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二十八之二)
(法)聖.伯納德 原著
(美)伯納德.班雷 翻譯

  第四十八講

  (二)

  3.下面緊接著說:「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蘋果樹在樹林中。」(歌二3)新娘剛聽見稱讚自己,隨即轉過來也稱讚她的良人。被新娘稱讚表示自己值得稱讚,稱讚新郎則是因為明白新郎值得稱讚,值得驚奇。像新郎稱讚新娘,把新娘比作一朵美麗高貴的花,新娘也從自己一方面,把新郎比作一棵由遠方移來的優等的樹,藉以表明它特殊的光榮與高大。

  不過這奡ㄔX的蘋果樹使我有所不解,原因是這樣的樹並不比別的樹高大,似乎不值得與它相比,稱讚那位「因為神賜聖靈給祂,是沒有限量的」(約三34)嗎?以這樣的樹作比,不禁令人想到,其中暗指還有比這位無與倫比者更高的什麼存在。這又當怎麼說呢?我承認,稱讚的措辭有些低了,不過應當明白,比較的對象只是個嬰兒。原來這媞棐g的不是偉大無比,超越一切頌揚的主,而是降生成人,與其他嬰兒同樣可愛的主,「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賽九6)

  4.可見這媞q頌的,不是愛人的偉大而是祂的謙遜;這正是主懦弱與愚妄所以超出人明智與堅強的原因。(林前一25)人也不過是幾棵不結果子的野樹,因為按先知的說法,「他們都一同偏離正路,一同變為污穢,並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詩十四3)這堜珨﹛u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蘋果樹在樹林中。」正表示,在森林埵U種樹木中,只有主耶穌是結果子的,無疑只有祂是超越眾人的;不過祂貶抑自己「比天使微小一點」,(詩八5)雖然祂仍是主,祂依然在自己權下掌握眾天使,卻因祂降生成人,即以某種奇異的方式,低於天使,故此祂說:「你們將要看見天開了,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約一51)的確,在耶穌基督同一個人身上,天使們既擔待祂的軟弱,又欽崇祂的尊威。不過,因祂自我貶抑,為新娘尤其溫柔,尤其甜蜜,所以新娘更喜歡稱揚祂的和藹可親,更樂意讚頌祂的慈愛,更驚奇祂的屈尊俯就。她不但仰慕天使之中的主,尤其稱奇祂作為人中之人,因而沒有將祂比作園中的花,卻將祂比作森林中的蘋果樹。她不認為從反面提出祂的軟弱,可以減低稱讚的力量,反而認為,這樣適足以抬高祂的慈愛。表面上好似削弱了新郎的榮銜,實際上卻真正提高了這些榮銜的份量。當新娘看來似乎不注意祂的高貴時,更可以使祂體貼人的愛大放光芒。就像保羅所說:「因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神的軟弱總比人強壯。」(林前一25)(但不是與天使相比)又像先知聲稱:「你比世人更美」,(詩四十五2)而不是在天使中;同樣,新娘由同一聖神啟示,在這媟穔M也是,在一棵果樹和其它野樹的形象下,有意揭示人而主的美麗,遠超出人的美麗,但不是超出天使的高貴。

  5.「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蘋果樹在樹林中。」(歌二3)新娘有理由說:「在男子中」,因為祂雖是父的獨生子,但祂從不懷嫉妒的心,降卑自己與天父無數別的兒子相交,而且並不羞於稱他們為自己的兄弟;祂是這個人數眾多的大家庭的首生子。(來二10)祂既以血統論是兒子,自然應份居於所有因收養蒙恩寵的兒子之上。「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蘋果樹在樹林中。」不錯,「如同蘋果樹」,祂以果樹的資格,既能供給使人涼爽的蔭涼,又能結美味的果子。的確,祂不是結果子的樹嗎?誠然,「他與持守他的作生命樹」,(箴三18)森林的樹木,無一可與祂相比。其他樹無論如何美觀,無論如何高大,縱然他們在祈禱時,在管理的手段上,在訓誨的理論上,在他們所樹立的榜樣上,看似乎很有益,然而都不及祂,惟有神的全智基督是一棵生命樹,「就是那從天上降下來賜生命給世界的。……耶穌說,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約六33、41)(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