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與社會之敵交涉
亞瑟馬太

  我們恐慌地看著這個時代堙A邪惡浪潮不斷地滲透世俗社會。道德的根基逐漸損壞,生活中重要的影響力已經被社會中最低階層的人接收,與早期的世代由社會中高階的人們所管理,呈明顯的對比。

  神在社會中的權柄已從懲罰惡人、報答善人的頂點退居中間地位了,但是,當社會的控制權由低層的人們接管時,我們可以確信魔鬼必在其中。自由放縱的態度及處境倫理使得許多事理模糊不清,我們在魔鬼錯誤說明的偽裝下,減弱了分辨的能力,逐漸削弱了抵抗的意志。

  異教的宗教團體繼續增多,並且得勢;導致精神分裂的毒藥已經迷住了有前途的一代;仇敵的攻擊已經在群體生活的每一部份,如家庭、教育制度、司法制度,甚至教會中,帶來災難,它的模式是--妥協或拆毀神制定的道德標準。

  總括而言,「天空中執政、掌權的」已經召集牠們那些看不見的大軍,裝備了破壞宣傳工作隊,潛入社會中,為邪惡的洪流開道,接管這個社會。

  聖經已經警告我們:這個超自然的惡勢力有可能定居在地方性的文化中,支配當地人的生活和習慣。別迦摩教會的使者提醒人們一個冷酷的事實,即它的居所乃「撒但座位之處」,(啟二13)這明顯地暗示,撒但的滲透已經到達牠企望的頂點--即在世界上建立一個統治中心,從這個統治中心指揮牠那些反對神恩典的計劃。(帖後二9-12)

  有一些問題再次湧到我們心堙C這些屬靈氣的勢力如何在社會中運用牠們的影響力呢?牠們是從那媔i來的呢?是否有一個特殊的方法可以幫助我們確認牠們呢?我們能夠,或應該抑制和預防牠們干擾的行動是什麼?既然神至高無上又無所不能,難道我不該讓神在祂自己的時機和方法中處理這些超自然的勢力嗎?

  聖經必定有這些問題的答案,它也確實有答案。但是令人驚嚇的事實是,這個充滿敵意的邪惡世界及邪惡的靈,使許多基督徒痲痺到無精打彩,不想尋求聖經的答案、應用它的真理。薛福(Edith Schaffer)說:「在基督徒當中有許多聾子、瞎子和無知覺的人,因為他們拒絕去認識他們所捲入的戰爭,他們毫無抵抗地讓敵人進攻而獲勝。」

  只要我們留意,就會發現聖經堶捲M楚地指示我們有關撒但行事的動機和方式。牠是狡猾的詐欺者、敵對者、控告者、說謊之人的父,也是「從起初殺人的」那一位,牠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把神在人心中的王位奪走,代以牠自己的王位。為要達到這個目的,牠透過我們的始祖亞當,獲得一個迅速行動的起點,控制了整個人類,也由於已經贏得亞當,牠與人類的戰爭就保持著優勢。

  為要繼續保持這個優勢,牠透過那些拒絕神管制,想要在自己的理想上創建歷史的強大社會領袖、小型巫醫團體,及異教團體領袖,來擴展牠的統治中心。在這一點上,我們可以舉出亞底米女神崇拜的例子來說明,而在現代的歷史當中,中國和日本的祖先崇拜是另一種例子。基督徒應當繼續研究如何收回那些讓給魔鬼的地土,並且致力於至高統帥的目標。

  在世界上邪惡的同盟國家中,他們彼此之間變化無窮的關係,證明了神的工作是要驅散、混淆那些反叛的份子,就如祂在巴別塔所做的一樣。這件事本身對我們的禱告--「國度、權柄都是你的」--是一個指引。如果我們留心禱告的話,就會看到這些事情。我們之所以會遺漏它們,是因為我們只關心世上的事物,忽略了神聖的責任。我們沒有從與主長久深入的交談中,得到主的眼光,只會用自己的眼光看事。我們豈不當互相鼓勵,在禱告中獲得至高的透視力嗎?

  當我們舉目觀看戰爭、戰爭的傳聞、政治和經濟的不穩定、某些國家對宣教士簽證的限制,及擺在教會面前,阻止她完成任務的各種障礙時--我們有什麼反應呢?是的,我們是應該禱告,然而,我們的禱告通常圍繞在宣教士身上,卻忽略了那些安排這些事的勢力。因此,如果我們的禱告像喀努特(Canute)國王命令海浪停在海灘上一樣,是沒有用的。除非信徒採取主動,在神聖的地位上屹立不退縮,直接與引起地上災難的惡勢力爭戰,並奉加略山上得勝者的名抵擋牠們,否則神全能的手是不會除去這些障礙的。

  在以弗所令人提心吊膽的景況中,保羅做了什麼?他聚集該猶、亞里達古及那些有用的人,在基督堣@同採取神聖的立場,抵抗那股在街道上操縱那群甘作嘍囉之人的惡勢力,並與之爭戰。(徒十九29)立刻,那種瘋狂的狀態停止了,他們在主堥洏怤◣珣瞻帚瘍v柄,靠著祂的大能大力,穿戴莊嚴的全副軍裝,強迫撒但退出戰場,城堛漁扆O安撫了叫喊的群眾。(徒十九35-41)【註】

  如此這般地抵擋超自然的勢力,不是發自炫耀或冒失的心態,乃是適合那些謙遜地知道自己沒有能力,而把每一事歸與神恩典及能力的人。

  這個操練不是要我們自我宣傳--某些人會這樣做,它乃是那些在基堻Q聖靈充滿的人任務的基礎,神並沒有要那些未被聖靈充滿的人為祂爭戰。當保羅面對行法術的以呂馬,揭露魔鬼的攻擊,並將之打敗時,他乃是被聖靈充滿。(徒十三9)基督徒在世上的生活及與天上惡魔爭戰的環境中,被聖靈充滿的命令是絕不可忽略的。

  附錄:

  永生上帝的教會!你所蒙的恩召比你所知道的更高貴、更神聖。你的會眾在神面前是君王與祭司,神要透過他們來管理世界;他們的祈禱能影響神賜恩與否。凡不以一己的得救為滿足,而把自己全然交托的選民,天父要透過他們成全祂榮耀的美意,如同透過聖子一般;在這些選民朝夕的呼籲聲中,神可以證明祂原為人安排的天命是何等美好。人既在地上具有神的形像,世界確是交付在人的手中。他一墮落,世界也隨他墮落,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但是現在人已經蒙救贖了,原來的尊嚴開始恢復。神的計劃正是:祂永恆旨意的成就與國度的降臨,乃是要靠那些住在基督堛瑪鴷薄A他們能在這位元首--偉大的祭司、君王--堹蜆郎a位,他們有勇氣說,凡他們所要求的,神都會成就。蒙救贖的人具有神的形像,是神在地上的代表,他的祈禱能決定世界的歷史。人受造是為祈禱,如今蒙救贖的人也是為祈禱;祂乃是藉著祈禱統治世界。

  【摘自:慕安得烈《在基督的禱告學校》-按人的天命禱告】

  【註】:

  保羅和他的同工西拉、提摩太,他們在以弗所傳福音的爭戰中,站在基督十字架得勝的地位上恆切禱告。因此,保羅不但能行神蹟奇事及趕鬼,而且能在暴動中得勝。(弗六18-20)

  譯自:為爭戰而生(Born for Battle-R. Arthur Mathews)

回目錄  下一篇>>