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傳(二)
戴存義暨夫人原著
胡宣明 博士 節譯


  第四章 幼年的家庭 一至七歲

  戴德生幼時感覺靈敏,聰明可愛,但是身體非常軟弱,父母為此擔憂,因為一面要鍛煉他,預備將來向神負起使命,一面又怕他忍受不了。可是雖有種種困難,還是不能放鬆,因為知道幼時若不加以訓練,所受的害將來無法補救。好在這對賢明的父母知道從那堨h得力量蒙恩惠。

  到了五歲的時候,已添了一個弟弟,一個妹妹,三個小孩一天到晚忙得很,禮拜天「晚會」,哥哥講道,弟弟恭恭敬敬的聽。父親的椅子是講臺,藥店後面的房間便是禮拜堂。聽見曾祖父戴雅各在大佈道家衛斯理的時候所做的事,和看見父親的榜樣,鼓起了德生對於傳道的興趣。四五歲的時候,聽人講到外國人不信耶穌,人民如何黑暗,大受感動,常對人說:「我長大成人的時候,一定要到中國去傳道。」同時他禱告說:「主耶穌啊!求你幫助我作你的好兄弟,到非洲、中國去做你辛苦的工作。」

  他的母親常常和他在一起,看顧教導他,不斷的對他發出光和愛。她的感化力非常之大,子女服從她已成為第二天性。她靜默寡言,而接物待人,靈巧婉轉。說話行事,態度安嫻,而效力弘大。她暗示一句,比他人反覆叮嚀更有效力。比如她說:「親愛的孩子們,吃中餐的時候快到了。」小孩立刻知道必須洗手、梳頭,快到餐廳去等候父親。家堛熙秦],清潔整齊、一絲不亂,物無大小,都有一定位置。小孩年齡雖小,也必須整潔。作事必須按部就班、有始有終,做好一件,才准開始做第二件。該做的當天就做,不許等到明天。玩耍的時候,更不許煩擾別人。母親教小孩,完全以身作則。她自己的東西絕對整潔,從來沒有見過例外。小孩的手臉衣服必須時常乾淨,衣裳襤褸不整絕不能容。平日在家,必須將指甲修剪,將手臉洗淨,將衣服刷好,將皮鞋擦光。這樣做,目的不是求人的好評,乃是在培養好習慣與自尊心。父母不在的時候,也要認真讀書做事,不可陽奉陰違、當面討好。下午她做針線,兼課子女讀書,生字及難記之名,必須熟習牢記,不許胡混過去。德生日後做事勤慎精細,不辭勞苦,都是幼時從母親學成的。

  德生的父親戴雅各,雖然威嚴可畏,有點急,可是他影響德生的品格非常之大。他確是一位篤信教導的家長。他認識遷就小孩的好惡,叫他開心,絕非正道,必須教練他們怎樣盡一生的責任,成一世之事功。他有無上的責任感,也是最有信心的不是空談的信心,乃是切實有為的信心。光使兒女快樂、健康,乃至順服,不能滿足他的標準,必使他們時時盡責,作完每日的工作,習慣成自然,變為第二天性,來日做個絕對可靠的國民,才能使他滿意。他以身作則,培養子女守時間的習慣。他常說:「假使你使五個人等你一分鐘,豈不白白犧牲了五分鐘,無法挽回嗎?倘若每日三餐叫人等候,一年之內,要荒廢多少時候呢?又如每日穿衣、解衣,若多?擱時間,該做的事,慢慢下手,就是耗費光陰。」他常對小孩說:「穿衣要快,因為每日最少要穿一次衣;如果每次慢幾分鐘,一生合算起來,必有驚人之數。目前有什麼工作,立刻就做,拖延無益,只叫工作更覺煩難。」

  還有一個格言叫他的子女遵守的,就是「試看能不能減去一點享受」。就如少吃一點好東西,少穿一件好衣服。這個教訓,目的在訓練兒女節制和自治的能力。不久以後,父親解釋說:「許多的時候,你們不能不對自己說『不』,可是對於你最喜歡的東西說個『不』字是不容易的啊!所以要趁早練習,越早開始練習,越能養成堅定的習慣。」小孩若做不到標準,父親並不責備他們;如能做到,就獎勵他們。母親在晚上,早預備好一些獎品幾粒杏仁或葡萄乾、一只紅柑或幾個額外的香吻。

  對於小孩的屬靈生命,父親尤其注意。每日早餐晚茶之後,必做家庭禮拜,全家大小必須參加。讀經之後,父親用最切實簡易的話加以說明,叫小孩也能知能行。他必將全部的話依次講給小孩聽,一點也不漏掉。禮拜日雖然很忙,也必親自領導子女讀經,詳加解釋。

