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迦南乳牛
施 寧

  院母馬蒂利和我,極其關心到我們的姊妹們的健康和適當的營養。所以,多年來我的願望和禱告是我們能夠有一頭乳牛。1960年2月,我們終於能夠建造一間畜舍。這間畜舍我們已計畫了很久,而且由我們自己動手興建。對我們的「迦南乳牛」來說,這是一間很大而又寫意的畜舍。我憑著信心已看見乳牛走入那即將完成的畜舍之中。我相信這是一個基本的屬靈原則。當神賜下一個應許,你並且憑著信心「看見」了這應許,那麼到了祂所定的時候,就必定使它成為有目共睹的事實。然而,當畜舍接近完成時,似乎根本沒有希望得到一頭乳牛。只有我們的那些山羊似乎特別感到興趣,從牠們暫時的羊欄遷到新居去。

  這時狄維娜姊妹已經有了一樣派定的工作,在鄉村教區參加為期一周的聖經學校。在這一周中,她也會講述關於我們馬利亞姊妹會的工作。她放映幻燈片,我講述神帶領我們的奇妙方法。在節目的末了, 當每一個人都離開了教區的會堂時,有一個人士來問牧師說: 「牧師,請告訴我,那些姊妹們現在需要一頭乳牛,是真的嗎?」

  「啊。當然,不錯,是真的。」牧師回答說。

  「那麼她們可以要我們的乳牛!」

  這件事似乎令人難以置信,然而卻是事實。他要把他唯一的乳牛送給我們。而且那乳牛不久就要生小牛了。整個家庭在這一周中都在默想這件事。甚至一向非常鍾愛這頭有黑白斑點美麗乳牛的祖母,都願意把牠送給姊妹會。

  「是的,為了主的緣故,把牠送給那些姊妹們吧。」她早已說過。

  狄維娜姊妹,和我們大家,都覺得簡直難於相信。而且,我們真的不想接受,因為那是那個人的唯一的乳牛,而且是他所珍愛的。但他堅持說: 「是神要這樣做。」

  因此,我們的「迦南乳牛」便來到新建成的那間美麗的畜舍中。所有的姊妹都用喜樂和感恩的詩歌來歡迎牠。不久之後,那個教區的人都來了,大家圍著那畜舍。他們是乘一輛巴士來參觀我們排演的一出「宣揚劇」,他們願意來分享我們的喜樂和感恩。

  神也垂聽了這個禱告,並且把乳牛賜給我們,使我們不勝感動。我們只能見證說,我們簡直想不起有那一次祈求未蒙祂應允。我們為日用的飲食向天上所發出的無數祈求──是的,甚至包括這頭乳牛──父都全應允了。神讓我們可以禱告,我們是何等有福呀!

  供養烏鴉

  我們的「迦南乳牛」長得很健壯,但它的胃口特別大!我們草地上的草很快就被牠吃光了。這時,我們突然遭遇到真正的困難,因為極厲害的熱浪襲來,一切都枯乾了,留下的一點草也枯黃了。我們沒有錢買草料。我們在園中工作的姊妹們,到森林邊緣和路旁為我們的乳牛尋找草料。她們的心向神呼籲:「父啊,你賜給了我們這頭乳牛!你必定不會讓牠餓死啊!」我們大家都懇求天父,知道祂聽小烏鴉的啼叫,賜食物給牠們,祂也會看顧我們的乳牛。但祂使我們忍耐等候。我們也為每一日感謝祂,使我們能找到足夠的草料,讓我們的乳牛仍能生存下去。

  一天,我們的姊妹雅嘉忒出去,在迦南的草地上割了一些乾草回來。她想知道乳牛是不是能夠吃乾草。有個農夫趕著他的四輪馬車在旁邊經過,他也很想知道這件事。他後來告訴我們,說他往前走了不遠,有個婦人叫住他,問他知道不知道有人可以在她的大果園堻巹鞳C可能有人為了草料會這樣做,那個農夫就把他剛才趕車經過我們這堮肊狳ㄗ鴘漕き“i訴她。第二天他就來,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們。雅嘉忒姊妹真是樂不可支。我們大家在那堻ㄕV這樣顧念祂的兒女們的父高唱謝恩詩歌。我們不但能得到草料,解決了我們當前的需要,而且整個冬天的草料都解決了。而且,一切都是免費的。這個經驗大大的鼓勵了我們對我們的園子和牲畜一切之需要的信心。

  然而,為了過冬,我們仍然需要一樣東西,就是作飼料的甜菜根。乳牛不能只吃乾草。別人告訴我們,說我們應該估計約需五噸的甜菜根,作為冬季之飼料。在園中工作的姊妹們,每天早晨都把這個請求帶到天父面前。當她們發現,乳牛來了之後她們種植的小量的作飼料的甜菜根已經被兔子吃掉了,這種請求就變得更加急迫了。

  這時我們接到我們的一個姊妹的父母的信。信上說,我們可以到他們的農場去拾取一噸甜菜根。一周後,有兩個農夫從附近的村莊運來兩車甜菜根──差不多有三噸重。他們知道我們已經得到一頭乳牛,他們說:「我們也想奉獻我們的十分之一。」

  在這些日子的報章上,我們談到極多關於儲備原子彈武器,核試爆,以及原子彈對自然界破壞作用的報導。一場戰爭會使數以百萬計的人喪命,這種景象委實太可怕了。但是專家們說,更可怕的將會是隨之而來的饑荒,那些人從他們的避彈室爬出來,發現地面因那致命的原子塵, 已成了寸草不生的沙漠。這件事情真叫我們心驚膽戰。

  但與此遙遙相對的,是我們日日對那一位活神的經驗,和祂所行的神蹟對我們已成了極大的慰藉。大災禍的時候必定會來到,這是我們知道的。但是這一點我們也知道:施行神蹟正是神的本性。祂一吩咐,就能使泉源從沙漠湧流出來。倘若我們相信祂並祈求祂,祂就能用嗎哪餵養我們。當人類的智力已竭盡一切所能時,神的兒女們卻能到他們的天父那堨h,得到他們一切的需要。

  因此我們衷心的感激祂帶領我們走這一條信心和禱告的道路,讓我們經驗祂的神蹟。這些神蹟是為那擺在我們前頭的痛苦時候作準備。因為只有當你變成完全依靠禱告和信心,只有當人的一切可能性都已經用盡時,你才會開始想到神會介入,並施展祂的神蹟。

  摘自:《真》【蒙西德馬利亞福音姊妹會應允刊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