來認識神的治理和全能。亞伯拉罕在百歲生育以撒的事上,接受神的操練和教育才認識神。

  保羅在羅馬書上說:「亞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神,他在主面前作我們世人的父,如經上所記:『我已經立你做多國的父。』」(羅四17)又說:「他將近百歲的時候,雖然想到自己的身體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經斷絕,他的信心還是不軟弱,並且仰望神的應許,總沒有因不信心堸_疑惑,反倒因信心堭o堅固,將榮耀歸給神。」(羅四19-20)

  大衛在詩篇一○三篇論到摩西對神的認識時說:「祂使摩西知道祂的法則,叫以色列人曉得祂的作為。」(詩一○三7)摩西在敬畏神、尋求神的路上,他被神帶到神的聖山與神面對面相交,得知神拯救以色列人的計劃,所以他能成為神的使者,藉著禱告將以色列人從埃及拯救出來。

  大衛在掃羅逼迫下,學習憑信心投靠神,使他的信心得以成長,以致他後來能在神指示下靠禱告戰勝非利士人。(代上十四)照樣,邦茲也在信心上接受神的操練,使他成為禱告的戰士。

  一、憑信心服事的開始

  邦茲離開納什維爾《基督徒論壇》之後,馬上收拾行裝,帶著妻子兒女,回到喬治亞州岳父母──即妻子哈蒂特的家。換言之,哈蒂特的娘家,就是神為邦茲預備的住所,如同接待以利亞的撒勒法的寡婦。(王上十七8-9)

  邦茲到了喬治亞州的華盛頓,在接受了神的安排之後,開始傳福音,呼喚未信主的人悔改認罪,相信主耶穌,接受主為救主。他同時見證聖靈的能力,帶領人追求成聖的靈命。邦茲自己深深感覺到,神在此時也要帶領他本人追求更深的靈命生活,要他重視聖靈的充滿和同在,要他過聖潔的、禱告的、奉獻的生活。在這時候,他回應神的呼召,開始一人兼作佈道、禱告、寫作三方面的事工;至於生活方面,他憑著信心,完全信託神。逐漸地,當地的教堂陸續地邀請邦茲前往講道,邦茲也就有了一些不固定的收入。

  邦茲絕對相信神的信實,會供應他的家用。這種信心,對一般信徒來說也許會覺得不可思議。邦茲對神的信實和能力具有如此的信心,是一個非常顯著的見證。對於那些樣樣講憑據、恪守常規的人來說,邦茲的信心是他們難以理解的。但他似乎走上愛德華滋憑信心服事的道路。

  二、信心傳道的考驗

  車費的供應

  有一次邦茲手邊沒有錢,卻被邀請前往亞特蘭大主領一個奮興會,邦茲經過了禱告,深知道這次外出佈道屬乎神的旨意,並深信他要帶著兒子歐士邦(Osborne)隨行。父子兩人於是攜著簡便的行裝,在華盛頓車站,登上往西行的火車。當列車員走近邦茲時,邦茲從口袋媟o出一把硬幣,對列車員說,我和我兒子要往亞特蘭大,我知道這些錢幣不夠我們到達目的地,然而你可以按照這些錢幣計算車程,半途叫我們下車。列車員睜大眼睛,簡直難以置信,數一數錢幣,對邦茲說,先生,這些錢不足於使你到達亞特蘭大,我唯有讓你半途在荒野下車。邦茲答說如果我必須被擱在荒野上,那就是神要我前往的地方。

  邦茲的兒子歐士邦在旁邊聽了,渾身發抖,應知道美國荒野一望無垠,有時看不到一個人。不過,很快地,歐士邦看到了他父親對神的信託並不徒然,幾分鐘之後,一個服裝光鮮的紳士走到他們父子跟前,說,我想你是邦茲牧師,而你和兒子不太夠錢到達亞特蘭大。邦茲說,別人是這麼說的。那紳士說,好吧!邦茲弟兄,你前往亞特蘭大的車費解決了,祝你這次聚會蒙神賜福。上述事件是邦茲一生中與神交往的一個例子而已。

  騎騾子回家

  早在1865年,戰敗的軍中牧師邦茲,身無分文,無法回到家鄉,神感動了一位田納西州的農夫,送他一頭騾子,讓邦茲可以騎著騾子回到密蘇里州,敬畏神的邦茲,從1865年開始,就堅定不移地相信馬太福音第六章33節所說的每一個字:「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三、信心生活的學習

  由於神總是供應邦茲一家的需要,隨著年日的推移,邦茲的信心也與日俱增。他於是相信,所有地上的資源都是用來榮耀神和催促祂國度的建立;而並不是用來作個人的儲備和庫存的。這種耶穌的門徒應有的端正態度,是邦茲從聖經得著的教導,他並樂意地落實在他日常的生活中,使到邦茲一向慷慨地與別人分享他所擁有的。作為一個傳福音者,邦茲雖然收入有限,他總是甘心樂意地幫助那些比他更缺乏、更需要的人。當有人手頭拮据,來到邦茲家堛漁伬唌A邦茲總是吩府他的妻子供應對方的需求。即使他們的廚房的食物有限,或者他們口袋的金錢不多,邦茲堅持拿出來對分。當邦茲一家陷於匱乏,神總是在他們最需要的時候,及時供應了他們。

  邦茲的信心行徑甚使他的家人有時也覺得難以追隨,除了邦茲師母哈蒂特,她一直非常景仰邦茲,不離不怨。他的兒女們則覺得應該追隨社會的主流──在美國這樣的功利社會一般人總是非常勢利和實際的。

  四、造就教會的服事

  在邦茲晚年,邀請他前往講道的教會並不多,原因是他的職事太過稀罕、超越,很少會眾能領略他那屬天的神聖經歷,有的會眾在他出現時,甚至感到忐忑不安和渾身不自在。

  儘管如此,還是有些教堂邀請他講道,特別是在喬治亞州、田納西州、阿拉巴馬州的許多以聖潔生活為主題的夏令營。在那些日子,監理會的主流派覺得邦茲所強調的更深的靈命對於城市的信徒太過偏激;但是那些聖潔派的監理會教堂,則喜歡邀請他前往講道。在1890年創立的亞斯貝立學院,甫一開校,就邀請邦茲到夏令營講聖潔的功課,並在該學院的所在地威爾摩(Wilmore)的監理會教堂主持奮興會。

  在美國阿拉巴馬州的伯明翰(Birmingham)的監理會院校伯明翰南方學院(Birmingham Southern College)在十九世紀末期盛情邀請邦茲到校領會。領會期間該高等院校確認他在講道上和寫作上的成就和盡忠,頒授邦茲神學博士的學位。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州監理會邀請邦茲到年會和退修會去講道。特別是到了1907年,監理會的出版社出版了邦茲的兩本名著《講道者和祈禱者》(Preacher and Prayer)和《復活》(The Resurrection)。兩本書出版時,一直熱心傳福音的邦茲已是七十歲了,以後他很少到外地傳道。(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