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權柄-假裝或真實
亞瑟馬太

  經文:

  「我還有末了的話:你們要靠著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弗六10-11)

  一、假裝的權柄

  運用想像力,在以弗所推喇奴的學堂傳道,神藉保羅的手,行了許多奇事,使人用他身上的手巾趕鬼。(徒十七8-12)你可以看到七個奔跑的嬉皮,他們身後有一個露出駭人眼神、尖聲狂叫的瘋子追趕個不停。他們無法逃脫,以致於狂人衝進他們當中,非常粗暴地對待他們、制服了他們。上述景況就是使徒行傳第十九章13-17節的現代化表現。

  這段經文是在講一個「祭司長土基瓦七個兒子」的故事。我稱他們為嬉皮,是因為找不到更好的現代字眼來形他們。顯然他們對社會中有力量的組織非常不滿,他們與那一群各處遊行的猶太人結交,喜歡流浪的生活型態,他們排拒祭司長家媯峈A的生活方式,也排斥家庭象徵的形式主義,對這個特殊團體而言,「最流行」的,就是涉獵神秘的事物。由於保羅在奉耶穌的名,勝過被鬼附之人的這件事上成功了,以致於他們也想試試這樣的技倆。悲哀的是,惡鬼衝入這個特殊的團體,向他們的權柄發出挑戰,結果呢?我們已經看到了。他們所做的,證明了一個假裝的權柄。

  權柄是一個棘手的論題,卻是首要的,因為它是今日確立的記錄,我們不能只想到一面而不顧另一面。權柄的真正意義是超越外在記號或名稱,它是在一個被給予的狀態中發揮的行動能力的權利。外科醫生拿著手術刀在手術台前,他之所以擁有開刀的權柄,不是因為工具在他手中,乃是因在他背後有著學歷和經驗所帶給他的知識,證明他有開刀的權利。

  土基瓦的七個兒子,想要憑著「奉耶穌的名」這句話去偷一個不屬於他們的權柄,他們被惡鬼擊敗逃遁的情景是我們的警戒。我們與這些要推翻神工作的邪惡勢力之間不可避免的衝突,不是假裝的權柄所能幫助的,心不在焉、空有外表的動作也是不夠的;單用嘴巴說說,不管有多虔誠,也產生不了實際的力量。在這種場合中,禱告是打擊權柄的關鍵所在,也就是說:「敵人只服從耶穌基督的權柄」。

  這個故事對我們今天的含意是,魔鬼或許可以說:「耶穌我認識,約翰史密斯我認識」,問題是,在那些由神委派帶有真實權利去發命的名單堶情A有沒有我的名字呢?

  二、委派的權柄

  我們將使徒行傳第十九章「假裝的權柄」與出埃及記第十七章對照一下,會看到一個「真實的權柄」。

  為要補足在曠野中以色列人最珍貴飲水嚴重的短缺,神命令摩西拿著杖,打擊磐石,摩西一擊打磐石,生命之水就流出來了。正當以色列人為這個供應他們需要的神蹟歡樂時,那群嫉妒以色列人的特殊恩典,想要擁有水泉的曠野掠奪者,已經偷偷摸摸地準備攻擊了。(出十七1-10)

  摩西在這個危機中怎麼辦呢?如果摩西要給我們一個神在這種危機中回應人的禱告模範,就當仔細地看他到底怎麼做。摩西是否像以往在紅海邊上,法老的馬兵威脅時,臉趴於地呼求神的拯救呢?(出十四15-16)這是我們期望他做,也認為在同樣的環境下我們會做的事;或者,摩西是跑回自己的帳蓬內禱告,並要求約書亞用特級快車派送他的禱告公報,使他能有智慧地為亞瑪力人爭戰之事禱告。不,他並沒有做這兩件事。相反地,他從營地轉開,在百姓驚訝的注視下,從容、果斷地走向那可以俯視戰爭景況的山頂。

  我們可能會奇怪,摩西怎麼會離開最需要他的地方呢?然而,有非常好的理由可以解釋他的行動--他要處身高處,好去抵擋那攻擊神百姓的真正敵人。神可以從海的深處、地上的帳篷,輕易地垂聽摩西的禱告,因此,顯然摩西不是要更接近神的耳朵。

  這是一個從壓迫或危險的景況中仰望神的禱告;是一個從心靈深處的呼喊;是一個受壓制之心靈的請求。屬神的人站在高處,手中帶著神的杖,主動地與敵人面對面爭戰,這正是個被委派之權柄的象徵。

  三、以弗所書六章的委任

  這也是保羅在以弗所書第六章10-20節所寫的。摩西在山上正代表著在基督堛澈H徒,他們在天上的地位乃是遠超過所有主治的、有能的掌權者。他們伸出去的杖,代表著真正被委任的權柄。這個戰爭不是先與亞瑪力人爭戰,乃是先與在天空中屬靈氣的惡魔爭戰。這個摔跤的爭戰絕不是「短短的禱告」可以應付得了的。【註一】

  在這個委任權柄的操練中,神向摩西和我們發出指示。祂先指著摩西所拿的牧羊杖問他:「你手中的是什麼麼?」這是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離開法老束縛的委任序言。神教導摩西,祂所差派的人是帶有祂權柄的大能,祂用那根杖作為摩西被委任作神僕人所擁有權柄的象徵。

  在利非訂,摩西第一次沒有等候神命令他伸出杖與天上的敵人爭戰;這也是唯一的一次他沒有從神來的特別指示,便開始使用這根杖行事。

  神的榮耀被牽涉在內,因為祂給百姓的祝福被竊取,祂的百姓陷在敵人攻擊之下。所以,我們必須對製造這些事的惡勢力發出挑戰。摩西在山頂上伸出的手,不是懇求的手,乃是權柄之手,他擁有神擁有的杖及榮耀,他知道惡靈必會說:「神我們認識,摩西我們也認識。」他行動的權利及權柄透過手中的杖伸出時,約書亞所贏得的勝利當場證明其真實性。(出十七8-16)

  四、如何使用這權柄

  現在問題是:我們如何使這個功課成為自己的學習?讓我們從兩方面來探討它。

  地區性的攻擊是不可見但很真實的敵人--即「天空中有能之子」,向我們宣戰的可見證明。

  *是否地區性的一些權柄採取行動,妨礙了福音的使者作工?

  *是否聖經被拒絕進入某些人民或種族呢?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們可以確信,在地區性的景況之上,有一個強烈威脅耶穌和祂門徒的湖上暴風,這個暴風來自那位更高的憎恨者之指示,然而耶穌斥責那位更高的憎恨者,平靜了風浪。(太八23-27)

  每一件觸怒神的事,都成為勝利的預備。

  勝利是一個已經完成的事實,然而,它需要人的持守,並參與和敵人面對面的遭遇戰,抵擋牠的勢力。聖經告訴我們儆醒禱告,(弗六18)意即觀察並注意敵人的攻擊,為要抵擋牠。【註二】

  譯自:《為爭戰而生》(Born for the Battle - R. Arthur Mathew’s)

  【註一】:保羅在以弗所書第六章10節寫給「在督埵釧黎腄v及「信從主耶穌,親愛眾聖徒」的以弗所信徒,(弗一1、15)這是第六章權柄信托的條件。

  【註二】:1.賓路易師母在禱告信息曾說,我們在報紙上看見重大新聞,是我們禱告的題目。2.每位代禱者是神所設立在地上的祭司,藉「捆綁和釋放」的禱告,執行神公義的旨意。(弗六18、太十八1-8)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