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三十之二)
(法)聖.伯納德 原著
(美)伯納德.班雷 翻譯

  第五十講

  【註】:

  據法國有關外交事務(De Re Diplomatica)的相應書札證明,在聖伯納德講這話之前一個時期,熙篤會的修士收穫季節不舉行彌撒。法國國王菲利普(Ihilippe-Auguste)聞知,法國國王路易七世於法國莫蘭城(Melun)附近所建,取名巴爾伯耳(Barbel)的修院內,也是在這時期,為了暫時的利益,不舉行聖餐。遂命令該院修士,天天早晨,為埋葬在院內的他父親的靈魂奉獻彌撒。但據饒弗路阿(Geofroi)所著《聖伯納德行實第五卷》證明,聖伯納德差不多從未間斷過舉行救恩之祭。

  (二)

  4.我並不是說,我們應當毫無情感,只用行善功。我在使徒保羅列舉的重大可悲的邪惡行為中,沒有發現缺乏情感這一項。不過情感有的是來自肉體,另一種則受理智的指導,還有第三種卻是生於智慧。保羅說:「原來體貼肉體的,就是與神為仇,因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羅八7)關於第二種情感,他反而說是合於律法的,因為律法是善的。(羅七16)這兩種情感彼此之間,絕對沒有任何相似之處,因為其一是合於法律的,其二是與法律為敵的。(羅八7)然而第三種情感從根本上與前兩種不同,它能嘗出主美善的滋味,由於主的恩賜,驅除第一種情感,賞報第二種,因為第一種來自肉體固然令人快樂,但這種快樂是低級的,第二種卻是枯燥的,然而是堅強的;第三種是令人心情舒暢,且富有喜樂的。所以只有第二種實行善行。這第二種感情內就包括著愛的成份,然而不是情感的愛。因為情感的愛中調和著智慧的鹽,使靈魂飽餐主豐盛的美味。而理智指導的情感則更好說是具備行為的愛,這樣的愛並不為靈魂帶來愛的甘飴美味,只在靈魂上燃起得到這種愛的熱烈希望。使徒約翰說:「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約壹三18)

  5.你們可以看出,使徒約翰是何等智慧,他在不正當的愛與情感的愛之間,開闢了一條前進的路,既不靠這邊,也不靠那邊,只以行動的愛為準繩。在愛的德行中,他決不容許用口舌歪曲事實,進行偽裝,也不要求嘗到智慧所引起的可感覺的美味。所以他說:「我們愛,要用行為和事實來證明。」因為我們是在真理的強烈催促下行動,並不是由於愛心感覺的吸引。這正合於聖經上所說:「祂在我身上管理了愛心。」不過我請問你,是那樣愛心?兩樣愛心都有,不過順序是相反的。因為行為的愛注重較低的事物,而情感的愛則注重較高的事物。的確,一個按條理行事的靈魂,當然把愛神放在愛人之上,即以愛鄰舍而論,也是更多愛完全的人,其次才愛不完全的人,一如祂先愛神,後愛人,先愛永遠的事,後愛世上暫時的事,先愛靈魂,後愛肉身。反之,行為的愛若合於真理時,則往往,甚至差不多永久是沿著相反的順序進行。我們更急於幫助鄰舍,越軟弱的人,我們經常為他們做更多的事,更殷勤扶助他。人類的需要和他們緊急情況,使我們希望地上的平靜,比希望天上的光榮更殷切。我們顧慮暫時的事如此操心,幾乎不容我們有時間感覺永遠的事,肉身的痛苦憂愁,終將使我們疏忽關心靈魂。使徒保羅說:「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他加上體面。」(林前十二23)以完成主耶穌的命令:「這樣,那在後的將要在前,在前的將要在後了。」(太二十16)誰懷疑人祈禱時是向神說話?但有多少次愛心催促我們放棄這樣的談話,去應付需要我們照顧、需要我們和他們交談的人!有多少次虔誠的安靜,因順從主的命令,讓位給噪雜的事務!有多少次,我們為求得良心平安,放下手堛爾t經,去從事手工勞動!行為的愛遵循的是它自己的規則,「園主對管事的說,……從後來的起,到先來的為止。」(太二十8)它是本著純正與正義行事,絕不看情面,不考慮事情的價值,只考慮人的需要。

  6.情感的愛心卻不是這樣。此種愛心是以最重要的事為起點,因為這樣的愛是智慧,時常根據事物的價值作出判斷。一件事的價值越高,情感的愛與它連結的越緊;重要性比較低的,對它的情感越淡;假如某件事毫無價值,則絲毫不對它發生情感。真理管理著愛心的順序,不過愛心卻把真理的順序據為己有。真愛心即在於首先向需要最急的人施捨。若以愛的真理本身而論,當我們在情感上沿著它根據理智的指引所遵的順序前進,愛的真理即表現出來。(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