  每日父親必在一定時候,懇切為子女禱告,並教小孩做禱告。從作嬰孩的時候,每天所遇到的事,不論大小,都要帶到神的寶座前。他以為生身的父母,因為疼愛子女,就沒有一件關係子女的事看為太小不足注意的。天父的愛即比父母的愛更大,就沒有一件事祂不注意的了。小孩若有什麼要感謝父母,或請他們幫忙的,決不等到晚上。對於天父也當這樣,所以孩子從小就學習不斷的禱告。阿美麗雅妹妹,三歲的時候,就很自然很恭敬的禱告說:「主啊!求你把我的頑皮性除去,給我一個新的心。」有一個時期,每天父親必帶德生和阿美麗雅到他的房堸腕咩i。三人跪在床邊,父親雙手抱著子女,把他的心事,一一吐露在神的面前。小孩有了這種經驗,是終生所忘不了的。他不能把許多錢財給子女,但他能夠,也確已實行,將他的赤誠堅固的信仰種在兒女的心中,並教他們尊重神的話。聖經要從頭到尾篤信不疑。「神不能說謊,」他強調的說:「神不會領你走錯路,他不會誤事,不會失敗!」不知不覺小孩也這樣信了。

  德生身體脆弱,不能上學,但是他從父母所學的,遠超過學校所能教的。他的父親常和愛主的朋友談到國外佈道的事,尤其注意中國的需要。他對於外國可怕的需要以及教會冷淡的態度甚為焦慮。想到中國有四萬萬人民,而傳福音的寥寥無幾,他感嘆說:「我們為什麼不派傳道人到中國去?這樣多的民眾,精明強幹博學的民族該成為我們當注意的目標啊!」德生在此時,即立志要來中國傳道。後來全家屢讀巴彼得的書《中國》,興趣更為濃厚。德生來華傳道之志益堅,父母知道他身體軟弱,負不起出國傳道的重擔頗感憂慮,望其自動放棄。

  關於家教還有一點,戴雅各十分注意的,就是服從。他說:「放任小孩隨自己的意思而不服從長輩,不但是對神不忠,而且是對小孩不仁不義,叫他完全誤會到片刻不能脫離關係之天父的品性。家長必須訓練子女迅速誠實的服從生身的父母,然後他們才會同樣順服神的旨意。」他並指示小孩,真正順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須運用最大的能力信心、愛心、忍耐和克己才行。除非從小學起,將來必長成剛愎自用,恣情任性的野人,那能服從天父的旨意呢?他深恐小孩過於放縱情慾,因此管理往往過嚴。小孩有時心中不服,母親便從旁說:「親愛的,他是你的父親,不可出一言。聖經說『當孝敬你的父親。』」

  但是德生的父母教導子女雖嚴,全出乎至愛,所以也常常讓小孩享受正當的娛樂。禮拜六下午必領他們到野外遊行,或讓他們自己到樹林堨h採野花,捉蝴蝶,觀察昆蟲飛鳥。但是絕對不准虐待下等動物,有違必罰。父親常說:「你種了因,必自食其果;若故意使生物受苦,後來自己也必受苦,因為神是無所不知的神。」就是花草,若無正當理由,也不准小孩剪拔。一年二次的賽會以及耶穌聖誕,更是快樂的日子。但是最快樂的時日,卻不在節期,乃是在禮拜天。這一天,母親必為小孩的喜樂而用心。最好的玩具、圖畫、衣帽、都在這一天拿出來,並用她美好的聲音和小孩一同唱歌,講聖經的故事給他們聽。下午必有好水果吃。母親嫣然含笑,態度安逸,也是大家快樂的一個大因素。是的,世上最近天堂的莫過於這個家庭,因為堂上的母親有神的愛,大量澆灌在他們的心中。

  【註】:「關係我本身與神准許我的事,我欠我所敬愛的父母一筆說不盡的恩債。他們已進入永久的安息,但是他們行事為人的感化力永遠不會消滅!」──戴德生

  第五章 基督作成的工 十一至十七歲

  他已十三歲了。因為學校改組,使他不能滿意,就在父親的藥店媥ル芛N。一面學生意,一面讀書。在那時,他的心清楚歸向主。他曾看到一張福音單張,內有一篇故事,講到一個低能的人,名叫約瑟,他只能抓住一點簡單的真理,天天說了又說:「是的,約瑟是個罪魁,但是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即是可信的祂豈不救約瑟嗎?」戴德生讀這單張的時候,他對於單純信仰恍然大悟,承認自己是個罪人,而誠心歸向神。此後他每日忙於功課和藥店的工作,也恢復幼時所學禱告讀經的習慣。

  但是這次屬靈的進步雖然是實在的,?是時冷時熱,忽得忽失。後來回顧,不敢絕對信為真的得救,因為他尚經不起世界的引誘,而重新陷入不信與愛世界的罪中。在十五歲時,他得到一個機會,進入一家銀行。行中人員都愛慕榮華富貴,鄙視宗教信仰。戴德生染著這種風氣,隨波逐流,又退步了。他自己的信中說:「我清楚記得,那時候我很愛錢財,駿馬,華屋,一心注意世界的快樂,羨慕和同事出去打獵。後來因眼病,不得不離開這家銀行,這真是神的慈悲啊!」在另一封信堨L又說:「我當時把物質估計很高,忽略個人的禱告,厭煩教會的義務,從神的恩典中墜落了。但是神無窮的慈悲使我的眼睛害病,叫我不得不丟棄銀行職業。」

