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靈力由求(四)
霍普金


  第四章

  牧者的性格不都是一樣,有避開眾人獨居,如同修士的,又有遠離人世,避往深山窮谷,甘心作個世外的人,他們以為需要這樣,才可以專心服事神,若不如此,就會被世俗纏繞,究其實都錯了,怎見得呢?因為江河的水,流去也必流來,傳道人?多得神的恩賜,也當多給別人,故此,在這個理上錯了的,神必不喜悅他。

  現今的傳道人,更比古人不對,靜居雖是相同,惟有用心在書籍上,竭力研究經題,就不相同,若那樣尋章選節,終日忙碌,將向神的禱告,置之不問,常因靠書籍失掉了懇切思想的心,豈不是錯了麼。

  凡有大學問的人,未必能成就大事,惟有禱告才可以成就大事,所以越靠自己理想的,就越失了真實的方針,越講求文華的,就越失了靈性。只因尋求知識,反倒以知識害人,並且自害己身,這樣的人在世上卻有許多。

  傳道人有厭冷清者,就與世俗濫交,他所愛的是人情事故,新聞等事。禱告的工夫,就荒疏了,他的意思,以為禱告不要緊,以傳道為要緊。一個人不在隱密處祈求,他在大眾中面前宣講,與眾人接近,何等熱鬧,如果這樣,心就與神相離,雖有辦理的事,都是憑著聰明做的,轉眼之間就倒塌了。

  牧者有不歡喜嘈雜,就樂意祈求的,自己謹慎,也要別人謹慎,懇切祈求,盼望結善果,在神的面前,總是憑著人的忠心。在人前有忠心,在永遠的事上也有忠心,常想到作牧者的道,當合乎神的性情。若不禱告只是欺哄自己,又豈能與神的性情聯合呢?若要與神的性情來聯合,就應當常常禱告,不可說一次的禱告就可以,就能蒙神喜悅,惟要常常不住的禱告,這樣才能蒙神喜悅。

  主日預備題目,專心竭力,因為擔任傳道人理當如此,然而若在禱告上冷淡,心奡N是空空的,話語也是絮煩的,有題目就如無題目一般,有能力也如同無能力一樣,若習慣了不禱告,心奡N如流動的沙,題目就如風吹的霧一般。

  傳道人在禱告上能殷勤,又能合乎神的旨意,明白神子民的需要,這就是專心服事的,不是勉強盡職的,在眾人的面前能多結果子,感情信用都好,神用聖靈充滿他,還怕能力不足麼?

  司布真(C. H. Spurgeon)說:「傳道人能出眾,全在乎禱告,別人禱告,他自己也禱告,這是自然的本份。當在本份以外,還有一個比別人更要緊的職任,若是腹中饑餓,豈能當得起那職任呢?所以他的禱告,若不比別人更加倍,就在他的職任上有虧損。

  傳道人若不專心禱告,在自己一面就沒有樂趣,是可惜的,如與羊群的感情不好更為可惜,末了的結局,只落得含羞啞口而已。基督教書局堶惘酗d萬卷的書籍,日夜去研讀,若比起禱告來,那都是徒勞的。」

  司布真又說:「當年我們會中禁食禱告的日子,就是倫敦城大得福的日子,在那日很覺得天堂的門,與我更相近,神的榮光在我心塈顝亮,別的日子、別的時候絕不能相比。」

  司布真是近世著名的神僕,住在英國倫敦京城,他的才學信心,是世人所欽仰的,他設立了教會數十處,得了信徒數萬人,他的言論著作很多。

  禱告不像香水,只用一滴,就可以發出香氣給人聞的,禱告必要全體相關,血肉骨骼都在內;禱告也不像國家遺棄人才,不用就辭散了,用才呼召來。傳道人最好的時機,就是禱告,身體和能力都歸在禱告堶情A出門去撒種,引人相信,光是查考聖經,算不得盡了職分。

  撒種子、讀聖經這只算為第二件的事,密室堛疑咩i,乃是第一。若沒有如此禱告,那撒種讀經的事,都是無益的,禱告是預備心,心堶Y預備好了,那職分也盡的好。聖靈充滿會堂,羊群都得乳養,這些事也是牧者心堜珝Q望的,你想若不禱告,豈能到那地步呢?唉!你看古時的人,在禱告這件事上,何等的專心盡力,主耶穌大聲哀哭,流淚禱告。(來五7)保羅常常虔誠懇切的禱告,雅各說,義人的禱告,是大有功效的。(雅五章16)啟示錄說,聖徒的禱告,如同香升到神的面前。(啟八4)

  禱告是有大能力,能振興百事,這是神所喜悅的,禱告不是像小孩的外衣,外面雖好看,內堳o一無所有。禱告也不像平常人吃飯,一口道謝,一口就吃,禱告的工夫卻不能如此,禱告要完全、要肅靜,一生一世沒有止息,禱告的能力,要恆久懇切,比每日三餐飯都更要緊。

  傳道人以禱告為重,那所成就的事也大,我們也是這樣,所求的輕,那所應許的也輕,在隱密處的工夫深,那明顯處成的事也大。凡能效果多收,聲名遠傳的,大都是從隱密處的禱告而來的,但傳揚名聲的原因,雖不止一個,而第一件事就是禱告。雖是文章言論,可以成名,大學畢業。可以成名。若在禱告的工夫是沒有畢業,那一切的工夫,都如煙雲一般的飄散,惟要隱密處的工夫純全,傳道服事上就優美,禱告若有缺欠,別的事不能補足,或是虔誠、或是熱心、或是學問,沒有一件事能夠替換的。

  對人論神的道可以,對神用虔誠也可以,因話語可以出眾,虔誠可以親近神,惟有對神的禱告,就當時時刻刻殷勤不斷,才能加增引人的能力。若不禱告,那話語的命脈,都失喪了,何況能力呢?

  有位牧者說:「禱告的價值是最貴的,無論何物的價值都比不上,所以當有恆心,不可間斷。」。

  又有一位牧者說:「第一是禱告;第二是禱告;第三是禱告,這是作牧者絕不可少的方針,親愛的弟兄們啊!這樣看來,你就當禱告、禱告、禱告。」(續)

  摘自:《靈力由求》(Power Trough Prayer, F. J. Hopkins)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