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安美.加密迦爾的詩與話

  「印度之兵」,久經病榻的聖徒安美.加密迦爾(Kohila)小姐說:「沒有什麼力量可以抵抗那遍地遊行要尋找可吞吃的人之吼叫獅子,除非我們的心已經學會了接受那不可解釋的事情進入我們自己的生命中。」

  只稍為有一點不同,安美.加密迦爾以詩來表現我們大多數的人應付憂愁的方法。

  第一, 最自然要除掉憂愁的方法,就是忘記它。

  她說:

  我要忘掉那些垂死的面孔;
  那些空虛的地方──
  它們還要再被填滿,
  在我心的深處呼喊的聲音啊!止住吧!
  徒然,徒然的話;徒然,徒然;
  平安不是在忘懷中。

  忘記失敗了,我們就想以不住忙碌的活動來充滿我們二十四個小時的時間。

  她說:

  我要以活動來擁擠活動,
  結黨紛爭
  要燃起我靈堛滲P焰;
  熄滅天性火焰的眼淚啊!止住吧!」
  徒然;徒然的話;徒然,徒然;
  平安不是在努力中。

  或者我們要嘗試相反的方法(屬肉體的智慧也是很豐富的),我們想退隱、安靜、遠避。

  她說:

  我要退隱、安靜,
  何必捲入生命激動的漩渦中呢?
  對痛苦關上門吧!
  愚弄我的慾望啊!止住吧!
  徒然,徒然的話;徒然,徒然;
  平安不在遠避之中。

  再其次的一個計策就是這樣說:「我是一個犧牲者,一個不快的降服。」──但是我要對不可避免的降服。

  她說:

  我要降服,我失敗了;
  神已經剝盡了
  我生命中的豐富利益。
  無益的怨言啊!為何還不止住?
  徒然,徒然的話;徒然,徒然;
  平安不在降服之中。

  最後,有福的最後,肉體一切錯誤的方法都失敗了,向自己死了,我們學會了說:「我要接受我神的旨意為良善的、可喜的、完全的,無論是損失或是益處。」

  她說:

  我要接受破碎的憂愁,
  明天神要對祂的孩子
  解釋一切。
  以後我心深處的騷動平息了
  這話沒有徒然,不是徒然;
  平安就是在接受之中。

*  *  *  *  *  *  *
  當怠惰的肉體發出怨言的時候,
  舒適就撒下它的魅力,
  我們要面如堅石的前進,
  直到耳聆暮色蒼茫中的晚鐘。
  在你的眉上我們看到了荊冠,
  血流滴滴。
  啊!不要容我們想慕
  轉身退後。

*  *  *  *  *  *  *

  從柔和事物,靈巧的愛,
  從容易的選擇,削弱的力量,
  (靈性不因此而更堅強,
  這不是到被釘者之路),
  從一切使你的十字架糢糊的事物,
  神的羔羊啊!救我從這一切中釋放出來。

*  *  *  *  *  *  *

  當我為愛我親愛的主而棄絕舒適之事的時候,
  當我為愛我親愛的主而揀選艱苦之事的時候,
  不作無故的騷擾,不發一句怨言,
  這是訓練。

  當一切似乎都不順眼時而我仍然能不發牢騷,
  當天氣炎熱身體疲倦時而我仍然能不發牢騷,
  卻能高唱在學校家庭中作我工作,
  這是訓練。

  當撒但耳邊說「敷衍工作吧」時,對牠說「我不」,
  當撒但耳邊說「鬆懈一點吧」時,對牠說「我不」,
  控制我自己等候別人的可否,
  這是訓練。

  當我昂首勝過一切罪惡之事的時候,
  無人知道的事、膽怯、自私的事,
  當我盡心盡意願為討我榮耀王的喜悅而活著時,
  這是訓練。

  踐踏那在我堶掩﹛u我」的奇怪東西,
  想到別人,總不想到「我」,
  學習照主的話「捨己」而活,
  這是訓練。

*  *  *  *  *  *  *

  你沒有傷痕麼?
  腳上、肋旁、手上都沒有隱藏的釘痕?
  我聽見你如同地上掌權者般的歌唱,
  我聽見他們歡祝你明亮高升的星星,
  你沒有傷痕麼?
  你沒有傷痕麼?

  但我會被弓箭手所刺傷、棄絕,
  把我靠在木頭上處死;撕裂了。
  被那些圍繞我的饑餓野獸,我昏迷了;
  你沒有傷痕麼?
  沒有傷、沒有痕?

  但是如同主都成了僕人,
  跟隨我的腳也要被扎穿;
  但是你的腳卻是完整的;這人能跟得遠麼?
  既沒有傷;也沒有痕?

  安美.加密迦爾小姐的話:

  「一件事物的永遠本質,不在於事物的本身,而在於我們對它的反應性質。若在困難的日子中,我們能不忿恨,在安靜中保持堶悸漸戽╮A這才是重要的事。叫我們痛苦的事,要像風一樣的從我們的記憶中吹過,而終於消失,但是我們在暴風吹來時所表現的,卻有永遠的後果。」

  「但是甜蜜的親情總不是引人到靈性的完整,雖然這很像比信和望更大為眾人所讚美的愛,卻不是值得讚美的,因這無原則的愛,乃是罪。」

  「我們這跟隨被釘救主的人,不是在這堸l求生命的愉快,我們是被召為這一個痛苦罪惡的世界而受苦。願主赦免我們可恥的規避和遲疑。祂頭戴荊棘冠冕,我們難道還想戴玫瑰花的冠冕?祂的手被釘,我們的手難道要戴上寶石的戒指?祂的腳赤露,我們豈能用奢侈的腳走路?我們對於勞苦知道些什麼呢?對於未流下灼熱的眼淚傷心?被譏笑?願神饒恕我們愛舒適的罪,願神赦免我們逃避與祂相差甚遠的生命的罪。赦免我們,因我們只求舒適和親愛的人同在,並在意地上的產業和財寶,我們的禱告很少想到祈求一種愛,能激勵我們和跟從主的人走向客西馬尼和各各他──或許因為我們自己從來沒到那堨h過。」

  摘自:拾珍出版《重生與釘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