  那時候,因為常常失敗,疑團滿腹,處處失意,使戴德生痛苦極了。但是因有幾位認識主的至親之代禱,戴德生終於否極泰來,出死入生,轉禍為福。

  後來他寫:「讓我告訴你,神怎樣答覆我母親和愛妹阿美麗雅為我求重生的代禱。有一天,我的母親出門去,也是我的放假之日。我到父親書房去,選了一張福音單張,默然閱讀,心中想:『即使有得救的事,也決非我所能得到的。』那知道正在這時候,我母親在七八十里之外為我所做的事:那天下午,她吃完午餐,走出餐廳,心中為她兒子得救的事十分迫切。她想在作客之日,時間比較充裕,可以乘此機會,為我向神懇求。她走入自己的房間,把門鎖起來,立定意志。在神沒有答應她的禱告之前,決不離開她的房間。我親愛的母親禱告了好幾個鐘頭,直到她不能再祈求下去,而覺得應當開始感謝讚美。聖靈告訴她,她的兒子已經得救了。同時我所讀的那單張,有一句話特別引起我的注意,就是『基督作成的工』。『為什麼這樣說?』我自問:『為何不說基督的救贖工作?』立刻我想到耶穌在十字架上所說『成了』兩個字。我又自問:『成了什麼事?』我立刻答:『成了一個完全救贖工作。』罪債已全部還清了,不但為我一人,乃是為全世界的罪人。既然如此,還有什麼該作的呢?聖靈的光照入我的心,豁然開朗,我再無可作的了,只有跪下接受祂的救恩,不住的讚美祂。」(十七歲)

  「當我母親跪在她房媃g美神的時候,我也跪在棧房媃g美祂。數日之後,我將這秘密告訴我的妹妹阿美麗雅,並預先得到她保守秘密的應許。二禮拜後,母親回來了。我首先到門外去迎接她,並告訴她我有好消息報告給她。親愛的母親雙臂抱著我的頸項,把我緊抱入懷說:『我兒,我已知道了。我為你的好消息,已經快樂兩個禮拜了!』我驚訝的問:『什麼?阿美麗雅不守諾言嗎?她說過她不告訴任何人。』母親說:『不,我不是從人聽來的。』逐將一切的經過對我略說一遍。」

  「後來我拾起一個皮夾,和我的一樣,以為就是我的。打開一看,堶惘酗@本小日記簿,內中有一段話說:『立志為哥哥天天禱告,直到他得救為止。』一月之後,她的哥哥果然得救了。我生長在這樣的家庭中,並在這樣的環境中得救,所以我深深的感覺神的應許是十分可靠的,而禱告乃是向神支取任何要求的不二法門。」

  第六章 「我在這婼衩t遣我」 十七歲

  1849年6月,戴德生切實接受耶穌基督為他完成的救贖工作之後,他滿心歡喜快樂,知道神悅納他,不是因為他好,或是他能做什麼,乃是因為耶穌基督已經替他做成一切。『不再是我,乃是基督』這一點覺悟,就是他信仰的轉機,新生命的起頭,也就是神預備他到中國傳道的開端。聖靈在他心堭o到一片淨土,可以栽植稼禾。正是十七青春,前途方長,甘為愛主所用。

  戴德生即知道自己確是神的兒子,心中快樂,溢於言表。他的新心充滿喜樂平安與滿足,「因為聖靈和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與主同在的甘甜永遠不能使他忘記。與神和好之後,一切和人的關係也都好了。家庭的快樂恢復了,他成為一個更好的兒子,更有用的助手,更親愛的哥哥。

  他情願到任何地方,做任何工作,為主的緣故,願受任何的苦難。他心堻o樣呼喊,不為自己留下一樣,只要神拯救他,保守他不再跌倒。後來他這樣寫:「我永不忘記那時的感覺,言語不能把它形容出來。我覺得我在神的面前,和無所不能的主立約。那時我似乎覺得要取消這約,但是不能,媕Y有聲音對我說:『你的禱告已蒙垂聽,你的條件已被接納了。』從那個時候起,我堅信確知我已被召到中國傳道,直至今日,這個信念沒有離開過我。」他好像很清楚的聽見神的命令:「你為我到中國去!」逐感覺活在世上的意義就是為中國。同時,神完全滿足他的心願。此後,他過著一個更屬靈的生活。他的母親如此寫:「從那時起,他的心志堅定了。無論做事讀書,都以這目的為對象。無論遇到什麼困難,他的志向總不動搖。」(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