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的教師(五)
邦 茲

  第七章 屬天的禱告戰士

  在舊約神藉摩西的禱告釋放以色列民脫離法老的轄制,到新約時代,復活升天的基督,坐在天上執掌治理萬有的權柄,也是藉著屬靈的聖徒,在地上拯救罪人及建造教會。「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弗六13)

  一、禱告生活

  從1894年5月邦茲搬到喬治亞州華盛頓岳父家時,這段時間,邦茲每天早晨四點起床,單獨與主有密室的禱告交通,他的慣例是禱告直到七點,七點進早餐,剩下的時間讀聖經和執筆寫作──中間停下來有更多的禱告。很多時候,一家人會在下午四點有家庭聚會,舉家一起禱告、唱詩、讚美。到了五點,邦茲自己到房間作更多的禱告,妻子哈蒂特打理家務,其他孩子則做他們應做的事。日復一日,時間表很少變動,除非邦茲被人邀請到外地講道,這個規律才會被打破。

  從61歲到71歲,邦茲博士生命中的最後十年,仍不斷接受邀請去講道。雖然次數遠不如前,但在他答允之前,他一定反覆地禱告,尋求神的旨意。他這樣猶豫不決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已老邁,也不是因身體虛弱,而是他覺得神呼召他每天致力於禱告的職事。

  邦茲每天花三至四小時禱告,他為各地站講台的同工們的成聖代禱,也為北美洲教會的復興禱告,又為所有的基督徒追求聖潔的生活禱告。與神交談的時候,有時邦茲平躺在地上,有時跪著,有時俯伏著,不時可以聽到他為罪人的悔改和傳道人和同工的成聖流淚祈求。

  從邦茲的接班人郝吉目睹邦茲的禱告,我們可以稍微看見他禱告的負擔。1905年,郝吉邀請邦茲到他的教會為期十天的特別聚會。

  邦茲第一天講完道,郝吉安排好幾個牧師到他家埵穜J;而邦茲和另一位牧師被安排和郝吉同一個房間。郝吉述說第二天早晨他所目睹的情況:

  「第二天早晨四時,邦茲盥洗完,開始跪下來禱告。我對自己說,不會干擾我睡覺,他將很快禱告完。但他輕聲細語地禱告了好幾個小時,輕輕地為別人禱告,和輕聲哭泣,他並為我禱告,包括為我的漠不關心禱告,也為所有的同工禱告,到了此時,我們都震驚會聽到這種從未聽過的禱告,一種觸及上天,也觸及大地的禱告。

  「第二天下午三時,邦茲再次講道,題目仍是祈禱。這次我很有興趣去聽,因為我是一個年輕的牧師,多年來一直渴望找到一個長者,像使徒時代的先聖那樣禱告、那樣遇見神的人。第三天凌晨,他再起床祈禱時,我非但不反感,還感謝神,差遣他到我們中間來。

  郝吉接下去說,在剩下的八天聚會期間,邦茲毫無變更他每早四時起床,然後懇切地、淌著眼淚、低聲地向天父祈禱,也為別人代禱。邦茲在這八天的講道中,他的題目從不更改,總是講到祈禱。

  二、訓練年同工

  1905年由於佈道家羅伯特.史密斯的介紹,邦茲得到青年同工郝吉作為助手,並加以訓練。從那一年開始,直到他回天家為止,郝吉每年撥出時間隨從邦茲,接受他的教導。

  (一) 禱告上的訓練

  邦茲盡他的本分,每日熱切地為郝吉禱告,懇求聖靈膏抹郝吉,使郝吉能更好地擔任傳福音使者和牧者的工作。

  (二) 聖潔生活的訓練

  這位年邁的神的僕人──歷盡數星期,之後數個月──教導屬靈的門徒郝吉如何過聖潔的生活,及進入更深的靈命。邦茲教導郝吉天未亮就起床虔誠祈禱。邦茲亦祈求神,讓郝吉認識到禱告的基本要素,包括信心、渴慕、持久、忍耐、品德、順服和儆醒。除此之外,邦茲教導郝吉怎樣有效地讀聖經,並教導郝吉如何在講道時滿有能力。

  年老的禱告戰士邦茲一年至少一次以漫長的時間來培訓年輕的門徒郝吉:而當他們不在一起時,則採用函授的方式進行。郝吉以往也採用過許多講道和禱告的方法,但是最有果效的莫過於屬靈的師傅邦茲所傳授的。

  (三) 更嚴格的訓練

  1911年郝吉轉到紐約市傳道,他邀請邦茲前來一同禱告。邦茲於1912年初秋到達了紐約。此時他已是七十六歲高齡,但每天清早郝吉反而吃不消和他起身禱告。原因是,邦茲改為半夜過後三時起身禱告,比以往四時起身還要多禱告一個小時,郝吉向老師提議,四時起身禱告已是足夠,但是邦茲寸步不讓。郝吉這樣說:「邦茲每天三時起床,為世界的罪惡滔天和背叛神而禱告和哭泣。邦茲吃完早餐後,會到教堂旁的一間小屋,跪下來,直到有人通知他進餐為止。」這段時間有二個月之久。

  三、禱告信息的出版

  邦茲自己不但是禱告的戰士,他也堅信神呼召他從事寫作的職事。聖靈給他負擔,要他寫出幾本指導性的書,述及禱告、撒但的陰謀詭計,和信徒來日的復活。

  要出版書籍,在在需要金錢,邦茲沒有固定收入。但他毫不在乎面臨的經濟困難,他說:「神有時也用錢來擴展祂國度的事工,但在神工作所需的先決條件中,金錢的需要在次要的地位。」

  因為他個人的資源無法應付出版所需的費用,邦茲再次以無比的信心,來到神的寶座前,祈求神為他開路。

  他堅定不移地認為,既然神呼召他專心寫作,神會供應所需要的。所以,他只管埋頭繼續寫作,他知道,書若沒有寫成,光談何時出版及如何出版,純屬空談。邦茲知道,真正的信心,是先要踏出第一步。

  後來的事實證明了,主真的供應邦茲,不過是以不同的方式進行。先是英國的著名出版社馬歇爾兄弟公司(Marshall Brothers)於1902年為邦茲出版了《講道者和祈禱者》。兩年後,1904年,邦茲發現自己有足夠的財力找到亞特蘭大州的一個印刷廠為他出版美國版的《講道者和祈禱者》──即後來中文出版《祈禱出來的能力》。

  到了1907年,邦茲又自資委託芝加哥聖經出版社(Chicago Bible Institute Colportage)為《講道者和祈禱者》再版。同年,邦茲向人貸款,委託納什維爾州監理會為他出版了《復活》(The Resurrection)。(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